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章 江湖风雪大(12)

第三章 江湖风雪大(12)

 热门推荐:
    宏飞白在门内听得声响,心脏一抽,踏步抢出门去,方才走出去,面色便已经是一片茫然。

    阴氏兄妹落于一旁,神色震动。

    先前叫嚣的鬼枭剑已勃然变色。

    他原本打算对着王安风出手,杀气腾腾,右手已拔出剑来,此时却猛地倒步而出,身形在空中折了数次,直接落在了门口,想要离开,却又有些舍不得即将到手的宝物,踟蹰不前。

    落雪重又坠下。

    人马合一,重达数千斤重的武者手握长枪,目呲欲裂,额头之上青筋暴起,胯下坐骑鼻孔喷出白气,前蹄不住刨地,却难以近前一步。

    王安风只站在这一骑之前。

    一身布衣,身躯挺得笔直,黑发如墨,自两鬓垂落。

    黑瞳安静地看着前面。

    左手负在身后,千锤百炼打造的浑铁重枪枪刃微微震颤,震碎了落雪,却只在少年心前三寸处而止,震颤翁鸣不止。

    白皙的手掌握在了枪身上。

    这枪便不能再进一寸。

    “喝啊啊啊啊!”

    死寂了一息,马上武者神色从惊愕,不敢置信,转而变成了怒意,突暴喝出声,浑身肌肉贲起,狂暴的气劲勾勒左右,逆卷了落雪,朝天而起,而那匹劲马亦是长嘶声中,人立而起,喷出白气,如同怒龙。

    刚猛浩大的气势,一时间满溢于此。

    身着紫衣的女子忍不住惊呼一声,退后半步,抬手轻捂樱唇,眸光闪烁,道:

    “这,这是……”

    旁边男子低声道:

    “赤练帮的杀招‘白马啸冰川’。”

    “在这扶风江湖之中,仅次于巨鲸帮帮主,吞云枪客公孙靖自创的人马合一之术,力贯周身,如同白马化龙,啸于冰川雪原之上,哪怕是内功更强的武者也只能够避退其锋!”

    “这一招下去,起码能够挣脱出这人的束缚……”

    宏飞白闻言神色骤变,想要上前帮手,可如此情形,却又插不进手去,一时心乱如麻。

    便在此时,男子暴喝之声渐趋高昂,澎湃内气勾勒天地,逆卷风雪,化为了长龙一般的景致,轰然间冲天而起,方圆千米之内,清晰可见,这冬日天地本就是压抑地厉害,如此一来,更显得这威力刚猛,不似凡人。

    王安风抬眸,有沛然大力自这枪刃之上传来。

    少年的鞋子没入了积雪当中。

    面上神色却依旧安静,只于心中低语:

    “弥山王在大海中高三百三十六万里。根在海底亦三百三十六万里……”

    佛说力士移山经。

    如来,十力。

    右手猛然一握,被那武者劲气激荡而起的落雪于瞬间被震作了齑粉。

    四下鼓荡。

    积雪被劲风裹挟,哗啦啦拍在了在众人面颊之上,生疼生疼,阴氏兄妹的呼吸骤然一滞。

    铅灰色的天穹压得极低,不知何时,复又有如余烬般的雪落下。

    令这天地之间,一片苍茫。

    苍茫之中,异兽龙马高昂壮烈的嘶鸣声音突然化为凄厉哀鸣,连人带马,此时逾万斤巨力,却被直接掀倒,重重砸落在地,轰然爆响声中,将那地面上落雪震荡而起,惨叫声中,挣扎不至,却未能动作。

    滚滚气浪横扫,霜雪飞起。

    “娘希匹!”

    “点子扎手!谁要谁要去,老子不要了……”

    鬼枭剑面上一白,怪叫出声,直接转身便跑。

    铮然鸣啸大作。

    阴氏兄妹亦是抽出各自兵器,朝后飞退,面上神色略有惊惶,却未曾失了方寸,他们二人向来同行,只以武功而言,并不差于寻常七品武者,若是联手,在三派中长老手下,亦能逃得了性命。

    方才踏出数步。

    突然察觉身后恶风扑来,劲气之强,尚未及身,已经让周身有一种撕裂的痛楚,两人心中大怖,一刀一剑,以阴阳圆缺之意,向后斜斩。

    铮然爆鸣之音大作。

    被劲气席卷而起的风雪瞬间炸开。

    只僵持了不到一息时间,刚猛的气浪便吹得他们朝后飞退,一时竟然握不住手中刀剑,面色一白,踉跄后退,口中咳出鲜血。

    鲜血落在白雪之上。

    哗啦声音当中,一柄黑黝黝的浑铁重枪,刺破了气浪,倒插在地,气劲鼓荡,震颤不止,王安风腾空而落,右脚轻踏枪尾,气韵悠长,在众人眼中,仿佛在空中凝滞住了一般。

    枪刃朝下刺入数寸。

    少年借力,身形如流云漫卷,激射而出,在阴氏兄妹之后来的那汉子已坐倒在地,面色煞白。

    这枪刃几乎擦着他的鼻尖儿下去,偏上一寸,他安还有命在?

