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四章 千里幻云,故人消息(22)

第四章 千里幻云,故人消息(22)

 热门推荐:
    冬日山村的木屋里面,升起了袅袅炊烟。

    黄豆闷猪肉的香气越发地醇厚,极为勾人,扶风当中,算是后起之秀的宏飞白蹲在个火炉子前面,手持蒲扇,一边轻轻煽着炉火,一边偷眼去看这屋子里的人,暗自咽了口唾沫。

    在他旁边不远处,蹲着个八尺来高的大汉,褪去了铠甲,三十来岁年纪,鼻青脸肿。

    山河枪马弘阔。

    目前扶风江湖三大派之一,赤练帮的高手。

    七品修为,为人狠辣而又有原则。

    方才使出的一招‘白马啸冰川’,勾动风雪,劲气刚猛异常,只凭这一招,整个扶风江湖中的武者,接得下去的寥寥无几。

    而先前暗算自己之人,正是其属下。

    门口处还站着个身材粗短的汉子,生地圆头圆脑,一脸络腮胡子。

    右拳戴着个粗布护拳,拿着草绳随意缠绕了几下,上面似有散不去的血迹。

    贾乐湛。

    扶风赫赫有名的游侠,一招‘五步神拳’曾经砸翻了十几号九品武者,自身毫发无损,饮酒五斗,踉跄而去。

    还有凶名在外的鬼枭剑。

    行事风格亦正亦邪,随心所欲的阴氏兄妹,除此之外,屋内还有个骑马弄鹰的秀丽女子,一身武功,起码九品,门外头棚子里蹲着五名赤练帮好手,各个都是降得烈马,使得重刀的汉子。

    宏飞白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

    心里念头却哪里能定地住,胡思乱想。

    只这个寻常的村子里头的武者拎出去,怕是足以搅地一地州城不大安生了。

    就这屋里面,在近两年间闯出来好大名声的武者便有四五个。

    这还不提那轻描淡写,便将这些武者尽数制住的少年人。

    想至此处,纵然宏飞白再如何愚钝,也知道自己是看差了眼,自己身上伤势,怕就是那少年救治的,也只有那般深不可测的武功,才有可能让自己的暗伤都变轻许多,才能保住自己没在雪夜当中寒气内侵。

    正想至此时,木门吱呀轻响。

    身着布衣的王安风踏步进来。

    未曾言语,这屋子里头方才还勉强算是平静的气氛霎时间变得压抑起来,哗啦声中,那原本或蹲或靠的武者们尽数站起身来,颇为不自在地看着眼前的王安风。

    本自心中胡思乱想的宏飞白也下意识随着这些人的动作站起身来,手中还拿着那扇炉火的蒲扇,看着王安风,本来想要如同先前那般,称呼王兄,可见识过了方才那惊骇的一幕,如何还能够叫地出来,嘴唇张了张,还是唤道:

    “先生……”

    褪去铠甲的马弘阔勉强站起身来,抱拳行了一礼,闷声闷气道:

    “马某多谢先生不杀之恩。”

    王安风摇头道:

    “不必。”

    言语声中,步伐寻常,却如移形换影般,避开了马弘阔下拜,后者心中一沉,不知王安风此举,意思究竟如何。

    莫不是,根本不打算饶过自己性命?

    那为何方才不一招将自己击杀?是有其他企图?

    心念至此,面庞之上神色不由得阴晴不定。

    王安风已行至了那火炉旁边,揭开锅盖,登时便有白色的蒸汽腾腾升起,诱人至极的香味弥漫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头,王安风左手自腰间弹出了几个瓷瓶,将其中东西轻轻撒入这锅中,拿着勺子微微搅动了下,这味道便越发浓郁,心中微松口气。

    还好,未曾失了火候。

    否则味道要少去大半……

    心下微松了口气,王安风背对着众人,只觉得唇齿生津,强忍住了大快朵颐的冲动,将手中的铜勺放下去,一时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之感。

    好不容易才将这心中馋虫压住,侧身看向旁边神经紧绷的众多武者,看向马弘阔旁边,身材秀丽的女子,道:

    “还是那个问题。”

    “药师谷‘千里幻云’这门奇香,你从何处得来?”

