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八十二章 不知道怎么起标题,你们看正文(二合一)

第八十二章 不知道怎么起标题,你们看正文(二合一)

 热门推荐:
    老妇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过去就理应制止薛琴霜的父亲。

    可是她却又做不到这一点,因为那亦是她的孩子,她过去每每尝试开口,就会感受到有如匕首穿心一般的痛楚。

    “这个孩子,名为霜。”

    十七年前,身穿墨色劲装的儿子声音冷得如同一块冰。

    只是稍微恍惚了下,老妇手中之茶已经冰冷,眼神微微动了下,看向前面的少女,叹息道:

    “但是你必须要回去才行……那件事情……”

    她是在劝说,但是感觉到自己的劝说也是极其无力。

    薛琴霜笑了下,仿佛方才的模样只是错觉,秀丽的面容上依旧是从容不迫,道:

    “我知道。”

    “连阿婆你都来了,我是不能对你出剑的,看来,这一次是必须要回去了。”

    “但是,我希望阿婆再给我些时间。”

    老妇人心中松了口气,只要眼前的少女不要再闹别扭,稍微等一些时间,她还是能够做主的,只要这时间不要超过半年时间那般久就好,心念至此,面容放松了许多,道:

    “多长时间……”

    薛琴霜闭目沉思,手掌拂过腰间玉佩。

    这种奇物能够产生作用的距离最多不能超过一郡之地,

    另一枚在拓跋月手中,而据她所知,拓跋月不日便将回返塞北,到时候,这玉佩也没甚么用了……

    少女睁开双目,抬手饮茶,道:

    “五日为限。”

    “若是五日之后,我仍旧未曾等到那人的消息,那便是此生无缘。”

    老妇人声音微微一顿,道:

    “只要五天?”

    她的声音中满是诧异,眼前少女不惜和家族反目,她本已经做好了更长时间的准备,此时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

    “你可知道,这一次离开,你恐怕很难再出来了,你父亲也不可能再让你出来。”

    “那件事情,你必须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在上面。”

    她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是薛琴霜是知道的。

    无论如何,是家族给了她一身的武功修为,她不想也不必要欠下家族什么东西,所以,此事她本也要回去的,是以有了三年之约,只是中间出了岔子。

    想到两年前所经历的事情。

    薛琴霜声音微顿,抬手轻抚了下右鬓处断裂的长发,复又洒然轻笑,道:

    “既然无缘,等五天,或是五十天,又有何分别?”

    “江湖之大,我辈又何需拘泥?”

    手中茶盏放在桌上。

    少女面上神色洒脱,她此时身着白衣,外罩红衫,长发束起,落在肩膀。

    她的腰间别着一把只有一尺来长的短剑。

    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

    扶风学宫之外。

    “对了,百里……”

    拓跋月脚步微微一顿,看向旁边的少年,百里封双臂抱起,枕在脑后,偏头看向拓跋月,笑道:

    “怎么了,阿月?”

    拓跋月眸中浮现踟蹰之色,还是叹息一声,道:

    “这些日子要整理行装,借来的书,也看不完了。”

    “待会儿陪我送到风字楼中罢?”

    …………………………………………

    深吸了一口气,又似乎这个动作只存在于了王安风的想象当中。

    两年多前,他曾在这里和人交手,也曾经在这里因为和苏赌徒说话的声音太大,给任老一袖甩出,滚落台阶,更在这风字楼中看过了不知多少的典籍,度过了许多清晨和无人的夜。

    王安风抬起手掌,轻轻搭在门上,正准备开门的时候,那微微闭阖的大门突然从里面被人一把拉开来,五名学宫的学子从里面大步而出,眉宇飞扬,瞧见了王安风,也不在意。

    只是最边缘捧着书的那个少年注意到了王安风抬起未落的手掌,似乎猜到了什么,朝着后者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跟着同窗一起快步离开,低声交流,王安风目送他们远去,被这样一打扰,心里那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便散去了许多。

    失笑一声,不再多想,推门,缓步而入。

    就如同是两年前的每一天一样,无论是安静看书的学子,还是说那环绕而上的木阶,都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

    在这个瞬间,王安风心中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只不过是在那木屋里睡了一觉,然后起得迟了些,匆匆过来,打算在这里寻找一处舒服的地方,看完那本未曾看完的书。

    然后等着晚上,星月在天,四下无人,把这里每一级台阶都仔仔细细洒扫一遍。

    熟悉到似乎下一刻,他就能够从那些面庞当中发现认识的人,在朝着自己微笑。

    可惜没有。

    那本未曾看完的书也不知被放到了哪里。

    他的视线自这书架上掠过,落在了风字楼中央的案几和两仪八卦图案上,看到了那身着青衣的老者,神色不由恭谨了些许,紧走两步,行至任长歌身前,如两年前那般,抬手行了一礼,低声道:

