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剑榜十三 2/2

第二百一十九章 剑榜十三 2/2

 热门推荐:
    第二日辰时,林巧芙在客栈一楼,捧着茶盏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想的都是昨天王安风说的话。

    那糖葫芦的味道倒是不甚在意。

    旁边吕白萍似乎也有些无精打采,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有一下没一下,拨拉着茶盏的杯盖。

    唯独宫玉依旧神完气足,端坐桌前品茶,神色浅淡,不言不语就已经吸引了整个客栈所有人的目光。若不是桌上还横放着一柄寒气凌冽的长剑,身后站着五大三粗,腰胯横刀的老禄,早就有不怕死的人上前搭讪了。

    这般姿色的女子,就是广武郡城中都不常见。

    何况是在这偏远关城?

    小二凑上前来,问要吃些什么,宫玉淡淡看了一眼,没有开口,老禄晓得这位女剑侠的秉性,见到林巧芙和吕白萍都没有什么精神,主动开口点了些清淡的饭菜,省得气氛尴尬。

    随即便问几人有没有什么忌口。

    林巧芙才刚刚回答了,一抬头恰好看到王安风似有些困倦,打着哈欠从楼梯上走下来,脑海中没来由想到了昨日他所说的话,稍微有些出神。

    再回过神来,便看到王安风已经走了下来,拉开椅子坐下,声音温和,和平素没有什么两样,笑道

    “大家早啊……”

    “林姑娘你似乎没有什么精神。”

    林巧芙定了定神。

    眼前的人看上去还是那个人前温和,彬彬有礼的少侠,笑起来温和有礼,让人想起春日从山上吹拂下来的晨风,只看模样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人会带着自己擅闯私宅。

    还很熟练地把匕首架在了其他人的脖子上面。

    对,很熟练。

    脑海中又想到昨日里,王安风请自己吃过糖葫芦后,便说自己也成了共犯,须得要保密才行,这般无稽的话,他竟然能够说得如此认真,周围众人下意识看她,当下也只是如常道

    “昨夜想事情,睡得有些迟了。”

    顿了顿,林巧芙心里面还是有些好奇,忍不住趁着小二上菜,其他人不甚注意的机会,低声问道

    “那些东西……”

    王安风眨了眨眼睛,轻声道

    “保密。”

    等看到林巧芙似乎不敢相信般瞪大了眼睛,才轻笑着低语,道“放心,已经解决了……”

    林巧芙大松口气,眸子随即放出光来。

    尉迟杰今日下来的也有些迟,看到王安风和林巧芙低语,笑出声来,一边落座,一边略带调侃笑道

    “怎么了?王兄弟,大清早的便和巧芙妹子有什么悄悄话说?不如大方点说出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不要那么小气嘛……”

    王安风从容笑道“只是说起昨日和林姑娘在外面走了走,看了看这关城中风景,尉迟若是有兴趣,我也可以和你说道说道,今日你也可以去城中游览一二。”

    尉迟杰摇了摇头,失笑道

    “我?我还是算了。”

    “本少爷素来只是对女子身上风景感兴趣,城中风景虽然壮丽些,却不够柔美,再说只是雄城风光的话,这些年里面早就已经看惯了。”

    习惯性说完这句话,突然察觉不好,本能挺身,大半身子已经离了椅子,却发现那连着剑鞘的长剑并没有如同往日那般朝着自己砸将下来。

    吕白萍仍旧拨弄着手上的茶盏,有些失神的模样,让尉迟杰有些忍不住去出言撩拨,可是往日里足可以惹怒吕白萍,引得剑鞘砸下的话,今日竟然也完全没有效果。

    吕白萍至多也只是抬头看他一眼,继续低下头,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尉迟杰心中狐疑。

    小二将最后点的两道汤点送上,然后道了声客官慢用,自顾自退了下去,宫玉在此,尉迟杰本也不愿引得宫玉厌恶,未曾继续撩拨,拿筷子夹了口菜,倒也不嫌弃滋味淡薄,吃得津津有味。

    旁边桌上两名江湖武者打扮的人将视线从王安风桌上收回来,为了吸引到那桌上好几位美人的注意力,故意大着嗓门,学那江湖豪客的做派,高声道

    “对了,你今日可曾听说了那消息?”

    “何事?!”

    “关城的夏逸明夏捕头昨夜里在城中巡卫,发现了一个行踪鬼魅的人,想来是哪里来的江湖大盗,可是以夏总捕头的武功,追了一夜,竟然夜没能够抓得到那人的踪迹,今日正恼火着呢。”

    “据说已经有数名捕快被严惩了,我有一位兄弟被扣掉了三个月薪俸,气得都想要不干了。”

    另一名持刀的江湖客神色微惊,道

    “夏捕头?关城总捕?”

