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二十二章 阿弥陀佛

第二十二章 阿弥陀佛

 热门推荐:
    桑代克身子本能地向后探去,余光瞥到桌子上的那张画像。

    上面的人,身形跟眼前之人何其相似!

    “开枪!”

    桑代克咆哮道,不管他是谁,他是怎么来的。

    先开枪肯定没错。

    活口问话,也是建立在有优势的基础上。

    己方人多没错,可对方敢来,必然有所依仗。

    先打死敌人,再思考问题。

    这一刻,桑代克显得无比果断。

    那些保镖的反应也不慢,几乎是在桑代克高喊的同时抬起枪口,扣动扳机。

    一时间,枪声充斥着整个空间。

    升降梯的“电梯井”也就比升降梯稍微大一点点。

    也没有“电梯门”。

    压根就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如果刚才桑代克或者那群保镖反应慢一点。

    唐洛就可以离开这个狭小的升降梯,进入到房间中,有着还算开阔的空间进行闪避。

    但现在,对方如此果断,唐洛就要直面这群人喷射着火焰的枪口,还有从枪口中迸发的子弹了。

    这些保镖用的左轮,明显要高级很多,采用的是双动式枪机,可以连发。

    虽然射速比起现代的枪械来说,不算快。

    但开枪人数众多。

    密集的枪声响起,依然如同一场子弹风暴。

    无处可躲的唐洛,面对这一场扑面而来的子弹风暴,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双眼微微一眯,眼中的场景,速度一下子变得缓慢起来。

    桑代克弯腰的动作,保镖们扣动扳机的举动,枪口中喷射出的火焰。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放慢。

    右手的大拇指按在食指上,唐洛对准一颗飞到眼前的子弹,屈指一弹。

    一声脆响。

    弹头像是轰击在坚固的钢铁墙壁上一样,挤压,碎裂。

    损毁的弹头倒飞回去,撞击在另外的一颗子弹上。

    又是一声脆响,两颗子弹朝着不同的方向飞去,其中一颗再次撞在另外的子弹上。

    叮叮当当。

    金属撞击的脆响声,还有落地的声音。

    跟枪声混杂在一起。

    桑代克他们瞪大了眼睛,在他们的视线中。

    就只看到“来者”的右手,在身前化作了一道道残影,子弹不断地被弹飞,落地。

    甚至有人被“飞溅”的流弹击中,发出一声惨叫。

    直到,枪声戛然而止。

    最后的金属撞击声也停止。

    房间内变得安静一片,只有那两个被流弹击中肩膀的保镖,压抑的呼吸声。

    左轮枪,六发子弹后,肯定是要换子弹的。

    就算保镖们带着专门的“换弹器”,换弹的速度依然快不了。

    彼此之间又没有什么配合。

    所有人都在不顾一切地开枪,杀掉眼前之人。

    所有,空档期就这么出现了。

    而在一轮子弹风暴过后,他们齐射的目标依然好端端地站着的时候。

    每个人都呆滞着,都忘记了换弹。

    唐洛单手握拳伸在面前,拳头遮住了众人的视线,让他们依然没有看清他的脸。

    握住的拳头并不紧,很松,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一样。

    拳心向下,唐洛五指张开。

    被他抓住的最后几颗子弹落在地上,混入到脚下的子弹堆当中。

    “啊!”

    子弹落地的声音似乎“惊醒”了一个人。

    他大叫一声,再度抬起枪口——也不知道转轮中到底有没有装好子弹。

    “砰!”

    一声枪响。

    那个保镖额头正中心多了一个血洞,尸体倒下,砸在地上。

    唐洛平举左手,握着的手枪,枪口冒出袅袅白烟。

    左轮手枪这玩意,唐洛也有啊!

    射击这种事情,唐洛从来没有学过。

    但想要开枪击中目标,无非是两个两个条件,一,瞄的准,二,手很稳。

    这两个条件,唐洛都恰好满足。

    开枪的时候,枪口不会有半点偏移。

    一定的距离内,他就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

    一共六声枪响。

    六个还打算反击的保镖倒下。

    这下,其余人都不敢妄动了。

    只好拿着手枪对准唐洛,看上去是一副对峙的模样。

    桑代克已经猫到了圆桌的另一边,盯着唐洛问道:“就是你们在对付组织?”

    “嗯。”

    唐洛应了一声,想了想说道,“你们就叫我‘惩罚者’吧,惩恶扬善。”

    桑代克嗤笑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之情。

    惩恶扬善?

    这个家伙怕是活在梦里。

    不过嗤笑后,桑代克脸色再度阴沉下来。

    眼前这个活在梦里的人,现在是他们所有人的噩梦。

    徒手挡下,接住子弹?

    还是说,其实是自己在做梦?