    “晚辈见过任老。”

    任长歌抬起眸子,自前面那蓝衫少年身上扫过,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落在了后者的腰间。

    那里有一块如月般的玉佩,正是当年王安风等人自青锋解大长老寿宴上回来之后,他送给后者的,老人收回目光,面上神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面容方正,一丝不苟,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如同这两年的时间并不存在一般。

    但是这两年终究是存在的。

    于是便有苍老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不知是否是王安风的错觉,带着微不可查的欣慰:

    “回来了?”

    第二十一层书阶上,一名身着白色儒衫的少年盘腿坐在木阶上,手中捧着一本孤本典籍,却并未有多少心思在上面,一双眼睛左看右瞧,看到了下面的时候,眼眸微微一亮,抬手拉了拉旁边的同伴,压低了声音,道:

    “哎,你看,那个人似乎没见过啊,竟然能和那位任老说上话。”

    “真是罕见。”

    旁边的学子微微一怔,听到了‘似乎没见过’这几个字的时候,眸子微微亮了一亮,抬眸去看,却只是看到了一名穿着蓝衫,看起来似乎很好说话的少年,并不是自己这两天朝思暮想的少女,不由得意兴阑珊,收回目光,不再在意。

    那白衣少年却依旧很感兴趣,道:

    “不知道是哪一派的先辈学子。”

    “看任老的模样,应该也曾经在这学宫中学艺许久罢?等哪一日,我在外面也闯出偌大的名声之后,也一定要回咱们学宫来,俗话说,富贵必还乡,锦衣不夜行,便是此理。”

    “到时候……嘿嘿……”

    少年畅想着他日归来时候的风光,手中的书却并未翻阅了几页,旁边那学子翻个白眼,觉得这家伙估计是没有那么一天了,就算是有那么一天,下面那位任老大约也是没有兴趣和他多说的。

    发现自己的思绪有些跑偏的迹象,那学子抬手重重敲了下自己的脑门,低声念叨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颜如玉……”

    强迫着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书中内容上,可却又不自觉想到了前些日所见的那一幕,长发飞扬,面庞白皙,彼时少女贝齿轻咬下唇,殷红之血,必已是他此生仅见的妍丽,神色不由恍惚。

    姑娘……

    在这一层在向上环绕半周,对面正站着一位年约三十出头的夫子,看着对面自己的两个学生,一个个胡思乱想的模样,眉头微微皱起。

    用惯了戒尺的右手本能地有些发痒。

    但是他却没有过去,并非是因为用惯了的戒尺不在手边,而是‘做梦’恰恰是这个年纪的少年们都有,也是最为珍贵的能力。

    等他们稍大一些,便再无心力去做这样肆无忌惮的梦了。

    这名儒家夫子颇有些感慨地笑了笑,视线转移,落在了任老前面,背负木剑,木簪束发的少年,察觉到后者身上深如渊海的气息,不由地双眼微眯。

    藏书守,回来了吗?

    以其惊才绝艳,如今当是已入七品,能入天罡榜了罢?

    复又想到自己也算是薄有天资,可而今已经四十余岁,却仍旧还是在武道六品上盘亘,儒家道理日日参悟,却终究难以更进一步,所谓武道领悟,更如镜中之月,水中之花,可望而不可及,今生恐怕再无半点希望。

    心中不由浮现些许挫败,微微叹息一声,于心中自嘲。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要仍。

    市井俚语虽然粗俗,却当真是有些道理……

    风字楼下。

    王安风和任长歌只是交谈了数句,看到老者已经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便主动告辞退下,缓步退出老者身周一丈距离,王安风微微呼出一口浊气,双眸闪动,看着那桌案。

    那桌案上总是摆着看不完的书卷,其下阴阳八卦,缓缓旋转。

    这是两年前他来此地就看到的,本以为是风字楼本身的设计,可此时他已经踏足中三品,初步接触到‘意’,‘境’之类,刚才竟然隐有感觉,似乎那些书桌根本不是实际存在的东西,甚至其身下的阴阳八卦,亦是某种气势显化。

    王安风眸中神色略有些异样。

    看着那似乎从未减少过的书,武者的‘势’是心境衍化,若是必须要看完书才能够走出,那任老岂不是故意将自己囚禁于此,每看完一本,便会重新多出一本,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再踏出学宫一步,几乎堪称自囚。

