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覆面持剑,一人为军(2/2)(三千五)

第一百八十一章 覆面持剑,一人为军(2/2)(三千五)

 热门推荐:
    宛如奔雷般的队伍在大凉村中一处并不起眼的角落骤然停下,如同水银泻地,气息未曾有一丝混乱。

    那股让人寒到了骨子里面的肃杀之气没有半点消弭,反而越发厚重。

    当先一骑看着眼前关锁住的院落,抬了下下巴。

    身后一人突出,翻身下马,大步走到了门前,推了一下,门没有动弹,右手自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只是向上一拉,有些泛绿锈的门锁从中间断开,掉在地上,将手中的匕首收好,抬手推开门来。

    剩下的数人驱马而入,当先一人看着这即便是在寻常山村中也算的上是简陋破旧的院落,低笑出声,右手放在腰间,握了握刀柄,未曾说些什么话。

    只是那眼神却很认真而且透着股崇敬的味道,四下打量。

    身后十四骑一手握刀,一手拉缰,脊背挺得笔直,神色冷肃,仿佛石头雕像一样难以让人亲近。

    最先走进去的那人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朝着为首四下打量的男子行了一礼,沉声道:

    “回禀大人,不在这里,屋中的人离开约莫已有半月时间。”

    马上之人收回四下里打量的目光,摇了下头,随意道:

    “此事并不重要,能否确认此处人的身份?”

    “本座想要知道,究竟是不是他?”

    “是。”

    那人应了一声,自怀中取出了一道明黄色的符咒,双手捧起。

    这符咒并不一般,所用黄纸是《灵宝玉鉴》中所载最上上等的右符,朱砂所用为‘烟墨’。

    写这一道符的人更是天京中身份非同一般的道家活神仙,踞三十六洞天之一修行,道行深厚,几乎如同是仙人一般。

    可众目睽睽之下,这所用材料尽数都是上上等的符咒竟在寒风当中无风自燃,缓缓化为了青烟齑粉,消失不见。

    众骑肃然。

    当先男子沉默了下,叹息道:“无风自燃,这朱砂烟墨是当年王天策的血融进去所制,钦天监的张老神仙亲笔所写,在王天策殒命之处便会无风自燃。”

    “原本以为多少有些失实,没有想到是真的。”

    “当真可惜啊……”

    男子长叹一声,抬眼看着这虽然整洁,也算是简陋异常的院落,慨然道:“未曾想,当年被人称为王灭国的神武府之主王天策竟然会死在这么一个小地方。”

    “生前功名果如流水,古人所说,当真不虚。”

    “当真可叹,可悲……”

    先前下马探查的那人翻身上马,胯下黑水蛟龙完全没有丝毫受惊,右脚轻磕马腹,催动战马往前走了数步,停在前面男子身后,地声道:

    “大人,吾等现在……”

    男子闻言收回视线,陷入沉吟当中,他其实长得很是俊朗,五官上甚至于有些偏向中性的感觉,双鬓有些白发,却完全无损于其风度气质。

    若是年轻时候,想来更是风姿绝世,是能够让一城女子倾心的美男子,和身后众人身上那股子杀戮果断的肃杀气息丝毫不合,可是再王弘义眼中,这个文弱书生般男子身上的气息才最为粘稠。

    此时也只是笑了笑,似乎极为感慨,指着这院落叹息道:

    “我与诸位奉命秘密找这位,已经有许久时间,其中也不乏遇到了江湖人暗杀,还有当年出身于神武府的将士阻拦,我等从未曾退却,此时终于可上报于太上皇。”

    “本是如此,可今次,本座又收到了太上皇秘报,诸位恐怕还要陪着本座在江湖上多闯闯了。”

    他声音微顿,身后无人发出异动,心中其实颇为感慨,却只是笑了一下,继续道:

    “先前钦天监推算出王天策有一子,原本是早夭之兆,可这十七年间天像接连数变。”

    “先有雷部星象异动,牵引其摇摇欲坠却始终未曾坠下,近来更是轨迹变化,本来其与一凶星交错,可不知为何,虽有撼动,却未曾陨落,今年更有入主东方苍龙星宿的迹象。”

    “这若是再变,就是苍龙破水,冲霄而其的气象了。”

    “可惜……”

    “可若他能够不弄这么大动静,太上皇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着实可惜,太可惜。”

    “当年殒命在王天策手下的太子也是一时俊彦的风流人物啊……”

    “他越出色,太上皇便越发会想起他的父亲,也会越发想起太子,我等既为我大秦鹰犬,无论如何,将此人擒拿回宫,听候太上皇发落,另传讯其他队伍,令他们在忘仙郡城停留。”

    身后十五骑抱拳,沉声回应,道:

    “诺!”

