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灾武纪元 > 第二百章 ‘黑科技’(6900字)

第二百章 ‘黑科技’(6900字)

 热门推荐:
    “是这样。”江苍点头,看到电影开了,也望向了放映屏幕。

    再伴随着厅内音响的立体音效,这个电影自己看过,那没啥好聊的,纯属等着打发时间,就等进度条过去。

    包括四周的情侣,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情意绵绵的,谁知道他们都在聊着了什么。

    但放映大厅的监控都是360度还带死角的清晰夜视仪,这个他们都在注意,说归说,没动手。

    而青年望着电影屏幕,是从影片一开始的灾难‘冷风暴’来袭,直到全球再次陷入冰河世纪的过程中,是一直看得津津有味。

    哪怕是他这些年来也看了不下十遍,情节早就熟记在心,看了前面就能下意识回想起后面。

    可他就是想看,除了眨眼,眼睛就一直盯着电影屏幕,偏头都不带转的,好似要再三观察影片中自己曾经有可能忽略的细节。

    尤其是随着影片进入‘灾难时期’,主角开始在冰天雪地中生存时。

    青年更是聚精会神,观察着影片中的每一片场景,像是代入进去了一样,就差抱着膀子与主角一样说‘冷。’

    一时间。

    江苍神识观察到青年这般架势,倒是有点好奇了,好奇自己的引路人是在‘观察’什么?

    不过。

    人家看的认真,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询问、打扰。

    那就一块看呗,等电影演完了再说。

    但在这电影放映的过程中。

    有人或许是收到了信息,避着灯光拿出手机的时候。

    江苍神识觉察也单独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看到如今的时间是‘15年’,十月二十七号夜十一点。

    这电影,还真的十年左右了。

    难怪这电影放映的阶段内,数百余座位只坐了十分之一上下。

    感情是老电影了,还大晚上的,这还能排上片,谁知道是因为啥原因能排上的。

    或许是元能规则影响,插播了一个档期,也可能是怀旧,这谁都说不准。

    而江苍看着电影,这一等,从头到尾,就是两个小时过去。

    直到片尾结束,放映厅内的灯光再次亮起,一对靠后的情侣放开了拥抱。

    江苍才看到青年把意犹未尽的目光从屏幕上收回,轻轻揉了揉眼睛。

    “朋友是第一次看?”江苍偏头问一句话,又顺势站起身子,看似要路过青年这边,再和前后陆续离开座椅的人群,一块朝着出口行去。

    “我刚才聚精会神的样子”青年听到江苍询问,是笑了,“确实像是第一次看而且我刚才看的太入迷了。也许您之前叫我,声音太小的话,我还不一定知道”

    青年说着,又映着灯光,看了看走来的江苍几眼。

    一时,也许刚才是电影快开幕,大厅内太黑,看不仔细。

    但如今他这一瞧,却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江苍的样子有点熟悉的感觉。

    尤其这还是一个市的,说不定就曾经见过。

    于是他思索着,便再多说了几句道“这部电影我看了十四遍了。再算上今天,应该算是第十五遍”

    青年说到这里,也站起身子伸出手掌,握手般的顺便询问道“我叫何明远您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江苍。”江苍从何明远旁边路过,握手回道“您这看电影的耐心可以。但咱们倒是真没见过。”

    江苍笑着,当着何明远的面,把另一只手内一直握着的甲壳,放在了旁边的座椅上,又换为正礼抱拳,“何师傅。”

    “江江师傅”何明远看到江苍这么正式,倒是也学着一抱拳。

    特别是这出门问个路,见路边店里的手艺人修个东西,不都唤声师傅,这个称谓通用,没错,没啥奇怪。

    就是何明远看到这位江师傅有点太‘正式’了,倒是有点不太适应。

    只是。

    也是这时听到了江苍的名字。

    何明远琢磨了一下,心里却越发疑惑,总觉得江苍的名字也好似在哪里听过?

