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一章 无惨(1/2)

第六十一章 无惨(1/2)

 热门推荐:
    第二日,王安风早早苏醒过来。

    锅灶里做了些饭食,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地翻腾着,一个个如鱼眼般的水泡升起又破碎掉,蒸汽热腾腾地往上冒,让本来有些干燥的屋子湿润许多,和冬日早晨的阳光,屋顶上趴着的猫,一同形成了让人很舒服的慵懒氛围。

    王安风坐在桌前,桌子上放着些发黄的典籍,此时他手上正拿着一本,凝神在看,这些东西是他昨日离开谈府之前,重又折返密室当中取出来的,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多少有些恍惚,没能带上来。

    和他想的一样,这些卷宗里头记载的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武功秘籍。

    但是若论价值却要比那些名传一地的江湖绝学更为重要。

    里面详细记载了西定州中,和谈府相关的诸多武者,以及其下属组织的背景,联络方式,其覆盖面积之广,几乎囊括了整个西定州所有城池。

    甚至于其中不乏旁人眼中身为对手的小帮派或者产业,彼此勾心斗角,打得火热,其实暗地里皆是谈府基业,不过是做戏给人看。

    除此之外,其中还牵涉了数十个江湖武者的隐秘。

    王安风抬手翻过了最后一页,却在最后发现了一张略有些发黄的信笺,抬手取来,这信似乎已经有了许久的时间,所以有些发脆,王安风很小心地将其展开,入眼便是凌厉到几乎透过纸背的笔触。

    老夫谈天雄。

    王安风神色微有变化,变得稍微郑重了些,他多少知道这位老者的生平,能够以手无缚鸡之力的落第书生,做到一地江湖之首的位子上,手段心机,甚至运气缺一不可。

    他专门写的信吗?

    不知道是不是记载了些极为重要的事情。

    王安风略有些出神,视线自信上掠过。

    “老夫谈天雄。”

    “今日吾家柔儿,想要去上私塾,哼,那老匹夫竟然敢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当真应该好生抽他。”

    “吾家语柔,天下绝丽,要什么都应该,惹得语柔掉珠子,若换做二十多年前,那老匹夫早就连着他那破私塾,下去和阎罗作伴了!”

    “……语柔已经四岁了啊……生得越来越像她祖母了……”

    “再过些年岁,便会出现一个臭小子,偷走我孙女儿的心了啊,真是,好想要把那混小子提前剁掉,可到时候,老夫恐怕还是会装出一副和蔼长辈的模样,和他喝上一杯罢……”

    “嘿……”

    “若是他敢欺负语柔的话……”

    与他所想相反,这信上所写的东西,并不是西定州中的江湖事情,只是一位老人对于自己孙女的溺爱和对于未来注定出现的某人,怀抱着的深深怨念,满篇的闲言碎语,只是这信似乎不小心沾了水,其中有许多字迹根本就看不清楚。

    王安风笑了下,将这信笺小心地折好,重新放回原位。

    这信笺起码有十二年的时间了,竟然还能够保证完好,可见其主人用心的程度。

    不过,可惜那位老人提前离世了……

    否则,若是写信时候那个可以为了孙女掉泪珠子就恨不得劈了私塾的老人还在,谈语柔恐怕也不会承受那么大的痛苦和压力罢……

    微不可查叹息一声。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王安风收敛情绪,重新恢复了平和的神态,抬眸看去,缓声道:

    “公孙吗?”

    “进来罢,门没锁……”

    “是,少主。”

    门外传来公孙靖的答应声,身着便装的巨鲸帮帮主一手提着个红木食盒,一边推开木门,口中道:

    “少主您还没吃过早饭吧?属下让厨子做了些……”

    视线扫过屋子,扫过桌子上发黄的典籍,坐在桌旁,神色略有好奇的王安风,以及不远处,正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锅灶。

    公孙靖脸上的神色略微僵硬。

    双眸微微瞪大。

    又,又迟了?

    王安风此时已经起身,将那本书放在了最上面,对公孙靖道:

    “尚且还没有,不过也熟了……你来得算是正好。”

    “要不要一起?”

