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二百八十章 力挫北原之人?

第二百八十章 力挫北原之人?

 热门推荐:
    承天阁。

    龙涯道门在中都的总坛,初看并无什么特殊之处,就是一处香火旺盛的庙宇。

    但站在外面细细观察,便有一种龙虎汇聚之感,看似普通的建筑煌煌大气,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之意。

    承天阁分前后内外两阁。

    外阁对外开放,可供中都百姓们前来上香祭拜,供奉得乃是道德天尊,也叫做道祖。

    并非是某个具体的人物,只是某种代表和象征。

    正如欢喜寺供奉的欢喜佛也是如此。

    内阁居于外阁之后,常人难以进入。

    唐洛两人来到的时候,清风子正在外面等着,脸色略沉,但也没有给唐洛两人什么无聊的下马威。

    入内阁之地,眼中是一个颇为宽敞的广场,中间是隆起的四方天台,后面则是一栋高位高耸的阁楼。

    “国师就在里面等两位。”清风子说道。

    “嗯。”孔明眉头不易察觉地一皱,随即松开。

    欢喜寺的最高者住持方丈是欢喜菩萨,另有一喜、无月两位从旁辅助,为副住持。

    龙涯道门的最高者,却不是如今的道门掌门,大幽国师。

    因为龙涯道门由两个门派合并而成,各方面需要平衡,因此在掌门之上,还有长老会。

    长老会的几个太上长老,才是真正决定龙涯道门大事之人。

    龙涯道门的掌门虽然不是傀儡,却很多事情都要跟长老会的太上长老商量,不能简单一言决之。

    像覆灭欢喜寺这种大事,理应有太上长老出面才是。

    看来就算龙涯道门肯出手,恐怕也只是从旁辅助一二,不可能真的提供大的帮忙和助力。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但对唐洛和孔明而言,反而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推门进入,宽敞明亮的房间中,已经有人在等唐洛和孔明。

    却是一个有着娃娃脸,貌若少年之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穿着华丽的长袍,腰间挂着一根玉笛。

    不是旁人,就是龙涯道门的掌门,如今大幽的国师,道号玉玄子,俗家姓名白如玉。

    倒是人如其名,公子温润如玉,就是作为国师看上去过于年轻了一些。

    “掌门,人带到了。”清风子拱拱手说道,语气并不十分尊重。

    “多谢师兄。”玉玄子说道。

    “那我先告辞了。”清风子转身离开。

    “两位请坐。”玉玄子伸手邀请,举止倒是大气,怎么说也是一派掌门兼大幽国师——哪怕是道门内部妥协出来的结果。

    唐洛和孔明二人坐下。

    玉玄子直奔主题:“孔先生两人是打算对付欢喜寺?”

    “不,是覆灭。”孔明纠正道。

    玉玄子微微皱眉,随即舒展开:“欢喜寺势力庞大,不好对手,若是孔先生打算借我龙涯道门之力,那就恕贫道无法答应了。”

    “那个清风子连传个话都不会啊。”唐洛说了一句。

    他跟清风子说得比较清楚了,龙涯道门主要工作就是事后洗地,收尾处理。

    毕竟欢喜寺内门、外门弟子分散各处,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弄死。

    玉玄子看了看唐洛,没有说什么,接着看向孔明,毫无疑问。

    在他心中,这位白身才是真正的话事人,另一个法号“玄奘”的和尚,估计是强力打手之类的角色。

    恐怕也是这位孔先生以及背后所代表势力生出对付欢喜寺之念的实力保证之一。

    “我们不需要国师你们出多大力。”孔明说道,“只是在欢喜寺在中都、总坛的弟子尽数覆灭后,防止一些余孽反扑而已。”

    “仅此而已?”玉玄子有些惊讶,他们如此自信?

    “对。”孔明说道。

    玉玄子轻轻拂过扶手,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孔先生,你们就这么有把握?”

    “十成。”孔明看了唐洛一眼,语气斩钉截铁。

    莫说他相信唐洛不是信口开河之辈,就算他心存疑虑,这个时候也要表现出绝对的自信。

    若是表现得没有信心,就算是龙涯道门原本有合作之意,估计也会打消念头。

    不管行不行,肯定要说行,把人“悠忽”进来再说。

    “这位法师是?”玉玄子看向唐洛问道,心中的确有一些无奈,他这个掌门和国师,当得的确有几分憋屈和不如意。

    清风子只是告诉他今日会有孔明拜访,来商议对付欢喜寺一事,却对同行者只字不提。

    好在玉玄子天性豁达,倒也不会心生什么怨怼之情。

    而且,就算有几分憋屈和不如意,身为掌门还有国师,能获得的好处还要超过清风子他们的十大弟子。

    龙涯道门完全入世,已经可以算作大幽朝廷的一部分,其门下弟子也各有不入大幽以前正统体系,专门为他们设立,特殊的一官半职、封号在身。

    亦有玄气傍身,但这些玄气跟大幽真正官员的玄气不同,没有护体等功效,却可以对他们修炼产生好处。

    修士真正入世,自然有着原因,可不是单纯的“为国为民”,保大幽气运。

    “贫僧玄奘。”唐洛说道。

    “原来是玄奘法师……”玉玄子回忆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法号什么时候听过,一时间却无法想起。

