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只是个穿越者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白石麻衣上京

第四百三十二章 白石麻衣上京

 热门推荐:
    对于已经十三岁升入初二的白石麻衣来说,初中生活并没有自己最初憧憬的那么青春美好,甚至可以说是一片灰暗。

    之所以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并不是因为变成初中生之后陡增的学习压力,而是因为她在学校受到了霸凌。

    对于初中生而言,因为人生观还十分简单,因此对待一个人的好恶同样也十分简单。白石麻衣受到霸凌这件事究其原因也不复杂,只是她的同学妒忌她长得漂亮而已。

    已经十三岁的白石麻衣如今已经出落成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肤色也因为得到黑木瞳这个干妈的关照早已不复小时候的黝黑,反而有了几分未来“反光板”的意味,很是招学校里男生的喜欢,鞋柜里也通常都是塞着满满的情书。

    受男生欢迎,必然会招来与之相反的女生讨厌。因为白石麻衣的受欢迎,她不仅被班级里的女生孤立,更是受到了针对。虽然没有鞋子里放图钉这么过分,但每天面对被弄乱的桌椅,还被传谣言,以及全班女生都不和自己说话的状况,对于才十三岁的白石麻衣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的境遇,这使得她连在棒球社的社团活动都受到了影响。

    霸凌这种事情在日本的校园之中并不是个例,与之相反,几乎每座学校都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好在做得过分的毕竟只是极少数,大多数情况下所谓的霸凌也只是孤立和针对而已。

    白石麻衣原本也不打算惹事,事情并未超出她能够容忍的范围,只是这样被针对的感觉还是让她感到很难受。

    从初一到初二都被针对的情况让白石麻衣本来打算再忍一年,到初中毕业以后就和爸爸妈妈说要转学去别的地方,懂事的她并不愿意给家里添麻烦。

    不过在一次和自己的干妈聊天时不慎说漏了嘴,让黑木瞳知道这件事以后,心疼干女儿的黑木瞳便打算采取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

    想要解决被霸凌的问题,自然有着不止一种方法。改善和同学的关系、让老师和学校介入调解、甚至干脆将欺负自己的人收拾一顿、让他们不敢再针对自己,解决问题的办法有简单也有容易,但无疑转学是最简单直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收到干妈愿意帮自己转学的好消息,白石麻衣自然由衷的感到欢欣鼓舞。对于生长在群马县乡下的她来说,能够远离受欺负的环境,还能够去到东京这样的大城市,见到自己漂亮的干妈,这无疑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也让她连续几个晚上都高兴的睡不着觉。

    因为四月一日是新学期的开学,白石麻衣必然要提前赶到东京,好准备转学的诸般事宜。

    好在黑木瞳将这件事告诉了年轻人,在他帮忙找人打了个招呼,并且捐了一小笔赞助费之后,白石麻衣转学的所有问题便已经得到了彻底的解决。白石麻衣只需要在开学之前,人来东京,置办好上学要用的各种学习用具以及新制服便好。

    群马离东京并不远,两地之间的交通也非常方便,就算不坐新干线,电车也足以将她安全的送达目的地。

    自觉已经长大的白石麻衣拒绝了姐姐要送她上京的提议,独自一人提着一个大行李箱便在姐姐和妈妈不放心的眼神下坐上了前往东京的电车。

    ————————————————————

    提着行李箱走出车站的白石麻衣四处张望着,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新奇以及害怕。

    虽然要强的拒绝了姐姐送自己的提议,但实际上白石麻衣却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样勇敢,好在总共不到三个小时的电车路程并不算长,一路上一直如同一只小仓鼠一样紧张的白石麻衣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十分顺利的抵达了东京。

    对于从小生长在群马县山里的白石麻衣来说,东京这样的大都市对于她来说一切都是新奇而陌生的,人生第一次独自出这么远的门,对于白石麻衣来说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尽管这体验给她的感觉并不怎么美好。

    面对着陌生的环境与周围行色匆匆的人群,白石麻衣只敢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行李箱往车站出口一旁的柱子旁边缩着,意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同时,却又担心来接自己的干妈找不到自己,矛盾的心里让她担心又害怕,心里焦急的似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最后还是一位好心的车站工作人员见她一个小姑娘一副快哭的样子躲在柱子旁边,上来关心的向她询问了一番之后,才帮她联系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黑木瞳和年轻人,把她安全的送到了她干爹干妈的身边。

    “干妈!”白石麻衣带着哭腔的抱住了黑木瞳,独自一人等待的过程真的把这个从未出过远门,却又生性胆小的姑娘吓坏了。

    轻轻的抚摸着白石麻衣的小脑袋,安慰着自己的干女儿,黑木瞳自然对她今天的遭遇感到十分心疼,但心疼之余却又感到一阵好笑:“麻衣样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一个人来东京了?车站这么多人,你就不怕走丢吗?而且你找不到我们,可以找车站的工作人员或者警察帮助啊!一个人站在那里哭多羞人呀!”

    “人家……人家觉得自己长大了,能独立来东京嘛!”白石麻衣带着哭腔的向黑木瞳解释着,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一时逞强会带来这样的结果。早知如此,她就不会拒绝姐姐送她来东京的提议了,搞得自己不仅没有表现出长大的成熟,反而惹来了干爹的嘲笑。

    对于白石麻衣而言,明明笑话自己的是黑木瞳,但她却主观的将一切黑锅都推到了一旁的年轻人,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干爹是最喜欢笑话自己的黑历史的。这样深刻的印象已经让她无论碰到什么情况,首先想到的都是年轻人又多了一件可以笑话她的事情。

    年轻人自然不知道白石麻衣心里的这一番想法,不过就算知道,年轻人估计只会笑得更大声,而不是觉得对自己的干女儿幸灾乐祸有什么不对。不过看着白石麻衣在黑木瞳的安抚下逐渐情绪稳定,他还是对两人开口道:“先上车带麻衣样回家把行李放下吧,站在这想什么样子。”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