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指教(二合一)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指教(二合一)

 热门推荐:
    自天剑门上下来之后,王安风和宏飞白分别,后者自往天京方向而去。

    那里是整个大秦帝国的中心,正是人间繁华之所在,纸醉金迷,必有剑客不愿意去这污浊之地,也必然会有顶尖的剑客沉醉在其中。

    武功从来和道德无关。

    王安风则是顺着山路,往北而行。

    先前在天剑门附近的城池中,他情急之下,对城中巡卫的甲士出手,仗剑护着天剑门众人冲杀出来,虽然没有杀人,可是激怒当中,出手的时候,就难免克制不住力道,那上百甲士当中不乏身上带伤的。

    那武将更是被他一剑削去了盔上红缨,一张脸涨得铁青。

    虽然他倒是不怕。

    但是现在也没有兴趣主动去触霉头,目睹了宏晖赴死,好友蜕变这许多事情,他此时心中不知为何,多少有些提不起精神来,倒像是看惯繁华之后的懒散。

    可他分明年少。

    一路上也没有施展轻功,只是随意前行,心无挂碍,行径一处山路的时候,顺手折了一根枯枝在手中。

    青衫束发,背负长琴,倒像是个寻常观景的书生,可惜此时冬日,并非春和景明,也没有竹杖芒鞋,王安风这副模样,反而有一丝怪异。

    在官道上,遇到了一个赶路的商队,商户的掌柜和气,王安风只是花去了一百文钱,就在最后拉货的马车上得了个位子,伙计给收拾了下,少年便懒懒靠在了马车的车厢上。

    右腿盘着,左腿伴随着马车一晃一晃,一双眼睛放空,看着山河倒行。

    手中的枯枝随意地虚点在空中。

    没有半点章法,更没有什么技巧,就是山上放牛的牧童,甩动柳枝都能发出颇为响亮的呼啸声音,可他手中的枯枝却像是没有半分力气一样,划拉在空中,连一丝破空的声音也没有,偏生还很认真。

    加上他此时有些懒散的模样,引得来往行人发笑。

    也有跟着家人同行的少女,看到少年生得俊秀,手掌抚在枯枝之上,便越显得白皙修长。

    虽然盘坐于货车车板上,有些不修边幅,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洒脱风流,面上不由羞红,引得同行男子对少年怒目而视,王安风自己倒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如何激怒了他们,令鸿落羽在少林寺中大笑不止,自认得意。

    天色渐晚,温度转凉。

    “王小哥……”

    一名穿着劲装的青年勒住马缰,速度放慢落在了车队后面,叫了一声,王安风抬起眼来,就看到这名笑眯眯的青年。

    其是商队的护卫,汪兴庆,小武馆出身,修一身横练外功,不修内气,一手大枪术大开大合,有几分军中味道,想来武馆馆主和兵家多少有些牵扯。

    武功上虽然只是勉强摸到了九品的门槛,可是在大秦郡城内,只要不去走离官道太远的小路,倒也不会遇到什么麻烦,闯荡江湖算不上,可当一个镖师护卫,却已经是绰绰有余。

    王安风回过神来,手中下意识的动作止住,那枯枝就像是直接冻结在了空中,纹丝不动,却又不显得有丝毫异常,仿佛其本身就应该如此,停在空中。

    他抬眸看向旁边骑马的护卫,笑道:

    “怎么了,汪护卫?”

    汪兴庆未曾注意到王安风手中枯枝的异样,就算是注意到,也绝不会在意,只是笑了笑,道:

    “没啥,就是掌柜的让我来问你一下,王兄弟你是打算到何处去?先前上车的时候也没有多问,可要小心,勿要走错了城。”

    “说来,咱们这商队路上要行经五六座城补给。”

    “走得快些,约莫能在半个月内到了地方……哈哈,说实话,这都快要过年节了,弟兄们也都想着,早些把这最后一趟跑完,好好归家陪陪媳妇孩子。”

    “都出来快要一年啦……”

    汪兴庆满脸感慨。

    他已不很年轻,有妻儿老小。

    王安风听得这话,略微恍惚了下,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茫然。

    要前往何处……

    他此行出来,本是为了追踪白虎堂的踪迹,也确实找到了白虎堂活动的迹象。

    可是未曾想到,隐藏于天剑门一事后的,竟是修为达到五品的高手,更未曾想到,他甚至于还没能见到那白虎堂高手,后者就已经倒毙在了宏晖人生最后一剑之下。

    前后奔波了差不多一月时间,竟然也只是徒劳而已。

    白虎堂的线索再一次断掉,也没能得到联系酒自在前辈的方法。

    现在该去哪里呢?

    王安风面上浮现一丝茫然。

    汪兴庆看到他神色,收住了自己的感慨,行走江湖多年,眼力多少不会差,想了想,笑着开口道:

    “王小兄弟,可是近来事情不顺?”

