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双榜(二合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双榜(二合一)

 热门推荐:
    任由王安风心里如何罕见气得咬牙,想要抽刀把尉迟杰那张嘴劈成两半,可是见了面总不能当真动刀动枪的,只是一时间懒得搭理他,让后者倒是好一阵摸不着头脑。

    尉迟杰眼睁睁看着王安风出来唤客栈小二收拾了残破的杯盏,然后就又回了客房里,心里好奇得厉害,想了想,索性就趴在门缝边儿上小心看了两眼,小二认得这是贵客,也知道他们是同行的,不敢阻拦,任由尉迟杰去看。

    可是上等客房毕竟是上等客房,银子没有白砸,尉迟杰用了吃奶的力气,也只是发现王安风坐在桌上,不知道又从哪里摸出一本书来,正看得入神。

    自他们离开了玉墟观之后,王安风在客房的时候就时时看书,尉迟杰不知道那些书究竟是藏在哪里的,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写了些什么东西,现在看又看不真切,只得转身离去。

    屋中王安风看得认真,他手中的书都是从少林寺里拿出来的,原先都是扶风学宫风字楼里的藏书,后来不知道赢先生用了什么法子,把那高有百丈的藏书楼给搬了个空。

    现在他看的书名为《封脉剑》,是前代十大名剑中鸦九剑剑主所写,不过这本书既然能够放在风字楼里随便学子们借阅,这里面自然不会有具体的招式,却写出了许多用剑的道理。

    当年前三十年不过只是铸剑师的张鸦九便是凭借着自己摸索出的剑术纵横天下,一剑一剑压服了不知道多少对手,才让手中那柄自己打造的长剑有了十大名剑的声势。

    王安风手上这一本,正是他的心得,不讲剑法,直指剑道,藏在风字楼中隐蔽角落,素来无人问津。

    这一本和风字楼中的原本又是不同,是赢先生重新订正过的,上面以朱砂笔批注,却大多都是不屑一顾的嘲讽,张鸦九借以成名,能流传后世的心得,在他看来却似是不值得一提。

    许多地方更是被一笔涂黑,却是觉得看了污了眼睛。

    甚至在张鸦九所写的几招简略剑法下都写出了破招的法子,张鸦九的剑术越繁杂,他写得破招手段就越直接简单,直指核心错漏处。

    只从这洒脱的笔迹上,王安风几乎能够想象得到赢先生看这本书时候满脸冷笑,不屑一顾的样子。

    默默在心里对那位仗剑纵横了一个时代的大剑客道了声抱歉,王安风却仔仔细细将赢先生所写的破招之术用心都记在脑海里面。

    除去了这一本书,他这段时间几乎把记载了前代十大名剑剑主武功路数的典籍看了一个遍,每日晚上,众人熟睡之后回到少林寺中,在铜人巷中修行时,也专门挑选了武功路数极为相似的对手。

    之前遭遇过最大的危险便是被那两名名剑之主围住,如果不是鸿落羽出手的话,结果怕是会变成他完全不能够承受的程度。

    既然已经有了鱼肠巨阙,王安风总觉得剩下的几柄名剑,或者也会在某一日他未曾察觉的时候出现,为人所持,挡在他的前面,想要他的性命。

    几位师父虽然强得厉害,可是他总不能老是靠着师父。

    他在少林寺中本来就已经积累了极为恐怖的战斗经验,如果能够针对出手之人的武功路数,心中提前做好准备,便相当于两人对弈的时候,有了一记极为霸道的先手,大占便宜。

    一鼓作气之下,能够击败一名名剑剑主或许也不在话下。

    林巧芙敲门,送来些才买的果脯当做先前糕点的回礼,王安风随意将手中的《封脉剑》盖在桌子上,起身开门,林巧芙看到了桌子上剑谱上三个字,神色有异。

    王安风算是自小在赢先生身边长大,颇为敏锐,笑道

    “巧芙你在青锋解上,也知道这《封脉剑》?”

    王安风只是随口一言,扶风学宫和青锋解的关系一向极为亲密,如果说是风字楼中的典籍,青锋解上想来也是有的,可是却没有想到林巧芙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

    “万剑峰上面,有《封脉剑》的剑谱……”

    王安风微微一惊,林巧芙已经轻声道

    “《封脉剑》是张鸦九前辈的剑法,王大哥是为了对付先前那一批人?所以才想要研究一下这本封脉剑吗?”

