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一章 秦与蜀(2/2)(四千字)

第六十一章 秦与蜀(2/2)(四千字)

 热门推荐:
    从一叶轩山上下来,顺着官道往外面去走,驱马不过短短数刻时间,就已经走到了先前发生许多事情的那一处茶肆。

    再往前面,官道便大抵分作两股,一者通向江南道腹地,有丹阳郡,姑苏城等诸多江南大城,而另一道则是擦着这几座大城而过,折转走向剑南道,入蜀郡。

    今日里那茶肆还在,却已经没了人,只剩了桌椅倒扣,稍微值钱些的轻便家当全部都带走,风吹而过,拿竹竿支撑起的帷幕没了老人殷切拿石头压着,哗啦哗啦响个不停,明明是在江南道,倒是有了两份塞北的荒凉。

    荒凉的并不只是环境和风景,更多是人心。

    夏侯轩呵出一口气来,勒马停住,转身看向王安风,笑了笑,直截了当道:

    “便在此刻分开罢。”

    “说实话,我还真的想要跟你们一起去剑南道,去看一看那梁州满夜灯火通明,看一看一城欢庆高呼上酒的模样,只是可惜,这一次我算是偷跑出来的,不能离开太久,再加上家中那两名客卿武功都不算差,虽然都有二心,折损在外头也算得不大不小的麻烦。”

    “此次回去,少不得便要头疼许多,我这夏侯家的大公子为了夏侯家铲除暗子,最后还得要应对夏侯家本身的倾轧,倒是有趣。”

    王安风看着夏侯轩,听出了最后两句中的自嘲和讽刺,未曾开口,只慢慢点了点头,然后道:

    “这一次从梁州回来,若是能有闲暇,去姑苏找你。”

    夏侯轩微怔,旋即笑问道:

    “此言当真?”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夏侯轩笑了笑,转头看向远处,道:

    “那便这样说好了!”

    “姑苏城虽然比不得天京城繁华,潇洒玩赏处却还要超过,多的是销金窟让人享乐,到时候整片姑苏城的花魁,你要哪个我便给你哪个,只要是你看上的,纵是带人去强也要给你绑来!”

    王安风一呆。

    薛琴霜褐瞳微眯。

    可不等她开口,夏侯轩已经拍马往前奔出数丈,背对着王安风等人甩了甩手臂,仿佛最后这一句说出之后心里面终于舒畅起来,大笑而去。

    夏侯家两名暗卫朝着众人微一拱手,骑马奔出,追上了已经走出颇远的夏侯轩,然后落后了一个身位的距离。

    笑声渐歇,夏侯轩脸上笑意逐渐收敛,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来的时候,面上神色平静,方才那出乎真心的情绪波动就像是滴在了江河飞瀑中的一点浓墨,被迅速冲刷地变淡,直到再也寻不到一丝半点的痕迹。

    一双过于深沉的丹凤眸子微眯,抬头望了望天穹,里面倒影的天光云海被压得凝聚化为了冷色,他抖了抖马缰,道:

    “走。”

    两名跟随许久的夏侯暗卫嗅出了声音下面埋藏的血腥味道,想到家族中那些人背地里的动作,以及这位公子狠辣的手段,心中一凛,头颅几乎下意识往下低垂,沉声应诺。

    一行三骑,绝尘而去。

    ……………………………………

    王安风等人则选择了另外一条官道,自这一叶轩所在之地,前往剑南道方向,王安风先前出剑的时候,气机升腾,脸上的面具难以承受,已出现缝隙,迫不得已,王安风只得又从夏侯轩那里弄了一幅面具过来。

    不知是否是这位大世家公子的趣味,先前他给自己弄出了个模样普通的,给王安风的却是个颇为英武的青年模样。

    剑眉星目,鼻如悬胆,若是再好好装扮一番,便如同是那些大小姐们藏在闺阁里看的中走出的剑侠书生,这样的面目气质,穿上帮工们喜欢的短打衣服反倒更显得扎眼。

    只如薛琴霜所言,世间多是以貌取人的人。

    只得又因着这一张面具,重换过了衣裳,穿上了一身黑色劲装,外面还罩了一层无袖长衫,同样墨色,衣襟处镶嵌着浅灰色暗云纹的绸缎,只是在身前相对,并没有如同短打那样的扣子,露出了内里劲装环带,衣摆垂落至膝。

