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二章 追忆(22)

第一百零二章 追忆(22)

 热门推荐:
    扶风郡城,城南宅邸。

    气氛之中一片清幽,定松盘坐在了前室,以打坐的方式休息,战刀未曾入鞘,横在膝上,而那女子则在主屋中休息,双目微阖,鼻翼上渗出薄汗,显然睡得并不安稳,过去的记忆在某种情绪的引动之下,逐渐鲜明,在此时重现。

    是火焰,是刀兵。

    是烈烈杀心。

    熊熊燃烧的火把之下,照亮了威武的宫门,照亮了一张张狰狞而恐惧的面庞,他们手中的玄色兵刃散发着冷然清幽的寒光,散发着难以忽略的杀气,照亮了仰脖狂饮,周身雷霆怒走的陇西豪侠。

    亦照亮了其身旁那张干净的面庞。

    不穿官服,不穿铠甲。

    重重包围之下,依旧一身干净的蓝色儒衫,即便是刀兵之中,看起来依旧干净澄澈,一身儒雅。

    这是被她称为夫子,被她称为老师的人。

    这是看到她会手忙脚乱,从身上各处摸出糖果逗她开心的半大少年。

    却手持斩龙匕,推开了前方玄武卫,疾步而行,身后有高呼声响起,让他停手,前方自己的父亲,当时的太子冲着他怒目而视,冷然喝道。

    “汝敢弑君!”

    “有何不敢!”

    当年不过十七岁的少年未曾有丝毫的畏惧,将手中匕首直接捅入了父亲的心脏,鲜血涌出,在金色的龙袍上沾染出了黑色的印痕。

    她当时便在一旁,看得到那双原本温润的眸子已经发生了变换。

    决绝而直接。

    握着匕首微微一转,退后一步,将手中匕首扔在地上,哐啷作响,周围正在厮杀的士卒在此时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不敢置信地看着此间少年,天地死寂,唯看得到那蓝衫少年,半大夫子朝着跌倒在地的龙袍男子拱手行礼,神色平静,道。

    “请殿下先行一步。”

    “微臣随后便来。”

    “你……”

    天地间有无形龙吟声音响起,凄厉狂怒,舞于长空,就连那无数火把汇聚起来的火光也黯淡了下去,在她被吓傻了的目光之中,仿佛有泣血长龙,嘶吼着扑入了眼前十七八岁的少年身躯当中。

    温润的眸子逐渐散去了原本的光辉。

    双鬓渐渐斑白,似乎在瞬间便已经到了濒死残存的年纪。

    可其脊背依旧笔直,面目依旧平静。

    转身,拱手,朝着她二叔深深行礼。

    “微臣,领罪。”

    “啊!”

    李婉顺再度从噩梦之中惊醒,双眸之中满是慌乱之色,猛地坐起身来,呼吸急促,当看到了极具扶风风格的装饰,方才回过神来,明白自己现在已不在天京当中,更不是在十数年前的皇宫当中。

    眼前自然没有什么雷霆轰鸣。

    更不曾有那张看起来干净坦然,却眉目锋锐如剑的面庞。

    回想起当时光景,虽是凉薄之夜,但是身上衣衫竟然已经沾湿,心脏加速跳动,睡意不觉已经全消,女子坐在床上,定了定神,走下床来,穿着一身月白色绸子里衣,黑发披散,垂在背后,

    面庞单看一半,是如同瑶池仙子般柔美的绝色,而另一半轮廓柔和,却覆盖了张浅色描金面具,露出的瞳孔并非是黑色,而是如同翡翠美玉般的色泽。

    女子坐在桌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纵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近乎二十年,可每每午夜梦回,总会心中惊悸,难以自抑。

    谁能想到,日渐受宠,年后便将传位登基的太子,竟会被人在祭月之后,在赴皇宫家宴之前,当场刺杀。

    当年局势,就此而乾坤颠倒。

    究其根本,却只是因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女子双手手指环抱茶盏,凉意透过细腻的瓷杯,几乎入骨,脑海当中不可遏制地回想起了宇文青竹所说的那位扶风藏书守。

    身着蓝衣。

    眉目并非十成俊秀,却很是干净。

    最重要的一点,姓氏为王,一念安风。

    是您的儿子吗?

