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章 村中恶客(22)

第二章 村中恶客(22)

 热门推荐:
    光阴者,天地之逆旅,人生者,百代之过客。

    世事如潮人如水,两年前的扶风藏书守姓名,此时竟已不为人所知,宏飞白并未表现出丝毫异状,只是行礼一礼,道:

    “在下宏飞白。”

    “王兄大恩大德,在下难以言谢,他日必有所报。”

    “少侠言重了……”

    王安风笑笑,邀宏飞白先坐回了床上,自己则是在外屋教这些孩子们练字,宏飞白在屋子里看着外头那少年一遍遍俯身,握着那些孩子的手掌,教他们怎么写字,教他们这些字的意思。

    六七岁的孩子,正是最活泼最坐不住的时候,此时却非常安静。

    而王安风也没有半点不耐。

    宏飞白看着那少年眉目,焦急不安的心境竟也逐渐安稳下来,想了想,盘腿在床,打坐行气,呼吸之间,体内的内力缓缓流动,片刻时间之后,已经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

    当重归于丹田的时候,他却猛地睁开双眸,面庞之上,已失了镇定。

    昨夜受伤之后,他直接昏迷在了寒冰雪夜之中,料想自身在寒气入侵之下,定然已经受了不轻内伤,可方才运行之时,却发现何止是没有内伤,就连自己原本的暗伤,都变轻了些许,行气之时,畅快了许多。

    显然是在自己昏迷时候,有名医施针,为自己行气。

    难道说,是王兄?

    宏飞白神色变换了许多,却只能够得到这一个想法。

    而在他打坐行气的时候,那些孩子们已经回了各自家中,这屋子登时间倒是宽敞了许多,王安风在火炉里生了火,上头架上了个铁锅,猪肉切成了一口可以吞下的方块,混着炒过的黄豆,已经开始小火慢慢焖煮。

    干柴在火炉中熊熊燃烧,王安风坐在个小马扎上,将旁边的干柴掰断,一点一点塞进火中,似乎发现了宏飞白已经苏醒,转头看他,笑道:

    “宏少侠,可好些了?”

    火光映照在少年面颊之上,一身布衣,黑发如墨,唯独只有安静平和的气质,与世无争,宏飞白心中方才升起的疑惑猜测在这种气质之下消去,心中暗笑自己,只觉得自己真的是被追得急了,什么都乱想。

    不过,肯定有人为自己疗过伤。

    等会儿倒是可以问一问。

    心念微转,宏飞白走下床来,才刚刚走到了外屋里头,便闻到了扑鼻的香气,眸子微亮,道:

    “好厨艺!”

    王安风笑道:

    “只是可惜,村里屠户不愿将蹄髈卖与我。”

    “否则,黄豆焖煮蹄髈,滋味要更好些的。”

    宏飞白笑道:

    “这样也已经足够。”

    “只可惜有肉无酒,真是遗憾。”

    王安风摇头,认真道:

    “你现在受伤,不能沾酒的。”

    宏飞白一滞。

    “不过,倒是有些茶。”

    ………………………………………………

    天空之上,一只飞鹰振翅而起,长唳不止。

    马蹄声音阵阵,直往这边过来。

    苍茫的大地之上,一片雪白,黑马如墨,自颇远处,朝着一处祥和的村庄,狂奔而来,乱墨舞动,马蹄阵阵,将平静的气氛捣碎。

    积雪腾起。

    为首之人左侧,是个颇为秀丽的女子,嘴中呼哨了一声,那飞鹰落在她旁边盘旋,忽又振翅,冲天而起。

    女子看向旁边身材魁伟的男子,道:

    “已经找到那人所在之处了。”

    “只在前面不远处一处村子里。”

    男子身有八丈,虽是江湖中人,却与旁人不同,连人带马都是身披重甲,用的兵器也是一柄三百来斤重的浑铁重枪,加起来几千斤的重量借助马势奔腾起来,几乎不逊色于南蛮异兽猛犸巨力,闻言微微皱眉,沉声道:

    “可能保证?”

    女子微微颔首,道:

    “我在他身上做了标记,用的乃是当年扶风江湖之中,药师谷的药理,自从两年前,药师灭派,火炼封山之后,在这扶风江湖之中,能够认得出这‘千里幻云’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这只银羽飞鹰,也是偶然之下,才能够感知得到这味道。”

    声音微顿,复又迟疑道:

    “不过,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在那人身上做出其他印记。”

    男子微微皱眉,想到了那些势力武者,却未曾说什么,只是道:

    “加速。”

    “是!”

    …………………………………………

    宏飞白捧着一杯茶,眼睛则是直勾勾看着那个铁锅。

    醇厚诱人的香味,伴随着少年不紧不慢扇动手中蒲扇,不住在他鼻子前头萦绕。

    青年深深吸了一口香气,复又抬手仰脖,把那杯茶水直接灌进肚里,可却非但未曾缓解饥饿,反倒因为茶水的清淡,更令那香气浓厚,直入了五脏庙中,勾地馋虫躁动不止。

    可旁边那少年动作依旧不紧不慢,让他实在扯不下面皮来,只好起身,拎起旁边儿的茶壶,往茶盏里倒,澄亮的茶汤贯入白瓷茶盏当中,倒也颇为喜人,宏飞白将这茶壶放在桌上,发出一声轻响,茶汤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涟漪碰撞在杯沿上,缓缓平复。

    可只在此时,这茶盏中茶水突然再度泛起一丝涟漪,这丝涟漪逐渐扩大,不断震颤,宏飞白神色微怔,随即瞳孔骤然收缩。

    “不……”

    天穹之上,陡然传来一声鹰隼长唳,穿金裂石。

    随即便有仿佛夜枭般的笑声在外头响起,忽左忽右,忽前忽后,飘渺不定,宛如鬼魅,忽而笑道:

    “宏飞白,你爷爷来了,何不出来受死?”

