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七十六章 弄丢狗的代价

第七十六章 弄丢狗的代价

 热门推荐:
    衣服被锋锐的剑意撕开了一道口子。

    唐洛低头。

    看到一柄小臂长短的晶莹小剑,旋转着,妄图钻进,撕裂自己的胸膛。

    唐洛伸手,抓住了小剑的剑柄,晶莹小剑在他手中挣扎不休。

    “妖僧!”背后传来清越的呵斥声。

    唐洛缓缓转过身,看到一个打扮介于侠客和道士之间的人站在包厢的门口。

    模样端的是俊美无双。

    一只手捏做剑决姿势,另一只手搭在手腕上,脸色凝重,拼命催动着唐洛手中的晶莹小剑。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修炼者,修士。

    “狗……”唐洛的脸色阴沉下来,“你弄丢了狗。”

    卖火柴的小女孩,神出鬼没,速度之快,唐洛都无法追上。

    这一跑,下次再引出来不知道要何时了。

    “妖僧!还不束手就擒,噗——”

    话音刚落,此人如遭雷击,身子一震,脸色骤然煞白,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唐洛手中挣扎不休的小剑已经停止,上面布满了一道道裂痕。

    从精致的艺术品变成了即将破碎的艺术品。

    修士吐血后,非常干脆地昏迷了过去。

    走出房门,唐洛一看。

    酒楼内乱成一团,不少人在呕吐、挣扎着,应该是被泄露出去的致命毒雾影响到了。

    毒雾不是说时间上限一到,就会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散去多少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毒雾依然会发挥一些作用。只不过毒力大大减弱了。

    催动功德玉莲,淡金色的光芒扫过酒楼,将那些人的毒素祛除,一来一去,唐洛赚取了一些功德之力。

    他抓起那个昏迷的修士,快速离开酒楼。

    回到鲁家,唐洛把事情给鲁至说了一下。

    当然,采用了一些春秋笔法,遮掩了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

    不过大致的情况,足够鲁家跟官府说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酒楼没有死人。只有两个外来人死亡。

    别说有鲁家出面,就算没有,官府其实也懒得追究。

    善后之事,轻松解决。

    青琅从昏迷中醒来,觉得头疼欲裂,好像脑袋被撕裂了一般。

    作为无涯派的首席大弟子,花信年华便足以跟掌门、长老抗衡,千年一遇的天才修士。

    她觉得自己这趟下山的红尘历练,乃是再简单不过。

    一开始也的确如此。一路前行,手刃了不少为祸一方的妖魔鬼怪,凡俗之人感恩戴德。

    入了这安山城没多久,便听闻此城这段时日怪事连连。

    先是有人接连失踪,逼的鲁家、丁家两个大户龟缩不出。

    接下来又是安平湖上的画舫惨案。

    一夜之间,整船人中毒而亡,无一活口,死状凄惨。

    又有手拿白色骷髅头骨,不知是人是鬼的白衣僧人,穿行于安山城之中。

    日夜不休,吓傻大量打更人。听闻似与画舫惨案有关。

    魑魅魍魉,群魔乱舞,引得整个安山城人心惶惶。

    青琅来酒楼吃食,顺便打听更多的消息。

    没想到刚刚动筷,便有毒雾从二楼的包房扩散。同时,妖气肆虐。

    赶到二楼,青琅就看到传闻中不知是人是鬼还是妖的白衣和尚背对于她。

    房间内妖气肆虐,毒气还未彻底散尽。

    还有两具尸体!

    好一个妖僧!

    青琅二话不说,捏动剑决,腰间挂着的“天晶流霜”直接出鞘。

    此剑由掌门赐下,乃是无涯派传承了多年的法宝。

    除开少数几件镇派法宝外,无涯派就属此剑最为珍贵。

    当属一等一的法宝,代表的就是无涯派。

    无涯派传承多年,有资格佩戴此剑,行走天下不足五人之数。

    而青琅就是其中之一。

    不仅如此,掌门赐剑,代表着此剑真正归于青琅。

    日夜温养,可为自己的本命法宝。

    现在,疼痛欲裂的青琅就看到“天晶流霜”放在桌子上,上面布满了一道道裂痕。

    失去了原本的流光溢彩不说,跟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系,也彻底中断。

    头疼的根源,便是来自于此。

    她的本命法宝,天晶流霜被毁了!

    青琅本能地挣扎了一下。

    才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双手束缚背后,双脚弯曲,跟双手被捆在一起,用绳子悬挂于半空中。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

    不同的是,并非倒吊,青琅是面朝下,背朝天。

    距离桌子大概有半臂距离。

    所以她一睁眼就可以看见一张桌子,还有桌子上放着的天晶流霜。

    以及,在天晶流霜旁边的手。

    那只手上,把玩着一枚玉佩。

    青琅双眼瞪大,这是她贴身携带的玉佩。

    功效为一点欺骗凡夫俗子的幻术。

    可以让她从一个漂亮女子,变成一个俊美男子,方便在外行走。

    青琅羞怒无比。

    她明明记得,这玉佩自己是带在亵衣之中,真正的贴身收藏。

    现在却被人把玩在手中?!