    王夫子。

    牙齿咬在唇上,渗出了些许鲜血,顺着面庞下滑,触目惊心。

    …………………………………

    天京城中·皇宫。

    御书房之中,大秦帝国的皇帝陛下仍旧在翻阅着奏折,近来中秋,除去与民同庆之外,皇家还要准备着祭祀月的大典,需要忙活的事情不少。

    还好他当年算是马背上出身,十三岁便已入军历练,也曾经马踏敌国腹地,阵挑敌将,大秦能有今日之安稳,他也算是参与其中,登基之后,一身武功纵然是有所荒废,也是实打实的四品武者。

    还熬得住。

    复又处理了些奏折,服侍了他许久的太监送来了一份人参汤。

    也已不再年轻的宦官接过了空碗,看着皇帝面上的些许疲惫之色,低声劝慰道:

    “皇上,夜深了,今日不若早些歇息?”

    皇上活动了下僵硬的筋骨,道:

    “用不着……你退下吧。”

    那太监不敢不应,低声喏了一声,低垂了手掌,轻声走出了御书房。

    片刻之后,这书房当中,便只剩了他一人,男子抬头看向窗外,看到了天边明月,看到了云聚云散,神色略有恍惚,道:

    “中秋了啊……”

    沉默了下,叹息道:

    “往日若是偷闲片刻尚可,此时,却偷不得啊……偷不得,毕竟是答应了人的。”

    摇了摇头,复又忍着心中隐隐不耐,看向了那些满是陈词滥调的奏折。

    十七年前。

    “……我走了。”

    当时已经被封为太子的他看着自己的好友,其杀太子,刺储君,受天下龙气反噬,又没有什么修为在身,生机已如风中烛火,不日便将丧命,沉默了下,道:

    “留在这里,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大夫。”

    白发少年哂笑,回过身来,满脸不屑地看着他,道:

    “救助你自己的杀兄仇人?”

    “你啊……长点心吧。”

    “你比你哥哥们好多了,大秦现在尚未安稳下来,吐蕃啊,匈奴啊那边,装孙子就装装孙子,最后打得狠些便是了。”

    “暂时的屈辱无碍,天下人,还有那史书定论,只看结果。”

    声音沉默下来。

    蓝衫儒生看着他,呼出口气,轻声道:

    “今日之后,你我便再不必相见了。”

    “我这一生至此,醉心于书中道理,尚未领略过天下大美,现在快死了,多少看看这人世间风景,否则不是可惜?”

    声音微顿,复又摇头叹息,道:

    “不过,我总觉得,就算是我活到了八十岁,临死的时候,总还是会可惜,会遗憾,像没有练过武功啦,没有向喜欢的姑娘表白心迹啦……”

    “可就算遗憾,又有什么用?”

    “毕竟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很慎重地做出了抉择,人生至此,我虽然感到遗憾,却并不会有半点悔意,若再来一次,大约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希望你也可以。”

    当时的太子不知自己如何回应这些话,只记得似乎谈了很久,那儒生也要启程离开,临走的时候,对他道:

    “不用送了,答应我的那三件事情,你不要忘了就行。”

    “……三尺黄泉之下,我等你的答案。”

    摆了摆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再不曾回头。

    他伸手想要挽留,却开不了口,只能够看着那道身影越走越远,看着那蓝衫白发,逐渐消失,看着那陇西豪侠冷冷瞪了他一眼,提着那儒生后衣领,任由其张牙舞爪地挣扎也不管,随手将其扔在了马背上,便驱马而去。

    他想要踏步追出去。

    但是这一身威严的龙袍似乎冻结了他的身躯,令他动弹不得,令他只能够保持着太子储君应该有的威严,负手立在皇宫,看着好友远去。

    那个时候,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冷冰冰的距离。

    皇上神色恍惚,回过神来,看着手下的奏折,十七年前所经事情,历历在目,低声笑道:

    “嘿,三件事……”

    “让天下人吃得饱,穿得暖,住得好。”

    “姓王的啊……你的口气一如既往地大,这算三件事?”

    “就跟你那天下味美第一的拿手好菜一般。”

    “朕真是信了你的邪!”

    PS:第二更……嗯,王安风父亲的故事线开始一丢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