    王安风抬眸看他,未曾否认,只是道:

    “汪护卫如何知道?”

    后者笑了笑,抬手指了指自己双眼,道:

    “都是跑江湖的,招子得要放亮些,按我说,这世上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再说现在也已经到了十二月,马上就是年节了,王兄弟你不先回家一趟?”

    “有再大的事情,也得回家过年不是?哈哈哈……”

    王安风似乎愣了下,心中升起了一丝怀念,眼前所见,已经是天地间一片萧瑟的冬日景观,数数日子,也已经到了十二月,距离年节不到一个月,过了年节,他也算是已经十七岁。

    当年只是想要离开大凉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却不曾想在短短数年间,经历了那许多事情,有阴诡小人,口蜜腹剑,也有豪侠纵剑,一诺千金,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江湖当中几多风雨,一经踏入便再难离开。

    此时看来,当年在大凉村中平淡的日子倒是显得弥足可贵,想到当时年少时经历,不由得自心中生出许多怀念来。

    汪兴庆看他模样,复又笑道:

    “如何,王兄弟可是有了什么打算?”

    王安风收回目光,点了点头,道:

    “确实如此……”

    “那,我便在安竹城和诸位辞别。”

    安竹城已经是扶风郡的边缘,再往外走不过一百余里,就会到扶风郡关城,守卫森严,关城之外,有平原广阔,越过之后,长驱直入便是忘仙郡。

    当年王安风自忘仙到扶风的时候,因为要时时躲避追兵,入山林杀匪,进县城杀官,所以并没有从官道上走,而是直接穿过了重重山林,自忘仙直入扶风郡城外,对这条路线并不熟悉。

    这商队此行,正是自扶风郡城前往关城,车上都是些稀罕年货,各郡边关一带相较郡城必然贫瘠,物资匮乏,此时临近年节,这些年货不用担心销路,是实打实的好买卖。

    汪兴庆听得了王安风的回答,笑道:

    “那可好,我便告知掌柜的,每次定房的时候,给王兄弟你单开一间,不过,开客房的银钱,就要王兄弟你令出了,跟着商队,多少能够节省些许。”

    王安风点头道声谢,汪兴庆摆了摆手,复又笑谈两句,双腿用力,轻夹马腹,那坐骑受惊,迈开了步子,朝着车队最前面赶过去,想来是要去将事情告知掌柜。

    王安风收回目光。

    手中枯枝在空中晃悠。

    既然白虎堂的线索已断,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寻找到当年和他做下约定的酒自在前辈,后者游侠江湖,行踪飘渺不定,不过当年既然会去青锋解中拜寿,那么其和青锋解应该颇有渊源。

    或许年后,应该去青锋解一行……

    王安风双眸放空,看着倒退的风景,脑海中思绪纷飞,想到了许多的事情,但是当想到此行就要回到自小成长生活的大凉村时,心湖中忍不住生出许多涟漪,不复原本的沉静。

    大凉村。

    离伯,王叔。

    “家……”

    ……………………………………

    “天剑宏晖,兵解……”

    “可惜了,天下间又少了一个好男儿。”

    公孙靖叹息一声,将手中的卷宗合起,放在了桌上,其中文字密密麻麻,记载的正是前些时日在天剑门山下发生的一战。

    巨鲸帮吞并西定州二十七连帮之后,已经是扶风中一等一的大帮派,谈府两代虎首不知道下了多少暗子,此时尽数被他掌握。

    扶风江湖中任何风吹草动,都难以瞒得过他们的眼线,不说其他,只单提公孙靖桌上这卷宗中记载的东西,便要比扶风中九成九的武者知道的都要更多。

    公孙靖得到这消息的时候甚至曾经心动,考虑过要不要在天剑门附近设立分舵。

    可是想了想,还是作罢。

    巨鲸帮经过他原本的苦心经营,实力虽说不弱,可是生生吞下了一州江湖霸主方才没有多长时间,再想着将势力往外延伸,难免就有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嫌疑。

    而且,退一步来说,巨鲸帮本就是新近崛起的江湖势力,根基不曾稳固,在老牌势力眼中,怕是颇为碍眼,此时若有妄动,引得群起而攻之,便是得不偿失。

    手指屈起,轻轻敲击在桌面上。

    公孙靖的眉头微微皱起。

    不过,虽然不去在那里设立分舵,可是同为扶风江湖新晋势力,彼此之间必然少不了来往,不知道应该对这天剑门采取如何的态度。

    是戒备,还是合作为盟?

