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章 棋外人,局外人(1/2)

第一章 棋外人,局外人(1/2)

 热门推荐:
    大秦太极宫在天京城城北之处,‘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是大秦帝王居所,百姓口中金銮殿紫禁城,指的却是太极宫东宫在内的大片宫殿群。

    其中太极宫为最显贵地位,共开有十大城门,正对宫殿的南侧有三门,中央为承天门,承天受命之意,左侧永安,右为长乐。

    承天受命,永安长乐。

    一匹通体墨色的骏马从城西南一侧奔来,在皇城之外便勒马停下,马背上坐着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双鬓略有些灰白,眉目清亮。

    身上有文士气度,也有沙场上的肃杀,若在十数年前,想得到其当是风姿绝世的第一流人物。

    守在宫门前的禁军队长神色恭敬,主动抱拳行礼,道:

    “末将见过苏将军。”

    苏正诚笑道:“我已经不在疆场多年,你现在又是禁军的带兵将领,这样称呼可是不对。”

    “没有这个道理。”

    那名禁军军官轻声道:

    “在末将心中,苏将军永远是苏将军。”

    苏正诚笑骂一句油嘴滑舌,从怀中取出令牌扔到那禁军怀中,道

    “快些检查,今日我于丹阳郡为上皇陛下寻到了珍奇好物,正要给陛下送去,若是耽搁了时辰,小心扣你薪俸。”

    禁军将领笑了下,双手取出苏正诚令牌,看了两眼,令旁边禁军在一张卷宗上写下记录,大体格式为某年某月某日,苏正诚于何时入宫。

    等到都记录下之后,方才双手捧着那令牌抵还给了苏正诚,道:“将军收好。”

    “太上皇陛下邀了几名城中琵琶名家,此时应当还在山上亭中听曲,将军可以径直过去。”

    苏正诚接过令牌,笑一声有心了,便轻磕马腹,驱马向前,胯下那匹黑水蛟龙迈开四蹄,朝着宫门里面奔去,马蹄落处,声音颇为清脆。

    于禁宫之中,本来不许他人纵马,可是苏正诚深得太上皇宠幸,曾经在酒后特许其可以乘马入宫,君无戏言,当今皇上也顺势应允下来,未曾多说什么。

    禁军守将持枪扶刀,肃立在承天门一旁看着苏正城骑马远去,心中羡慕,也与有荣焉。

    偌大一个大秦帝国,除去了皇亲国戚,朝堂中能够有如此殊荣者,一只手能够数得过来,只是不知,苏将军此次给太上皇带来的,却又是什么奇珍异宝?

    苏正诚入宫,直往太上皇常在的山亭处行去。

    太极宫上空之上,一只赤瞳飞鹰振翅,双翅展开,已经近乎于三米,极为神俊,收敛翅膀,仿佛一只箭矢般冲云直下,没入太极宫一处殿宇当中。

    位列宫中宦官第一等,身着深色蟒袍的高大男子匆匆走出,虽是宦官,身上并无半点阴柔之气,反倒极为阳刚霸烈。

    身躯高大,肩膀宽阔,行走之间更像是一名沙场上宿将,而非常人心中‘听之不似人声,见之不似人形’的宦官,唯独嘴角时时刻刻噙着的微笑,才和他身份稍微有些相符合。

    大太监走出殿宇,径直入了一条常有三百米的笔直道路,迎面看到了一位老迈龙钟的太监。

    后者穿着同样规格,丝毫不逊色于他的蟒袍,却因为整个人年老而有些松松垮垮的样子,浑身上下一股腐臭暮年之气。

    自小跟在当今皇上身旁,甚至于曾在沙场上纵横,恩宠隆盛的笑虎李盛丝毫不敢怠慢,主动朝着这个年迈的老太监行礼,老太监耸拉着眼睛,抬眼看了他一下,笑呵呵道:

    “这不是小盛子嘛。”

    “许久没有见到了,却是越发威严了。”

    “不错不错。”

    李盛轻声道:“老大人风采亦是一如往昔。”

    老人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牙齿,道:

    “别糊弄我老人家了,这一口牙都已经要掉光了,还说什么风采一如往昔,在主子们前面拍拍马屁撒撒谎也就是了,咱们自己之间就不必这样啦。”

    李盛正色道:

    “老大人说笑,身为人臣,如何能够对主君欺瞒?”

    老太监摆了摆手,笑道:

    “滑头,看你模样,应该是陛下有令罢?”

    “你且自去,太上皇陛下命我去取来一张筝,也就不和你在这里多说,若有闲暇时候,可以去找我,一盏茶还是有的。”

    李盛行礼,道了声诺。

    大太监看着李盛再度朝着太极宫深处走去,收回视线,复又看向了李盛来的方向,他在这宫里呆的时间太长了,长得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熟悉这里每一座殿宇的用处。

    旁边草丛花丛中有一团花猫滚出,落在他的脚边,露出肚皮。老太监拿着脚尖轻轻给花猫翻了个身子,轻声咕哝了两声,自去取了一张古筝。

    抱着这筝,朝着山亭行去,远远地便听到了有乐器齐鸣的浩大之音,须得要数百人艺妓齐奏才能有这般声势,而太上皇却是日日如此,一日不肯休歇。

    若是当朝的皇帝陛下敢做这种事情,怕是第二日便会收到铺满一桌子的谏官上奏。

    他走近了看到一位穿着黄袍的老者站在一众美艳女子中央,赤着双足,趁着酒兴而舞,击掌吟歌,唱罢喝了一壶酒,哈哈大笑,看到他抱着筝走过来,一手提着酒壶,就这样赤着双足走过来,抬手把住他的手臂,大笑道:

    “你今日来得怎么如此之迟?”