    “可是那位曾经一刀截断江河十三息时间的断江刀?!”

    先前开口那人连饮数杯酒,大叹道

    “可不就是他,本就因为此次未能入刀榜副榜,心情不愉,未曾想到又出了这件事情,自然是火上浇油。”

    “断江刀的武功虽然大半都在刀上,那也是中三品的高手,能让他都追不到踪迹,怕不是哪位赫赫有名的江湖大盗来了咱们广武郡,嘿,当真是多事之秋啊。”

    “是啊……”

    林巧芙听得几乎忘记了吃饭,瞪大眸子,下意识看向了王安风。

    王安风喝了口米粥,似乎赞同,感慨道

    “贼匪横行,确实是多事之秋啊……”

    复又看向呆呆望着自己的林巧芙,微笑道

    “怎么了?林姑娘。”

    “没,没什么……”

    林巧芙讷讷摇头,看着眼前某满脸正气的江洋大盗,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边几名江湖人聊来聊去,未能够吸引到宫玉等人的注意力,反倒是自己聊得起了性子,说来说去,就说到了近些日子江湖上最火热期待的大事情。

    其中最为受人瞩目的,无过于是五年一度的刀剑榜。其中一人灌了一大碗酒,面现醉红,大着嗓门道

    “若论我说,今年剑圣裴丹鼎,必然是要排入剑榜前十的。”

    “前辈他称名十数载,剑术越发高超,不应当一直呆在第十一位。”

    同桌一名武者嗤笑,道

    “若论你说?你说又有个屁用?”

    “刀剑榜又不是你排,你说上一百遍一千遍也没有什么用,排在第十一就是第十一,我辈剑客以锐气当先,连续三次刀剑榜,十多年都是排第十一位,一腔锐气怕不是早就散了个干净。”

    “如何能够和其余几位剑道大家相提并论?”

    “你……!”

    只是谈了几句便很有争斗的气氛,彼此都各执一词,幸亏桌上还有其他武者在,连连劝酒,才没能让这两名武者当场摔了酒碗亲自较量起来。

    为了防止再起争执,其余两名武者将这话题引向了剑榜副榜当中,无他,刀剑榜上的江湖高人各自都已经称名十余载,或许都曾是他们少年时候习武的理由,也是选择剑的理由。

    孰上孰下,这争执已经无关强弱胜负。

    而于剑榜副榜的年轻一辈剑客中,却罕见形成了统一,一致认为要属天山一脉三年前开始游历天下的千山思最为厉害,已经得了天山一脉剑意的精髓。

    随即便要以轩辕世家第七子所练王道剑,紫霄山庄传人袁紫霞并列为第二,两者难分轩轾,至于青锋解,虽然有如今天下第一剑客慕容清雪大长老在,年轻一辈中却未曾听闻有极杰出的剑客走动。

    王安风听得这声音,下意识看向宫玉,却没能够从那清冷的面容上看出什么情绪的波动。

    宫玉将手中粥碗放下,擦了擦嘴,提剑起身,转身走上楼去。

    神色气度,依旧从容不迫。

    王安风笑着摇了摇头,想了想,见太叔坚和鸿落羽都没有下来吃饭,猜想到太叔坚应当是沉迷于巨阙剑剑势的领悟之中,而平素最呆不住的鸿落羽却不知是什么原因,今日竟然也未能下来。

    找了小二,点了些能够带上去的早点,包子拿着油纸包了,以竹筒装了些米粥,带了上去,尉迟杰坐在位置上慢悠悠得喝起了茶,林巧芙的眼神不住往王安风走的方向飘过去。

    正出神间,耳畔听来了两句话。

    “对了,据说今年也有一人新近上榜,而且竟然直接能够跃到前十五以内,有些小道消息说是能够拍到副榜的第十三。”

    “哦?是谁?”

    林巧芙出身剑派,对这些东西想来颇为敏感,悄悄竖起了耳朵。

    旁边桌上那大汉摩挲着自己的胡须,皱着眉头回忆道

    “据说是出身于忘仙郡……”

    “名字嘛,叫做王……对,叫做王安风来着。”

    那大汉一拍桌子,似乎因为自己的记性而颇为得意。

    尉迟杰动作微微一顿。

    林巧芙瞪大了眼睛,看着楼梯下抱着包子米粥,往上走去的一袭青衫,下意识摒住了呼吸。

    剑榜副卷十三?!

    扶风郡中。

    “回禀上官,目标王天策之子,三年前进入扶风学宫求学,名为王安风。其曾卷入倪天行一案当中,后入大秦星宿榜,称为扶风藏书守。”

    堂上之人手指轻轻敲击扶手,低声呢喃

    “扶风藏书守……”

    “王,安,风……”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