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六十九章 三枚棋子(六千八百二合一)

第六十九章 三枚棋子(六千八百二合一)

 热门推荐:
    花灯上的火焰慢慢被浇灭了,原本意态高邈的仙人降龙,已经成了黑漆漆的一片,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彩绸和彩纸烧得黧黑,一片片像是黑蝶振翅一样落下来。

    空气中泛着难闻的气味。

    因为受惊的百姓慌乱浇水,就连王安风身上都被打湿了大半,黑发湿哒哒垂落在身上,彩灯燃烧之后的黑色灰屑落在了他的身上,黏在了衣服上。

    他的头颅低垂。

    不远处有一个穿着天青鎏金纹裙的妇人慌乱地奔到了这里,然后看到王安风保护在背后,因为害怕和得救的庆幸两种剧烈情绪冲撞而有些发软的两个孩子,口里发出一声不合她体态装扮的尖叫声音,带着哭腔跌跌撞撞奔过来。

    然后几乎是跪倒在地,一下把两个孩子揽在自己的怀里,然后便是惊天动地的哭喊声音,里面满是庆幸和懊悔。

    那小姑娘和小男孩方才还很坚强,现在却也一并哭起来,喊着阿娘,三人哭成一团,哭了阵,那女子才记起不是地方啊,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拉着两个孩子就要往安全些的地方去走。

    这里现在拥堵了太多的人,她心里面现在都害怕得厉害,只差一点就要和自己的一双儿阳相隔,只要想想,走路都有些发软。

    那小女孩和男孩却频频回头,看着依旧强撑着十丈来高巨型彩灯的年轻人,看着因为逆光而显得高大许多的背影,小姑娘突然脆声开口道

    “谢谢你,大哥哥……”

    王安风回过头,露出一个微笑,是嘴角拉起来的表情,勉强可以称作是笑,牙齿没有像是愤怒到了极限的那种紧紧咬住,咬到连脸颊都颤抖的程度,而是轻轻咬合在了一起。

    那小女孩往后缩了缩,对旁边的男孩低声道

    “阿哥,大哥哥好像很难受……”

    男孩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刚刚隐约是听到了什么的。

    王安风身子微微颤抖了下,脸上的微笑没有散去,只是抓着彩灯的双手无意识握紧,彩灯发出了咔嚓的细微脆响声音,巨大的彩灯震颤了一次,然后又是一次,整个躯壳都在嗡鸣。

    街道的南边,无心和铁麟按刀而来。

    从他们身上模样看得出,今日中秋灯会这种汇聚了大量无辜百姓的场合,对于这两位名捕也造成了巨大的阻碍,以至于他们没有办法及时回援助。

    最后的一盆水从上面泼下来,泼灭了最后的火焰。

    水在彩灯上跃动,最后有小半浇落在了王安风的身上,后背,肩膀,手臂,均被污水沾染打湿,四下里却只是一片庆幸的呼气声音。

    足足十丈,三十多米高的巨大彩灯,平日若是砸下来,少不得死伤惨重,这一次竟然只有十几个轻伤的倒霉蛋,原因也只是见到意外发生之后,太过于慌乱把自己弄伤的。

    中秋佳节,没有人失去了自己的家人朋友。

    这已经是一件值得庆幸,甚至值得庆贺的事情了。

    一片庆幸的笑声中,一片发现朋友亲人完好的高叫声中,周围有人相拥在一起,王安风发丝垂落下来有些浑浊的污水,然后再滴落下来,眸子低垂。在某一刻他心中翻涌的强烈情绪,甚至要让他以自身气机将这个彩灯直接震碎成齑粉。

    可他只是将这彩灯慢慢放在了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这可是中秋佳节呵……

    “这位大侠……”

    “多谢救命之恩啊,多谢多谢!”

    周围有许多人一下子围着拥堵过来,脸上都是感激的深色,还没有开口,便被身上又添了两道伤口的铁麟给撞开,他从腰间拽下来一面令牌,高声道

    “刑部办案,诸位无关人等,各请回避。”

    这样一连说了好几次,那些感激涕零的百姓才转身走开,铁麟将令牌重新收好,看着一身狼狈,整个人精气神有几分萎靡的王安风,只以为他是因为没能抓住那犯人而心中低沉,拍了拍他肩膀,带着三分调侃道

    “怎么样?”

