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三百六十章 最强大的取经人

第三百六十章 最强大的取经人

 热门推荐:
    黄泉没有对唐洛呲牙咧嘴,他是在笑。

    笑得极为开心的样子,当然,那种笑容也非常诡异,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他看向唐洛的眼神,极为狂热,跟那三川当时的眼神如出一辙。

    “该死的!”

    敖玉烈双眼泛着金光,变成了龙的竖瞳,里面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表情中透着愤怒。

    他意识到,不仅仅是这些尸体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异化。

    这种让他异化、“鬼化”的力量,还来自于体内。

    来自他几个月的时间不断吸收、凝练的天地元气。

    有毒!

    这个世界还算充裕的天地元气有毒!

    这些“毒”深入他的骨髓,在关键的时候,来了一场爆发,扭曲着敖玉烈的神智、形貌。

    如果不是功德玉莲庇护,他恐怕会成为一条丑恶、扭曲的邪龙。

    暴虐、嗜血、疯狂,顺便长出大量的龙爪,还有指头之类的,要多丑有多丑。

    一想都觉得不寒而栗,三界第一帅就这么变丑了,敖玉烈宁可死。

    “不过……为什么他们没事?”敖玉烈看向两个取经人。

    取经人的确是特殊的存在,可到底特殊在什么地方?

    要知道,那些曾经的取经人,最后也异化、扭曲成为了鬼。

    “你说,我们见过……”黄泉突然转头,看着敖玉烈问道。

    “是的。”敖玉烈说道,“那个人叫做三川,没错。”

    三川这个名字,飞猿十三听心眼一族的人说过,记了下来,后来有跟唐洛他们提过。

    “等等,等等。”黄泉歪了一下脑袋,突然转身往二层跑去,片刻之后,传来了他狂热无比的声音,“多么强大的伟力!这才是强大的力量!这才是强大的度世真经!”

    “废物,什么取经人!全都是废物!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一道狂风席卷而来,黄泉重新出现了第一层。

    对御空源和天河尽两人不屑一顾,只是盯着唐洛。

    三川是他的血肉分身,是那种非常独立的分身傀儡。

    黄泉并不知道,这些分身在外面做了一些什么,每隔一段时间,才会去接受他们的所见所闻。

    这样的血肉分身,有不少个。

    颇为漫长的岁月中,黄泉本人无法离开西方净土,因此派出去了不少分身。

    每次接受分身所见所闻的时候,都有一种撕裂的痛楚,各种记忆混乱,黄泉都无法分清自己是谁。

    时间一长,连他自己都遗忘了自己还有几个分身在外。

    如今可以说是意外之喜。

    “你们只能成为肥料了,算是尘归尘,土归土。”黄泉看向天河尽和御空源两人。

    “肥料?”唐洛眉毛微微一挑,“人参果树的肥料吗?”

    “嗯?”黄泉问道,“人参果树?你是说那棵树吗?好名字,嗯……为什么有点熟悉。”

    唐洛转头,看向御空源和天河尽两人说道:“看来,你们‘出生之地’找到了。”

    说着,转身走出了高塔,朝着人参果树的方向走去。

    御空源他们紧随其后。

    敖玉烈皱着眉头:“什么时候,人参果还能够……”

    人参果成精?

    天河尽和御空源的情况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回到人参果树下,唐洛仔细看了一眼,人参果树上,一共有五个果子。

    乍看之下,模样跟他们以前吃过的人参果没有区别,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有一些不同的地方。

    以前的人参果,说是四肢俱全,五官兼备,实际上只是有一个形态而已,颇为模糊。

    但现在那五个人参果,活灵活现,简直跟真正的孩童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大小变小了很多。

    而且,它们的模样,跟天河尽和御空源也有着几分相似!

    唐洛伸手虚握,抓下一个人参果来。

    人参果一落到他的手中,头顶上长出来的,跟树枝连接的“枝干”,有鲜血不断溢出。

    包括树干断裂处,也有一些鲜血滴落下来。

    “这个还没成熟呢,估计还要好几年才会‘成型’。”黄泉慢悠悠地走过来说道,“不过没关系,有这两个废物当做肥料的话,会长得快很多。”

    所谓成型,就是形成灵智,变得跟御空源、天河尽他们一样。

    “所有的取经人都是这么来的?”唐洛问道。

    “当然。”黄泉笑道,“他们是聚集了天地之精华,诞生出来的‘灵童’,诞生之后,我就会把他们送出去,让他们在外界成长起来,再回到这里,取得度世真经,传播世间,拯救这个世界。”

    对于唐洛,他倒是知无不言。

    “人参果树,感觉变成了‘动物’啊。”唐洛说道。

    取经的本能,类似于动物的迁徙,回到出生地诞下子嗣什么的。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只是一个比较让人容易理解的比喻。

    “那度世真经又是怎么来的?”唐洛问道。

    “度世真经?度世真经很早就存在了。”黄泉晃了一下脑袋,露出迷惘的神色,然后才说道,“后来,后来我又抓了很多。哦,对,还有取经人,取经人也是度世真经。”

    “没错,足够强大的取经人,有资格成为度世真经!进入到藏经阁中,成为拯救世界的重要力量。”

    “废物取经人,只配成为肥料!养分!”

