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辽东之虎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热门推荐:
    “什么事情这样慌慌张张的!”努尔哈赤皱着眉头,看着喜滋滋跑进来的李永芳。

    “大汗!李枭愿意把八贝勒送回来了,条件就是希望我们罢兵休战。不要再进犯锦州!”李永芳身子一躬,语气里面带着欢快的调子。

    “哦,有这样的事情。那以前的条件呢?”努尔哈赤眼睛立刻就瞪圆了,站起身来紧走了几步,走到李永芳面前。

    “以前的条件继续执行,不过人回来了。大汗若是不想照付条件,那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毕竟,八贝勒回来最重要。奴才擅自做主,答应了李枭的条件。答应李枭不再进犯锦州一线,双方以大凌河为界,互不干扰。”

    大殿里面的努尔哈赤,代善和多尔衮互相看着,眼神里面满是狐疑。

    这一次后金损失惨重,按照正理来说应该是明军进攻的好机会。打死努尔哈赤他也不相信,李枭会不想着收复辽阳,沈阳,抚顺,铁岭等地。

    可李枭没有进攻,而是忙着和自己罢兵议和。这他娘的是个啥路数?

    “父汗,儿臣觉得这一次我们损失惨重,可明军也是损失惨重。我们没有能力再战,实际上他们也没有能力再战。所以,李枭才会提出罢兵议和的条件来。这场大战对他来说,也是要好好休养生息一下,才能够恢复过来。”多尔衮思索了一下,对着努尔哈赤说道。

    “父汗,小弟的说法正式儿臣想的。锦州城明军阵亡应该超过一万人,加上受伤的就更多。咱们需要休养生息恢复元气,他们也需要休养生息恢复元气。既然李永芳已经答应了李枭,儿臣看不如就这样罢兵休战。

    各旗恢复了元气之后,再战也不迟。”代善也站出来。

    努尔哈赤看了看站在对面的三个人,李枭究竟是个什么路数他还没闹明白。按道理说,李枭绝对不会放弃到手的肥肉,就这样把皇太极放回来。

    鬼才会相信,把人放回来之后,后金还会履行之前的合约。李枭如果这样蠢,骨头早就可以敲鼓了。

    或许多尔衮和代善说的是对的,这一次李枭的伤亡也很大,需要休养生息。以大凌河为界,后金其实并不吃亏。相反,后金似乎还占了些便宜。

    “这件差事你办得很好,把有功人员记录下来,本汗有赏赐。去告诉豪格,派人把他阿玛接回来。”

    “嗻!”李永芳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如果说在京城外面找到一个最热闹的地方,非通州莫属。北运的漕粮在这里下船,由陆路进京。南来北往的客商,也大多聚集在这里。京城里面地价金贵,船上卸下的货物,都在这里入库。

    一些大的买卖家,在通州盖上了连片的库房。这里,隐然成了京城货物的集散地。

    不久前忽然冒出来一个叫做便宜坊的买卖家,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许多的人参貂皮,还有上等的东珠。贵的要死的玻璃器皿也很多,最过份的就是从农户手里收购上等的农产品。

    而且一要就是很大的量,每天都见到有马车往京城里面运。听说,京城里面已经开了不下十家便宜坊。

    这大冬天的,光看着他家出货。所有商人心里都泛着酸劲儿,还有些因为同样贩卖皮子人参,还有西洋来的玻璃器皿的,更是气得眼红。人家的货物天天出货,自己家雀门可罗雀。

    李枭走进便宜坊的大门,谢有财早就在门口捧着手恭候。身边站着一身裘皮,裹得像家雀一样的五爷。

    “参见东家。”谢有财躬身施礼。

    “这都是你弄的,不错嘛!”李枭看着连片的库房,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看。五爷和谢有财就在身后跟着,谢有财见李枭看向哪里,就开始解说。

    这就是最原始的物流业务,从各地运输来的货物,全都在这里集中,然后再运到京城里面的便宜坊超市进行售卖。

    货物是统一配送,这样便宜坊超市就成了京城品类最为齐全,价格最为公道的商家。如果是大户人家买得多了,月底还会有折扣。当月的货单也会送到府上,供女主人查验。

    “这些库房里面是大米,按照您的吩咐。全都制成十斤和二十斤两种袋子,全都是上好的高丽米和倭国米。其实咱们辽东的大米也好,辽河水浇出来的大米,蒸出来都泛着油光。

    可惜这些年和鞑子打仗,土地都荒芜了没有产出。不然,那才是最好销的东西。远比这些强,您看那边的库房就是他们从江南贩运来的米。上锅一蒸都成粉了,跟嚼木头渣滓差不多,富户们都不愿意吃他们的米。