    宏飞白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一片,身体有些发冷。

    这笑声他很熟。

    或者说,整个扶风的武者,都会很熟悉。

    火炼门封山之后,整个扶风的江湖本就被意难平打破了僵局,此时又失去了定海神针,彻底变得混乱起来,原本畏惧于火炼门的门派开始肆意扩张势力,武者的交手频率越来越多。

    更多的武者死去。

    更多的武者成名。

    鬼枭剑。

    轻功之强,除去了各大门派的长老掌门,行走于江湖上的中三品高手之外,罕有人能够匹敌,配合一手阴冷过人的剑术,足以令人畏惧。

    而在同时,又有两道声音响起,道:

    “你想要抢我们的东西?”

    “抢我们的东西就会死。”

    这两道声音一男一女,可说话的语气却一般无二,没甚么语气变化,两句话整齐划一说出来,让人听不清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只能够感觉到难言的诡异。

    “哈哈哈,原来是阴家兄妹,什么叫你们的东西,这江湖上的东西,谁拳头大不就是谁的?”

    复又有声音响起,说的话虽然粗豪地厉害,但是却能够听得到里面满满的忌惮。

    宏飞白的面色已经彻底苍白。

    这门外头说话的每一个人,最弱的那个,都能够在三十招之内取了他的性命,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动手,不过是因为彼此忌惮。

    他先前只是被另一队武者追杀,却没曾想,睡了一觉,竟然变得更多。

    宏飞白面目之上,畏惧,愤恨,悲伤连连变换,最终叹息一声,看向了旁边仍旧在扇动火炉的少年,后者面目上未曾表现出什么惊怖神色,依旧镇定。

    宏飞白心中叹服其心性定力,面临危险,依旧面不改色,竟比自己这个武者还要冷静,自嘲一笑,索性放开了心念,道:

    “王兄,这猪肉炖黄豆,可好了?”

    王安风道:

    “还不行,约莫还有最后一刻钟时间罢……”

    宏飞白叹息道:

    “能不能宽限下时间。”

    “早些一刻两刻的也不打紧罢?”

    “我闻了这么久的香味,好歹让我吃一口啊。”

    王安风抬眸看着眼前青年,摇头,道:

    “不成。”

    宏飞白看着王安风,叹息一声,面上笑容逐渐收敛,道:

    “王兄,多谢你救命之恩。”

    “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还请勿要出来。”

    言罢朝着王安风深深行了一礼,转身看着木门,一门之隔,或许便是生死立判,宏飞白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畏惧被压下,面容变得安静。

    内力在经脉中逐渐开始奔涌不息。

    正要出去的时候,一物被塞到了他的手中,他先前奔逃,丢了兵器,本能地握住,定睛一看,方才看到这是方才少年手中扇火用的蒲扇,一时哭笑不得,而在此尚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王安风已一步踏出。

    姿态闲散,衣袂微扬,可速度之快,宏飞白竟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青年神色骤变。

    外头有三方人马,各自对峙,却看到了一位身着布衣的少年人走了出来,一道道冷厉的视线落在了王安风身上,其中一消瘦汉子冷笑两声,高声叫道:

    “怎么了,堂堂宏飞白少侠,竟然要推人出来送死不成?”

    “信不信,老子杀了这小崽子,给你扔进去。”

    另一侧,一身着紫衣的女子看了看神色安静的王安风,咯咯笑道:

    “这小哥儿长得可俊呢……杀了多可惜。”

    王安风神色平和,拱手行礼一礼,道:

    “我这里,也算是个学堂。”

    “学堂之中,教人子弟,不准动武,不准妄动刀兵。”

    院子里头似乎死寂了一瞬。

    随即便是轰然大笑声音响起,仿佛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最好笑的笑话,那穿着紫衣的女子扑倒在旁边汉子怀中,笑地不能自已,而那枯瘦汉子狂笑如鬼,突然道:

    “好胆气!我的剑便在这里,老子今天就是在这里杀人……”

    便在此时,天穹之上,鹰隼长唳之音再度彻响。

    狂暴的马蹄声音从无到有,渐趋于高昂,只是短短时间,已经响彻于四野,笔直朝着王安风的屋子里冲过来,后者近两年方才搬到了这村子里头,屋子只在边缘处。

    为首一人手持重枪,突出前来,胯下战马长嘶不止。

    马如龙,声长嘶。

    一人一马,连起来几千斤的重量以极快的速度狂袭而至,威势之大,在场极为武者神色皆变,尽数朝着左右退避,平地里突传来了一声雷霆也似的暴喝声音,道:

    “好猖狂!”

    “枪在此,有种便来接!”

    宛如轰然雷鸣爆响,一人一马,直接撞碎了王安风的院落,朝着那边身着布衣的少年冲去,马蹄将这地面上积雪掀起,形成了北地雪雾般的场景。

    长枪递出。

    肉眼可见的气浪横扫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