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如雷霆收震怒(2/2)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来如雷霆收震怒(2/2)

 热门推荐:
    在这一瞬间,王安风终于自眼前这名青年身上看出了些武者的气质。

    后者看了他一眼,脸上复又浮现市侩笑意,就把刚刚那种武者的味道尽数驱散掉,笑道

    “不过小兄弟你来此应该也是和我等一样。”

    “如何?不如在这下面等着,青锋解虽然是隐士门派,可是他们也是人,既然是人,那就要吃喝拉撒睡,就要和外面的人接触,就一定会有离开山门的时候。”

    “那么我等等在这里,就一定会有机会。”

    面对如此发言,王安风只是笑了下,未曾开口作答,那名青年见状,又压低了声音,冲着王安风道

    “小兄弟你也看到了,这里人有很多。”

    王安风点头,看过这里的许多剑客,叹道

    “确实不少。”

    那青年复又笑道

    “据我所知,青锋解外有双重阵法,一则是道门高手布下的八卦迷阵,另一重则据说是青锋解祖师留下,有遮掩行迹的作用。”

    “不要看我们现在似乎是在青锋解的山门之下,可是事实上,我们连真正的山门都还没有能够看到。”

    “此次在这里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够等得着青锋解上下来的剑仙,若是小兄弟在山下村镇中居住,一来一去难免会浪费许多时间,而若是在小兄弟你下山的途中,那剑仙出山,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老哥哥我这里恰好有些空余出的屋舍,看小兄弟你求道之心甚坚,忍痛卖与你,每月只消五两银子便可,若是再加五两,每日更是有热乎吃食送上门去,可以省去小兄弟你许多时间,如何?”

    青年嘴角微挑,双眸明亮。

    他已经确认,眼前的人并不是那种仗武横行,蛮不讲理的武者。

    王安风失笑,摇了摇头,道

    “多谢兄台告知,在下这便告辞……”

    王安风的视线看向眼前这青年,看向后者背负

    在背上的佩剑,顿了顿,复又道“其实,若是兄台能够将心思收一收,或许于武道之上能够更有进益。”

    青年微怔,对于王安风之后说的话并不甚在意,只是复又劝导道“小兄弟你真的不用老哥哥的屋子?”

    “你我一见如故,这样,老哥哥每月给你便宜三钱银子,如何?”

    那青年咬了咬牙,似乎已经做出了许多让步。

    王安风轻笑出声。

    未曾回答,转而离去,青衫微动,缓步徐行,悠然道

    “当真不必。”

    “这里……我比较熟。”

    青年愣了一下,随即便意识到了这一句话究竟是个甚么意思,双眸中浮现火热之色,踏前一步,可却已经不见了先前少年,仿佛方才那一袭青衫只是洒然迈步,便已经消失于人间。

    心中一时间空空落落,似乎错过了什么机缘。

    想到王安风方才所说,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身后的佩剑,剑柄触手微寒,面现踟蹰之色。

    恰在此时,却又看到入口处又有另外一名模样年轻的剑客自外面走过来,这新来的剑客脸上同样也有如同方才王安风那样的茫然之色,而周围已经也有几名同行注意到了这人,正在朝着这剑客不漏痕迹靠近过去。

    青年神色一凛,右手松开剑柄,将刚刚心中出现的念头直接抛开,紧走了两步,朝着那名白袍剑客走去。

    王安风的视线变换,已经从方才熙熙攘攘的山门之下消失。

    一如当年。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躯撞破了一层温和的气机,便已经转换了天地森罗万象,眼前不再是那些或是白发,或是红颜的求剑剑客,前面的视野远比刚才要开阔许多。