    咱们的米运来之后,他们就没多少生意了。您看,这一整天里面都没一辆马车提货。”谢有财指着远处的库房得意的笑。

    不管是谁,在生意场上占了上风都会是这副嘴脸。这和涵养没关系,纯粹就是最原始的龌龊心思。

    “嗯!”李枭嗯了一声,江南的米一年两熟。辽东,高丽,还有倭国的大米都是一年一熟。这当然是生长期长,而且昼夜温差大的米好吃。

    以前没有的选择,只能吃江南贩运过来的米。现在有了选择,除了实在是穷困的人家,谁会买江南产的米吃。

    “这些库房下面装得都是夷洲和福建产的蔗糖,按照您的吩咐都储藏在地窖里面。现在这京城里面,最大的蔗糖供应商就是咱们。咱们的船都是从福建直接运到天津卫,然后倒小船运过来。

    不像是他们,要从福建走陆路贩运。一斤蔗糖的价钱,有一半多都是运费。单单是运费这一项,咱家就比人家便宜了一大截。

    您看,今天又出库三大车。咱家贩卖蔗糖以来,京城的蔗糖已经跌下去三成。就这,咱们还有一半的利润可以赚取。”提起蔗糖,谢有财就乐得眼见不见眼。现在京城里面的杂货铺,都托门子找关系的巴结他,希望能从他手里弄些蔗糖出来。

    人都喜欢甜食,不过没人喜欢黑不拉几的糖霜。也不是人人都买得起蜂蜜,于是量大甜劲儿足的蔗糖就成为了人们的首选。

    以前京城里面的蔗糖,都是经过陆路贩运。现在李枭用海船一船一船的走海路来拉,光是运费就省下许多,加上大规模贩运的价格优势,京城里面的糖商估计已经没了活路。

    看到一处库房前,排着好大的长队。有掌柜的和伙计在过称,吆喝声此起彼伏。李枭顺着声音就走了过去。

    “东家,这就是咱们收生鲜的地方。您看鸡蛋,鱼,肉,等活禽都在这里。那边就有库房,如今是冬天还好。只要开了春,就会搬运到全是冰的地窖里面。俺做过实验,即便是三伏天里面,鲜肉啥的储存个七八天都不成问题。至于鸡蛋储存的时间会更长!”

    谢有财说着,李枭他们已经来到了收购现场。

    几个穿着黑衣,手里拎着短棍的大汉负责维持秩序。虽然人多,但秩序也还算是不错。周边的农户们按照分类,逐一走到对应的桌子前过称登记。

    一个管事拿着模具比量着鸡蛋,太小的不会要。看着不新鲜的,自然也不会要。那种带着绿色鸡屎的,才是他们的最爱。

    管事身后的筐里面,放着一筐一筐的鸡蛋。劳工们正小心的把鸡蛋搬运到库房里面,明天这些鸡蛋就会出现在便宜坊超市里面。

    隔不了几天,便宜坊超市就会祭出打折的大旗。这些鸡蛋,就是打折商品的主力。

    接着就是活鸡活鸭,还有半扇半扇的猪肉。

    管事们小心的挑拣着,有痘肉的猪一概不要。吃了那些猪肉人会生病,这都是给人吃的,可要小心把关。

    李枭一路走,谢有财一路的介绍。

    看到所有事情都井井有条,李枭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个谢有财还真有些料,后世看起来都复杂无比的超市物流,这家伙居然能玩得转。

    走着走着,忽然前面传来叫嚷声。

    “这是怎么回事?”李枭看到几个官差模样的家伙,正揪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旁边不少人在起哄架秧子,管事被官差推得帽子都掉在地上。发髻散乱下来,显得人异常狼狈。

    “呃……!”谢有财也不明白,为啥今天有人来砸场子。

    他谢有财在京城里面,黑白两道也算是认得许多朋友。这便宜坊的买卖里面,也给了他们一些好处。按理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给自己上眼药啊。