    “孔先生,玄奘法师。”玉玄子说道,“你们突然决定对付欢喜寺,应该是得到了北原的密报了吧。”

    “哦?”孔明声音微微提高一点,不置可否。

    没有显露出什么情绪来。

    北原密报?

    “没错。”玉玄子当孔明知道,“北原五大部落被人重创,损失惨重,据说六巫、首领也死伤大半,内乱已起,不可能再入侵大幽了。”

    唐洛他们在北原搞风搞雨,重创五大部落,如今消息也已经传回来了。

    不过传回来,完全确切的消息仅仅限于五大部落受到重创,似乎是和尚所为。

    更进一步的,大幽这边的高层也不是特别清楚。

    “算是吧。”孔明说道。

    倒也是大实话,能够没有太多后顾之忧对付欢喜寺,唐洛清除了北原外患也是重要原因。

    若是北原大患未除,直接覆灭了欢喜寺那就太浪费了。

    怎么说也要让他们发挥出应该有的作用。

    “可是,孔先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欢喜菩萨三人恰好消失了一段时间。”玉玄子说道。

    “什么意思?”孔明皱眉。

    “一年前,欢喜菩萨便已经闭关,将琐事完全交予门下弟子。”玉玄子说道,“其后,一喜禅师、无月上人同样闭关,近期才重新出关。”

    “别人只道三人闭关修炼,可我龙涯道门却得到一些消息,三人恐怕是秘密北上而去,时间刚好对应了北原之乱。”

    “根据密报,北原五大部落之乱,亦跟和尚有关,似乎是三人,两男一女。”

    孔明的神色略微有些古怪,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国师的意思是,北原之事是欢喜寺所为?”唐洛问道,脸色淡然。

    “很有可能。”玉玄子说道,“欢喜寺一脉所修功法两位也清楚,欢喜菩萨本就是半只脚踏入金丹之人,北原之行如此顺利,他可能已经借此机会,进入到金丹之境,如今恐怕是在巩固境界!”

    “如果不是呢?”孔明微微咳嗽了两声。

    “欢喜菩萨跟我道门不合,才会隐匿北原之行。”玉玄子脸上闪过一丝忧虑之色,“秘而不宣,所以北原之乱到底是何人所为,我们至今亦不清楚,换做其他修士立下这泼天大功,哪能隐瞒?”

    “照你这么说。”唐洛说道,“如果那个欢喜菩萨已成金丹,又何必遮遮掩掩?”

    “两天。”玉玄子说道,“今早的消息,两天后就是欢喜菩萨出关之日。”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动手啊。”唐洛说道,说的真的一样,“要让他巩固金丹境界,你们道门就只能出去挨打了。”

    玉玄子摇摇头:“放出来的消息是两天后,如今,恐怕是金丹已固。”

    言下之意,现在动手就是一头闯进了对方的陷阱中。

    “不过国师倒也并不担心?”孔明说道。

    玉玄子看了孔明一眼说道:“瞒不过孔先生。”

    自己的神态已经没有什么破绽了,没想到还是被这位孔先生看出了端倪。

    或者说,跟自己无关,只是通过局势分析。

    如果欢喜寺已有金丹真人,那他们道门也不可能这么坐得住。

    “我门之事,不好向外人细说。”玉玄子坦言道,“但就算欢喜菩萨成就金丹真人,携力挫北原部落,阻大巫出世之功,成其大势。我龙涯道门也绝对不惧那欢喜寺。只是孔先生你们的计划,恐怕要推迟了。若能够另寻机会,我龙涯道门自然会守望相助。”

    倒是一个好心人,将一些机密消息泄露,不至于让眼前的人去送死,最后坐收渔翁之利。

    “国师高义。”孔明赞道。

    “孔先生入谬赞了。”玉玄子说道。

    “国师啊,你说两天后是欢喜菩萨出关的日子,估计还是他宣告自己已成金丹,乃是重创北原之人,大势已成的时刻,想必很多在外的重要门人都会赶回来吧?”唐洛问道。

    “对。”玉玄子说道,“其实今日就已经回了不少人。”

    “好。”唐洛笑了起来,“国师说的守望相助,还请不要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