    由迷惘变得坚定,又变得狂热。

    谁都能看够看出来,这个满口利牙的僧人,看似平和的外表下,其实是暗藏着一个疯狂的灵魂。

    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一些事情恐怕连他自己都忘记了,需要刺激才会想起来。

    “你很强吗?为什么不亲自向世人传播度世真经?”唐洛继续问道。

    “为什么?因为我出不去!我出不去你知道吗!”黄泉骤然狂暴起来,“我一离开这里,我就会变得很虚弱!否则的话,我早就出去了!我早就出去将那些妖魔鬼怪通通灭杀度化了!”

    “明白了。”

    唐洛点点头,做了一个归纳总结,“你在这里种树,让取经人诞生,送他们出去,让他们变强,等取经人回归。就‘传授’他们度世真经,一些取经人会成为新的度世真经,一些则是会离开,向世人传播度世真经。”

    “不过还有一种情况,取经人实在太弱了,既没有办法成为新的度世真经,也没有资格传播真经。”

    “所以,他们会成为养料,对吗?”

    度世真经的力量,对取经人来说,是需要主动获取的。

    不去主动接触,就不会受到影响。

    不像敖玉烈、飞猿十三一样,无论是否愿意,都会被那些力量涌入,异化。

    “对。”黄泉冷静下来,一脸欣赏地看着唐洛,“或许,你可以成为第二强大的真经,不,甚至还会更强……”

    “如果取经人太弱,或许连回到西方净土的资格都没有,还不如成为其他取经人的养料。”唐洛继续道,“取经道路上的白色巨猿,白骨,这些取经人是你安排的吧。”

    黄泉点点头:“这些人实力不错,但距离成为度世真经还差一点。但让他们传播真经,什么时候死在外面,又太浪费了。所以我安排他们在取经之路上等待。吞噬其他取经人,他们就可以变强,有朝一日成为真经。”

    “力量,就是真经!”

    “只有真经才可以拯救世界!取经,是救世的伟业!”

    毫无疑问,黄泉觉得自己的行为崇高到了极点,狂热、孜孜不倦地进行着“取经的伟业”。

    不过,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是南辕北辙,或者说,一切都在错误的基础上进行的。

    传播出去的度世真经是力量,却是扭曲的力量。

    “这里就你一个人?”唐洛问道,“人参果树又是怎么来的?”

    “当然就我一个。”黄泉说道,“这棵树,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我……”

    黄泉皱着眉头,似乎想要回忆起什么来。

    但记忆的尽头,就是他只记得自己叫做黄泉,在这里不断地进行着取经大业。

    他是谁,他怎么来的,什么时候来此,又为什么在进行取经大业,全部成为了朦胧的迷雾。

    “不重要,我不重要,这些都不重要!”黄泉说道,“唯有取经,救世才是一切!”

    “也是。”唐洛说道,“去藏经阁吧,让……贫僧看看,有什么真经可堪一阅。”

    这话说的傲气十足,丝毫没有把那些度世真经放在眼里。

    黄泉的成果被贬低,他却没有半点生气,反而笑着说道:“请。”

    唐洛把手中的人参果放下,重新走向藏经阁,敖玉烈紧随其后。

    御空源三人,还有哮天犬没有跟上。

    飞猿十三脸色沉重,没想到主人的身份来历竟然如此悲惨。

    取经人根本就不是救世主,只是一群可怜人。

    御空源神色颇为平静,看着人参果树,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一阵咀嚼之声打破静谧,御空源猛地转头,看向身后。

    那边,天河尽蹲在地上,满脸血污。

    正在大口大口地吞着被唐洛放在一旁的人参果,人参果流出来的鲜血,打湿了的衣服。

    天河尽吃得却分外开心。

    “你干什么?”御空源问道。

    “补充养料啊。”天河尽笑道,张开嘴巴,吃下最后一口,吞咽下去,“我感觉到,力量增强了。”

    话音刚落,一个健步冲到了御空源面前。

    天河尽伸手抓向御空源,五指变得尖锐无比,像是五根小小的刀片。

    呼啸破空之声响起,快如疾风。

    御空源头顶趴着的哮天犬张开眼睛,尾巴甩了甩,又重新闭上。

    “啊!”

    一声惨叫,天河尽的身子倒飞出去,在地面上翻滚来十几米才停下。

    御空源缓缓收腿,刚才千钧一发之际,她一脚踢出,踢在天河尽的胸膛上。

    可以看到天河尽胸膛凹陷下去,如果是常人,这样的伤势恐怕已经死亡了。

    “你!”天河尽双眼决眦,不明白这个柔软的小白花哪来的力气。

    “我可以将生命力赋予他人,也可以吸收额外的生命力。”御空源脸色平静。

    身边的人参果树无风摇曳,发出“沙沙”声。

    可以看到,四个人参果中,已经有两个彻底枯萎成为了干尸。

    剩下的两个,也在逐渐萎缩。

    “抱歉了,我要成为最强大的取经人。”御空源毫无波动的双目盯着天河尽。

    不是在看同伴,也不是在看食物,只是这么看着,无喜亦无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