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震上乾下,雷天大壮(12)

第一百六十六章 震上乾下,雷天大壮(12)

 热门推荐:
    恍如应和,在王安风掌中长剑嗡鸣之时,学宫当中,晨钟渐起。

    钟鸣声中。

    王安风心念通畅,出手便是再无保留。

    金钟罩内功于体内奔流,其性阳刚浩大,原本飘逸绝伦的神偷门步法‘踏月行’因而风格骤变,如同风急烈,雨疏狂,如同雷霆行于四野,一袭蓝衫,只在瞬息之间,便已出现在了最先的两名武者身前。

    猛然驻足。

    拧身,扬臂,劲气暴起。

    明明只是木剑,却在此时斩出了最为明艳的剑光。

    当先的两名武者尚且未能反应过来,已如被狂奔的巨象正面冲击,身形猛地向后扬起,双瞳瞬间失去了神采。

    嘴巴无意识张开,咳出了大口鲜血。

    鲜血如花,只在王安风眉目之前掠过。

    那眉目只剩了沉静。

    轰然爆响声中,那两名武者直接砸在墙壁上,气息萎靡,两名九品的武者,竟在一击之下,直接重伤昏迷,便在此时,其中武者亦是醒悟过来,怒喝声中,尽皆手持利刃,朝着王安风冲来。

    刀光凛冽之下,劲气如龙。

    后面捧着剑鞘的梦月雪面色煞白,不由惊呼道:

    “小心!!”

    王安风的呼吸逐渐平缓,黑瞳越发幽深。

    便在前方重刀劈斩之时,黑瞳骤亮,突然后退半步,刀锋凌冽,只擦着少年鼻尖落下,于此同时,王安风左手已经抬起,恰好握在了那刀客握刀的右手之上,顺势而为,但听得咔擦声音,那刀客手腕已经扭曲。

    而那长刀则是失去了原本轨迹,被控制着横栏在了王安风身前。

    铮然爆鸣声中。

    一连数柄兵器砸在了那长刀之上。

    先前那八品刀客几乎本能地发力,却如何能够挡得住,刺啦声中,森白骨刺刺出手腕,刀客再也忍不住,惨叫出声,而其余数人的攻势也被挡住,只掀起了些微劲风,吹得少年碎发微扬。

    露出了一双森锐的眸子。

    这些武者中,不乏曾见过王安风的人,可他们却只觉得眼前这少年,与平素那温和含笑,言谈举止,为人处事,尽皆让人三分的藏书守,完全不是一个人,不由得心中一悸。

    几乎同时,王安风右腿猛地向前踢出,转眼之间,分化出数道残影,极为狠辣,踢在了身前数名武者的身上要穴之上,后者尽数都在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时,而这腿法不知为何,招法极为刁钻,一时未能反抗,当下面色煞白,口吐鲜血。

    欲要后退,却被刀锋之上涌动的内力吸扯,不能如愿。

    少年右脚回落,踏在地面上,激荡起了一圈劲气。

    少林绝学,

    如影随形腿法。

    铜人巷中重伤一千五百六十七次所得,只得其形,未得其意。

    破穴之法,药王谷嫡传。

    非嫡传弟子,

    无解。

    正当此时,细微的凌厉破空声音在耳畔浮现,似左似右,忽而在前,忽焉在后,飘渺无踪,似乎幻觉,显然是有精巧暗器手法,朝着自己而来。

    王安风神色不变,左手仍旧握着那刀,右手持剑,如同画圈挥洒,只听得叮叮当当声音不断,飞针飞刀飞蝗石,无论是以何种手法射出,尽数在这剑圈当中显出原形,将对面发出暗器的武者骇地面色发白。

    王安风手中长剑复又一引一送,手腕一震。

    长剑如龙,带着那许多暗器冲天而起,呼啸鸣响之音不绝于耳。

    听声辨位之术,

    神偷嫡传。

    剑法之术,招法传于江湖魁首,神意取于天下剑圣。

    王安风右手松开了那八品刀客手腕。

    身前数名武者本就被内力拉扯,不得后退,反倒是阻拦了其他武者上前的机会,此刻王安风主动松手,自然心下大喜,踉跄后退,便在此时,少年双眸微张,双掌抬起,猛地朝前平推。

    身后似乎浮现明王虚影。

    浩荡钟鸣之音震荡,刚猛无穷的掌力自王安风掌心处击打而出,如同怒龙,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在那些武者并无防备之时,狠狠地撞击在了这些武者胸腹之间。