    两年前他身受重伤,在少林寺中修行了许久,即便是先前那三千年龙血参药力尚存,也花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才伤势痊愈,而直到那个时候,他才彻底知道了当日发生的事情。

    药师谷一派,已经被彻底铲除。

    其药人一事暴露之后,这原本在扶风江湖中名声还算是不错的门派,一日之间便沦落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江湖中人,无不想和药师谷撇清关系,尚在江湖中行走的门人在数日之间,几乎死绝,横尸街头,身上银钱秘籍,给抢了个干干净净。

    药师谷固然所行许多恶事,但是首恶已诛,旁从之人也已尽数毙命,药人这种要紧事情,一旦泄露出去,那便是泼天的祸事,以‘赛阎罗’心性狠辣之处,那些早已离开门派,四处行医的弟子必然不知。

    却皆因此事而死,甚至累及家人。

    王安风曾寻找过当年相交的川连和梦月雪二人,甚至于将之刻入了玉牌当中,交由巨鲸帮的公孙靖去寻找,总共花去了数月时间,巨鲸帮弟子骑乘快马,脚步遍及了整个扶风郡,却终一无所获。

    唯一的收获,便是因为其他门派误会,引得公孙靖骑快马奔袭千里,连败数名高手,一手枪法势如怒焰獠原,气吞山河,打下了吞云枪客这一赫赫声名,千里称颂其名。

    恰逢火炼封山,药师灭派,江湖之中风起云涌,巨鲸帮因而壮大。

    而关于药师谷的消息,只是知道当时死于这骚乱中的,并没有川连和梦月雪,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而眼前这女子手中,竟有药师谷药物。

    两年前,川连和王安风讨论药理之时曾随口提过这一味千里幻云的奇药,未曾想今日得见,如何不能让王安风想到失踪于两年前骚乱的两人,是以刚刚才出手将其留下。

    那秀丽女子闻言不敢隐瞒,恭敬道:

    “是。”

    “这飞鹰和药物,都是晚辈机缘巧合之下,在西定州城中得来。”

    “那一日我吃了酒,性子起来,去了齐香斋,准备买些胭脂,瞧见了两个武者在欺辱一个小姑娘,一时气愤不过,便出手教训了他们一番。”

    “这药方便是那小姑娘告诉我的,至于银羽飞鹰则是机缘巧合下得来的。”

    王安风神色未变,他经历了许多事情,早已不如当年那般轻信他人,声音平静,道:

    “小姑娘?”

    “多少年岁,长得什么模样……”

    那女子一一作答,王安风敛目,似在沉思,片刻之后,道:

    “你们没有伤及无辜,这一次,我不杀你们。”

    “且去罢……”

    众人闻言心中俱都是松了口气,马弘阔和那秀丽女子朝着王安风深深一礼,道:

    “多谢先生。”

    “马某他日必有所报!”

    言罢两人转身出去,直到是出了门外,马弘阔重重松了口气,寒气一激,方才察觉自己背后已经湿透,竟是连铠甲兵器都顾不及去管,口中呼哨一声,片刻之后,便有阵阵马蹄之音远远去了……

    而在屋中,见着王安风果真未曾出手,混号叫鬼枭剑的那枯瘦汉子心中松了口气,身形一掠,便要奔出,却在此时,王安风垂落在桌上的右手突然一动,但听地哐啷之音而起,众人脖颈后头不自觉便竖起汗毛。

    虚室生电。

    一道鲜血射出。

    那轻功过人的杀手方才踏出了一步,未曾说出半句话来,便已直接倒地,捂着自己的喉咙,咯咯作响,双目瞪大,死盯着王安风,挣扎了片刻之后,没有了生息。

    王安风将手中长剑倒插在地,敛目道:

    “在下所说,未曾伤及无辜者可走。”

    “鬼枭剑,宋鸿祯,手上杀及无辜百姓起码十三条性命,还是留下罢……”

    众人心中一惊。

    有当今赫赫有名的江湖帮派巨鲸帮的消息,以及来自大秦兵家的密探讯息,王安风虽未曾行走江湖之中,对于江湖中事情,却比之于在场所有武者,知道的都要更多。

    先前所走的赤练帮,江湖之事江湖了,枪下从不杀老弱妇孺。

    是以王安风可以容其离开。

    而这位新晋成名的杀手,手下实在太脏。

    哐啷声中,那柄鬼枭剑入鞘,王安风道:

    “还请将这人尸体带走。”

    剩下的三人左右对视一眼,咽了口唾沫,虽觉得有些恶心,还是将这死不瞑目的鬼枭剑尸身带上,提心吊胆,朝着外头走去,生怕突然便有一道寒芒斩出。

    直到走出了这屋子,方才松了口气,回身去看,只见得袅袅炊烟升起,安静祥和,可各自心中,却只剩下了死里逃生之感。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