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电光石火(12)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电光石火(12)

 热门推荐:
    王安风见这几名武者尽数都被自己震慑,心中逐渐镇静,自身占据了主动,右手微微抬起,便要拔剑而出,将剩下的数人制服。

    却在此时察觉到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杀机,自远处一闪即逝,短短一瞬,竟然感觉到了些微寒意,心中明白,显然是那对自己心怀杀意之人实力不弱,绝非眼前这几名武者能够比拟。

    若是直接出剑,后背空门大开,正是最好的暗袭机会。

    心中念头电转,手掌微微一顿,未曾抬起将木剑拔出,只是随意握合,落在身体一侧。

    与此同时,脚尖点在旁边狼牙棒上,微微发力,这沉重兵器便腾起了一米多高度,被他抬手抓在手中,重达百斤以上的沉重兵器,要仅以双臂发力挥动,即便是王安风的体质,也不能够持久。

    当下只身形半伏,狼牙棒半落在地,似拖似拉,踏步而行,模样虽然古怪,却有一股凶蛮之气扑面而来,令那边两人情不自禁,后退一步,面容之上,惊怖更甚。

    这种姿势,也是王安风在铜人巷中得见,要说内力运行,他自然是一窍不通,可于筋骨发力方面,被这种招式砸了没有一千次,也有八百次,若是还不能有所领悟,怕是会被赢先生斥为废物,一顿加练。

    此时拖着这狼牙棒朝前缓步而行,每进一步,那两人便会后退一步,这种战场兵器的使用最重气势,他们心气已失,根本不堪一战,而王安风身上气势则是越发昂扬暴烈,此消彼涨之下,胜负未战已定。

    正在此时,王安风脚步突然加速,眨眼间便已经进至那两名武者数步之遥,突然清喝一声,拧身发力,那狼牙棒猛地扬起,照猫画虎,将那‘搬拦锤法’施展出来,恶风扑面,那两名武者面色煞白,啊呀一声,朝后跌扑倒下,只以为自己这次在所难免,身躯战栗不止。

    而那狼牙棒却并未砸在了他们身上。

    王安风脚步突然一变,手中兵器借助着腰腿之力,再度后扬了半圈,气势则越发暴烈,那一处正有道身影腾空而落,恰在狼牙棒笼罩范围之内,少年抬眸去看,只见其身子魁伟,一张方正国字脸,凛然生威,却又眉淡唇薄,满是冷漠之色。

    王安风耳畔似乎听得了一声惊呼少主,知其身份应该非同一般,心中却无有迟疑,内力贯入这沉重兵器当中,使其威势更加三分,而那青年身在空中,本打算趁势暗袭,未曾想被王安风趁机反攻,受制于人,此时无法腾挪。

    而那兵器又不比长剑轻灵,极为沉重巨大,此时横挥,扑面恶风将那青年直接笼罩其中,若是打实了,少不得筋骨受伤。

    如此情形之下,他却并未失了镇定,人在空中,突暴喝一声,右拳直接朝前捣出,拳法之势堂堂正正,纵然王安风敌对,也自暗中赞叹一声。

    那青年拳术造诣,不逊于他,一拳直接砸在了狼牙棒上力道最弱的一处,刹那间王安风只察觉到了一股浩大的内力涌动,宛如熔岩火海一般朝着自己扑来,一时不察,脚步朝着后面踉跄了两步。

    右脚重重踏入了青石当中,周身内力调动而起,凭借当年柳无求奠基时候的精纯路子,以及少林金钟罩之浩大广博,方才勉强对敌,不逊半分。

    那富商施展轻功过来,便看到了两人一者在下,一者在上,皆是神色沉凝,身躯左右,劲气蓬勃,显然方才一招暗袭不成,已经转化为了最为直接而凶险的内力比拼,一个不好,便是两败俱伤之局,当下噤声,不敢靠近,心中惊异则是越来越大。

    据他所知,这位少主自小便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习武天赋,可以称之为良才美玉,千里挑一,后又得到了数位高手倾囊相授,可本门武功效仿炉火,入门颇难,可越到后面,进展越为迅速,如同炉火已燃,柴薪不绝,自然会越燃越烈。

    当年虽然未曾进入大秦星宿榜中,但是却一直稳扎稳打,于二十三岁的时候,踏入了八品武者大门,至此又有一年时间,想来内力进境,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可此时所见,在纯粹内力比拼之下,竟然未曾占据上风。

    那藏书守的内力修为,不是方才才踏入到九品之中吗?

