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识’满天下,故友第一人(2/2)

第一百一十九章 ‘相识’满天下,故友第一人(2/2)

 热门推荐:
    握在剑柄上的手掌松了又握,握紧又松。

    最终铮一声拔出剑来,放在身前,王安风坐在床上,自怀中取出来了纯白棉布,取了养剑膏出来,神色平静,动作徐缓,一丝不苟。

    可在少林寺众人眼中,却仿佛赌气一样,开始养护这柄还没有饮过血的铁剑。

    他须得要沉住气。

    若非是知道,在这个时候,想要去宰掉白虎堂的人已经为时已迟,他现在就想要摸着黑去那酒楼里第五楼里转悠一圈。

    可是这种行为,在这个时候恐怕只有打草惊蛇这一个作用,无论是白虎堂,还是其他的什么人,能闯荡江湖都不是傻瓜,既然已经如此明目张胆。

    真正的高手定不在这儿。

    这种局面下,谁人都有秘密,谁人都有打算,便是‘兑子’,谁先忍不住的谁算输,谁先动弹,谁就会暴露出自己的暗子,动弹越多,暴露越多,自己不是天剑门的敌对,却也不和天剑门一伙,算是一个棋手。

    可他随即又想到,自己和宏飞白冒冒失失闯将进来,仅有的一子早就已经暴露了出去,心中又是一阵沮丧。

    复又过了两日,这座城里的气氛依旧算是祥和,可是那些头发开始斑白的人也开始察觉到了一丝不大对劲。

    这两日连道上的狗都不大叫唤。

    街道上巡卫的大秦铁卒,从一个时辰一拨,到一个时辰两拨。

    到了现在,已经是一个时辰四波儿。

    一营五百人,披坚执锐,分散成二十队,在这城里街道上不停歇地乱窜。

    城里最大最奢侈的酒楼里面,江湖客们饮酒倒是越来越凶,直欲是要将自己给醉死在了酒缸里面一样,可是五楼上房里的几位,从前些天的偶尔小饮两杯,到而今的滴酒不沾,和下面的人倒是越来越不一样。

    王安风照常每日提着剑出去走走。

    每日在酒楼前的茶摊上要一壶茶,然后看着对面一楼的江湖客们。

    他每次过来,那一楼中的门派武者就恨不得把自己给淹死在酒缸里面,最好是喝到神魂不清的程度。

    都知道外面那股每日提着铁剑,背着长琴的人搞不好要和自己等人为敌,这样每日里来,几乎要让他们的心脏吓出来问题。

    偏偏他每日来的时候,还都要冲着他们笑笑。

    然后喝完茶,再在桌上将自己的独门暗器排开一列,酒楼里看去,黄橙橙的一片,据越刀门的人所说,他们当时候也就看着眼前黄光一闪,然后就是眼前一黑,再醒过来的时候险些就成了冰疙瘩。

    这几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王安风倒是很遗憾。

    贸然出手,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天剑门本身的计划,弄巧成拙,若是直接去询问,自己的身份尚且不足以取信于宏晖。

    后者是个将门派传承看得比血亲还要重要的薄凉人,这种事情,必不会倾囊相告。

    他倒是希望那虎剑派,越刀门,或者干脆白虎堂的高手能看他这个人碍眼,哪一日来找他聊一聊,为此每日都会拿着白布擦一擦那柄铁剑,可是一连数日,根本没有人来找他,铁剑倒是养得越来越好,银亮银亮的。

    王安风想了想,差不多能卖上个一两银子。

    今日他起身看看外面院子依旧还是没什么动静,提了那卖相好很多的铁剑,按着习惯来茶摊,可等他过来的时候,平素没甚么人的茶摊上却已经多出了两个客人。

    一大一小,排排坐了一列,都穿着一个样式的道袍。

    那位卖茶的老人家坐在远处。

    看着那年纪小的一个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心疼,复又转眸看着另外一个一手肉饼,一手茶汤的青年,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很有一种脱下鞋子照嘴巴上抽过去的冲动。

    索性闭住了眼睛,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茶摊旁边还站着一只灰色的驴子,驴背上一边挂着三五个包袱,一边拿绳子悬着柄连鞘的古朴长剑,承受了一匹老迈牲口不应承受的重量,却仿佛早就已经习惯,站得稳稳当当,看了王安风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那个背对着他的小道士,能看到个侧脸,这个少年王安风很熟悉,前些天才见过了一面,生得龙凤之姿,见之难忘,起码这短短几天时间忘不掉。

    至于那个年长些的道士,他更是熟悉。

    两年多前,他尚且还在扶风学宫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这几乎要懒散到了骨子里面的道士。

    前些日子,在西定州附近,他化身狂刀客,墨刀瘦马,行走一方的时候,也曾经见到了这懒散的道士。

    却未曾想过会在这里重逢。

    那少年道士前日在这里是在找人,原来便是找得他?