    他看着那玄奥非常的八卦阴阳,仿佛看到了一座坚固的囚笼。

    老者端坐其中,一丝不苟地做着无用之功。

    做了十年,二十年,甚或还会继续下去。

    他竟感觉到了一丝悲凉。

    王安风收回了目光,未曾继续深究下去,前辈们的选择自然是有其道理,他没有经历过那些刀光剑影的往事,无论如何无法明白,而且此时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收束心中杂念,双眸微阖,内力缓缓运行。

    旁边有学子来往经行,看到他闭目站在原地,多少有些好奇。

    其中一名身穿兵家衣物的少女正在偷眼打量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凌厉之气,将她骇了一大跳,险些叫出声来。

    刹那间仿佛有两口冷冰冰的长剑铮然出鞘。

    难以遏制的锋芒升起,令此时看向王安风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险些停跳,脖颈后汗毛竖起,仿佛被人用利刃架在了脖子上一眼,不由得面色微微发白,急急移开目光,不敢再看。

    少年眸中,流光亮起,黑瞳几乎微有透明质感,视线瞬间横扫,将整座风字楼中的每一个人都映入眼帘,这如同神剑出鞘一般的瞳术一瞬即收,王安风的眸子微微有些发红,不受控制渗出了些泪水出来。

    赢先生传授的瞳术有二十八重之多,这一层次,他也是初步涉猎,因为想要尽快找到梦月雪,强行运气使用,反倒吃了些苦头。

    不过在方才短短一瞬时间,他已经将这楼中借阅书籍之人尽数粗略看过一遍,并未曾发现梦月雪的身影。

    微微皱眉。

    难不成梦姑娘恰好回了客栈?

    王安风并未往川连已经痊愈的方向去想,只是当自己来得不巧,恰好没能和梦月雪撞上。

    想了想,厉老三飞鹰传讯的时候,也曾经在信笺上提及自己所住的客栈,于是顾不得去寻学宫中的相熟之人,朝着任老抱拳行了一礼,转身而出。

    才进来没有多长时间,便又匆匆离开了风字楼,王安风稍微辨认了一下方向,运起身法,朝着那客栈行去,将心中去找百里封等人的念头,以及在风字楼看完那一本书的念头压制下去。

    再没有解决了川连梦月雪之事的时候,他没有太多心思旁顾。

    而在他离开风字楼不过半盏茶的时间之后。

    “阿月,你这些书都看得下去啊?”

    身穿兵家劲装的百里封背着陌刀,双臂抱着一堆厚实的典籍,砸了砸舌,拓跋月看他,眉目中有些好笑,在少年后脑勺拍了一下,道:

    “你知道什么?”

    “比起你脑袋里那些打打杀杀的武功秘籍,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宝物。”

    “只是可惜,风字楼里那么多典籍,三年来,也没能够看了多少,这里还有好些没能看完,可现在必须要还回来啦。”

    “剩下的几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了想,今日将学宫中事情一次性办完,之后,也就不来这扶风学宫了。”

    说到这里,拓跋月眉目中,多少有些失落。

    百里封笑着安慰道:

    “你若不来,那我今日之后,也就不来这里了。”

    “至于夫子那老头子,我哪天请他好好喝上一顿酒,额,不过,等会儿我可能不能陪你了,我得要去挂职的地方招呼一声。”

    拓跋月笑道:“你放心,有人来接我的。”

    两人行入楼中。

    王安风自客栈中出来,眉头皱起,于此时,耳畔响起了公孙靖的声音。

    “少主,梦姑娘的消息……”

    片刻之后,王安风心中重重松了口气,仿佛肩膀上的重压此时终于卸了下去,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想了想,却未曾回返客栈。

    而是径直往学宫处行去,脚步轻快,心中想着,不知自己在学宫处的木屋,是否还在,是否已经被人住下?

    他走得颇为缓慢,带着一种怀念的轻松去看周围的一草一木,前面不远处传来吆喝的声音,一名异族壮汉坐在车辕上,甩动鞭子。

    拉车的异马长啸嘶鸣,有个路过的孩童似乎吃了一惊,摔倒在地。

    拓跋月坐在马车里,从学宫中借出来的书还了回去,连心都空空落落的。

    双目闭阖,疲惫地靠在了座位上。

    别了,学宫。

    马车左边的窗帘被风吹起,路边逆着马车的方向,行过一位身着蓝衫的少年剑客,正在俯身将一个孩子扶起。

    车帘落下,车夫甩鞭。

    马车疾驰而过,只在路上掀起灰尘。

    路边的少年直起身子,轻轻拍了拍前面孩子身上灰尘,脸上浮现清淡笑意。

    路边人群,熙熙攘攘。

    这本就是寻常一日。

    PS;长章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