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章 这我阿婆(1/2)

第九十章 这我阿婆(1/2)

 热门推荐:
    王安风几乎是呆滞的。

    周围的人更是后脑遭受了重击一般,大脑一片空白,看着那倒扣长剑的少女,心境起伏,难以平定住。

    寒梅因风散落。

    可那少女远比这寒梅更为耀目。

    几乎要让人移不开眼睛来。

    王安风看着薛琴霜,看着后者如同明月般的双瞳,几乎感觉自己如在梦中,但是手中木剑的触感却告诉他,这并非是他无聊时候的幻梦,而是真真切切存在在他眼前的事实,是真切到不容丝毫质疑的现在。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冬日薄凉的空气带着寒意,吸入肺腑之中,王安风看着薛琴霜,未曾偏移开目光,如同手中之剑般凌厉果决,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喀拉拉的一声脆响。

    李长兴几乎将手下的寒梅给直接折断掉,他正在距此十来米的一处寒梅之后,穿着寻常便装,本来是打算偷偷摸摸看看,未曾想却见到了这样一幕。

    少年的手掌扣在寒梅树干上。

    一双眼睛瞪大,死死盯着那前方一幕。

    这几乎将他以往接受过的礼法教育给砸了个粉碎,而且砸碎了之后,还站在这礼法的碎片上冲着他张牙舞爪。

    这……这……怎能如此?

    李长兴心中不知为何涌现出了一种羞恼的情绪来,这羞恼中似乎还有一分羡慕,而正是这丝丝羡慕,令他心中更为羞怒。

    失礼!失礼!

    竟然如此不知礼数!

    少年的五指不自觉地发力。

    那寒梅震颤,抖落了一地花瓣,其身后的大太监不得不轻轻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提醒道:

    “殿下,你再加力,这株梅花就被你给折断了。”

    “啊?”

    李长兴如梦方醒,口中低呼出声,松开手掌,后退了两步,看着那明显快给他折断的寒梅,张了张嘴,未能说出话来,而他不说话,李盛便也不会主动开口。

    便是漫长而尴尬的沉默。

    沉默当中,李长兴抬手轻咳两声,目不斜视,道:

    “往,往日就听说,扶风武风剽悍。”

    “没有想到,在这些事情上也是如此,如此不拘小节。”

    “嗯,不拘小节。”

    “实在是不拘小节。”

    他左手负在背后,尚且还有些稚嫩的脸庞绷得紧紧的,只当什么都未曾看到,什么都未曾发生过,转过身来,迈着僵硬的方步,朝着另一处方向行去。

    他的面容威严而沉静。

    他的身躯挺得笔直。

    李长兴遏制住熟悉的世界被砸碎而涌现的纷纷杂念,维持住了自己皇室的威仪。

    我是皇长孙。

    我什么没有见过。

    或许是脚下走得有些快,少年踉跄了一步,险些摔倒在地,一手撑在旁边寒梅上,寒梅抖落了数朵梅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坠在他头顶黑发上,李长兴站直了身躯,未曾回头,未曾抖落身上的梅花,依旧绷着张威严的面庞,朝着另一处方向行去,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

    嗯,我什么没见过?

    少年面目依旧沉静而充满了皇室的威仪。

    脚步似乎略有加快。

    李盛笑眯眯看着仓皇逃窜的李长兴。

    侧身看向那亭台之下,闲淡饮酒的老者,双眸微微张开,露出了一双没有丝毫杂色的森白双瞳,定定看了数息,转过身来,一步踏出,身形变换之际,就已经出现在了远处李长兴的身旁。

    如此身法,却未曾引起来往行人的注意。

    就仿佛这是如同花落,日升一般,寻常到不值得投落丝毫精力的事情。

    而在同时,薛琴霜的嘴角微微挑起,道:

    “我们毕竟是生死与共的好友,你想我,自然是应该的。”

    王安风神色微微一僵。

    抬眸便看到了少女有些狭促的笑容,刚刚鼓起的勇气,就仿佛是一拳头砸在了空气中,有种使错了力气的感觉,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不过随即心中也升起了一种奇异的轻松感觉。

    他此时尚且不知该以如何的态度对待薛琴霜。

    此时这样,或许恰好。

    那佩刀武者看着王安风脸上的神色,嘴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声音,站直了身子,手中之刀本就未曾出鞘,复又收回腰间。转身走回了亭台之下。

    他先前是因为觉得王安风不敬先生,激怒之下,方才出手。

    此时业已冷静下来,他在林先生身边已久,自然知道,先生未曾发怒,自己这样贸然出手,反倒是显得先生器量狭小,因而收手。

    走到亭台之下,朝着那煮酒老者行了一礼,低声道:

    “先生,可要离开?”

    他知道先生今日出来,就是为了见一见这个藏书守。

    老人未曾看他,淡淡道:

    “客人还未曾来,缘何要走?”

