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安风心中的不安与无力(12)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安风心中的不安与无力(12)

 热门推荐:
    而在众人视线当中,未曾看到提前离开的米兴发。

    祝建安等捕头并未分开,而是各持战刀在手,组成了个防备阵型,在这世家驻地当中缓慢行进,放眼所见,唯有狼藉一片,屋舍当中柜台尽数都被砸开,似乎是在有人在翻找什么东西。

    路途可见倒伏尸体,不乏老幼。

    祝建安神色越寒。

    众人谨慎将这案发之地巡视了一圈,复又回到了初来之处,其中一位身材消瘦,留有两撇胡子的男子皱眉沉思,自脑海当中将方才粗略搜查所发现的线索痕迹汇聚在一起,开口道:

    “是白虎堂出手的没错。”

    “虎啸刀法,秘术镇山河,和卷宗当中白虎堂武功特征相似,但是也不是没有其他势力假借白虎堂之名所为,借刀杀人的可能。”

    “来此之人起码超过七人,方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这里搜索一次。”

    “从其留下的脚印和出手痕迹来看,其中应该由两人擅长外功,一者身长九尺,重超三百斤,手中兵刃应该是类似于独脚铜人一类重型武器,另一者身长七尺三分至七尺六分之间,徒手。”

    “根本武功,应当是磐虎功之类的横练神功。”

    “剩余五人未曾有明显的功夫特征,三人使剑,一者用刀,还有一人应该是擅用峨眉分水刺或是匕首之类灵巧锐器,但是不能排除有轻功卓绝,不留丝毫痕迹的高手。”

    声音微顿,其双眸当中温润柔光散去,仿佛是方才推算颇为耗神,面色微有发白。

    一旁王安风心中震动。

    方才同行了一圈儿,他只能够看得出来出手之人武功风格不一,有人使用重型兵器,死者身上致命伤有三种,徒手,利器,以及重型钝器,却不曾想其中还有许多门道,更遑论要他自那些锐器痕迹上看得出使用兵器的不同。

    他自此时突然明悟过来。

    当时候自己穿行于林间,面上覆盖着黑铁面具,为何还是暴露出了许多东西。

    眼前的法家高手,无论是武功还是名气,都远逊于无心。

    他都能够做得到,无心只会做得更好。

    是以他能够一直追踪王安风至扶风学宫,是以他能够轻易地在上千学子当中发现了自己身份,出手试探。

    术业有专攻。

    法家捕头对于查勘现场痕迹方面的技巧,实在远非他人能够企及,看其身上气息变化,显然还有特殊武学辅助判断,诸子百家,绵延千年而不绝者,唯独九流十家,法家作为显宗之一,其底蕴果非常人能够揣测。

    祝建安微微颔首,他们当年一同求学,后又一同成为扶风巡捕,对于后者的判断,他从未有过怀疑,当下开口问道:

    “能判断出他们离开的方向吗?”

    那消瘦男子未曾回答。

    另一名捕头开口回应道:

    “北方。”

    “此地往南,即是我扶风郡城,虽然有死中求活之说,但是他们既然会主动留下活口,令其前往郡城,显然无需这种手段。”

    “而且郡城中有我大秦国柱镇压,他若靠近,必然会被发现,如此不妥,而东行则有兵家校场,西方有天险隔绝,若要迅速摆脱吾等,唯独冲向北方。”

    “隐门青锋解锋芒正盛,即便是朝中高手,在那一处方向,也不能肆意而行。而且,对方似乎并未曾打算隐瞒自己行踪,留下了大量痕迹,其中并未曾发现被扭曲更改过的迹象,如……”

    这数位已经有近二十年经验的法家高手并未因为方才激怒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智判断,干脆利落直接在原地进行讨论,未曾避开旁边的王安风,彼此所见线索判断综合起来,白虎堂凶手的去向渐渐明朗。

    自此向北而去。

    王安风神色微怔。

    北方,白虎堂?

    脑海当中,复又想起来了十日之前,中秋之后,那位巨鹏帮公孙帮主给自己所写的那些隐秘消息,想到了那张纸最后一行所写的文字。

    ‘北武城中,发现白虎堂踪迹。’

    ‘其中一人为古玉店石头斋掌柜,其与另外一商会交好,疑似同党。’

    北武州城,正在扶风郡城北方。

    少年心中,突然升起了些许不安,他并不知道这两件事情究竟有何关联,但是同在北方,同为白虎堂,在这种关键时候的巧合,总是透着些微诡异的味道,这些微诡异,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

    踏前一步,有心要将这事情告知眼前副总捕,可尚未开口,却突然想到,自己根本无法解释这个消息来自于何处,因为无法带人前往少林寺中,更无法证明其是否真实,一时间心中竟升起来无力之感。

    若是自己能够更强些。

    少年手掌握紧。

    若是是由酒自在前辈,是由傅墨夫子在场,说出那个消息……

    祝建安将左手中战刀重又换回右手,自腰间取下来了自己的狴犴金令,扔给那消瘦的捕头,吩咐道:

    “子昂,你回郡城当中,求见郡守大人。”

    “请其以方圆镜通知边城杨将军,封锁城池,并令各处高手注意巡卫。”

    “天业,你前往扶风学宫,寻夫子襄助。”

    “绍辉,前往兵家,请求调动军中高手,另去……”

    声音不绝,其所下命令,若是当真能够施展开来,恐怕将会调动整个扶风当中八成以上六品高手以及超过千骑铁卫,形成天罗地网。

    若将兵家战阵施展开来,配合其他诸多流派,不计代价,休说是七名中三品高手强闯,纵然是十七名高手,只要不是手持神兵,或是逼近上三品玄通之境,内气流转,生生不息,也必将在战阵之下饮恨。

    祝建安手持战刀,眉目沉稳,满腔杀意冷冷。

    丹枫谷抓住了大秦法条的漏洞,大秦无法暴起发难,无法当场将其击杀,甚至于无法当场将其擒拿入狱。

    但是这并不代表大秦将会放过这敢于挑衅秦之国威的邪派。

    祝建安看着周围惨烈模样。

    此时一切都已做出了安排,他方才松懈下了些许,面上冰冷方有所消融,看着周围的惨状,看着周围死伤,看到不远处倒在血泊中的两个孩子,那年长些的男孩将妹妹保护在自己怀中,手中兀自还紧紧握着个木偶。

    身披鳞甲,手握重斧,是一猛将形象。

    那是大秦帝国开国猛将,曾多次保护先帝于生死危机之中。

    祝建安的心脏突然便抽痛了下。

    突然便痛地厉害。

    这位受伤不轻的副总捕抿了抿唇,握着长刀踏步过去,看到了那男孩死前脸庞微抬,看到了那双目至死未曾闭上,他定定站着,宛如伫立在这里的石像,继而俯身半跪下去,将兵器放在一旁,抬手替那孩子抚平了惊恐而坚定的双目。

    手掌收回,微微僵硬,复又将那偏斜的木偶扶正,沾染了心口鲜血的猛将似在怒喝,似乎怒吼,似乎咆哮。

    中年男子咬紧了牙关,双目发红,柔声道:

    “安心去吧……”

    “你已经很努力地保护她了。”

    他是法家中三品武者,硬吃四品高手一刀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纵然在激怒之中,仍旧能够根据目前形势,做出理智的判断,他是法家之人,他本应该以理智凌驾于身躯之上。

    可王安风却看到了他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在其背后,四名六品高手腾起身形,冲天而起,气劲撕裂前方,仿佛怒雷轰鸣,渐渐高昂,不肯休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