    武者门派和江湖帮派不同,前者弟子数目远不如后者众多,但是每一位都有专门的师父传授武功,单论实力,要在寻常的江湖帮众之上。

    可是江湖帮派结众成阵,厮杀起来倒也不弱于人,更兼门人众多,广布天下,产业之多,消息灵通也远远在寻常门派之上。

    扶风一郡之地当中,为首者为公孙靖这等擅长厮杀的中三品武者,占有两州之地,巨鲸帮已经是说得上名号的帮派,而天剑门虽然因为门中最强者年老,近些年逐渐式微,可是以宏晖最后一剑,已重回扶风大派行列当中。

    最强者存在最大的价值,不在于攻杀,而在于威慑。

    如能慑服天下,那自然是一等一的大派。

    公孙靖坐在桌前想了片刻,没能拿得出一个想法,摇了摇头,将这卷宗收好,少主此时不在,他便打算寻个时间,到那小秘境当中见见那一位青衣魁首,或者带着面具的堂主。

    问问应当如何处理和这天剑门的关系,省得自己这边私下处理,出了岔子,反倒误了大事。

    自己受到责罚倒无所谓,但是若因此而连累了少主,那便万死莫辞了。

    将这卷宗收好,公孙靖背着兵刃,推门走出来。

    前些下过雪,天气寒冷,放眼看去一片银装素裹。

    公孙靖呼吸了一口冬日微寒的空气,活动了下身子,顺着小路慢慢往外走,这里原本是二十七连帮的祖业,又被厉老三用神武府的规矩布下了军阵陷阱,几如铜墙铁壁一般,铁衣卫十人为一组,巡卫其中。

    身着铁衣,背负大弓,右手持枪,左手扶刀。

    除去衣着不同,这几乎是当年神武府铁卫的翻版,神色冷硬,仿若青石,遇到公孙靖时,整齐划一,抱拳行礼,公孙靖神色肃穆,亦以军礼还之。

    目送铁衣卫离开,公孙靖转身继续前行,校场当中,有奔马声,厮杀声,不绝于耳,听得到厉老三的怒吼声音,以及铺天盖地的回应,这声音如同洪流,却转瞬淹没在了更为密集的破空声和马蹄声之下。

    杀气烈烈。

    后山下有大片药园,里面种有寻常药物三百四十七种,珍惜药材三十一,奇药三株,素来是二十七连帮的禁地,此时在这药园旁边却修了数座草屋。

    身上换了一身黑衣的木讷青年盘坐在药园当中。

    在他身前药炉有烈焰沸盈,而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双眸微阖,一双肉掌只是贴在那青铜药炉之上,神色平和,仿佛已经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颇为玄奥。

    其周围气机鼓荡,此时明明在白雪青石之上,却隐约有种种灵药在其身旁生长,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致,令人见之心惊。

    川连清喝出声,手腕一震。

    青铜药炉轻鸣,猛地打开,氤氲药香浮现,蔓延了数丈之远,在他身旁的少女已经打开了十个白瓷瓶,以内力将弹出的丹药尽数牵引,收入其中。

    双手白皙,拉出道道幻影,转瞬之间就将这瓷瓶全部塞住,未曾让药性外露。

    “师兄,这一次,药性要更好些哦……”

    梦月雪收好丹药,笑吟吟得看着穿一身巨鲸帮样式衣物的川连,后者松了口气,面上亦是浮现笑意。

    “那便是最好……”

    公孙靖在遥远外安静看着其中两人将丹药收好,翻开医术低声交谈,未曾进去打扰,只是放慢了脚步,往门派外面行去,他的步子迈得很大,心中一片昂扬。

    巨鲸帮有上万帮众。

    七十二连帮数十年基业的驻地。

    谈府两代虎首苦心经营,堪称天罗地网一般的情报。

    神武府嫡传铁衣卫。

    药师谷下一代传人作为众药师之主。

    以小博大,杀出偌大基业的钱府打理产业……

    加上少主。

    不知道为何,他竟已经觉得,此时的巨鲸帮已有了当年神武府的雏形。

    进可攻,退可守。

    只不过,这并非是由原本的神武府重新汇聚而成,而是因为少主而成就,无论是川连,谈府,还是自己这原本已经失去了战意的老兵……

    虎父无犬子啊。

    公孙靖的面上浮现一丝坦然的微笑。

    脚步站定,男子抬手推开了身前木门,院落中负手而立一位老者,有苍苍白发,右手持枪,便是渊渟岳峙,宗师气度,费破岳抬眸看他,一扬长枪,淡淡道:

    “来罢……”

    公孙靖将背后兵刃取下,双眸神光闪动,道:

    “前辈……”

    “巨鲸帮公孙靖,请指教!”

    PS:今日二合一……

    感谢翡翠青椒的万赏,酹江月的万赏,黑胖子同学的万赏,谢谢大家支持……

    嗯,打赏一次性没办法感谢玩,可能要两天时间,诸位包涵一下(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