    此时,他再看到江苍又开始把玩的甲壳,更是思绪一正,想着自己和这位朋友‘兴趣爱好’一样,八成就是在古玩街上,或是哪个聚会拍卖场里碰过脸!

    并且他偷偷看了看江苍的衣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这看上去就做工精良,修剪的得体,像是量身打造。

    指不定自己见过江苍,就是在那种比较上档次的社交场合内,有过当面,还听过拍卖师念过江苍的名字。

    那这还真有可能!

    不然,他研究的东西太多了,平常的路人他还真的记不清。

    “原来您也喜欢收集一些古件”何明远思索瞬息,就指了指江苍掌中的甲壳道“我平时就是研究这些古玩,尤其是一些动物化石。我要是没猜错,您手里的这件东西,应该是甲壳一类的化石?”

    他像是自语一句,又看了看手机,才接着道“现在十二点多了,如果江师傅现在没事,咱们一起找个地方吃顿夜宵,聊聊这些东西?”

    何明远说着,诚意邀请,目光都带着笑意。

    但他这不是看到江苍好似有钱,继而想巴结江苍。

    而是他身为一名考古学者,性格又是求知若渴,那如今他见到了爱好相同的人,肯定是能学一些,学一些,学会了,那都成了自己的知识。

    “成。”江苍没啥反驳,能快点搭上线,再来个夜宵两杯酒,是好事,交情估摸着就有了。

    再随着两人出来。

    一阵凉风吹过,来到了夜晚人少的电影院外街道上。

    灯光与夜色照着。

    江苍还没好好看看这里的夜景,却看到一辆停在路边三十米外的黑色车子内,里面的司机像是看到了自己二人从电影院后,正在发动了车子,起步朝自己二人行驶过来。

    “我们去”何明远还没发觉被人盯上,如今正拿着一把车钥匙,按亮了路对面的一辆普通轿车。

    但还没等他说完,问江苍有没有开车,又说去哪里吃饭。

    那辆车子就停在了江苍两人面前。

    同时车门‘咔嚓’打开,包括司机,下来了三名身材壮硕的大汉。

    “是何老师吗?”司机来到江苍二人面前,方正的脸上带着询问,“我们公司找您好久了,今天终于找到了您。您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老板想要问您一些问题。”

    司机说着,像是客气邀请,但他随后摆手让旁边两位大汉抓人的架势,这哪能看出是请人?

    分明是绑架!

    “你们是‘源’公司的人?”何明远见到这几人的架势,也是突然吓了一跳,可也道破了三人的身份。

    “仇人?”江苍偏头问了一句,看到何明远下意识点头,便没有什么二话,直接上前一步,一推、一架,伴随着‘嗒嗒’响声,就把人这三人给打倒在了地上,让他们捂着胸口‘哎呦’了半天,就是站不起来。

    就这样,还是自己一成力气都没用足。

    “我”何明远回过神来,见到这三人被江师傅一瞬间打到地上以后,先是惊讶一叹,便又招呼了江苍一声道“我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想要拿我研究的项目我我现在说不清这里危险江江师傅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走。”江苍见到何明远着急又说不清的样子,不多问,跟着走吧。

    也随着两人上车。

    何明远静下心来,又踩着油门,‘呼呼’跑出了几条街道,朝着市中心方向行去。

    等来到了稍微人多一些的街道上,趁着红路灯的时候。

    何明远先是望了望倒车镜,看到没人跟着,才向着副驾驶位上的江苍道谢,“谢谢江师傅”

    “没什么谢的。”江苍靠在后座椅上,“咱们聊过,一块看了电影,是朋友。伸手帮忙的事情,不足一提。”

    “您这是救了我的命不是小事”何明远一叹,但想到江师傅的武艺,又想到江师傅不理解事情经过,便换为苦笑,又像是解释道“也许对您这样的高手来说,打倒几名‘坏人’,是小事。但这对我来说不是小事因为他们源公司看着是客气,可我要是真到了他们那里,有可能真的性命不保了”

    “我这是卷入了什么纷争?”江苍反问一句,“他们源公司还有多少人?看着您有点不安全。或者说,您看的这些生存灾难电影,就是防止这些突发事件?”