    想及过去在扶风学宫相识的时候,眼前这年轻道士三句不离小师弟,想来也便是此人了。

    王安风眸中浮现笑意。

    他不动声色站在了慕山雪的身后三步,前面那十四五岁数的少年道士一双淡如远山的眉毛皱起,看着狂啃肉饼的清俊道人,想了想,来的时候有心责备,可现在也只是叹息一声,道:

    “你慢点吃,如同个恶鬼投胎似的。”

    “究竟是几日未曾好好吃饭了?”

    慕山雪想了想,含糊不清,理直气壮,道:

    “忘了。”

    “从下山之后,就没能好好吃饭。”

    “外面的东西一点都不好吃,远远比不上小师弟的手艺。”

    这样说着,他已经啃完了茶摊老板提供的第三张肉饼,然后顺手拿了第四张。

    小道士却似乎很吃这一套,眉目弯起,面容越发秀气。连质问的语气都变缓和了许多,想了想,道:

    “那我接下来的时间便跟着你罢,要不然我真的担心下一次你会被直接饿成街头的乞丐。”

    慕山雪大剌剌地摆了摆手,道:

    “那不至于。”

    “师兄我这些年里行走江湖中,也是认识了许多朋友的。”

    “到哪里都能够吃香的喝辣的,只是为兄一向低调,不愿意麻烦这诸多位朋友,又生性淡泊,才到如此的地步。”

    小道士显然不相信,叹息一声,双手拄着下巴,忧心忡忡道:

    “大师兄你又来了。”

    “你连我们山下的村民都认不全,又怎么会在江湖中结交到朋友?”

    “按照执法师伯的说法,你若是在过去,便是天生修道的人,往山林里面一钻,只要饿不死,就不会起了往外钻的念头,心念天生伏定,正是修行我们道门‘龟息’,‘吐纳’法门的心性。”

    慕山雪有些心虚,道:

    “你不要听师伯胡说。”

    “朋友,我还是有的,比如……”

    “对,比如那位前些日子名声大噪的扶风藏书守,就曾经与师兄我相识。”

    “若是我到扶风城去,肯定能被好吃好喝地招待。”

    清俊道士眉眼飞扬,只是腮帮子鼓鼓囊囊,影响了形象。

    那小道士斜着眼瞥了一眼慕山雪,满脸的不相信,心中忧虑,只觉得原本还算老实的师兄下山游历了这三年,变得满口胡话,若是回去,不知道要被那位铁面无私的执法师伯如何收拾。

    王安风站在他们身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道:

    “原来慕道长还记得在下。”

    “若真是去了学宫中,我必然会亲自下厨去做一桌好菜,好好招待二位一番,虽然比不上酒楼大厨,但是想必也还能够下口。”

    声音微顿,复又带了一分玩笑,道:

    “只是,道长你当真要喝辣油?”

    慕山雪微微一愣,被人跟在了身后如此近的距离,而他竟未曾有丝毫的反应,身躯下意识绷紧,随即便缓和下来,咽下去了最后一口肉饼。

    转过身来,虽然过去了两年时间,王安风的面容已经长开,但是他仍旧认了出来,长呼口气,从容笑道:

    “安风,许久不见了。”

    那边小道士咦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安风。

    王安风看了看疯狂朝着自己使眼色的慕山雪,冲那小道士笑了笑,道:

    “在下王安风,和慕兄早就认识。”

    慕山雪看到王安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心中长松一口气,下意识就想要懒懒瘫坐在桌上,却又记得小师弟还在旁边,轻咳一声,强行止住了本能。

    那小道士一双眼睛澄澈,看着王安风,竟不曾生疑,只是有些微的开心,或许在他眼中,王安风,或是李安风都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重要的事情只有眼前之人师兄的朋友这件事情。

    站起身来,朝着王安风行了一礼,道:

    “小道冲和,见过王师兄。”

    冲气以为和。

    王安风熟读经书,也看过些道藏,知道这一句话,心中略有些诧异,不知眼前的小小少年都有道号,慕山雪为何却从来不以道号行走江湖。

    却又想到,这或许是懒散的道士觉得记住道号实在是麻烦,有些失笑,刚刚想要回礼,却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气。

    左手下意识握紧了掌中的铁剑,拇指微挑,那剑剑锋就已经出鞘一寸。

    今日紧闭的酒楼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名有些富态的中年男子走到了王安风身后五丈。

    看了一眼少年背影,笑呵呵地道:

    “这位小兄弟,不知道可有空闲,闲谈一二?”

    PS:今日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