    她低头,衣衫却并不凌乱。

    “别看了,这玉佩就是你的。”唐洛开口说道。

    “妖僧!”

    青琅猛地抬头,便看见穿着华丽僧袍的白发僧人端坐在自己面前。

    正是酒楼所见的妖僧。

    “你害我丢了狗。”唐洛无视了青琅的话,玉佩在手指之间不断地翻飞。

    “妖僧,你为祸一方,他日必遭天谴!”青琅呵斥道。

    唐洛放下玉佩,看着青琅,语气有些疑惑:“没道理啊,你这种没脑子的新手,应该早就被做成热兵器了才对。”

    有一点点实力,却有不是那么强。有一点点背景,也不是那么厉害。

    偏偏自信满满,自视甚高的“江湖新秀”们,老江湖们最喜欢了。

    无论是江湖武林,还是仙侠世界,这种“少侠,女少侠,仙子”之类的,翻车概率都是最高的。

    仙侠世界还好,大部分有长辈留个暗手,多少有跑路的机会。

    武侠世界就悲剧了,翻车之后,惨不忍睹。

    “实力又弱,难不成你的师门就在安山城边上,这是你的下山历练第一站?”唐洛看着青琅。

    那认真的模样,仿若在研究一个严肃的问题。

    没脑子,新手,实力又弱,以及听不懂,但是可以感觉到恶意满满的“热兵器”。

    堂堂首席大弟子,竟然被这样形容?

    重伤之身的青琅一口气没有缓上来,胸口一痛,又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晚。

    房间内点起了蜡烛,将她的身影投射在墙壁上。

    青琅转头,看到自己的影子,倍感屈辱。

    “吱呀。”

    房间门打开,那白发妖僧走了进来,放了一个小小的骨头在桌子上,重新坐到青琅面前。

    “上天有好生之德。”唐洛看着青琅说道,“贫僧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

    “妖僧!”青琅显然不太会什么骂人的话,一句妖僧就是极限了。

    让唐洛生出一种欺负幼儿园小朋友的感觉。

    “你害我丢了狗,那你就给我……”

    妖僧的杀伤力,着实太小,唐洛毫不在意,一边说一边往青琅胸口伸手。

    “你干什么!”

    青琅发出一声尖叫,摇晃着身子。

    因为重力的关系,看上去很是宏伟的双峰一下子晃得人眼晕。

    “我是无涯派首席弟子!青琅!”

    眼看魔爪靠近,无法躲闪,青琅哭喊着。

    说出了以前绝对不屑说出的话,做了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情——搬出了自己的靠山。

    “哦。”

    唐洛点点头,也自我介绍道,“贫僧玄奘,大雷音寺斗战胜佛,前·佛祖座下二弟子。”

    搬靠山,比后台?

    有事你去找如来!唐洛可是为大教立过功的男人。

    青琅绝望了。

    大雷音寺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

    但佛祖她好歹知道。

    这个妖僧竟然自称是佛祖座下二弟子?

    显然是个疯子,无法无天的狂徒,无涯派的名声根本镇不住他。

    绝望之中,青琅闭上双眼,两行清泪落下。

    黑暗中就感觉到胸前被强行塞进了一个——很坚硬的玩意。

    几乎要将衣衫撑裂开。

    “行了。”

    唐洛把头骨塞进青琅怀里,“你运气好,不是女儿身的话,此时已经被贫僧度化了。能找回狗子,这事就算了,找不回,你就给贫僧当一辈子的诱饵。”

    “???”青琅睁开眼睛,完全不知道这妖僧在说什么,要干什么。

    但是,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虽然是个没脑子的新手,你这表情,看来也不是完全不懂正常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等等——你不会是故意的吧?”唐洛站起来,斜了青琅一眼。

    好妖精,碰瓷碰到玄奘大师手上来了。

    玄奘大师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是你能碰瓷的人吗?

    青琅羞愤欲绝,恨不得咬舌自尽。

    然而很不幸,重伤下的她全身无力,连咬舌头的力气都没有。

    刚才的挣扎已经抖掉了她最后的力气。

    唐洛把青琅放下来,任由她鸭子坐在桌子上,然后用绳子在她脖子上打了一个结。

    以她目前的状态,肯定无法挣脱的。

    “妖僧,你到底要干什么!要杀便杀,休要折辱我!”青琅仰起头,士可杀不可辱。

    “贫僧要你找回被你弄丢的狗子。”唐洛说道,“你乖乖照办就行,找到了贫僧就放你走,别问,说了你也不懂。以你的智商,贫僧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因,要从唐洛抓住卖火柴小女孩的时候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