    “可是路上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不妨说出来听听……”

    老太监行礼,轻声笑道:

    “老奴也希望能有个有趣的事情,好能给陛下说来解解闷儿,可是今日却着实没有,只是看到了一只黑白团花的猫儿,老奴年纪也大了,忍不住稍微逗弄了一下,还要请陛下恕罪才行。”

    身穿黄袍的老人叹息道:

    “无妨,无妨……朕只是记得你当年身子壮实,总也有用不完的力气,可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老的这一天,你老了,我也老了啊,舔犊之情,人皆有之,我如何会怪罪于你?”

    老人面上一时伤春悲秋,复又摇头,重现狂放神态,指着老太监怀中古筝笑道:“不过总算是把这筝取来了,来来来,人生苦短,且来饮酒高歌。”

    老太监将古筝放下,抬手抚筝,太上皇饮酒,大笑高歌。

    太极宫中。

    英武的男子负手而立,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丝竹之音,神色平静,笑虎李盛在其背后躬身行礼,声音低沉,道:

    “陛下,黑水蛟龙骑中,有密探传讯回来。”

    英武男子淡淡开口,道:

    “讲。”

    李盛沉声应诺,道:

    “太上皇已经找到了大帅嫡子。”

    “‘卯’与‘子’二人领命隐藏修为,潜藏在黑水蛟龙之中,见事态有变,虽有危机,却并未曾超过他二人控制,因而只是暗中准备,并未直接出手。”

    “其中‘卯’暗中以秘术击溃一四品老妪心境,使其不能出剑。”

    “最后,他二人本欲趁机不备,将苏将军击伤,送走大帅子嗣,却有天山剑魁出剑,将黑水蛟龙骑逼退,危机既解,他二人便仍旧隐藏身份,随之离开。”

    英武男子闭住双眼,淡淡问道:

    “王安风无事?”

    李盛回答道:“有那位宗师在,应当无事。”

    迟疑了下,开口道:

    “陛下,那是否要将‘卯’与‘子’召回?”

    男子摇头,道:“不必,仍旧让他二人潜藏其中,若是父皇派人出手对付王家孩子,不惜代价,保护他的性命。”

    李盛郑重行礼,道:

    “诺。”

    他抬眸看到了眼前男子站在窗前的背影。

    窗外是天地,而整个天地似乎都被他一人遮住,被他压在了掌下,自前些时日,钦天监察觉王天策有子嗣之后,黑水蛟龙骑行走天下,寻找王天策子嗣下落。

    以七国大战时名将苏正诚为首领,属下尽皆精锐之士。

    可是太上皇却不知,在他引以为心腹的黑水蛟龙骑当中,近乎于三分之一,皆为皇上属下,可随时肝脑涂地,他用尽力气找到了王天策的子嗣,也绝不可能伤及其半分。

    窗外丝竹之音悦耳。

    气度英武的男子突然道:

    “李盛,准备带人,入江湖,去找到王天策的子嗣,你见过他,应当不会有误会。”

    李盛悚然一惊,抬眸看向帝王,道:

    “陛下……”

    男子道:

    “既然父皇已经发现了天策的孩子下落,那么朕也不必隐藏下去,他身份暴露,天下想要他性命者太多,想要安全,如果不愿入朝堂,便只能彻底踏入江湖之中。”

    “我答应过王天策,若他往后有子嗣,绝不会逼他,所以,你去问那孩子的选择,是想入朝堂,还是江湖。”

    李盛张了张嘴,深深吸了口气,他自小跟随皇帝,也有生死交情,迟疑了下,轻声道:

    “若是他答应……陛下,此时朝堂上文官武将,虽然都能在陛下手中如臂使指,可是彼此之间却常有冲突,若是大帅子嗣突然加入其中,神武府不提,朝中大臣恐怕也会多生嫌隙。”

    “还请陛下三思,大帅子嗣自然重要,可是朝堂同样,陛下大可以寻一处折中之法。”

    皇帝听他说完,淡淡道:

    “说得不错,阿盛你有心了,只是有一点错漏。”

    李盛低头。

    英武男子看着窗外天地,平静道:

    “朕,朕的大秦。”

    “容得下第二个王天策。”

    “他若当真不逊其父,大秦天策上将军之位,十八路铁骑调动虎符,给他何妨?!”

    ps:今日第一更奉上…………

    感谢有朋自远方来不e乐乎的万赏,非常感谢……

    新的一卷开始了,本书终于彻底进入后半程,或者说后三分之一?嘛,请大家多多支持哈(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