    王安风点头。

    张鸦九是前代江湖中第一等的剑客,譬如这几日才张贴到各处大城城门前的刀剑榜,他一生中便上了十次,三十而立那年,提剑从深谷中走出来,折断了一位江湖一流高手的配件,一战成名。

    之后每一次都在榜上,稳步向前,直至在剑榜第三,年过八十无憾而终,江湖上传闻他一生多有树敌,死前掷剑于深谷之中。

    青锋解是江湖中和天山派同名的顶级剑派,藏有张鸦九的剑术剑谱,自然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王安风却没有想到,祝灵和大长老对于林巧芙竟然宽容至此,就连江湖中其他门派的上乘剑术,也任由她去看去记。

    现在林巧芙的脑海里,恐怕已经容纳了一百剑一千剑的上乘剑术,如果她现在能够放下其他一切,专心于武学上的话,有祝灵悉心教导,不过二十年,天下恐怕又要多出一位顶级的剑客。

    天下武功剑术任由俯拾,随手使来便是一剑上乘剑术。

    林巧芙视线略微低垂了些,没有注意到王安风眸中神色,想了想,似乎下定了决心,认真道“那我把这门剑术的剑谱给王大哥你默写出来吧……”

    《封脉剑》,寓意以剑封脉,可是这脉并不是指得武者剑客身上的经脉气脉,而是指的手中剑的脉络。

    张鸦九是那个时代能够仿造神兵的顶尖铸剑大师,于剑本身极为熟悉,手中剑法以攻对攻,往往打断对手剑招,趁势抢攻,舍去剑意剑势,而以技法为上。

    某种程度上和赢先生所创的杀剑三十三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以破招为核心的上乘剑术。

    王安风看到剑谱的时候,大抵明白过来赢先生为何会那般不屑,在赢先生看来,针对兵器本身而创造的剑术,本身就只是旁门左道,能够看得上眼才怪。

    以至于王安风看到这剑谱的时候,心中都有了两分心虚,背后微寒,仿佛那青衫文士就在某一处盯着他,如果他敢学这剑谱上的招数,大抵会重新体验一次少年时候的惨痛回忆。

    王安风清咳了声,心中暗自解释道是为了破招才研究,这才打翻开了那剑谱,每看一招,便在脑海中构思破招的法子,右手并指如剑,只用了赢先生写在批注上的破招之法,一琢磨便是一两个时辰。

    午时下楼吃饭时,在桌旁见到了宫玉,神色就有几分不自在,往常都是王安风主动打招呼,这一次倒是反了过来,素来清冷的宫玉竟然主动点了点头。

    只是她脸上神色依旧淡然,也无人怀疑些什么。

    只是最熟悉宫玉的林巧芙却从自家师叔那张常年平淡的脸上看出了十几年来罕见的小小得意,看向王安风的时候便是满脸的狐疑。

    然后看到宫玉看向自己,甚至于看向太叔坚,尉迟杰的时候,脸上仍旧有着些许的得意,心里面便越发得不明白。

    不晓得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够让宫玉心情轻快到了这样的程度,又怀疑是不是自己也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宫玉面上仍旧是清淡如玉,方才那一丝丝得意仿佛只是自己的错觉。

    尉迟杰拍着桌子要小二过来点菜,中午时候酒楼食客不少,喝了酒之后,更是高谈阔论个没完没了,混杂着觥筹交错的声音,颇为嘈杂。

    所谈论的除了今日里发生的那两件大事之外,谈论最多的便是刀剑榜出世,刀剑榜五年一出,这一次恰好和十八年一出的江湖绝色评撞在了一起。

    刀剑榜除去了用刀用剑的江湖人之外,其他人是不甚在乎的,可是江湖绝色评却不一样,不管是江湖中人还是说平民百姓都极感兴趣,有传言说连朝堂中人都暗自关心。

    食色性也,那些个风华绝代惊艳天下的女子,就是见不着模样,听听热闹也是好的。

    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毕竟还要比刀狂杀人来得更轰动些。

    除去了因为威胁而焦头烂额的宛陵城官员,以及发愁如何处理地面上痕迹的刑部衙役们之外。寻常百姓更在乎这一次究竟有哪一位美人上榜。

    当年评定绝色榜的那一位以十八年为一轮回,这一次上榜榜首竟然是青锋解慕容大长老,赞其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似是仙人凌凡,倒是让人称赞排榜单的人胆量足够,不怕被一剑劈得魂飞魄散。

    暗地里还有人低语,说的也是这位排榜的人物胆量足够,不过他所说的却不是大长老,而是说得一个书生。

    说那书生当年一剑劈得风云色变,怒骂天地为刍狗,在龙王庙前仗剑为笔写下了三百七十一字酣畅淋漓的祈雨杀龙帖,也是令人闻风色变的凶人。

    而此时这书生还活着,排榜单的人不担心大长老也就罢了,毕竟是仙人风姿,却也不怕这狂傲书生提着那柄三尺斩蛟龙赶上门去,杀个血流成河。

    王安风微微一怔,抬眸看向宫玉。

    宫玉似乎知道他想问的事情,淡淡道

    “是任前辈。”