    “被百姓的感激声音围在一起,是不是感觉很不错?”

    王安风抬眸看向这一开始冷冰冰的名捕。

    后者没有看他,只是转头看着远处的灯火,耸了耸肩,道“我当年就是为了要听这样子的奉承话,想要成了所有人目光的最中间,才入了这一行的。”

    “只不过,等到了京城之后,这种和百姓打交道的事情反而变得少了,身上伤势倒是一次比一次多,倒是越走越远了。”

    他除去肩膀上一层血迹之外,腰腹处的朱衣有一块颜色相较其他部分更深,显然是出了血。

    王安风没有多说什么,他也没有兴趣多说,视线看向马车离开的方向,虽然只是跟丢了短短的一盏茶时间,但是以那名武者的手段和狠辣心性,现在肯定已经重新找好了藏身的地方。

    每每一想到这个,他心里面就仿佛有毒蛇在啃咬。

    东南方向的漆黑夜空当中,突然升起了一簇紫色的烟火,然后又是数团血色烟花炸开,铁麟脸上神色重新收敛,握紧了长刀,加快了两分语速,道

    “紫色烟火代表戒备,而红色烟火便是有事态发生,需要周围最近的坊市立刻增援。”

    不必多说,王安风已经知道了什么意思。

    无心做了个手势,吩咐三名围拢过来的武卒留在此地,自己则是一马当先奔出,王安风紧紧跟在了后面。

    先前他为了遮掩自身的武功,身法都只是落后无心和铁麟,这个时候心境激荡之下,堪称无所顾忌,紧紧跟在了无心身后一肩之位,更在负伤的铁麟之前,若非是因为对于如何与刑部武卒交接不熟悉,他甚至可以直接超过无心。

    此时三人急奔,两人在前,一者稍微落后,都在房屋的屋顶上快速前行,中间有一处是高有十九层的灯楼,王安风踩踏在一侧飞檐上借力,清冷月色之下,灯楼的剪影有些冰冷。

    一个弹指之后,王安风跃过下面的灯火如龙。

    下面提着彩灯的行人低声笑语,其乐融融。

    上面三人持刀绷紧身体,冷若刀锋。

    双方都没有往对方的方向看上一眼。

    这样的景象,包容在同一座城市当中。

    整座梁州城就像是纵横交错的一张棋局,明亮的灯火将道路照亮,红色的灯笼一丈六尺一对,照亮黑夜,一直蔓延到了视野的极限处,纵横交错,便是棋盘上十九道。

    三枚棋子在这棋盘上奔驰着。

    距兴德坊东北偏南九十七里处。

    城内外各有水渠流淌而过,是按着古法的建制,内水渠宽有十米,此时围了一圈的人,皆身穿朱衣,配腰刀,手弩,做武卒打扮。

    王安风在这个时候直接超过了无心,腾空落在了水渠之中,现在天色昏沉,周围的巡捕提着灯笼罩在河面上,显得有些昏沉的河面上并不平静。

    原本这水面上是放了莲花灯祈福的,将水面一簇一簇照亮,现在却从中央一圈一圈浮现出来了殷红色的鲜血,将水面彻底染成了令人心悸的颜色。

    道路上有两道白色的刮擦痕迹,路边杂草被碾过,还有两棵有一个胳膊来粗的柳木被直接撞到,漏出了白色的木茬子,灯笼灯光打在上面,森白罩了血红,像是沾血的白骨。

    一名年有三十岁的武卒见了令牌之后,朝着冷着脸的无心解释道

    “大人,嫌犯方才从威德大道而来,撞伤百姓不下数十人,然后在此地,拐折了方向,直接冲撞入了水渠当中,此地水深,其中难免有诈,我等不敢轻易入水。”

    无心心境没有半点起伏,一双柔媚仿佛秋水的眸子横扫过周围的环境,河岸一直延伸到了视野的极限之处,像是一条线,在他脑海中浮现,然后便不断绵延,折转,化作了一整个梁州城的坊市地图。

