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十七章 初相逢(感谢pqpqoxps万赏)

第十七章 初相逢(感谢pqpqoxps万赏)

 热门推荐:
    王安风呆呆看着前面那俊秀的‘少年’,先是不敢置信,继而便升起了故友重逢的喜悦,而之前月夜下那诡异的心跳加速,却不再出现,彷如当日错觉。

    右手一撑地面,腾身跃起。

    九个月前,王安风还是和薛琴霜一个身高,而此时他武功小有所成,药膳进补,身高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好友,稍稍冒出了一截子。

    看着依旧俊秀,一如昨日的‘少年’,王安风张了张嘴,有许多话想说,却只是道:

    “你,你怎么来了?”

    故人重逢,薛琴霜心情也颇为不错,笑道:

    “我为何不能来?”

    “难道说,偌大扶风郡都是王兄的家产,城门大开,偏偏不让我进来?”

    最后一句隐有揶揄调笑,王安风连连摆手,急道:

    “怎么可能……”

    见他似乎将随口玩笑当真,薛琴霜颇为好笑,打断他道:

    “好啦,不过戏言,何必当真……”

    沉吟了下,并未详细解释,只是道:

    “安风你应该知道,我本来应该在家中闭关三年,其中,又发生了些事情,便和家中长辈有个约定,让我出来在扶风修行。”

    “才到扶风,便看到你,修为竟已经临近破关九品,实在令我惊喜。”

    声音微顿,薛琴霜眸子微微亮起,仿佛看到了某种极为值得期待的美景,复又看着后面那些面色不愉,如同输光了的赌徒一样黑着脸离开的学子,蹙眉道:

    “不过,以你修为武功,为何还会被追得如此狼狈?”

    王安风张了张嘴,事情麻烦,不知该如何解释,却在此时神色微变,道:

    “不好!”

    ………………………………

    演武场外。

    那兵家少年的陌刀早已经甩在了一旁,和另外两人扭打在一起,以一敌二,完全不是对手,被按着一顿锤,暂时没了气力,躺在地上喘气,另外两位学子狼狈地爬起,同样喘着粗气,只觉得自己虽然是获胜,竟然比战败还要疲累。

    这人皮实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打倒一次,爬起来两次。

    “终于……终于不动弹了!”

    “小子,你,你倒是再起来啊!”

    而那兵家少年只是在地上翻个白眼,穿墨色劲装的学子心里面重重松了口气,抬眸看向远方,对着同伴道:

    “他们,应该已经赢了罢……”

    另一位学子颔首道:

    “应,应该……呼,毕竟,呼,毕竟只有一个人。”

    喘着粗气的两名学子并没有发现,那被按在地上,没力气再打的兵家少年的手掌又满是不甘,颤颤巍巍地抬起。

    大秦抹袜多以布帛为之,因布帛不具弹力,穿着时容易落下,故在袜统上端缀以系带。那双颤颤巍巍的手小心地将那两个人袜统上端微松的系带松开,系在了一起,然后小心地再打个死结。

    因为系带绷直,所以两人竟是没有发觉,穿墨色劲装的学子喘匀了气息,道:“想着也没有,咱们去看看罢。”

    “好。”

    两人倒提着兵器,都懒得再看身后那人一眼,施展步法跃出,却在瞬间失了平衡,惊叫出声,武功不高,气力又大失,重重摔倒在地,摔了个七荤八素,哎哟惨叫。

    “哈哈哈……”

    身后传来快意笑声,两名学子头昏脑胀地爬起来,咬牙切齿看着后面那没有力气再打架的兵家少年。

    后者一双粗而杂乱的眉毛耸立,鼻青脸肿,却偏又神采飞扬。

    “百里大爷我,重赖,莫怂过。”

    眉宇酣畅,明明他惨败,可总让人感觉他才是胜利者。

    两名学子气得咬牙切齿,正在此时,一柄木剑破空,连鞘直射在了那少年身前,一袭蓝衫的王安风从高墙上跃下,右手顺势握在剑柄之上,拔剑出鞘,对空虚斩,凌厉的破空声中,剑锋定在了两名学子之间,微微震颤。

    此时情急之下,没有收手,剑锋裹挟着劲气扩散,将那两人黑发吹拂地狂乱,震颤轻鸣之音令那两名学子头皮发麻,不由止住了脚步。

    王安风呼出口气,温和道:

    “王安风已经输了,两位就此罢手吧。”

    那两名学子微怔,对视一眼,自认绝不是王安风对手,又都是扶风学子,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仇怨,心有退意,可又是少年,于是临走的时候便高声喝骂,撂下了大把狠话,王安风并不在意,只收剑入鞘,转身疾步走到那兵家少年身边,把脉之后,松了口气道:

    “还好……皮肉伤。”

    抬手将他翻过身来,右手从腰间一抹,银光闪动,一枚枚银针落在了少年身上,右手屈指轻弹,一枚太素针法已经施展开来,与此同时从二师父送的腰带中取出了几个瓶瓶罐罐,一边喂给那少年,一边满脸歉意地道:

    “抱歉。”

    “方才我见你威风凛凛,还以为……”

    声音微顿,王安风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脸上歉意更甚。

    离伯的故事之中,多的是被救的人非要要死要活,一起对敌,然后被对手一勺子烩了的。

    当时他见这少年手持沉重陌刀,挥洒自如,气质沉稳淡然,一派高手风度,想来必然武功在自己之上。自己不好全力出手,留下不过是个累赘,便先行离去,来日再报。

    可没有想过……

    那兵家少年狂翻白眼,张嘴毫不客气地将丹药吞下,道:

    “你们儒生就是这样,明哲保身。”

    “看你为人还可以,但是绝对不是甚么侠客风骨。”

    王安风脸上含着歉意,也不答话,只用心施针。

    薛琴霜饶有兴趣看着他动作,脚尖轻轻挑起旁边陌刀,抬手握住,轻咦一声,道:

    “倒是好漆工。”

    兵家少年闻言,得意道:

    “自然,这个可是我亲自打制,当然好。”

    “为了学这个手艺,我可是花了上百两银子,天天请一个臭乞丐喝酒,才换来的。”

    薛琴霜笑道:

    “果然有趣。”

    因为已经以针法散开淤血,再加上补气丹药效力,王安风收针之后,那少年已经可以自己起身,握了握拳,奇道:

    “好手段……”

    那边薛琴霜随手一震,陌刀稳稳落在了那兵家少年身旁,后者抓起陌刀,甩了个刀花,冲着两人道:

    “多谢两位。”

    王安风回礼道:“是我该道谢才是……”

    兵家少年看到王安风脸上歉意,浓眉微挑,大剌剌地一摆手,道:

    “你也别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把我怎么样了……大爷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家伙。”

    “咱们堂堂大秦热血男儿,便该以少胜多,堂堂正正,才最是豪情!”

    “以多欺少,还搞甚么阴谋诡计,算什么好汉?”

    言辞豪迈,王安风心有好感,开口问道:

    “在下王安风……敢问高姓大名?”

    那少年手中残暴兵刃重重拄在地上,咧嘴笑道:

    “复姓百里,单名一个封字。”

    “封侯万里的封。”

    声音微顿,道:

    “兵家,谋士。”

    感谢pqpqoxps万赏,长章节在下午,加更在之后补上。

    PS:兵家少年的名字,由书友百里封提供……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