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剑术与‘踩雷’

第一百五十八章 剑术与‘踩雷’

 热门推荐:
    少林寺中。.

    青衫文士随手将青竹扔给王安风,不见什么动作,便有十数本秘籍出现在了王安风身边,随意道:

    “我所创剑术,意在破尽天下诸般武学。”

    “未曾学过,如何去破?”

    “这些武功,你尽数去看,随意练练,不可深究。”

    王安风将这些秘籍拿起,其中除去剑术之外,亦不乏各类兵刃用法,刀枪剑戟,奇门暗器,应有尽有,心中想到七十二手使破剑术,确实是破尽对方招式的武功路数。

    常言道知己知彼,方可以百战不殆,若是未曾修习过刀法,如何能将破去刀法的剑术修行至巅峰?

    赢先生想来是习练过百家武学,所以能够创造出这种剑法。但是自身并未曾学过其他武功,便妄想只修行一门剑术,破去万般武学,岂不是盲人摸象?

    心念翻腾,王安风复又朝着文士行了一礼,方才将这些秘籍抱起来,放在一侧青石之上,从最上面取来一本秘籍,是一门《鬼头刀法》,微微一怔,觉得这名字似乎曾经听过,却又似乎只是自己错觉。

    当下也不再深究,翻开来看,只见其中招式极为阴冷,刀行险路,狠辣异常,囊括刀法基本之道,颇为简单,却又浑然一体,宛若千锤百炼,显然不是那般普通,一时间看得入迷。

    王安风在铜人巷中对手,不乏刀法卓绝之辈,而七十二手使破也旨在破去天下诸般武学,是以在使刀的基本手法上面,并非一无所知。

    可这些基础,和成体系的刀法路数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他此时看着这门刀法,七十二手使破中针对刀法的剑招控制不住地浮现心头,若有所悟,可若要深究,却又如同井中月,水中花,一碰即散,不见全貌。

    当下将这门刀法翻看了数遍,脑海当中似乎有两个小人,一者持剑,一者持刀,相互对攻不止,都不愿意认输,剑法先是破去了刀法,可既然是自己的剑术,自然知道剑术可能存在的破绽在哪里。

    便又依凭着这门《鬼头刀法》招数,生生将七十二手使破的招式破开,而此时为了应对七十二手使破,这门刀法风格已经发生了些微的变化。

    复又以剑术,重又将那刀法破去。

    如此一来二去,攻伐不止,王安风盘坐在原地,陷入苦思冥想之中,片刻后,复又将这门刀法翻至了第一页,重新去看,速度放慢,片刻后已是重又看完,沉思片刻,复又翻到了第一页。

    此时翻看的速度已是极慢,一招一式,都会琢磨许久,右手则持拿赢先生抛来的青竹,不时劈斩,招法之中,渐趋熟练。

    青衫文士看他模样,微微颔首。

    嘴角略有上挑,面庞神色不由柔和了些许,却在瞬间止住,轻咳一声,神色重又冷淡下来,反倒比起方才更为漠然了些,站在王安风不远处,负手而立,衣摆随风而动,一派隐士高人风姿。

    正当此时,似察觉了什么,微微皱眉,道:

    “有人到了你屋子附近。”

    声音淡漠,却如同玉鼎撞击之音,清越入耳,将王安风自沉思当中唤醒,后者方才自脑海中演练武学,无意识中已经调用了些许内力,恢复清醒的时候,内力涌动,却被这声音压制,重归于平和。

    王安风自身未觉,神情恍惚了下,略有不解地看向了赢先生,后者淡淡开口道:

    “今日先就此为止,你先出去,打发了来客。”

    尚未回过神来,王安风已自这少林寺中消失,出现在了木屋当中。

    少林寺·孤峰之顶。

    吴长青抚了抚须,将视线从那《天问》残卷之上移开,微微沉思了下,提笔写了数行字,打量了下自己新写出来的这门针法,颇为自得地点了点头。

    转头去看,见鸿落羽亦是看着这卷《天问》沉思,神色颇为沉静,不复原本的轻佻模样,他一时间尚还有些不大习惯。

    而在旁边,圆慈恰好也才写完手中的东西。

    吴长青抚了抚须,笑呵呵地搭话道:

    “大师这次可有所悟?”

    圆慈点了点头,道:

    “略有所得。”

    “却是不知,这卷《天问》,究竟是何人所写,不书一言,却又蕴含了高深的武功道理。”

    “贫僧往日从未曾听闻过这般异宝。”

    吴长青闻言叹道:

    “是啊,即便是这般玄妙,竟也不过是一残卷,当真是匪夷所思。”

    摇头叹息一声,复又想到了什么,笑道:

    “对了,圆慈大师你今次所写的,又是什么武功?”