    这永通渠在城中有分支,和外渠护城河不同,主要是百姓所用水脉,用以洗濯浇灌,若是耐心足些,能够从这一点直接前往城中大多坊市,而且避开了今日极为拥挤的人流,堪称是第一等的逃亡路线。

    无心面色平静,脑海中开始紧接着思索最近的能够躲避行人百姓的坊市方位。

    而在这个时候,王安风目视着可能有危险的水渠,半点迟疑没有,在无心猛然抬起的视线当中,直接跃入水中,视线不清,右手并起,直接竖劈而下。

    气机凝聚成了一柄锋锐无匹的利刃,重重斩下。

    每日流经不知多少万倾水量的永通渠直接从正中间断裂开一条缝隙,然后这一条缝隙变成了一道通道,两侧涌动的水流在这一瞬间直接被分开。

    惊呼声还在口中,一辆几乎彻底损毁的马车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因为材料用的是浸泡了桐油的铁木,极为沉重,入水而不浮,直接就沉了底,王安风一道气机劈斩而下,终究不是绵绵无尽的程度,消散之后,两侧被分开的水流重重砸下,形成了一个一个漩涡。

    王安风不顾武卒下面可能有埋伏或者机括暗器的提醒,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游到那损毁的马车当中,里面已经没了那被捆起来的小姑娘,他砸开了马车,里面只能看到解开的绳索,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机括响动的声音在水中极为沉闷。

    王安风肩膀处猛地朝后面一震,衣服破碎,露出一条臂膀来,然后流出鲜血,墨家以机关术在江湖立身,机关弩威力之盛,即便是大秦之强,也要列为禁器。

    王安风伸出右手,将那黑漆漆的弩矢抓在手中拔出。

    本来打算升上去,他流出来的鲜血突然汇聚起来,仿佛一条线一样,绵延到了马车的一侧,王安风神色变了变,屏息再度下沉,血线一直延伸到马车里面,右侧那一处是马车的坐垫,王安风将上面的藕色绣花垫子拉开,然后在缝隙中摸到了一块玉佩。

    王安风自己的血现在就在玉佩周围环绕,呈现一种雾气般的模样,即便是在无光的水中,王安风也能够看到自己的血液仿佛渗入到了玉佩当中,那玉佩中央浮现出了两个血字。

    东方。

    王安风的心脏瞬间加快,而在这个时候,耳畔听得了噗通一声入水声音,他几乎本能一把将这玉佩塞入怀中,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了铁麟持刀出现在了自己身后,铁麟指了指马车,比了个疑惑的手势,王安风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什么发现。

    此时在水中,光线不入,王安风有些异样的神色没有被铁麟发现,他看到王安风肩膀处飘起来的鲜血,摆手示意王安风先上去,他自己则是又潜入水底仔细检查了一遍马车。

    王安风从水渠中爬上岸之后,两侧武卒递过来些伤药,一股刺鼻的味道,是品质比起药铺稍微好些的金疮药,王安风不好拒绝,将药物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伤口处。

    现在这肩膀有些麻痒感觉,然后被化解成了一股股热流,显然那一枚弩矢上喂了毒,而且毒性不差,否则绝难以引得药王谷混元体自然运转。

    若是方才先下去的是铁麟或者无心,少不得要中了招,不说身死,起码会功力受损,一身武功十不存七,而若是寻常的武卒莽撞下水检查,性命定然不保。

    那弩矢能够在射穿一名武卒之后,去势不减,直接射到岸上去,机关弩方向正对着的,便是现在那些武卒站着的地方。

    那伪装成驾车马夫的武者心性狠辣慎密之处,可见一斑。

    片刻时间之后,铁麟也浮上水面来,对在上面戒备的无心摇了摇头,示意并没有什么收获。

    铁麟的眉头皱起,心里面满满都是不甘心。

    方才他和无心擒拿下的那名武者被抓住之后,他二人因为对方的表现,误以为他是有求生的念头在,便疏忽了些。

    那武者没有办法吞毒的情况下,干脆利落咬断了自己的舌头,鲜血倒流入了气管当中,生生窒息而死,死状凄惨,涨紫色的面容上却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冷笑。

    他果然是来灭口的。

    这灭口的意思便是,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真相,包括他自己,之所以逃跑,只是为了调虎离山。

