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弓如霹雳弦惊(上)(2/2)

第二百三十二章 弓如霹雳弦惊(上)(2/2)

 热门推荐:
    那边众人也发现了梅家子弟,勒马停住,等着几人跟上,其中已经奔出一骑,乘马之人笑道:

    “诸位今日来得倒是巧。”

    梅怜花矜持颔首,梅家几人中年纪最大的那名青年上前寒暄,便汇入众人当中同行,等到王安风等人走过的时候,那人似乎无意笑道:

    “对了,梅兄,这几位看上去颇为面生,不与我等介绍一二吗?”

    “或许也是家有渊源而不自知。”

    “这……”

    那名梅家青年面露迟疑之色,他昨日晚归,又没能吃上梅家老爷子的家宴,并不知道王安风等人身份,只隐约听梅怜花说过似乎是梅忘笙故人之后。

    可梅三先生梅忘笙偏生是颇为尴尬的身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介绍,那青年又问得诚恳,一时间支支吾吾,隐有两份尴尬。

    旁边尉迟杰听得问题,勒马笑道:

    “好说好说。”

    发问青年含笑看来,尉迟杰合上手中折扇,抬手指了指旁边沉默不言的王安风,笑道:“这位兄弟姓王,名为达业。”

    “通达的达,霸业的业,可否大气?”

    那名年轻男子抚掌赞道:“男儿当通达四方以成大业,达业,好名字,果然大气。”

    尉迟杰似乎颇为赞赏对方的评价,点了点头,笑眯眯指了指自己,道:“至于在下,在下不才,姓于,单名一个野字,那两位姑娘,芳名自然不能如此便告诉你。”

    “天底下哪里有这般轻易的事情?兄弟你以为如何?”

    尉迟杰言语隐有玩味,那青年抬手轻拍额头,面含歉意道:

    “是在下唐突了。”

    “在下高振海,之后必当亲自向两位姑娘道歉。”

    “哈哈,这便不必了。”

    梅家众人只是跟在了这些世家子弟的边缘处,并不往内里去凑,这些出身梅家的年轻子弟虽然愿意和其余世家中人接触,可是身上多少还是有些文人的风骨在,颇为矜持。

    最前面处,穿黑衣负弓的青年微微皱眉,偏过头来,对着昨日吃了大亏的别驾公子低声道:

    “便是他们了?”

    “你且看看,昨日那从六品武官还在不在?”

    今日换上了一身劲装,显得有几分俊朗的何文光回身去看,只看到了那两名生得俊秀的女子,而未曾看到那身穿灰衣,身量高大的武官,先是微松口气,随即便暗自咬牙道:

    “没看见他。”

    “只有那两个年轻女子,还多了两个男的。”

    “嘿,没有了那名武者在,今日我必叫他们好看!”

    黑衣青年不喜他这幅模样,皱眉道:

    “高振海已经过去打听了,之后有你出口气的机会,何况一个令牌便能够将你吓住,此时又何必做出这副模样,反倒更是掉份。”

    “真是那句话所说,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何文光面皮涨得通红,争辩道:

    “可是他有……”

    黑衣青年毫不客气将他打断道:

    “他虽有翊卫校尉的腰牌,可这里不是那五位上柱国的地方,他只是个位级等同于从六品下的武官,并没有统辖兵马的权限,何况,这几位上柱国中,只有两位有女儿。”

    “一个二十五,年纪根本对不上,第二位也早有名师传授武功,惯穿红衣,并非是如此模样,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却是如何被糊弄得如此狼狈,连带着我等都觉得面上无光。”

    “我……”

    何文光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解释。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看了一眼行在最前,骑透骨银龙驹的青年,收回目光,道:

    “你若还是这副模样,下次便不要再跟着我等出来了。”

    何文光面色一白,再不敢争辩。

    那边高振海已经笑着抱拳和尉迟杰告辞,然后转身拍马赶上了前面的人,黑衣青年勒马给他空出位置,等高振海赶上来,沉声问道:“如何了?”

    高振海微笑道:“应该没有什么大背景。”

    “其中姓王的那一个,手掌上有明显的劳作痕迹,身上猎装选了最为暗沉的颜色,想来并不习惯穿华服,另一名姓于的却有两三分气焰,应当是勋贵子弟。”

    何文光追问道:

    “那,那两名女子呢?”

    高振海看向他,面上神色略有些古怪,笑答道:“若我所猜不差,应该是江湖门派的弟子。”

    黑衣青年闻言又是冷哼出声,而何文光面色却青白交错,一口牙齿紧紧咬合,一想到昨日自己竟被区区一名从六品下的武官吓得方寸尽失,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高振海有些怜悯得看了一眼何文光。

    昨日之事在他们这些人中早就已经人尽皆知,闹得沸沸扬扬,若是那两名女子有些了不得的身份在,还算是说得过去,可区区两名江湖女子,有何身份?竟然将他吓到那种程度。

    往后不说是在这宛陵城中,就连整个丹阳郡怕也会‘声名远扬’,连带着他当宛陵别驾的父亲在同僚前都有些抬不起头来,如何能够不恨得咬牙切齿。

    黑衣青年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前面清贵的文家公子,心中思量此事该如何处理,原先想着若真有些身份在,便在等会儿春猎的时候,作弄羞辱一番。

    一则能给何文光出些气,二来,也是因为些深的原因。

    自当年周枫月和王天策一系列行动,尤其是王天策离开京城时候留下的釜底抽薪之计,几乎打断了天下世家大族的脊梁骨,而今那王天策已经不在庙堂之上,可是周枫月却还在。

    且是位高权重,统领尚书府,三朝佐龙重臣,官居正二品,只对一人弯腰,位格比起常年不入京师的上柱国还要隐隐高上半品,更是深受皇上信赖,当年王天策留下的几道计策,都是此人收尾。

    为了在这尊大神面前自保,出身于各地世家的京官不得不抱团行动,才能够继续庇护家族,不被打击分化,贬谪出京。

    丹阳郡中各世家便以文家家主,当朝光禄大夫为核心,更与江南道官员来往,是朝中党派之一。

    而梅家家主贵为从三品下的御史大夫,却向来清高自傲,非但不与他们同行,近年来更和周枫月走得极近,此举也算给梅家,给远在天京城的梅家家主提个醒。

    你自己身在京城自然无碍,可是你的家族,老父,后辈可都还在丹阳郡,还在宛陵,行事最好更为小心些。

    只是若这几人不过是寻常勋子弟,只是折辱一二却是已经不够。

    他回头看向后面四人,眸中隐有思索。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要到一个比较重要的冲突点了,就有些卡文,请诸位包涵一二(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