    这据说是江南道那些少年侠客们最喜欢的打扮,看上去英姿飒爽,又不缺儒雅风度,和北地豪侠泾渭分明地区别开来。

    配上了夏侯轩的面具,倒是卖相十分不差,连带着先前被人看做是竹伞的包裹,此时背在了后面,都有些像是剑侠行走江湖时候小心保护起来的剑匣,路上很是受了些调侃。

    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江澜等人引来的危险,众人赶路相比较先前而言,实在是快了许多,可仍是不够,最后距离仙平郡没了多少距离时,已经到了中秋。

    先前刘陵说是自己只要能喝上一碗一叶轩上的国士无双,那什么梁州酒会,误一次也就误一次了,次次都去的事情,也不打紧,可这个时候却反倒后悔起来了,明明身上气机不显,只是个寻常的老人,却连连催促要加快速度。

    最后是离弃道听得烦了,索性将酒壶往怀里一揣,一手抓在了这老头儿的肩膀上,御气踏空,扶摇直上百丈千丈,乃至于数千丈。

    那老头子似乎早等着这一刻,半点不曾害怕,只哈哈大笑,道一声爽快爽快。

    当浮一大白!

    离弃道似被激起了性子,冷笑一声好大的胃口,你且吃住了,脚步往前一踏,趋身向前,身带雷霆走动,一下子便不见了踪迹。

    王安风看得目瞪口呆,最后因为了此地距离梁州州城也已经不远,和神武府众人商量过,他们几人先以轻功赶着过去,神武府则在后面追上,到时候在城内说过的客栈碰头。

    宫玉因为还有林巧芙和吕白萍同行,未曾考虑过一同去,王安风本是要劝说可以携带同去,但是见宫玉不为所动,想到了宫玉性子清冷,恐怕并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不再劝说。

    众人腾空而起,一个个施展手段,离弃道因为顾忌了刘陵年老体弱,虽然御空,实则没有用了太快速度,王安风几人只是片刻时间就追了上去。

    一行急奔,恰好在入夜时分入了梁州城中。

    这个时候,这城池已经装点起来,处处可以看到以竹子和彩纸扎起来的彩灯,各类仙神异兽皆有,却因为没有到今年中秋灯会最热闹的时候,依旧是黑压压一片。

    这里的灯会,往日来说,只是寻常,比不得那些真正的繁华大城,可是等到州官借助了梁州酒会这么件事情发挥一次,便一年比一年热闹起来。

    大秦州城宵禁时候不许武者御空,众人只得落在地上,往前看黑压压一片,尽是人脑袋,拥堵在了街道上,几乎是以挪移的速度在移动着,看着便叫人头痛。

    刘陵抬头望了望圆月,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了,长呼出口气来,呢喃道:

    “总算是赶上了……”

    王安风颇有些好奇,这分明没能赶上酒会饮酒盛事,难不成刘陵最大的目的是为了这一次灯会?

    老迈的男子挺直了的腰背,微抬下巴,道:

    “好好看看吧,小子。”

    “我大秦……”

    人群中传出喧闹声音,数不清的大人小孩男男女女一起出声,嘈杂的声浪将老者的声音压下。

    王安风侧耳去听,听得了那两字的全貌。

    …………

    一叶轩中,章左声并未受到什么苛责的待遇,甚至于可以说,比起往日时候并没有半点的变化,住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奢华之处,却是山上风景最雅致处。

    一推窗可以看到千丈飞瀑奔流而下,视野远眺,可见竹林回廊,若是白日,能听得到新入门弟子的朗朗读书声。

    章左声神色平静,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纵然遭逢大乱,一叶轩中的早课晚课诵经并没有取消,朗朗读书声音只在耳畔回响,呼吸中有飞瀑中水汽,便如有一道凉意直入胸腹之中,令人心神为之振奋。

    他脑海中想到的是过去的事情。

    任由外面的江湖天下如何厮杀来厮杀去,一叶轩却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至少,这读书声,这令人舒畅的飞瀑水汽,从未曾有过半点变化。