    死士。

    六品的死士。

    这如果不是足够底蕴的势力的话,根本拿不出这么大的手笔来,六品的武者无论在哪里都是备受重视的高手,可在这里,竟然只是注定了要死亡的弃子。

    两条线索当中的一条以死士的死亡作为断绝,而另一处,也在刚刚失去了最后的踪迹,流动的活水会将大部分的线索全部都破坏得干净。

    那马车几乎已经没有了价值。

    至此,线索全部中断。

    铁麟脸色本就阴冷,此时更是一片压抑,用内力将身上水渍直接蒸干,看向无心,后者微微颔首,朝着远离寻常武卒的方向走了几步,冷淡开口道

    “现在线索全部断绝,我会前往城守处。”

    “铁麟,你去梁州衙署,找虞部官员调动卷宗,推出对方可能潜藏的地方。”

    铁麟呼出一口气来,点了点头。

    无心的计划很简单,尽可能封锁对方离开的途径,现在本就是夜间,凭借狴犴金令,足以令城门执行宵禁,直接关锁,等到明日辰时这一段时间,梁州城就像是一坛水瓮,他们要做的,就是瓮中捉鳖。

    无心看向王安风,道

    “冯安你帮了我等很多,但是之后事情,牵涉危险太多,此事已经证明和你二人无关,下杀手者并非是酒自在,你还要保护刘老,便先回兴德坊。”

    王安风满脸的不敢置信,忍不住上前一步,道

    “此时难道不正是要用人之际?!”

    无心只是说了一句,牵连甚广。

    只是一个弹指的时间,王安风便明白过来,双目瞪大,上前一步,几乎要贴在了那张白净面庞之前,一双黑瞳和那双秋水般的柔媚眸子对视,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怒气,道

    “牵连甚广,也就是说,你知道此事是谁所为?”

    无心眼神波动了下,似有迟疑,却只是摇了摇头,道

    “公门要事,无可奉告。”

    王安风怒气升腾,几乎忍不住要给无心脸上一拳,却还是遏制住了自己的怒意没有当场爆发,手掌有些颤抖着叉手一礼,道

    “既如此,两位,在下告辞!”

    无心似是不喜王安风态度,抬手拍开王安风手掌,冷冷道“不必如此,路上人多繁杂,勿要再惹出乱子。”

    王安风冷哼出身,不再回答,转身大步而去,那边武卒才带着两套衣物跑过来,却不见了王安风,满脸疑惑,铁麟将身上破损的衣物撕扯掉,露出了内衬软甲,然后接过了一套朱衣,穿在身上,叹息道

    “无心,此事比你我所想更麻烦。”

    无心点头,神色冰冷。

    无心抬眸看了看不过百米之外的繁盛熙攘,握了握拳,和这里的一片狼藉霄壤之别,可这一小块地方的异样,不足以影响整座城的狂欢,他收回视线,言简意赅道

    “分头行动,万事小心。”

    “一个时辰之后,在刑部碰面。”

    铁麟点了点头,无心踏入河面上,踩水而行,避开各个坊市,直往城门方向而去,每一踩踏,水波涌动,连带着上面写了字条的莲花彩灯都上下起伏。

    天空中星辰密布,一条银带环绕梁州城。

    灯火之中,公子如月而来。

    这一副场景引得不止多少观灯的女子低声惊呼。

    无心的脸庞却冷得可怕,行动间,因为灯火被建筑墙壁时而遮掩,面容而时明时暗,心中将一个一个的念头整理,每想到一点,脸色便沉凝许多。

    无论如何,城门处定然有一为城门令在,至于衙署处的虞部官员,哪怕只剩下了一个,铁麟也能将其直接抓回来,翻阅卷宗。

    这一次案件当中,出现了起码三架墨家天机弩,还有配套的弩矢,这种机关弩,普天之下,只有大秦天京城的天工部有能力制造,匈奴王庭金帐曾遣派能工巧匠进入大秦境内偷学,仿造出骁狼弩,威力逊色大秦天机弩不止一筹。