    “这事短时间内说不清楚”何明远回答的模棱两可,像是肯定,又像是否定。

    同时,他看到绿灯亮起,又一边车子起步,一边接着道“我今天还有点事情,江师傅咱们过两天再谈论关于化石的事情吧?”

    “行。”江苍望着两边的夜色街道,“找个地给我放下来吧。”

    “真是不好意思”何明远望着前方道路,脸上带着歉意,“我现在担心‘家人’的安全”

    “您忙就行。”江苍摇了摇头,指着这里的路口,“就这吧,好打车。”

    “对不起,江师傅”何明远长呼一口气,把车一停,望着准备下车的江苍,想了想,又从手挡那里拿出了一支笔,一张画满各种公式的演草纸,“您留个电话吧。”

    ‘沙沙’江苍没说什么,一手接过,自己口袋内确实有个手机,号码和现实一样,那就留上去,这交情不能断。

    而何明远见到江苍留完电话,亦是再道歉一句,才开着车子向着远处夜色行去。

    顿时。

    江苍见到这引路人走了,也按照自己身份记忆,拦了一辆车子,去往景泉小区,那里是自己所住的地方,还是个中档小区。

    说不得,家里还有点钱,翻一翻,还能翻出几张卡。

    并且在江苍离去的时候。

    时间过去。

    何明远也开车来到了市中心,再把车子一停,路途中换乘了两辆出租,来到了市边。

    等来到这里,他专门避着监控走,当走了四里左右,才最终来到了一座关门的老旧工厂前。

    这时,再打量四周,拿出钥匙。

    何明远打开大锁,进了工厂里面,又按照原先的位置把锁挂好,锁上。

    直到一切看不出什么。

    他才摸黑朝着里走,来到了一架老旧机器前,趴在地上,按了一个按钮。

    伴随着‘轰轰’响声。

    座机器移开,露出了一条向下延伸的通道,像是四九那会的防空洞。

    何明远跳进里面,打开手机灯光,又按下按钮,让机器重归原位。

    再借着灯光,看到一丝不漏,他又向着通道内走。

    当走了几条分叉的过道,一直到视野稍微开阔,这条道路的尽头出现一扇铁门。

    何明远拿出了一张卡片朝凹槽扫去,听着‘滴’的一声,铁门朝两侧打开,一阵白炽光映来,门后是一座约有三百平方的‘实验室。’

    这里,四周都是仪器,电脑,各种排好的电线,唯一简单一点的五张桌子上,也是堆满了各种数据手稿。

    “何老师回来了”实验室内有八人,年龄不一,最大的五十好几,最小的也比何明远大。

    可他们见到何明远,都唤了一声老师,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这一段别出去了。源公司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何明远说着,朝着笑容突然凝滞沉默的众人点了点头,又走到了一张桌边,单独向着一位整理资料的文员道“查查一名叫做江苍的人。”

    “好”文员没有任何疑问,操作起了电脑,随着‘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堆字码符号确认完以后,开启了本市的一些内部档案权限。

    何明远则是走到了一台半人大小的‘0’形光滑机器前方,望了望四周连上的吸盘数据线,以及旁边的八台仪器,看到没有出现什么特殊波动,才向着实验室内的另一侧小门走去,那里是他们住的地方。

    “我先睡了一会。”何明远走到小门前,朝着‘0形仪器’旁边的一位青年道“晚上交给你了。白天我看着。”

    “何老师放心吧。”青年时刻盯着电脑屏幕,观察着0形仪器的数据。

    而这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何明远睡了一觉,放松了昨天源公司带来的‘压力’以后,才再次来到了实验室内。

    并且他当先就向着值夜的青年问道“‘超时空仪器’怎么样了?昨天晚上有没有出现什么参数变动?”

