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零五章 不一样的队伍(1/2)

第二百零五章 不一样的队伍(1/2)

 热门推荐:
    这一句话委实是太过于吓人。

    两名道士一时说不出话,王安风却只得苦笑,看了一眼老神自在的鸿落羽,又看向慢悠悠走到马车旁边的太叔坚,道:

    “太叔先生说的什么话。”

    太叔坚却只是笑笑,并不接他的话。

    那被王安风一指点在脖子上的中年男人脸色有些发白。

    他刚刚是正朝着王安风等人的方向,而且是第一个冲了过来,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行走江湖多年,约莫也能够猜得出一些。

    所以他脸上的神色越发苍白,身躯战栗。

    宫玉手中提剑。

    方才口中污言秽语最多的那名匪首已经在冰冷的剑意之下自内而外化作了寒冰,生机断绝。

    人身僵死,不能发力,自然就没有办法站稳,才刚刚过去了数息时间,那匪首的尸身就晃晃悠悠朝着前面倒下来。

    手腕处关节本就脆弱,这一摔下来,直接就从身体上分离,还握着刀,一整块儿从那中年男子的视野边缘处滑过来,一眼瞅过去,真的就是块冰。

    中年男子腿脚发软,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磕头捣蒜,求爷爷告奶奶,开始大声求饶,视野边缘处看到了后面倒伏了一地的山贼尸体,喊得更是起劲。

    王安风还站在他的身后,手指半点不曾离开过这中年男子的脖子后面,闻言轻声问道:

    “那么,这位先生可以说一下,是谁指示你们等在这儿的吗?”

    中年男子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停下呼喊,急急开口道:

    “是,是白阳剑派。”

    “刘奇正,要小人这七日时间中在这山上游荡,只要是‘烛龙栖’上的道士,不管是下山来,还是要从镇子里上山,都全部拦截下来,带给他。”

    “每,每一个人都有十两银子。”

    王安风微眯了眯眼睛,道:

    “看来,先生的钱包颇丰。”

    那中年男子虽然说因为命悬一线,已经慌不择言,却还知道些好歹,没敢接口,只是口中连连求饶,王安风抬眸看向气得咬牙的年轻道士,道:

    “道长可曾听说过刘奇正此人?”

    那名年轻道士咬牙切齿,重重点了点头,道:

    “刘奇正,自然认得。”

    “这腌臜老不死的绿王八,前些年就一直图谋我们观主的一件宝物,先前伪装得好,常常来观中上香,想要偷走宝物,几次三番不成,就和我们观主翻脸。”

    “没有想到手段竟然如此阴损!”

    “我呸!”

    王安风点了点头,想了想,突然道:

    “那这山下有没有和这白阳剑派敌对的门派?”

    另外一名年长些的道士虽然好奇,还是回答道:

    “这三百里山川当中门派密布,自然是有的……”

    声音微微一顿,似是有所明悟,道:

    “公子是说……”

    中年男子瞳中神色有些闪躲。

    尉迟杰上前两步,看着那名中年男子,蹲下来,嬉笑道:

    “是不是很好奇?”

    “你虽然打扮得和山贼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无论是你的小习惯还是你的武功都不像是个山贼。”

    “而你刚刚是这些人当中最为克制的一个。”

    “面对着我们这儿三个大美人,竟然能够把眼珠子挪到这两名道士兄弟身上,嘿,说实在的,少爷我这一身衣服都不止十两银子,何况这三个美人对山贼的诱惑力可比三百两白银都来得厉害。”

    “说实话我都佩服你,厉害!”

    尉迟杰冲那中年男子竖了下拇指,满脸的赞叹。

    身后吕白萍的脸色有些发黑,右手握着手中的剑,稍微往上抬了抬。

    林巧芙脸上有些羞红,却不再拦着师姐。

    老禄低垂了眼神,眼观鼻,鼻观心。

    尉迟杰却恍然未觉,只是继续道:

    “你表现得也太反常了,那时候我和王兄弟就都知道你根本就是个门派中人。”

    “而一个门派中人想要伪装成是个粗蛮的山贼,破绽实在多得本少爷都不忍心给你指出来。”

    中年男子咬着牙不说话,偏开目光。

    尉迟杰站起身来,看向王安风,耸了耸肩,道:

    “看来并没有猜错。”

    王安风颔首。

    吕白萍有些茫然不解,一时间连手里握着的剑都没有朝着尉迟杰的头上落下去。

    林巧芙反而明白过来,轻声道:

    “尉迟公子是在诈他?”