    中间有一柄巨大无比的青石长剑,剑刃一半没入了地面,仿佛有人持剑劈斩,刺了进去。

    而在斜指苍天的剑柄上面,还悬着八道粗重的铁链,这铁链以道门八方的布局垂落,深深没入地面当中,风吹不动。

    抬眼去看,在青石长剑的剑身之上,刻着数行大字。

    王安风只是才刚刚走到这里,就感觉到了这石剑上携带着的森锐寒意,铺天盖地一般朝着他压制下来,凌厉而森锐,如同出鞘之剑。

    脖颈后汗毛下意识炸起。

    背后那柄自从药师谷一行,勾动灵韵外显,半步踏足于神兵范畴的木剑突然低啸出声。

    少林寺中青衫文士专门具现出来,为了封印住这柄神兵灵韵的剑鞘在这个时候仿佛失去了原本的效用。

    雷霆神韵的气息在整把木剑之上萦绕。

    而在同时,青锋解祖师留下的青石巨剑上突然传出鸣啸,此剑剑身上一共刻有八句诗,其中第七句突然亮起。

    其中四字尤为耀目。

    震雷霹雳。

    耳畔有利剑出鞘之音,王安风稍一恍惚,眼前便仿佛变换了天地,眼前尽是银亮的剑光,施展以种种奥妙剑术剑招,朝着他周身要害席卷而来。

    如此盛况几乎凝聚成了幻形,勾勒天地。

    气机迅速扩大,影响到了这处的阵法之外。

    那营地当中,刚刚和王安风搭讪过的青年剑客正在用同样的一套说辞来劝说那名新近过来的剑客。

    后者并没有王安风坚定,此时听到青年降低价钱的话之后,心中已经意动,而青年劝说得也就越发地卖力,几乎发挥出了浑身解数。

    却在此时,两人都感觉到后背微凉,浑身汗毛炸起。

    仿佛在瞬间被最高明的剑客盯上了一般,脸上神色霎时间一僵,声音更是戛然而止。

    死寂的安静之中,背后剑鞘之中,有低吟声响起。

    那剑鸣声音越发高昂起来,逐渐趋于暴戾,连成一片,终自最后连绵不断的铮然长啸声中,尽皆脱鞘而出,嘶鸣不止。

    青年面上神色茫然惊怖,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刚刚消失不见的青衫剑客。

    难,难不成……

    他的双瞳瞪大。

    铮然肃杀的剑鸣声音陡然提高,长剑共鸣,无形剑气陡然横扫左右。

    轰然爆鸣声中,整个地面尽皆被削去了一层,气浪涌动,那些剑客却未曾受伤,只是满是狼狈,看着周围这长剑齐鸣的景观,面目之上满是震动。

    已经有人忍不住坐倒在地。

    “这,这是……”

    青锋解山门当中。

    身穿白色剑袍的女子猛然睁开双眼,察觉到天象变化,神色微变。

    右手握起横放在膝上的佩剑,两步便已纵身而出,衣袂翻飞,眉宇秀丽过人,却有七八分冷锐,让人心里面升不起半分亲近的念头来。

    如同深埋天山之下的积雪。

    周围路上有持剑弟子恭敬行礼,口称师叔。

    女子持剑,一路行至了青锋解中的练武场上。

    这里乃是整个青锋解山门的最高处,现在站在练武场的边缘,自这山顶之上俯视下方。

    在其目力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之处,能够看到重山不绝,云雾缭绕,云雾中心,却有一股锋锐之气冲天而起。

    将周围的云雾搅动,仿佛有东海巨鲸涌动,云雾喷涌,冲天而起,复又垂落,撞击在了周围的云海之上,云雾如潮水涌动,形成了往日里难得一见的壮阔景象。

    有丝丝缕缕的云雾被冲击,竟然蔓延到了青锋解的山门之上。

    一名弟子看着这一幕,心中震动不止,几乎要停止跳动,本想要招呼同辈弟子来看,一回头却看到了神色沉静的持剑女子,赶忙行礼,道

    “宫玉师叔……”

    宫玉微微颔首,凝眉看着青锋解下的异象,神色沉静如冰,道

    “是山门剑道八门……”

    “剑道八门?”

    那名女弟子闻言心中微惊,转头看着那堪称是天地异象的景色,眸中满是震动。

    门中弟子皆知,青锋解下的守山大阵是祖师的手笔,其上以剑法刻下了八行字,每一个人踏入都会承受到剑意的冲击,修为低的人不会有什么感觉,可修为越高,所需要面对的压迫就越大。

    而能引动如此壮阔的迹象。

    这名持剑弟子的心脏险些漏跳半拍,按住心念,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宫玉看向下面阵法,右手持剑,从容道

    “我派驻地,向来只有渊源深厚的门派才能知道。”

    “来者大约并无恶意,而是自陷阵中,我下山去看,你自去禀告掌门。”

    女弟子行礼道是,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已经看不到宫玉的身影,唯独在极远之处,那因为剑阵异动而翻涌的云雾却于骤然停滞下来。

    随即这云海便自中心崩溃,朝着两旁涌动翻坠,中间露出了一道笔直的空白。

    仿佛方才那壮阔一幕被生生以剑劈开,直蔓延到极远之处,女弟子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看着那迅速远去的一点湛蓝寒芒,面露向往之色。

    定定愣了数息时间,方才转身,朝着门内奔去。

    青锋解外万剑峰,在这只藏有一百来柄长剑的山峰最高的地方,有一座看上去不那么光鲜的木屋。

    木屋里面不住人,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横放着一柄剑。

    剑鸣三愚。

    百年前剑圣所用。

    往来死寂,这一日,陡然震颤低鸣。

    ps:今日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