    男子一拉马缰,调转了方向,临行之前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这破落的居所。

    他自从军以来,一直与大秦另一处地方接壤的大晋武朝对抗,自认功勋彪炳,出身只是个寻常的秀才,却能够以当年诸国悍将的头颅做台阶,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地步。

    虽然说待人和蔼,心里面哪里能够没有傲气,却一直只是被称为,能与大秦天策比拟,一直想着能够和这位大秦的神话相见一面,只是没有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官阶最高时候是正三品龙武卫将军的苏正诚勒马转身,带着一行人离开,心里面有些遗憾,也有种预料成真的感觉。

    若是有机会,当真想要见识一下他的子嗣,究竟是何等模样。

    另外,离弃道将军,这一落子‘打草惊蛇’已经下了,且不知道将军会如何应对,本座拭目以待,身后亲卫能够感受到自己将军心中的情绪沸腾。

    只是相较于苏正诚的遗憾,他心中更多的却是庆幸,握着刀柄的手掌上已经渗出些细汗。

    秦灭诸国之前,乃是持续近百年时间的诸国乱战时期,不只是江湖中人高手辈出,将星更是璀璨,代代名将纷争不休,是醉生梦死与寒光照铁衣的时代。

    神武离弃道,十四岁从军,踏着累累白骨为秦灭诸国立下了赫赫战功,自称天下名将第十一,不入榜单,却在成名战中将当年的天下第一名将以马槊戳死在城前。

    这一行人来得快,走得更快,对于大凉村这种小地方而言,根本没有人会特别在意,至多只是加了些闲聊时候的谈资,也有人担心是王家小子在外面惹了麻烦,反倒连累了村子。

    大凉村这边依旧还是那苍白萧瑟的模样。

    可是大秦帝国的南方已经能够看得到绿意,春风和煦,天气已经算是暖和,有河流经城池,沿街柳树下有老人摆着棋盘,邀行人来下上一盘两盘。

    为了能够多吸引些棋术不错,至少是自认为棋下得不错的人来下棋解闷,这些摆棋盘的老人大多在棋盘的一角排着几枚铜钱,若是能赢了棋局,这钱就能直接拿走,不多,可也算是个彩头。

    离弃道罕见未曾饮酒,身上不再是先前那副破破烂烂的衣裳,而是一身藏青色衣着,裁剪线条颇为凌厉,在这春风和煦之种缓步前行。

    他未曾往前看,却似乎早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毫无半点迟疑,笔直停在了一处柳树下,那里坐着一位双鬓微白的中年男子,嘴角含笑,正赢了一局棋。

    才捡拾起第一枚铜钱,便发觉有人挡在了自己前面,投落下大片的阴影,他微微愣了下,抬起头来,看到离弃道坐在自己深浅,手上继续捡拾铜钱,面上则是微笑道:

    “这位老先生,今日我不下了。”

    “若有兴趣,那边还有几位老先生,棋术还在我之上。”

    离弃道笑了一下,道:

    “能算人先手十一子的庞十一,竟然会自认为下棋在其他人之下?当真是罕见。”

    中年书生摇头笑道:

    “这位老兄是不是看错人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站起身来,开始收拾起了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和反光柔和的大秦通宝,站起身来,离弃道没有动弹,视线低垂,看着那纵横交错的棋盘,轻声道:

    “我今年年节之前,去三川阴峡,看了祝天睿,遇到了当年三千铁军剩下的老卒子,在那三川峡上摆渡摆了十几年。”

    中年男子动作慢了下,随即又开始加快,笑道:

    “你在说什么?”

    “祝天睿?是我大秦的将军吗?为何没有听说过这位将军的大名?”

    他语气不知道是嘲讽还是疑惑。

    离弃道神色不变,继续开口,道:

    “公孙还活着。”

    “就在扶风。”

    中年男子的手掌抖了抖,便在此时,离弃道抬起眸子来,看着那还能够微笑的庞十一,定了定神,道:

    “王天策,死了。”

    庞十一笑容僵硬,身躯猛得震颤,手掌几乎握不住棋子和铜钱,纷纷洛落下,敲落在棋盘上,发出丁零当啷的脆响声音,其中一枚大秦通宝落在这棋盘上,不断旋转。

    中年儒生呆了呆,退后半步,小腿撞在石凳上,便哗啦一下无力坐倒,刚刚收拾到包袱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引得行人瞩目。

    周围人来人往,吹风和煦,有孩童,有女子,有摊贩商人,也有握剑的武者,却都与这一处柳树下面的两人无关,离弃道抬手将那旋转着的大秦通宝按在掌心下面,道:

    “死了,十年前就死了。”

    庞十一沉默,像是积蓄着风雨的乌云,许久之后,缓缓开口道:

    “为何,现在才来告诉我?”

    离弃道开口,道:

    “因为王天策不想你们也死。”

    “而且,我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

    “何事?!”

    庞十一抬眸。

    离弃道看着眼前的儒生。

    右手移开,那大秦通宝背面对着天空,一个篆体的秦字。

    他缓声开口,道:

    “他有子嗣。”

    …………………………………………

    扶风郡,官道偏北的一处泥路上,驾驭着马车的太叔坚神色微变,猛地一拉缰绳,拉车的两匹马嘶鸣一声,稳稳得停住。

    可是还是有一个晃动,坐在马车里,正沉迷看书的林巧芙没有给准备,险些就被直接摔下来,被旁边的吕白萍见势不好,直接拉住。

    林巧芙大喘了口气,捂着额头,讷讷道:

    “怎,怎么回事?”

    吕白萍摇头,道:“不知道……”

    正想要下去去看的时候,马车的车门却被人直接堵住,呆了呆,就听到驾车的太叔坚突然开口,夹杂在拔剑出鞘的声音当中,平添两分肃杀,道:

    “两个小丫头呆在里面,不要出来!”

    不远处就是酒自在隐居时的院落。

    院门前立着一人,持剑,覆面。

    一人为军。

    ps: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