    “按照数据显示”青年望着电脑,像是再三确认,更像是让何明远放心一样,还调出了一页密密麻麻的数据资料,与曲线数据图,“时空的波段已经逐渐稳定,大约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进行时空跳跃,实现我们的计划。”

    “嗯。”何明远点头,又向着旁边电脑桌前,正在整理文案的人员问道“关于江苍的身份查清了吗?”

    “查清了。”文员点头,在电脑上调出了江苍的档案照片,“根据我得到的情报,还有上头的一些监控显示,江苍没有离开过本市,也没有和‘源公司’有任何联系。”

    “我知道了。”何明远走到文案人员旁边,望着电脑屏幕,“把查找的痕迹全部删除。”

    “何老师是准备叫他一起参与行动?”文案人员好奇问了一句,但手脚不慢,把查找来的江苍信息资料全部删了。

    “虽然我是小心起见,才查了查”何明远也没隐瞒,“但是我随意翻动江师傅的档案信息,再被实验室内的更多朋友看到了,很容易让江师傅误会,以为我防备着他。”

    “我能来到您的团队”文案人员突然笑了,“不也是被这些师兄们把我上下几代都查清了嘛!不然也来不到您这里,见证这么伟大的跨时代计划!”

    “你这话说的!”旁边观察仪器的值夜青年听到他这话,倒是抽空扭头笑骂了一句,“何老师的这个计划太过太过‘离奇’,肯定要小心了!但就算是这样,咱们的消息还被‘源’盗走了一些,泄露出去”

    “你们赶紧调试吧。”何明远摇头打断两人的斗嘴,又拍了拍文员的肩膀道“我出去给江师傅打个电话,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我们团队在这几天中还会再添一位身手高超的伙伴。”

    “是,老师!”附近几人也应了一声,都开始埋头调试,或是翻找资料,对比前几天的数据图。

    何明远见了,走出了实验室内,来到了外面的过道中,走到了那台出口机器下面。

    再听到附近安静,看到泥土墙壁里坎嵌的一块监视器内显示工厂四周无人,他拿出手机,等有了信号,才向着江苍打了过去。

    而在本市的景泉小区内。

    江苍正在打拳活络身体的时候,也听到了电话响声,再一瞧,来电倒是外省的。

    但这点,这交情,估计是何明远。

    ‘滴’,江苍接起电话,准备询问一下确定。

    可何明远既然抱着寻找伙伴的心思,那开口就撂下了一句类似‘畅所欲言’,又像是接下来都是秘密的话,

    “江师傅,我们的电话不会被任何人窃听。”

    “何师傅。”江苍略一思索,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您现在忙吗?”何明远反问一句,“我说的事情有些多。怕耽误您的时间。”

    “我这没事。”江苍坐在了床边,“我这多的就是时间。有事您说就行。”

    “昨天”何明远坐在地面上,“昨天您问过我,我为什么要一部电影看许多遍。”

    何明远说着,像是肯定,又像是探寻道“我想回答的是,我多看看这些影片,万一将来我是说如果将来,咱们世界遇到了电影中的这些灾难,起码我们提前学会了一些生存的本领。虽然电影很假。但总是提供了一些思路,让我们来思考,实践去推测,做好了相对的预防。”

    “这个防备有些深远。”江苍回了一句,“何师傅有事明说就行。江苍还是那句话,咱们聊过,是朋友。能办的,我不会推辞。”

    “我相信江师傅”何明远点头,又突然沉默了几息,还是一分钟,才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一个关于科学的猜想,

    “在认知的世界观内。所有的事物都是有最根本的分子、原子、离子组成。而超越光速,在理论上可以达到穿梭时空的效果。”

    何明远说到这里,听到江苍没问,以为江苍懂一些,随后又紧接着道“所以我一直猜想一个假设。如果利用超光速的波段打乱人体现有的原子排列,再提取人体的原子、分子。是不是可以跨越时空,再以同样的原子顺序,在另一个时空组成‘自己’?这样一来,脆弱的人体既能在光速下生存,并且也能够穿越时空。”

