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策蹔转钩陈开(2/2)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策蹔转钩陈开(2/2)

 热门推荐:
    或许是梅忘笙说出的话分量实在是太大,也或者今日吃的劣酒后劲太大,尉迟杰一时间大脑竟然有些茫然,梅忘笙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态,沉声道:

    “去年离将军曾经来过宛陵,给属下看过少帅的画像,命属下在宛陵城中安心等候,而今果然得见少帅,离将军吩咐,外人前不可以暴露少帅身份,是以先前未曾行礼,请少帅降罪。”

    言罢又是深深一礼。

    尉迟杰此时回过神来,看着王安风,嘴角掀了掀,却未曾开口,只是站在一旁,心里面对着事情却已经有了些定数。

    王安风走上前去,弯腰将行大礼的梅忘笙双手扶起,温声道:

    “先生何至于此,安风如何承受得住。”

    梅忘笙收敛心中情绪,趁势站起身子,打量眼前少年人,只觉得果然是画像上的模样,不差分毫。离弃道当年虽然是上马杀人无算的猛将,可是却擅长画技。

    尤擅长工笔小画,簪花仕女图天下一绝。曾被太学馆夫子夜捧画作连饮三杯,大叹虽是武夫,却能够用笔劲简,色彩柔艳,穷丹青之妙,我辈还有何颜面作画?

    神武府分散之后,梅忘笙便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宛陵,已经是许久未曾见到离弃道手笔。

    当年违抗父命,一去数载,最终却落了个怒而辞官的白衣下场。

    因此他虽然武功文采都不逊色于自己的兄长父亲,可是旁人说起宛陵梅家,却总也只是说一门三父子。至于他梅家三先生,却并未被算进去,见到他却又极恭敬。

    神武府活下来的人,大多都是这样。

    既已在前半生见到过天底下最为壮丽的风景,对于那些柴米油盐,家宅府邸里面的勾心斗角自然看不上眼,只觉得处处都不顺眼。

    而大秦对于当年历史的态度也颇为含糊不清,这些功臣并未曾受到封赏,所以其余人也不必畏首畏尾,或者也掺杂着隐约的嫉妒之意,彼此看不顺眼,神武府卸甲之后,多被排斥。

    眼前的梅忘笙已是异数,可说是抚琴养鹤,逍遥自在,但在绵延三百年的大世家当中却显而易见是一个闲人,他不愿出仕,家族竟也任由他闲散在家。

    交谈几句,梅忘笙左右看了看这一处算是简雅的屋子,微微皱眉,便说自己在梅家虽然是个闲人,却也有一处足够大的院落,不如直接在他那里落脚。

    虽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的享受,但是多少要比在这客栈中住得舒服,也要清静许多。

    王安风自无不可,点头答应下来,等梅忘笙走出去安排事情的时候,王安风突然指了指旁边似乎置身事外的尉迟杰,开口道:

    “梅三先生,这是尉迟。”

    梅忘笙方正古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细微笑意,道:

    “属下已经看出,这位公子和尉迟老先生有三五分相似。”

    本欲闭嘴不言的尉迟杰被拉下了水,尴尬行礼道:

    “晚辈尉迟杰,见过梅三先生。”

    梅忘笙不答,只是笑道:

    “现在模样便有七分相似了。”

    笑了笑,道一声少帅稍等,便转身出去,尉迟杰微松口气,看着旁边侧身看着外面风光的王安风,心中无奈叹息声气,走上前去和他并肩。

    也不看他,一双眼睛只是透过窗户,看着外面行人往来,道:

    “梅三先生忘笙,当年鼎盛时为大秦从四品明威将军,能调动三千军马铁骑,虽然是出身于儒门世家,长辈多钻研数术之道,他却最擅长君子六艺中的御和射。”

    “可为骑射参连,一箭出而七矢相随,矢矢相属。曾于城门上对敌,箭矢入铁山,骇走一军兵马,其用兵以正,既擅攻,亦善守,我家老爷子盛赞为堂皇然王道之军,专克奇谋的用兵之法。”

    “如此武力,当年在神武府大多时间却只是掌管军谋,负责管理文牍,每逢军书奏章,停马立成,上马亦可杀敌。”

    “停马立成……”

    王安风低喃两声,笑道:

    “大秦四品明威将军,在神武府中,任何职?”

    尉迟杰微笑道:

    “参军知事。”

    “毕竟神武府只有三千人建制,当年取了个巧。”

    王安风不知是何感觉,只是叹声气。

    顿了顿,尉迟杰又道:

    “在玉墟观的时候,晏伯还曾经告诉我说,你现在最好不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免得你自己失了冷静,做出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是我现在看到你很平静。”

    “得知谜底,心情如何?”

    王安风笑道:

    “我以为我会很恼怒。”

    尉迟杰皱眉道:“你自然应该恼怒。”

    “说实话你现在恼怒才是正常,嗯……比如说,你现在有没有想要砸些东西的冲动?”

    “趁着还没有下楼,赶紧砸完了账,要不然我担心你下了楼之后,看到那几个世家子弟忍不住出手,以你的武功,他们挨不住几下,那时候把梅三先生牵扯进来,事情可能就大发了……”

    尉迟杰说着玩笑的话,脸上神色却又是在认真的考虑。

    王安风看向他,闭了闭眼睛,却又睁开,手掌摸着剑鞘,又松开剑鞘,转身抓在了厚实木料的窗台上,五指显然用了些力气,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镇定下来。

    直至捏得发出声响,才恍然惊觉般收回右手,那窗台上已经给抓出了五道印痕,王安风呼出口气来,远眺长空,看了许久,才轻声笑道:

    “很复杂。”

    “说实话乱得很,可以说是乱糟糟的,教我读书的先生告诉我说,每逢大事有静气,烈焰滔天可化作满池青莲,我往日可以做得极好,今日却不行,不行……”

    “可是这乱糟糟一片下面,出乎我的意料,很平静……”

    “就好像我一直都知道,就像是年节看的那些老旧社戏,年年内容都一样,那些剧情早就已经知道,心里面已经有了底,只是看着台上人一点一点演出来。”

    “也只有这样的身份才能够解释遇到的事情。”

    “神武府之主,大秦天策上将军,当今十年间每论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必然会提到的案例,以至于在这两句后几乎要多出一句敌国破,谋臣亡。”

    “大秦国公,正一品武官。”

    “得享殊荣最多,却又最为被大秦忌讳莫名的名将。”

    尉迟杰补充道:“也是上一个时代横压天下五人之中,惟一一位不会丝毫武功的。”

    王安风闭上眼睛,轻声道:

    “是啊,是……”

    “都是……”

    “天策上将军,神武府之主,大秦国公,正一品将军,江湖榜上唯一一位不会武功,却位列绝世之上,压得江湖喘不过气的天下第五,都是他,这些都是他,都是王天策。”

    “都是他……”

    “都是。”

    尉迟杰看向王安风,迟疑道:

    “你……可还好?”

    “王安风你今日的话似乎有些多……”

    王安风沉默下来,尉迟杰第一次不知自己该如何是好,面现踟蹰,眼前人轻呼口气,低声道:

    “可我心里,他是那个没脸没皮的穷酸书生,也只是那个书生。”

    “旁的都不算数。”

    ps1:今日第二更奉上…………

    ps2:明天本章说就回来了,嗯应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