    “怎么回事儿?”谢有财挤进去,拉住官差的手问道。

    “哼!你们这些黑了心的,居然敢逃税。你是掌柜的把,你们的这些货,要缴纳三千两银子的税款。”一个缺了半颗门牙的官差,龇着焦黄的大牙斜眼看着谢有财。

    “官爷,我们的税款可都是直接交给京城顺天府。你们这是哪里来的差役,来这里收税?”谢有财有些奇怪,便宜坊的税都是在京城顺天府统一结算,今天怎么跑出来一个税吏。

    “你个刁滑的家伙,老子就是这通州的差役。县官不如现管,你们在通州地面上做生意,就要在通州缴税。”大黄牙一张嘴,谢有财差点儿没被浓烈的口臭熏得晕过去。

    “大当家,这事情不简单。您看那边围观的那些人,都是江南米商的掌柜。哦,那几个是专门贩卖蔗糖的。看样子是在商场上和咱们斗不过了,请来了差役落咱们脸面。

    这些差役平日里吃要惯了,想必是谢有财只是跟顺天府打交道,忘记打点这些家伙。”五爷在旁边,这些日子他都在京城。

    谢有财在通州广置地皮之前,还摆脱过五爷调查过他们。所以,五爷对这些人非常清楚。

    “哼!就算是打点了,那些米商,糖商只要出钱,他们还是会来找麻烦。到时候怎么办,咱们给更多?”李枭知道,这些地面上的小吏最是难缠。只要被他们吃住,肯定那是往死里吃。

    小官大贪,其实大多都是出自这些家伙的队伍。

    “我现在就去找顺天府的人,让他们出面管一管。我在顺天府还有些熟人,没问题。”五爷说着,就要吩咐手下人去京城。

    “不必了!咱们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李枭说完,就扒拉开人群走进去。

    这时候税吏已经揪住谢有财的脖领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像是要吃人。

    “把你的爪子放下,不然我就把他们剁下来。”李枭背着手走进人群,看着大黄牙喝道。

    大黄牙被李枭的爆喝吓了一哆嗦,手自然就松开。回头看到是一个十岁,穿着黄绿色棉大衣的少年郎,立刻气不打一出来。

    “你个小王八蛋,敢吓唬你大爷。我他娘的把你抓到衙门里面,拿大枷枷死你。”大黄牙的手指头,几乎杵到了李枭的鼻尖儿。

    “啪!”李枭一把拍掉了大黄牙的手。

    “娘的!”李虎冲上去,就和两个兵抓住大黄牙的肩膀。

    “你们完了,敢殴打朝廷官差,弟兄们给我上。”被押着肩膀的大黄牙还在叫嚣,身后的差役刚想上前。谢有财一挥手,十几个黑衣大汉就围拢过来。

    “你们敢对抗官差,要造反了你们。”

    “你张嘴就管我们要三千两银子的税金,不知道这是出自哪一条王法。”李枭看着大黄牙问道。

    “哼!我二大爷是通州县通判,你们完蛋了。现在税金是一万两银子,少一个大子儿,老子就抓你们下大狱。”

    “一万两银子,王法是你家的不成。”李枭看着这个家伙有些哭笑不得,一个通判的侄子而已,居然也敢这么嚣张。

    “老子就是王法。”

    “你姓王,叫法?”李枭立刻对这家伙升起浓厚的兴趣。

    “操你娘的,一会儿我二大爷来了,看看你怎么办。有种你小子别走!”大黄牙死命的挣扎,对着李枭破口大骂。

    他在这里厮混的时间长了,仗着家里的亲戚吃拿卡要惯了,现在有胆大包天的人居然敢抓他,哪里肯服软。

    “操!”李虎拿过一根棍子就走了过来,却被李枭拦住。

    “他娘的,还想打老子。干你娘,等一会儿,看你们怎么给老子跪地求饶。”大黄牙一向认为,这通州他二大爷最大。他……仅次于二大爷。

    今天收了人家的钱闹事儿,现在有了借口,自然要闹大一些。看这家的买卖也不小,闹大了自己也能讹出来更多的银子。

    “你说你是王法,那我就告诉你,你还不配。”李枭抽出左轮手枪,手一抬。

    “砰”一声枪响,大黄牙的天灵盖就被打飞出去老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