    真正的天机弩,百步距离,能够洞穿二十层上等铁甲,去势不减。

    以其威力,若是偷袭,甚至能够重伤五品的武者。

    这种机关弩,每一架都在天工部卷宗上有记录,而且是三层记录。

    墨家工部匠师,匠作大监,以及天工部侍郎,都会巡视一次,能够偷出机关弩,而且不止一架,对于熟悉天京城运转规则的无心而言,实在是一件足以让人心里重视的事情。

    甚至于在他的推测当中,既然已经暴露了三架,那么对方手里起码有三倍于此的数目,甚至于十倍。

    而按照刑部这百年案件的整理当中,连死士都拥有六品的实力,这案件一路深挖下去,几乎有八成可能性会与拥有宗师这一等级战力的武者相关。

    无心呼出一口浊气。

    他的心境依旧沉静,仿佛冬日的冰山,抬手拂过腰间的狴犴金令,嘴中轻声呢喃

    “便宜行事……”

    右脚踏在水面上,水面朝着下面下陷了一寸,然后再度跃起,奔向不远处的城门处。

    铁麟目送着无心离开,收回视线,看向旁边的武卒,沉声道“一切照旧,发现嫌疑之处时候,先发预警,然后迅速离开,注意保全自己,另外……”

    他的声音稍微顿了顿,然后道

    “另外,注意第一个离开的那个武者,名为冯安,可能是假名。若是他直接回了兴德坊则无事,若发现他有所异动,则将他所作所为写下,用随身飞鸽送往刑部即可。”

    周围的武卒微微一呆,不知道这个命令是为了什么,方才王安风下水时候的模样他们也都看到了,这位长官在听到了机括声音之后,直接下水援助。

    他们本以为这两位是同僚好友。

    但是铁麟毕竟是出身于天京城的长官,他们虽然有所迟疑,仍旧点头答应下来。

    铁麟长呼口气,回想到方才在那屋子里时候,王安风冲向他时展现出的凶悍煞气,心脏仍有些许颤栗,他见过太多太多的犯人了,那必然是手上有无穷血债之人才能有的煞气。

    这必然是凶人。

    虽然之后王安风的行为让他有所改观,但是这并不足以打消他心中的怀疑。

    尤其在今日这种情况下,尤其王安风还易容。

    越是重大,越容不得忽略一丝细节。

    冯安,勿要让我失望。

    铁麟心中呢喃,大步离开。

    行走的时候,肩膀上刀痕刺痛,让他脸上肌肉有些抽动了下,这是方才为一名老者挡下暗器时候受的含恨一击,几乎入骨,现在根本没时间给他处理。

    抬手重重砸在伤口处,血液回流,痛楚减轻许多,铁麟几个大步,直接跃上了屋顶,一手握刀,腰间细剑,朝着虞部官员居住的屋子奔去。

    他需要找到虞部主事,检查整个城池的房产布局,以及其这些房产的归属和位置——既然要带着一个人远走,既然是会用灭口来中断线索的凶人,就绝不会愿意露出太多的破绽。

    作为缉捕天下悍匪的名捕,他太熟悉这种人了。

    这种人足够的残忍和冷酷,而且往往对于自己计划充满自信,对于计划的完美达到了一种苛求的程度,他们绝不会用出似是劫匪那样入室杀人暂居的粗糙手法。

    但是这种完美的追求,往往是他们的取死之道。

    追求没有破绽,反而更可能暴露出蛛丝马迹。

    铁麟砸了砸自己的伤口,咧嘴一笑,仿佛嗅到了血腥味道的孤狼,这么疼的三个刀痕,还有冯安肩膀上的弩矢,到时候一个一个还回去。

    当真是大功啊……

    他在心中呢喃。

    王安风大步走出,并没有直接朝着兴德坊的方向去,而是混入了人群当中,右手展开,手掌当中多出了一张枯黄色的纸张,上面用炭笔绘制着几座坊市,边角处有毛刺,显然是才撕下来的。

    刚刚无心拍开他手掌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王安风辨认过路线,右手握合,将这一小块地图收好,放在怀中和那玉佩挨着。然后面容木然,混在人群当中,朝着另一处方向走去。

    ps:今日更新奉上……那什么,虽然我现在因为剧情要连贯所以每天都是二合一,可是我二合一的时候,也是六千字啊,拆分成两章每一章足足有三千字啊(吐血)

    像今天,每一章有三千四百多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