    东轩神色微微一怔。

    石桌之上,方才被熄灭的炉火不知道何时重新点燃,那酒壶看似很小,但是却似乎用不穷尽一般,方才倒了四杯酒,壶中之酒仍不见减少,伴随着炉火渐旺,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醇厚酒香弥漫。

    薛琴霜抬眸看向那亭台下老者,收剑回鞘,抬手行了一礼,道:

    “天东薛家三女,见过林先生。”

    老者视线落在了少女身上,落在了少女的身后。

    薛琴霜穿着一身白衣,外罩红衫,做女子打扮。

    在少女的腰间别着一柄一尺来长的短剑。

    这短剑一点也不起眼。

    林先生的视线在那短剑上微微凝滞了数息,缓缓收回,未曾说些什么,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随意挥手,不见如何动作,众人眼前的景色便骤然发生了变化,自那亭台楼阁之处,出现在了百丈之外的蜿蜒小路之上,如同移形换影了一般。

    死寂了一瞬,众人嘴中随即发出了低低惊呼,俱都是震撼于这位老者鬼神莫测的手段,只是不知道是单纯的内力醇厚,将他们在瞬间移开,还是说容纳了非同一般的掌劲在其中,不伤一二而将他们送走,彼此低声争论,言语声中,唯余叹服。

    王安风眸子微睁。

    在其感知当中,这段距离,恰恰好就是那自成一体的‘世界’大小。

    与其说是他们被那位老者以某种顶尖的武学送出了那一片楼阁亭台,倒不如说是那一根‘世界’将他们排斥了出去。

    薛琴霜察觉到王安风气息变化,转眸看到他双眼中升起的丝丝震撼,略有好奇,道:

    “你在想什么?”

    王安风复又看了一眼那隐藏于寒梅遮掩之下的亭台,对于薛琴霜没有丝毫的隐藏,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话只能被两人听到,道:

    “这位林先生的境界。”

    王安风眸子中的震撼此时仍旧未曾消散,低声道。

    “我记得,上一个世代中,横压天下的五人当中。”

    “最强的那位,就已经将整个天下都扔出了他自己的世界,所以无人能够触碰到他,甚至没有人能够找得到他,那些天险难关,根本无法阻拦天下间的诸多高人。”

    “可即便是身为宗师,越过了重重的天险阻隔,已经看到了那破旧的小屋子,看到了那不修边幅的老者,可是最后的一条线,却终究越不过去。”

    “所谓儒家咫尺天涯的境界,或者道门壶中日月,袖里乾坤,大抵如此。”

    “那一条线中,就是三千世界,是众生百态。”

    这事情,是离伯在他小时候,论述天下高人的时候说的,他此时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形容,干脆就原版照搬了出来,反正亦不是甚么惊人的言论,而最后两句,则是赢先生和师父听闻此事之后的感慨。

    一名老妪只站在王安风和薛琴霜身后数十米。

    以其身为四品巅峰的修为,尤其出身于江湖刺客世家,王安风的声音即便是压低了许多,也被她轻易听到。

    老妇脚步停顿。

    她本是想要去看看那个混小子是谁,可此时却已经迈不动步子。

    她看着王安风,本来不甚在意的眸子里浮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采来,她原本只是将王安风看作是学宫中出身的少年高手,可是此时,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只因为王安风所说的细节,实在是太过真实了些。

    重重天险,破旧的木屋,不修边幅的老者。

    以及那堪称绝望的一条线。

    她的儿子是整个天下排名前三的刺客,轻功绝世,曾经在十年前轻功大成的时候,前往拜访那位前辈,却无功而返,当日回来,所说细节和身前那少年所说,一般无二。

    也就是说,他也曾有亲近长辈,一路追寻到了那位的门外。

    只是无缘得入?

    而最后的评价,则是和她儿子所说略有差异,可是不知道为何,明明应该更相信自己儿子的老妪却发现,自己的经验,自己的阅历,自己的武学修为全部都在告诉自己,那少年所说,恐怕更为靠近于真相。

    也更为精深奥妙。

    那绝不是寻常的高手能够说出的话,甚至于,不是寻常……

    心境震动,不敢继续深想下去。

    而因为心境波动,老妇气息不稳,略有泄露,被薛琴霜察觉,少女侧身看到了老妇人,面上神色微微一僵,不复原本从容不迫,面容之上似乎闪过一丝红晕,随即便消失不见,转过身来,看向好奇侧身的王安风,抿了抿唇,道:

    “嗯,安风,我给你介绍……”

    王安风略有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位面容慈和的老妇人,抬手准备行晚辈之礼。

    随即便听到了薛琴霜的话语。

    少女的声音似乎有些低,道:

    “我阿婆。”

    少年神色瞬间僵硬。

    …………………………………………

    亭台当中。

    那老者正从容倒酒,抬眸,不见如何动作,那盛满的美酒的杯盏直接出现在了十丈之外某一处地方,旋转向前,杯中酒液未曾有丝毫晃动。

    那酒盏顿在空中。

    其下出现了一枝寒梅,梅枝上有三朵素雅的梅花,开得正盛。

    那梅枝斜持。

    凌厉如剑。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感谢书友140814153603458的万赏,法海雷音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