    公孙靖张了张嘴,视线自旁边的锅灶上掠过,心中升起来一丝挣扎,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离将军亲自下厨做的那餐饭,混着那坛咸菜的味道,隔了足足二十多年的时间,重新浮现在脑海当中。

    少主是离将军一手带大的。

    那他的厨艺……

    公孙靖面色有些发白,心中惊怖,面上却露出了无所畏惧的豪迈笑容,道:

    “既然如此,那属下便恭敬不如从命。”

    王安风自公孙略有发白的脸上扫过,心中略有不解,却只是道:

    “那你稍微坐一下,我去取饭。”

    “是,少主。”

    公孙靖目送王安风走出这屋子去取碗,脸上笑容逐渐消失。

    心中的悔意如同干嚼了十斤黄连一般,不断翻涌,只觉得自己今日过来的决定实在是蠢笨,可此时已经答应下来,又能如何?对方是少主,哪怕前面是炼狱苦海,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公孙靖认命了一般,坐倒在桌前,双目微阖。

    味觉的记忆牵扯着回忆,逐渐鲜明起来,清晰到仿佛一日都未曾忘却过。

    白雪纷飞,四下寒原。

    身着厚实皮衣,看上去如同个寻常牧民一般的豪雄挥舞着手中的铜勺,如同挥舞着战刀一般,高声道:

    “今日老子给你们下厨,犒劳一下你们。”

    “待会儿谁都不准剩下,全部吃掉!”

    彼时大家伙儿一片惨嚎,把不远处的狼群都给吓得一哆嗦,然后在将军气急败坏的铜勺威胁之下,将那猪食都不如的玩意儿全部吃了下去,公孙靖当年还年轻,更是信了将军的邪,吃了一块咸菜。

    所谓的‘大帅秘制,味美天下第一’。

    回忆起那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强烈味道,公孙靖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胃中一阵翻腾,面色又白了些。

    一碗白饭放到了他的面前,将他的记忆打断,回到了现实。

    王安风坐到他的对面,抿了抿唇,装作毫不在意,随意问道:

    “对了,公孙你今日带了些什么吃的?”

    “哦,只是带了些西定州本地的餐点,还有两道清淡些的小菜下饭,最后一层有一碗清粥……”

    公孙靖下意识回答,似乎是他的错觉,眼前少主的眸子似乎微微亮了一下。

    王安风轻咳一声,道:

    “那干脆取出来,用来下饭罢……”

    片刻之后,这桌上已经多出了五盘各色小菜,公孙靖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就算是少主做的饭再难吃,就着小菜也应当能够入口,这样想着,抬手吃了一口米饭,双眸不由微亮。

    “这……”

    是远远超过他期待的味道,霎时间让他都要以为,是自己的舌头出了问题,直到第二口入口的时候,终于确认了这味道并非是自己的幻想,心中重重松了口气。

    或许是因为原先不抱有任何的期待,此时这味道似乎要比那些大酒楼的都要更好些。

    公孙靖不觉加快了筷子的速度,桌上的小菜本就只是为了早餐准备,量并不多,在两名中三品武者面前,很快就见了底,王安风拔了两口白饭,突然开口道:

    “我这里还有些咸菜,可以下饭……”

    “公孙你要试试吗?”

    公孙靖此时已经毫无半点心防,只觉得眼前少年厨艺过人,和将军截然不同,闻言点了点头,心中非但没有害怕,甚至于还有些期待。

    不知会是如何美味……

    王安风端上来之后,并未细看,随手夹了一大筷子,就着米饭吞入嘴中,用力一咬。

    下一刻……

    兵家甲等密探,巨鲸帮帮主,神武府忠勇校尉公孙靖身子猛地一颤,双目瞪大,几乎要流出眼泪。

    强烈而熟悉的味道萦绕在唇舌间,和记忆冲撞,如同有三千头红了眼睛的蛮牛,疯狂洗刷着他的脑海,公孙靖晃了晃身子,一时间几乎生出了灵魂离体的错觉。

    眼前似乎出现了幻想,看到了身材高大的离将军满脸豪迈,道:

    “这东西,可是大帅秘制,味美天下第一……”

    “来,阿靖,吃一块……”

    嘴巴无意识咬了咬,已经不再如当年年轻的公孙靖呆呆地看着对面的少年,一直以来都被他无意识忽略的一个因素突然便在脑海当中变得清晰起来。

    眼前的少主,姓王。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关于谈天雄的信笺,我觉得人都是会变的,大概率去看的话,没有多少人一开始就是多疯狂,也没有多少人一开始便会冷酷无情,只能说当年的他还是个很宠孙女的孙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