    “何师傅的猜想”江苍握着手机,望着窗外,说实话,这个自己不懂,没法搭腔。

    但自己虽然一心练武,可也看过不少新闻,知道以目前平行的科技来说,何明远言中的‘超越光速’与‘时空转换’,二者没一个能实现。

    “我知道江师傅不相信。”何明远听到电话那头的江苍不言,就知道江苍八成不信。

    于是。

    他想了想,也是狠,准备把‘时空仪器’的事说了。

    因为他能集结来这么多行业天才,就是靠着自己的‘坦诚。’

    或者说,有时候才见一面的陌生人,都比熟人信得过。

    “我发现了一个不属于现代科技的仪器”何明远按压着心中的悸动,像是最后下定决心一样,一字一句道“这个仪器的效果,是制造类似科幻电影中的‘虫洞?’,实现穿梭时空的计划而我把这个仪器,叫作‘超时空转换仪’”

    何明远说到这里,又换为歉意语气道“这个秘密太重要了所以我也查过江师傅的信息”

    “小心无大错。”江苍语气如常,“要是我有这样的仪器,也会选择保密。”

    “江师傅”何明远听到江苍理解自己,又用正式语气,诚意邀请道“我想邀请同样喜欢研究古生物的江师傅,来参观我的研究室,参与我的‘时空计划’。”

    “原来您看灾难片的用意”江苍思索几息,忽然明白了,“就是为了这个?为了不确定会把咱们送去哪里的‘时空计划’?”

    “对。”何明远把话说开以后,也没有什么隐瞒,“我不知道这个超前科技的机器会把我们传送到什么地方,所以我才收集了一些影片资料,再拿回来修正推测,让同事们推测出一系列相对完美的生存方案。”

    “冒昧问下。”江苍起身,扫了一圈自己屋内,没有什么东西落下,“您为了这个计划,准备了多久。”

    “十年。”何明远有些感叹,“自从我获得这个仪器,又确定这个仪器能进行‘超时空转换’,并且小范围试验成功以后,就开始着手准备各种坏境的生存方案。包括星球外的真空。”

    “那这一定很保险。”江苍笑了,走到房门边,“我什么时候过去您的研究室。而咱们什么时候去您所说的‘时空’?”

    “保险我不敢保证”何明远见到江苍这么痛快,自己倒是迟疑了一下,才回道“时间还需要一个月。因为机器需要最后的充能调试,以及还有一些细节、生存规划,我需要和您再商量一下。”

    何明远说着,又多加一句道“江师傅记得带上那片甲壳。”

    ‘还有秘密没说’江苍听出了话外音,但没有问。

    可要是外人听到何明远‘穿越时空’的话,估计是以为他看科幻片看的太多,看出了毛病。

    “东西我会带着。”

    江苍是信了何明远的话,没有什么反驳。

    因为这事八成或许就是真的。

    可能是何明远真研究出来,或是捡到了什么‘黑科技仪器’,才能实现这种‘时空跳跃。’

    那就去看看,看看他准备怎么个章程。

    “您说地方吧。”江苍从盒子内取出了甲壳,“这段我跟您一块玩了。”

    “江师傅客气了是互帮互助”何明远笑着回道“但是一个月后,等待计划开启时,我们除了有可能会遇到无法理解的事情以外。这段时间中,我们还可能会遇到昨天您见过的那些‘杀手’。他们是同为一个名为‘源’的国际公司效力。”

    “这都是小事。”江苍不以为然,“您这次行动带上我,除了信任,说句自大的话,不也是看重了江苍的身手。所以您说咱们团队的地址吧,我现在过去。您和您的团队,只需要继续制定时空计划就行。”

    江苍打开房门,朝楼下走,“而那个源,让他们来寻。不管来多少,十人、百人,我江苍一人便可全部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