    难不成,他此时已经成为了八品武者?

    此时关心则乱,心中越想越是惊怖,看向王安风的眼神当中,满是忌惮,只觉得这调查时候,身世清白的少年武者,竟然有几分高深莫测之感,就连那平和的嘴角,似乎都挑起了若有若无的嘲讽弧度,令他心中难安。

    而在同时,王安风额上也渗出来了些细汗。

    对面武者劲气澎湃自然不提,其内力更是炽烈如火,自身混如金刚的佛门内力,在这种如同烈焰般的内劲之下,竟然隐隐有被克制的迹象,只是金钟罩毕竟极为高深,此时只是受到了些微影响。

    可若是他日遇到了类似的顶级内功,烈焰焚天之下,金钟罩不知要受到几分影响,心念至此,便是略有沉凝。

    至于此时的内力比拼……

    他在铜人巷中,每日至少都要对拼个十来次。

    初时倒也会重伤咳血,难以再战,可在铜人巷中所受的伤势,不知为何总是会迅速地恢复,不会留下丝毫暗伤,久而久之,对于寻常武者畏之如虎的内力比拼已经不再害怕。

    按着三师父所说,吐血这种事情,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熟能生巧巧能生精,因而王安风此时心中远不如对方那般谨慎,而赢先生让他修行内力的一大方法,便是在铜人巷中与强敌搏杀,耗尽内力,再于丹田空虚的情况下,重新打坐,滋生出的内力将会更为纯粹坚韧。

    至此许久,一身内力极为坚韧,且收发由心,当下确认了对方内力和自己相差仿佛的情况下,掌中内力,便突然发生了变化。

    那边卫奇虽诧异于王安风内力之雄浑,却并未在意,自身内力,亦是苦苦打坐,修持而来,自认不输于人,可正当他自以为摸清了对方内力水准的时候,从狼牙棒那一端传来的内力,突然骤变。

    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忽然便是暴烈如火,转眼间却又是平和如风,种种变化,不一而足。

    此时两人对拼内力,自身内力与之胶着,后者变化,自身内力自然也会随之而变,当下只觉得胸中气闷,恶心欲呕,内息被如此冲撞,竟然隐有混乱的趋势,面色不由得微白。

    那边富商察言观色,知道不好,惊怖于王安风内力修为深不可测的同时,亦是心中焦急,左右思量,反正若是少主出了差池,自己总归讨不得好处,弄不好还得陪葬。

    当下咬了咬牙,腾身而起,朝着王安风那边冲去,看其身法,显然也是八品武者这一等,右手一招,气劲勃发,将地下一柄狼牙棒招入手中,挥舞起来,便要朝着王安风肩膀处狠狠地砸落下去。

    少年心中一沉,这富商的决断超他想象,却未曾有丝毫不安,内力骤然回缩,只打算等这人砸落兵器的时候,抽身而退,再沉其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瞬间将其制服。

    至于如何去做,王安风只能叹息一声,心中略有惆怅。

    三师父虽然不着调,可说的话,很多也很有道理。

    比如说,对拼内力这种事情,拼啊拼的,也就习惯了。

    正当他准备抽身之时,突然有一道凌厉之气斜冲,即便是以王安风感知,在这剑气出现之前,竟也未曾察觉有丝毫异样,瞬息之间,那富商脚步已经停住,双目浮现惊怖之色。

    其手中狼牙棒咔擦一声,竟自中间断裂成了两节子,断口平滑如镜,其中一节砸落在地,而他身上,也有凌厉剑痕浮现,在其心口处衣衫割出纵横七道剑痕,每道剑痕,不多一分,不少一寸,如同丈量而出。

    见此情景,在场众人俱是心中一变。

    谁?!

    PS:第一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