    圆慈放下手中之笔,随意道:

    “不过是一门棍法,以这大秦的《将军棍》为骨,重新修正一二罢了。”

    吴长青点了点头,倒是不以为异。

    这段时间,他们几人在少林寺中,一边去看公孙靖带来的武功秘籍,以大秦江湖的武功理念,来反哺自身武学,而另一方面,则是每日里看着这《天问》残卷,若有所得,便随手记下,重新订正那些本世界的武功秘籍。

    一则借以整合思路,二来,也是文士要他们这样做,他们闲来无事,也便遂了他的愿,反正以他们的武功底蕴,就算是重新创立一门武功,也不是甚么难事,何况于只是修改,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想到此处,吴长青抚了抚须,笑道:

    “大师和先生相交莫逆,可知道先生究竟是所为何事?”

    圆慈看了他一眼,言简意赅地道:

    “并非莫逆。”

    吴长青微怔,随即便明白了圆慈意思。

    这两人自此一年多时间,大打出手起码有十回左右,如何能称之为‘莫逆’?那可谓是‘时时皆逆’,逆着逆着,意见不一,便会大打出手,只是他未曾想到,一向平和的圆慈竟然会在这字面上的事情颇为执拗,不由失笑出声。

    便在此时,圆慈已收回了目光,道:

    “不过,据贫僧所知,他这行为,必然是为了风儿。”

    “七十二手使破,号称破尽天下武学,但是只是骨架而已,自身武学见识越多,威力越强,若是当真遇到了高明的刀客,以风儿此时唯有框架的剑法,尚不足以为敌。”

    “况且,我等的武功,和这大秦的武功路数不一,简单些的武功尚且还好,越见高深之处,分歧便是越大,若是风儿出手招招皆是迥异于世俗武理的武学,必然会自陷麻烦当中。”

    “倒是不如学些大秦武功,一来充实自身武藏,借他山之石以攻玉,二来也能将这种麻烦化于无形。”

    吴长青闻言心中明悟,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

    …………………………………………

    与此同时,扶风学宫,木屋当中。

    王安风依旧是盘坐的模样,出现在了自己床铺之上,此时仍旧沉迷于方才的沉思之中,神色略有茫然,环顾了左右一下,腹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怪声,一股强烈的饥饿感瞬间便将他击倒。

    方才冥思演武时候,消耗颇大,而他为了多吃些二师父的手艺,自中午之后,已经是粒米未进,刚刚陷于沉思之中,尚且没有在意,此时恢复清醒,这种饥饿感觉便如同潮水一般,一波一波地涌现出来,难以忍受。

    少年双手抱着肚子,将自己砸在了床上,想到二师父的药膳,不争气地咽了口口水,呢喃道:

    “本来就要开饭了。”

    “究竟是谁……”

    耳畔突然听得了极细微的声音,混杂在了风声中,极不起眼,王安风神色却微有变化,抬起头来,看向了一处方向,定下心来,仔细分辨,却发现果然和三师父暗算自己时候故意发出的声音类似。

    想到三师父每每暗算得逞,便会理直气壮地说,是为了他往后行走江湖,不会被偷盗之辈暗算,才如此为之,你身为弟子,要体谅师父苦心云云,王安风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腹中又是一阵怪叫,引得他眸子里火苗儿乱窜,少年气极反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

    “嘿……”

    “原,来,是,偷,儿……”

    与此同时,这木屋之外数十米处。

    梁经亘暗中潜行,心中自鸣得意,对着身后同伴低声道:

    “嘿嘿,没出什么事情吧?”

    “咱们这可是当年祖师爷吃饭的手艺,不是那种经验丰富之辈,绝不可能发现。”

    胖子心中微松,复又有些担心,道:

    “若是那藏书守恰好没睡咋办?”

    梁经亘不耐烦地回道:

    “问问问,你问了多少回了?”

    “我这不是担心吗?”

    梁经亘冷笑一声,道:

    “他睡着了最好。”

    “若是没有睡,待会儿就上迷烟,上能麻翻黄牛的量。”

    “嘿嘿,我就不信,他能扛得住,行走江湖,谁都免不了被麻翻一次,咱们就当是提前给这位藏书守王少侠上上一课,这‘藏渊剑’就当是费用了,他日行走江湖,必然是要感谢咱们的。”

    言罢噤声,左右看了看,见无人过来,暗自招了招手,道:

    “走,胖子。”

    “大把的银钱,正等着咱们呐……”

    月黑风高之夜,一胖一瘦两个人腾起身法,满眼放光,如同扑食的饿狼一般,朝着那安静的小木屋冲去。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