    和三四十年前一般模样。

    耳畔仿佛有清越的少年音色,不厌其烦讲解着经义,在他旁边是飞瀑,飞瀑落下,旁边青石一片幽幽的冷意,上面坐着一个更小些的孩童。

    章左声已经踱步到当年读经的青石旁边。

    星月在上,水光粼粼。

    江阳君子,实在太过君子了些,在他的门前,竟然没有派遣弟子持拿兵器守着,只在几条下山的路上有弟子把手。

    中年儒生身上依旧一身青紫色长衫,往前是枝叶横生探出的山松,飞瀑轰然砸落下来,宛若雷霆。

    章左声整理了下衣着,抬手扶正玉冠,口中曼声低吟。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一转眼,数十载春秋已过。

    二十年前,有少年书生一夜奔袭八千里,内气反噬,口咳鲜血,只为了汇报一处消息。

    有少年因为家乡残破,为一百姓,仗剑杀入敌军,身披三十四创,险死,将被掳走女子救回,复返而杀,剑下攒有敌军校尉以上官将人头八十四颗。

    同袍同窗雨中写就立誓杀秦帖。

    七百三十人出川,唯独三人回。

    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同袍的血。

    章左声站在了青石上,面朝着的方向,恰好就是原本蜀国国都的方向,星月在上,今日中秋,天下却已经没有了家国,更无他可归之处,他闭上了眼睛,面容上细微抖动,终于显出些微的软弱,双目流泪,呢喃道:

    “中秋啊……”

    “你求你的大天下,你胸怀苍生,你愿意天下人人如龙,可你可曾回头看一看,哪怕只一眼,当年拉着你衣摆笑得开心的邻家小弟已经死在战场,那曾给你我一碗凉水的姊姊受尽折辱而死。”

    “家乡桃李烂熟却没了蜀道酒香……”

    “你竟不曾去看,或你看了,压下心底。”

    “章左声不如你。”

    “我只看着我那小天下,小家国。”

    他长呼口气,猛地睁开眼睛来,方才表现出来的软弱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如往昔的豪气,月色之下,中秋时节,得享天下大名十五载,章左声朝着故国深深一礼。

    然后挺直了腰背,一片黑暗,远处山门上处处灯火,有人放孔明灯,升空一片,山门传来声声笑语,有学子趁兴朗诵自己写好的诗巨,这一片是欢欣的热闹,而山上却满是黑暗,唯独夜色中比夜色更深沉的松树,以及天上星月陪伴。

    明明相距极近,却如同两幅毗邻画卷一样,隔了太远。

    章左声抬手细致整理衣着,扶正了玉冠,以浓重得散不去的蜀调平静道:

    “章左声。”

    “年三十七,蜀国涿州人。”

    他踏前一步,身子失重,随着无时无刻不在奔腾的飞瀑朝着下面的山石冲撞而去,耳畔隐隐约约听到了有惊呼声音,他睁着眼睛,任由天空中月色洒满了他的眼睛,里面一片平静。

    中秋啊……

    中秋归故国,见故人。

    甚好。

    其实也不是如何忠诚于蜀国的国君和皇族。

    只是当年年少,中秋灯会那一日的灯火太明亮,蜀调又太入耳,一听,便一辈子都放不下了。

    故国,旧梦,江山,繁华。

    章左声闭上眼睛,记忆中的灯火和少年鲜活起来,在街道上转来转去,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听也听不完。

    一声闷响。

    水花溅起

    瀑布飞落中出现殷红血色。

    和三十年前,四十年前,和当年蜀国国泰民安时一样倒映着的安静景色染上了红色,终究已经和当年不同。

    喧哗声音宛如声浪,在梁州城中各地响起,男女老少,重重叠叠汇聚在了一起,从每一坊市最边缘处升起,然后像是怒潮一般朝着整个梁州城的中心处汇聚,澎湃得让人心里面发颤。

    王安风旁边,刘陵突然瞪大眼睛,高声喊出声来:

    “上灯!!!”

    声音汇合在那浪潮中,扶风腔,京城腔,丹阳腔,汇聚起来,整座州城七十三坊,瞬间亮如白昼。

    刘陵挺直了腰背,瞳孔里倒映着灯光,白须抖动。

    “我大秦。”

    ps:今日第二更奉上…………四千字~总觉得应该拆开,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