    心念至此,已满是寒意。

    而在此时,王安风袖袍拂动之际,已横掠至那枯瘦汉子头顶之上,后者只在地上狂奔,似有所觉,朝着一旁猛地打了个滚。

    少年下落,右脚轻踏,点在了一落雪之上。

    内力流转,沟通入白雪之中,复又逆卷,和自身内气碰撞,身形便如同流云倒卷,再度腾身而起,落在了那鬼枭剑旁边。

    雪花安静落下,依旧晶莹如初。

    鬼枭剑怪叫一声,抬手抽出腰间长剑,朝着那少年刺去。

    凌厉森寒的剑锋不知道刺穿了多少喉咙,只在瞬间便已经刺出了上百次,化为了有若实质的藏青色剑影,杀人夺命,只在转眼之间。

    王安风朝旁边踏出一步。

    那剑锋只擦着他肩膀处而过,身形偏过,神色依旧安静,右手屈指,轻轻敲在了鬼枭剑手腕之上,后者只感觉自身前臂处穴道一时俱痛,惨叫出声,再握不住兵器,哐啷轻响,直接坠在了地面上,嗡鸣不止。

    少年右手如拂流云,击在了鬼枭剑腹部。

    方圆三米之内,流雪逆卷。

    肉眼可见的气浪自鬼枭剑背后冲出,青松晃动。

    那枯瘦汉子双眸突出,面色煞白,咳出大口鲜血,只感觉渊深难测的澎湃内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自这随意一招涌入自己体内,只在瞬间,便攻破了自身内功行气路线当中数处大穴,瞬息之间,已经是内外皆伤。

    王安风手掌一震,那人已口喷鲜血,直接倒飞回去了院落当中,后者轻功高超,生生在空中控制住了自己的方向,落在地上,踉跄退了两步,方才稳住,还是忍不住半跪在地,自唇角流出鲜血,落在地上。

    双脚恰恰落在了脚印上。

    此时方才发现,自己现在竟是落在了自己方才在的地方,一步不差,鬼枭剑功夫不差,见此情况,面色煞白,只觉得这苍茫大雪直接落在了自己心底里头,身形僵硬,再不能异动。

    而在此时,天穹之上,穿金裂石的鹰隼长唳声音大作。

    马蹄阵阵,席卷霜雪而来。

    那边原本是和先前男子同来的众人方才姗姗来迟。

    可才过来便看到了方才一幕。

    这马上数人,瞬间便落入了死寂,下一刻,如同逃命一般,一个一个复又勒马转身,亡命奔逃,王安风立在原地,右手拂过腰间,十数道寒光自他腰间小囊当中爆射而出,将这阴沉沉的雪空撕碎了一般,笔直没入了那些逃命之人背后穴道之上。

    那五六名武者身形骤然僵硬,未能够和胯下马儿配合地好,一个个跌落下来。

    王安风这一招,并没有彻底封住他们行为,这些武者此时只是感觉自己是身子一时间麻痒不止,在地翻滚,为首的是个颇为秀丽的女子,挣扎着看向前方。

    天空当中,鹰唳声音大作。

    那能够追踪‘药师谷’奇药的异兽飞鹰盘旋落下,只在少年身边旋转,似乎这手臂上有什么极为吸引它的存在,不住轻啄。

    那女子面色已经煞白,道:

    “我,我等只是路过,未曾想着打扰先生……”

    “若,若有叨扰,还请恕罪则个。”

    只因为这女子修行的内功虽然不擅长于征伐,却能增长耳力,方才虽然隔了颇远的距离,也隐约听到了少年所说,是在这学堂当中,不准妄动刀兵,此时想着自己也未曾进去。

    如此说来,后者应该也不好意思再对自己出手。

    一时心怀侥幸。

    却见这苍茫雪风当中,这少年只是安静地看着自己。

    伸手虚引,淡淡道:

    “远来是客。”

    “外头风雪大,既然来了,不如进去坐坐。”

    “在下亦有些事情,想要问问诸位,譬如……”

    “这‘千里飘云’,得于何处。”

    女子面色苍白,张了张嘴,竟不敢反驳,垂下头来,涩声道:

    “是……”

    “前,前辈……”

    PS: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