    王安风想及那位自囚于百丈高楼之下的儒雅老者,心下了然。

    其余几位则早已经有艳名远播,能够上榜就显得自然而然,叫人提不起多少兴趣。

    只是有人嗟叹,当年以十七岁便作了榜眼,被盛赞为心如渊泉,形如冰雪。不偎不爱,仙圣为之臣的东方凝心这一次竟然未能上榜,实在可惜。

    刀剑榜单讨论的倒是少了许多,只是知道在剑榜上第十一位呆了有足足十多年的那位裴剑圣,这一次竟然连榜单都没能够上去,让人扼腕叹息。

    有两鬓斑白了的剑客感慨出声,说是果然一代江湖一代老,支撑了十年时间的剑圣现在也被年轻人也赶了下去,剑榜上青锋解的祝灵掌门依旧还是排在第四位,剩下的都是些不认得的名字。

    副榜上却以天山剑派的千山思为首,下面排名第二的是天下第一庄庄主的弟子司寇听枫,有短评说司寇听枫虽然剑法卓绝,可是本身还擅长其余各种兵器,当真厮杀起来或者不在千山思之下。

    而薛家的少主薛霜却已经有许久未曾出剑,评价略有降低,而今剑术副榜上第三,短评说其更擅长敛息一击毙命的招式,如果当真要出手杀人,未必不能够在三招之内杀死更强者。

    而司寇听枫和薛霜同时也还在刀榜副榜上,引得那几位江湖中人时而感慨时而感觉挫败,连连饮酒,几乎就要痛哭流涕。

    林巧芙听得入神,呢喃道“好厉害……”

    “薛霜公子还来过我们青锋解呢,我都不知道他这么厉害……”

    “能够同时在刀剑榜上。”

    王安风笑道“不止呢……她从年少时便很厉害,琴棋书画,机关暗器,轻功内功拳掌并刀剑软兵,诸般皆精,冠绝同济,当时候还曾经被同辈的人称呼为十三少,只缺一向无敌。”

    “这个外号虽然有些稚气在,可是多少也能够看得出她的武功,如果说有内功榜,拳掌榜单的话,她或许也是能够上的,嗯,酒量也是不错,可惜我不喝酒……”

    林巧芙感慨道

    “王大哥你真是很熟悉薛霜公子,感觉就像是在……”她原本是想要说就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宝物一样,却又觉得这样的措辞并不大合适,想了想,道“就像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一样。”

    “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

    王安风微笑颔首“自然很好。”

    声音顿了顿,他轻声道

    “我也很想她。”

    恰在此时,宫玉淡声开口,道“如图薛霜和司寇听枫一般,同时占据双榜的人,也是还有的。”

    王安风神色微僵。

    林巧芙奇道“可是没有一样的名字了啊……有的话,肯定会和薛公子他们一起列出来才对。”

    尉迟杰若有所思,道“宫前辈的意思是,有人用了假名?不想要叫人知道自己的本事,然后和对手交手的时候趁着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以剑作刀招,或者以刀用剑法,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他抚掌长叹,佩服道

    “江湖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如此阴险狡诈,厚颜无耻,厉害厉害。”

    王安风手掌微微颤动了下。

    视线不受控制看向尉迟杰的脑后大穴处。

    他的医术虽然大多由吴长青传授,可是圆慈在传授他武功的时候也曾经教过他一些穴道的奇门用法。

    其中风府穴,脑空穴,天柱穴连接百脉,汇聚于百会,以掌法猛力横击,有三到五成几率造成失魂之症,忘记一段时间内的记忆。二师父却说这大约只是个例,毕竟医术典籍上从未记载过这种用法。

    他突然很想要试一试……

    恰在此时,尉迟杰突然问道“宫前辈既然这样说,那么想来是知道究竟还有谁是同时占据双榜之位了?”

    王安风心中一个咯噔,看向宫玉。

    宫玉神色未曾有丝毫变化,淡淡道“不知。”

    “只是江湖之大,或者会有,只是猜测而已,江湖总不只有这两个人。”

    王安风心中长松口气,笑道

    “原来如此……”

    尉迟杰却是颇为失望的样子,低声嘟囔了两声,便也未曾看到王安风的手刀重新放松下来,搭在了椅子上。

    ps:今日整理大纲,二合一的字数有些少,四千六百字……

    咳咳咳,诸位包涵一下哈……(抱拳)

    感谢亓官轩崎的一万六千起点币,非常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