    于是在这些武者惊怖的视线当中,在梦月雪惊呼之后,轻掩樱唇的时候。

    狂暴的劲气汇聚,仿佛撕开了平和面具,苏醒的猛虎。

    十数名因为王安风弃剑而没有丝毫防备的武者,瞬间被这掌力击飞。

    鲜血淋漓而下。

    王安风身前十米之内,再无一人。

    半空当中,木剑周围缠绕劲气,带着那些暗器落下。

    少年右手朝后伸出,稳稳握住了剑柄,劲气纠缠,道道暗器并未落地,而是牵扯于王安风身周旋转缠绕,如同漫天星辰,速度越快,其势渐猛,少年腰带内囊之中,数个精巧玉瓶不知时而开,淡淡药香混杂在一起,被这些暗器裹挟。

    突而手腕一震,继而朝着前面一引一送。

    宛如长江大河,自天而落,这些暗器便以更强的速度逆势激射而出。

    前方般若掌气劲掀起的气浪尚未曾落下,众人视野受限,但是于王安风眼中,却如朗朗白日,没有半点阻拦。

    当下暗器破入那些武者身上穴道,惨叫连连,中者倒伏不知凡几。

    不时竟有惊呼传来,中了暗器的武者面色青紫,竟是直接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王安风神色平静。

    拳掌之功,般若掌,少林绝学中掌法第一。

    下毒之法,药王谷嫡传。

    所用之毒,自行搭配,七品以下化毒药物,

    不可解。

    手腕一震,木剑倒插在地。

    王安风微吸了口气,黑瞳之中,隐有雷霆浮现,按捺雷劲不在自身身躯之上显露异状,只在这长剑剑锋之上,有道道蓝色雷痕浮现,纠缠不清,渐趋于暴烈。

    突清喝一声,反握剑柄,凭腰力而转。

    铮然剑啸之中,一道纠缠雷霆的剑气一端指地,一端朝天,冲向前方。

    地面青石,登时破碎。

    厚重气浪,自中间而断,那些武者知道厉害,慌不迭朝着两旁滚落避开,只是瞬间,那剑气便已经朝着前方行过,地面上有不少兵器,被摧枯拉朽般割裂,剑气自百米处而止。

    学宫长道之上,已有了一道光滑笔直的剑痕,其上尚有雷霆剑气勾勒,不时闪动,令那些武者面色越发苍白。

    学宫钟鸣仍旧在回荡。

    学宫晨钟,警醒学子,响彻六十息。

    王安风拔剑之时开始。

    自此尚未落下。

    而前方已无敢战之人。

    死寂之中,似乎有人开口,强自道:

    “他,他此时必然已经是强弩之末!”

    沉默不到一息,有人应和,掌中兵刃劈斩破空,高声喝道:

    “不错,纵然是他武功再强,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

    “就算天纵之才,武功能够强到什么地方去?”

    “大家伙儿并肩子上,杀了这小子!”

    “没错,没错!”

    “杀了他!”

    呼和之音渐起,那些武者似乎极为愤怒,也已看穿了王安风此时外强中干的事实,兵刃破空之音,呼朋唤友之语,不一而足,群情盈沸,骇人已极。

    梦月雪隔了数米之远,亦心中畏惧,面色发白。

    王安风此时体内内力消耗极巨,神色却仍旧平静,眸光横扫前面那些满面杀气的武者,缓步踏前一步。

    怒喝之音,登时死寂。

    方才还要对王安风杀之而后快的武者们,如被骇破了胆子,整齐划一,朝后退避。

    王安风抬眸看了这一圈儿武者,只觉得可笑,可笑异常,当下便笑出声来,其音清朗,有剑鸣相应,前面武者面色羞怒,却不敢向前一步,笑声当中,掌中木剑抬起,直指前方。

    剑锋之前,

    竟无一人敢于站立。

    少年笑声渐歇,看着这些武者,神色趋于平静,平声道:

    “跳梁小丑,谁堪一战?”

    声音平淡,却在此时,在这十数武者咳血昏迷,在这数十武者畏不敢前之下,在这摧枯拉朽,无人能当的战绩之下,越发地霸道睥睨。

    身后的川连双瞳瞪大,不敢置信看着前方身影,而梦月雪则自心中产生了些微不敢置信和难言的敬畏之感,单人独剑,杀得前方众人不能再战,这本是江湖话本中的故事。

    此刻却是现实。

    王安风手持长剑,缓步向前。

    前方众人,竟然无有一人敢妄动,只是如本能般退避。

    一人惊退数十武者,身后两人如在梦中一般,只觉得那面目平和的蓝衫少年渐行渐远,而在此时,王安风突然脚步微顿,侧身看向身后药师谷两人,眉宇之中,依旧安静,只是左脸处有一处血痕,平添三分肃杀,温和道:

    “川兄,梦姑娘。”

    “何不同行?”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