    中年男子身躯微震。

    尉迟杰回过头来,抚掌笑道:

    “巧芙妹子果然是冰雪聪明。”

    “不错,先前只是猜测,现在已经有成把握。”

    复又腆着脸往前凑,道:

    “不过也不要如此生疏嘛。”

    “我们也算是共过生死,直接叫我尉迟大哥就好。”

    吕白萍抬起长剑,直接拦在了尉迟杰的身前,满脸的戒备,尉迟杰双手抬起,搭在剑身上,干笑着后退。

    年长些的道士看向尉迟杰,迟疑道:

    “尉迟公子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是白阳剑派……”

    “我可没有说。”

    尉迟杰回身看他,嘴角挂着笑容,慢悠悠道:“天下计策不过是诡道,你想想啊,他说出来,你们肯定会去查,若是白阳剑派没有做这种事情,岂不是一下子就露了馅儿?”

    “而今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白阳剑派确实有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你们‘烛龙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们二人遇到相同的事情,他们就不会往别处多想。”

    “其实也是你们两人非要连夜上山。”

    “若是第二日,恐怕就会接到消息,现在城镇中呆上一段时间,也不至于遭遇这件事情,当然也有可能,你们的长辈会下山来接你们。”

    两名道士没有在乎尉迟杰话语中的调侃。

    年长些的那位面色有些发白,道:

    “知道了这件事情?按照这样所说,岂不是我玉墟观中,已经……”

    尉迟杰脸上笑容收敛,点了点头,道:

    “如若所猜不错。”

    “已经有弟子折损,恐怕不止一人,而且以此时的情形来看,你们玉墟观所招惹的对手可远远不止一门一派这么简单。”

    那道士脸上神色煞白。

    中年男子看向尉迟杰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三分惊恐,道:

    “你,你究竟是谁……”

    他自己什么真话都没有说出来,眼前这个世家子弟竟然能够说得一字不差,这些人,难不成当真是鬼神之流?

    他面色越白。

    只觉得自己方才似乎走了一步昏招,赶忙开口道:

    “不要杀我,我知道是谁,只要你们放我走,我就……”

    正当此时,突然觉得脖颈处一痛,声音戛然而止,整个人直接陷入死寂般的黑暗当中。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王安风右手手指轻轻一点,那名中年男子就朝着一侧软到下去,气息断绝。

    直到这个时候一双眼睛依旧睁大。似是仍不敢相信在王安风等人看出某些东西来的情况下,还会朝着他这个唯一的知情人下杀手。

    那年轻道士清运目瞪口呆,看着被王安风点杀的中年男子,呢喃道:

    “就,就这么……杀了?”

    王安风抬起手,沉声道:“一般而言,这种执行任务的人手不会知道太多的消息,甚至于是错误的消息。而今所知多少,也不如赶快回‘玉墟观’中。”

    “自尸身上能够检查出武者所擅长的武功,比起言语而言,更为可信。”

    清运想了想,好像确实如此,可王安风下手时候的干脆利落仍旧让这个只是在山上打坐修行的道士心里有些不大适应。

    还没能开口,就看到老禄大步走上前去,一手将那中年男子抓到手中,脸上神色寻常,似乎是常做这些事情。

    清运脚步微微一顿,脸色有些不大对劲。

    停下脚步来,看看这一行人,里面有吊儿郎当眼神却准得可怕的纨绔子弟,通识偏僻道藏的小姑娘,那一剑挥出光华如月的老者却自称马夫,未曾拔剑就能生生令一人冻结成冰的绝色女子站立一旁。

    看上去最好说话的那人,杀气人来却砍瓜切菜一般。

    而且这帮人为何做起这些事情如此娴熟?

    他脚步放慢,朝着身后的师兄低声道:

    “师兄,这些少侠,感觉有些……”

    “小道士,你现在不应该赶紧回山吗?”

    耳庞有轻笑声音响起。

    一人身着月白色长衫,飘然而过,清运脸上神色呆了一呆,看向旁边的师兄,呢喃道:“师兄……方才这里面,有这么个人吗?”

    清言无奈叹息,只是道:

    “走罢。”

    ps:今日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