    唐洛低头,从衣兜内取出六发子弹,不紧不慢地装填进转轮中,走出升降梯。

    仔细想想,走过去一拳打爆一个人的脑袋。

    好像太残暴,太妖魔了一些。

    不符合自己出家人的身份。

    用枪就低调、祥和很多。

    就在唐洛填充子弹的时候,突然一片阴影出现,让灯光暗淡不少。

    抬头,唐洛看到一个彪形大汉站在自己面前。

    超过两米的身高,满脸横肉。

    右手握着一把雪亮的匕首。

    唯一一个没有拿枪的人。

    也是桑代克的两个贴身保镖之一。

    两个保镖,一个善用枪。

    这个则是孔武有力,近战无敌,最关键的是,此人的脑子不太好使。

    被桑代克训练洗脑,忠心耿耿,不会违背桑代克的任何命令。

    为他挡枪都是等闲之事。

    这个时候,唐洛刚好装进最后一枚子弹。

    高大男子对着唐洛露出一个狰狞到极限的笑容,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

    他张开双臂,抱住唐洛。

    口中发出了野兽一般的低吼,手臂上的肌肉隆起,青筋暴出。

    脸色迅速涨红,额头上布满青筋。

    显然是用尽了全身最大的力气,要把唐洛活活勒死。

    他的熊抱,勒死之人不在少数。

    死后连尸体都扭成一个夸张的姿势,可以用“不成人形”来形容。

    但现在,这仅仅是刚刚开始。

    男子勒住唐洛的同时,枪声再度响起。

    桑代克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黑色的左轮。

    双手握枪,隔着男子,瞄准了唐洛的脑袋,果断扣动了扳机。

    没有多少人知道,桑代克伯爵,同样是一个神枪手。

    与此同时,其他人同样扣动扳机。

    只比桑代克慢了一线。

    以桑代克为主攻,他们人负责补刀。

    桑代克手中的枪,跟其余人的,显然是不同的。

    这把左轮主体黑色,雕饰金色花纹,尊贵华丽。

    不像是一般左轮那样只有着一根细细的枪管。

    左轮的前端更像是常见的现代化手枪,斜向下在接近扳机的地方还形成了一个倒三角。

    在原本的奢华感觉中平添了一份霸道。

    其工艺根本不像是这个时代可以制造出来的产物。

    并且,像是一件艺术品多过于杀人凶器。

    但其威力,就是真正的杀人凶器!

    其他人的手枪,再高端,射出来的子弹,也不敢保证可以百分百穿透桑代克保镖的身体,击中唐洛。

    特别是桑代克保镖还是全身紧绷,用力的情况下。

    击中他或许可能让他因为疼痛在瞬间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但下一息他的力量就会流失,从而松开对唐洛的禁锢。

    而桑代克手中的左轮射出来的子弹——

    男子的脖子,胸膛在这一瞬间被撕裂,巨大的创口让男子的脑袋和身子直接分离。

    唐洛身子后仰。

    带着的帽子落下,刚好盖住了他的脸。

    接下来的子弹射在男子还没有倒下去的身躯。

    也有几颗刁钻的飞向唐洛。

    只不过男子已经松开了禁锢,后仰着的唐洛退后两步,退回到升降梯,靠在里面,刚好避开了那几颗子弹。

    “死了?”

    桑代克看着满身鲜血的唐洛,在内心暗道。

    他对这把左轮的威力,还有自己的枪法都很有信心。

    桑代克曾经用这把左轮,在200米开外一枪击杀过一头熊。

    这把左轮,根本不是用来对付人类的。

    他相信,没有人可以在他已经瞄准的情况下,还能在这把左轮下逃生。

    对方那满身鲜血的模样,似乎也在说明这一点。

    但是,为什么内心的不安,惶恐,甚至是恐惧情绪,完全没有消解呢?

    “开枪!给我开枪!”

    桑代克猛地咆哮道。

    其他人对视一眼,对这种鞭尸行为有些不解。

    但还是尊重桑代克的意见,纷纷扣动扳机。

    就在这个瞬间,靠在升降梯内的唐洛突然动了。

    斜斜依靠的身子重新站直,帽子落下。

    双手抬起,左手开枪。

    右手化作残影。

    枪响之后,桑代克艰难地扭头看向四周。

    原本站在他旁边的同伴,保镖们,已经尽数倒下。

    他又重新看向唐洛。

    此人咧着嘴巴,露出洁白的牙齿,上下牙齿中间,叼着一枚子弹。

    那颗子弹,竟然被他咬住了!

    唐洛脸上没有任何血迹,全被掉落在地上的帽子挡住。

    张嘴,任由子弹掉落在地上。

    一声脆响。

    让呆滞的桑代克猛地惊醒。

    “怪物!”

    “怪物!”

    他咆哮着,对准唐洛再度开枪。

    三声枪响后,桑代克闷哼一声,黑色左轮掉落在地上。

    他右手的手腕迅速红肿,虎口也已经崩裂。

    黑色左轮威力很强,后坐力也强的惊人。

    桑代克不顾一切地射击,还没来得及打完所有六发子弹。

    就已经让自己受伤了。

    失去了最后的武器,桑代克身子一抖,对着唐洛喊道:“我——”

    一道黑光闪过。

    桑代克的脑袋和唐洛丢出去的左轮同时碎裂。

    “阿弥陀佛——”

    如同炼狱的房间内,响起格格不入,显得极为妖异的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