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三十一章 擂台,少侠王安风

第三十一章 擂台,少侠王安风

 热门推荐:
    薛十三很有名气,称得上是名满天下,但凡是对江湖年轻一辈有所了解的人,知道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这个古怪又出奇好记的名字,而柳家老爷子好名也是忘仙郡人所尽知,这位爷的钱足够花了,女人的滋味儿也尝够了,连名字都改成了柳无求,可就是名之一字实在是放不下。

    一个好名的人看到如此的江湖俊彦,无异于楼外楼的花魁薛涛将手制的信笺送给了天字第一号的色狼。

    七日之内,柳家老爷子住所旁边又起了一套阁楼,只因为薛家十三出身江南道,明明此处已经入了北方,建筑风格粗狂,却生生仿造出了江南道那细腻柔美的风格,楼阁小院,院中一夜间移植了怒放的繁华,风姿秀丽。

    薛十三领王安风入了这让少年看直了眼的楼阁中,先让他入了偏房,又取来了一套衣物,笑道:“这套衣服我尚未穿过,你先换上,我在外面等着你,换下的衣物便先放在此处,待走时再来取不迟。”

    王安风接过,却是一整套的劲装,束腰绑腿护腕一个不缺,摸去触感绵密紧实,想来一拳砸上也能够卸去些许力道,外面尚有一件罩衫,对襟并不合拢,穿在身上在任侠英气之外,平添了两份儒雅。

    这套衣服里面劲装是浅淡蓝色如天际远空,而外面的罩衫则是墨蓝,都是王安风喜欢的颜色,他心中不知薛十三是如何猜出,因为此时还有数人等着他,便很干脆利落地换上了这身劲装,将那蓝色短褂叠好,共包裹一同放在桌上,才快步走出。

    而尚未出得去,便听到一把苍老的声音在叹息道:

    “我家老大人当年也不是这般样子,小人还记得年少时候,老大人在江湖上也有忘仙之虎的美誉啊……”

    “要不是,要不是苏姑娘她……”

    便在王安风推门而出的时候,那道声音也恰恰好戛然而止,化为了一声叹息,外面薛十三正和一位灰衣老者攀谈,两人听得声音一同回过头来,便刚刚好看到了推门而出的王安风,薛十三眸子微亮,折扇轻拍手心,笑道:

    “积石有玉,列松如翠,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安风你如今方有几分少侠风采啊。”

    那老者眸子也是微微亮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咧嘴露出一口发黄的大板牙,竖起大拇指,嘿然笑道:

    “真是个俊俏的小公子,老家伙三生有幸,先是薛家公子,这又来一个少侠,看得到你们这些新一辈儿的年轻人,眼睛都亮堂了许多。”

    王安风脸上一烧,呐呐不知该怎么说话,老者活了几十年,看人之术早就已经炉火纯青,当下再度嘿嘿一笑,道:

    “两位少侠,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不如去那演武场去看看?这雏凤宴可是得五年才有一次机会,不必和我这快入了棺材的老家伙说话。”

    薛十三微微笑了下,抱了下拳,道:

    “那我二人便先告辞了,老丈。”

    “去吧去吧。”

    王安风也朝着那老者一抱拳,便与薛十三二人去寻了夏侯皇甫,那两人自然也对此时的王安风啧啧称奇,单以容貌气质而言,薛十三平和,夏侯儒雅而皇甫疏狂,都是人世间一流的风采,按照夏侯轩的说法,那是能让青楼里面老妈妈春心泛滥,铁女动心的风流种子。

    王安风自然不如他们,但是他身上却有一种三人都不具备的干净书卷气,眉目安静纯粹,之前穿着寻常衣物,不加修饰,自然将这股气压制了下去,此时换去那一身装束,确实如一缕清风,让人看着便心里面舒畅地很。

    只因为时辰已到,四个少年人展开脚程,便直奔那位列山庄核心处的演武场,也是此时万众瞩目之处。

    柳老爷子当年遭过的窝囊气似乎要在这老了以后爆发出来,演武场极为浩大,几乎可以容纳十人混战,周围站着些少年侠客,世家千金,眸子亮堂堂看着场上交手的两人,一者是个束发的少年,穿着一领长衫,眉眼清澈,气度不凡,手中取了一柄木剑。

    对手是一名高大的同龄人,五官豪迈,拳行豪迈,对于对手剑锋所指之处,除去眼鼻要害之害竟然浑然不管,任他来攻,而那木剑破空落在他身上也确实只是如同瘙痒一般,反倒会被抓住要害,一拳砸来,不过短短时间,那位持剑少年便状况愈下,最终被抓住破绽,一步抢上前来,怒喝一声,如黑熊撞树,以肩将之撞了出去。

    “好!好拳术!好外功!”

    “厉害!”

    擂台之下陡然爆发出了一阵赞叹之声,间或夹杂几声娇柔的叹息,夏侯轩看了一眼,低低嗤笑道:

    “拳术一般,皮糙肉厚而已。”

    皇甫雄倒是颇为赞赏此人,道:

    “以己之长对敌,堂堂正正,也算不凡。”

    王安风看着那在擂台上洋洋得意的高壮少年,眸子微亮,一旁薛十三见状,轻笑出声道:“安风若有性子,何不上去一展拳脚?这擂台你若是赢上一场,应该可以得一件八品兵刃,若豪迈些,取一件功法也是正常。”

    “这……”

    王安风微有心动,却又看向周围三个少年,道:“你们不上吗?”

    皇甫雄微微一怔,随即便哈哈大笑出声,指了指夏侯轩,又指指薛十三,连连戏谑道:“想不到啊想不到,薛十三,夏侯,你我竟然会沦为被担心的一方?有趣有趣……”

    王安风微微一滞,连连解释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皇甫雄大剌剌一摆手,笑道:“我自然知道,只是利字当头,更有万众瞩目,旁边娇滴滴的小姑娘看着,你还想着旁人谦让,这也太过老实了吧,哈哈哈,实在是,实在是我平生仅见,故而觉得有趣罢了,安风勿要在意,勿要在意,哈哈哈……”

    一边说着勿要在意,却又一边哈哈大笑出声,夏侯轩扇子轻轻敲了下额头,此时身边有许多少女看着,是以他姿容态度皆是儒雅至极,温声解释道:

    “雏凤之意,尚未腾空而舞,这处擂台是给在江湖上尚未扬名的新人准备,我们三个一不是忘仙之人,二来,也不合规矩。”

    王安风微微一怔,这才明白过来,眼中便升起了一股灼热战意,看着场上高壮少年,双拳轻撞,道:

    “那么,这位便交给我吧。”

    可就在此时,袖袍之下的佛珠突然传来一股热流,让他神色一滞,然后就有一个东西直接掉了下来,竟是一个小小锦囊,王安风尚且不解,皇甫雄五指一张,一股激流涌动,径直将那地上的东西吸纳而起,握在手中,打量两眼,奇道:

    “这个是什么东西?安风?”

    王安风摸了摸手腕上的佛珠,道:“好像……好像是我师父的?”言语之中有些不确定,皇甫雄闻言,当下便按住了心中好奇,抬手递过去道:

    “既然是你师门的东西,还是要好生收好的。”

    可就在触碰到了王安风手掌的时候,那锦囊竟然无声无息化为齑粉,三名世家少年脸上神色微怔,而一张纸则是丝毫无损,轻飘飘地落在了王安风手掌之上。纸上梵香令人心中安详清静,上面写的一行墨字笔法却极为霸道,夏侯轩双目微转,轻声念出。

    “上台连战,至无一人敢上,否则,封去你丹田内力,徒手断八品木百颗,挑水万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