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热门推荐:
    其实,她之所以不喝酒,是因为一端起酒杯,就已经闻到了一股迷药的味道。

    她当然不可能喝了。

    只是,没想到这才是姬蔓婚后的第二天,就敢对她下手,简直是没把宸王府放在眼里。

    没过多久,御膳房的宫人抬上一只烤乳猪,切开乳猪的肚子后,就看到里面藏着一只烤鸡,而切开鸡肚子后,里面是只烤鹌鹑,继续切开鹌鹑的肚子,就有一颗鹌鹑蛋。

    宫人将鹌鹑蛋淋上酱汁,装入小碟中,送到姬蔓面前:“回禀娘娘,这是一颗吉祥蛋,是上天的恩赐,娘娘本身贵不可言,吃下这枚吉祥蛋,便可心想事成,吉祥如意。”

    “哦?那可真是个好兆头,既然如此,这席上最贵不可言的应该是宸王妃,不如就把吉祥蛋赐给宸王妃吧,希望她的身体早日康复。”

    “娘娘错了。”姬玉知道她想做什么,立刻提出反对,道:“这席上贵不可言的是您和丞相夫人。”顿了顿,看了一眼身旁满是不屑的龙玉瑶,继续道,“另外,大公主的身份也比臣妾贵重得多,在席之上,臣妾实属末位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明月郡主开口了。

    “可不是嘛,论出身,蔓妃娘娘和大公主是这个!”说着,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其次,本郡主的父王和夫君,都是朝廷的一品重臣,身居高位,可比承袭了爵位,赋闲在家的人,高贵得多。”

    姬玉听着她的话,心里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反而很高兴她的虚荣,案子瞥了眼座上的姬蔓和龙玉瑶,就知道两人特别不待见明月郡主。

    “哎呀,夫人别生气,是本宫说错话了,本宫也只是想着宸王妃身子不适,才想把吉祥蛋赐予她的,既然论尊卑了,那自然当属大公主和夫人了。”

    “本宫就不用了,还是赐予丞相夫人吧。”

    龙玉瑶知道吉祥蛋里有什么,只是微微勾了一下唇角,心里对这个明月郡主充满了嘲讽。

    “那么翠儿,将吉祥蛋送至丞相夫人的席案上吧。”姬蔓挥手吩咐,杏眸暗暗地朝着姬玉看了一眼,再次端起酒杯道:“来,我们再次举杯,祝愿丞相夫人事事吉祥,时时欢心。”

    闻言,其他人跟着举杯祝贺。

    明月郡主则听得十分欢喜,完全不管自己的身份是否逾矩,欣然接受了其他三人的祝贺。

    酒过三巡。

    姬玉大约算了一下时间,知道龙北辰差不多快入宫接她了,便用眼神示意墨画到外面候着。

    这时候,大将军夫人白蕊突然放下酒杯,道:“光是吃酒,总觉得少些乐趣,听闻宸王妃也是个练家子,不如你我舞剑,为蔓妃娘娘这宴席助兴,如何?”

    “刀枪无眼,还是……”

    姬玉想要拒绝,却被龙玉瑶打断了,直接接话道,“将军夫人这个提议好!”

    她起身,对着姬蔓行礼,道:“娘娘,您可一定要应允这场舞剑,让我等一览巾帼英雄的风采。”

    ……

    “是啊,臣妾也想看看是将军夫人的功夫厉害,还是曾经龙啸战神的王妃,功夫了得。”明月也跟着起哄。

    姬蔓微微扬起唇角,留意到姬玉脸上的不快,立刻道:“好啊,本宫也正有此意,将军夫人和宸王妃舞剑对招,点到即止,免伤和气。”

    “蔓妃娘娘……”

    姬玉起身,立刻道:“臣妾已经说过了身体不适……”

    “宸王妃,你身体不适,我们可比拼内力!或者说,你甘愿承认青鸾国的功夫,不如龙啸国,那本夫人也可以接受你的认输,如何?”

    白蕊的气势很冷傲,言语更是咄咄逼人。

    姬玉是真的想直接认输。

    谁知,姬蔓不服气地开口道:“七妹妹,这可是关系到青鸾国的荣辱,就算带病上阵,也是不能退缩的。”

    ……

    姬玉知道她是对自己赶鸭子上架呢,可是因为她的身份摆在那里,自己也不能拒绝,只好起身道:“那就谨遵娘娘懿旨,臣妾献丑了。”

    说完,就和白蕊一起走出坐席,彼此抱拳行礼之后,就听着姬玉道:“既然是不伤和气,点到即止,不如就用折扇代替刀剑吧。”

    “行,我什么都可以。”白蕊并不在意这个,伸出手,让自己的丫头送上了一把折扇。

    姬玉也拿出了自己腰间的折扇。

    两人立刻开始过招。

    白蕊的身手,真的可以说是女人当中数一数二的了。

    不过,姬玉也不弱,彼此交手了三百回合,还没有分出胜负。

    而此时,白蕊似乎有些急躁起来,想要尽快结束比试。

    姬玉看出她的心思,决定自己败下阵来。

    可是,就在她想要做出示弱的样子时,从白蕊的折扇中,伸出一些暗器般的利刃,擦着姬玉的鬓角过去,差点就划伤了她的脸颊。

    卑鄙!

    这让姬玉的脸色转沉,想出手回击,就听到席上明月的婢女小荷慌张地叫唤起来:“夫人,您怎么了?夫人?”

    姬玉连忙后退着跟白蕊拉开距离:“丞相夫人发生什么事了?”

    白蕊被迫停止攻击,转身朝着明月郡主看去。

    “应该是夫人不胜酒力,喝醉了吧。”

    姬蔓故意这么说了一句,转头对着身旁的翠儿说:“去让小厨房准备一杯解酒茶过来。”

    “喏。”

    翠儿躬身离开。

    可实际上,明月到底是为什么晕倒,姬蔓和龙玉瑶是一清二楚的。

    当然,姬玉也是知道的。

    白蕊心里因为胜负未分,很不服气,还想继续打过,于是道:“宸王妃,我们……”

    “夫人,既然丞相夫人已经醉了,我们今日的宴席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姬玉看向姬蔓道:“蔓妃娘娘,不如改日再聚吧。”

    姬蔓看到几次刁难,都没能让姬玉吃亏,也不想再折腾下去,免得太过明显,反倒不妙了。

    “好,今日就到这儿吧,等御花园的梅花全开了,本宫再约诸位夫人赏花。”

    姬蔓笑着答应了,起身走到姬玉面前:“七妹妹,你可要好好修养身体,等下次再聚,可不能再推辞不喝酒了。”

    “臣妾尊娘娘懿旨。”

    姬玉福了福身,道:“那臣妾先行告退了。”

    说完,带着墨书一起离开。

    刚出了门口,就撞见了赶来接明月的尉迟坤。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是没有任何交集。

    不想,擦肩而过的时候,尉迟坤突然拉着了姬玉的手臂:“宸王妃,可否借一步说话?”

    ……

    姬玉的眉心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甩开他的手,和他一起到了相对僻静的角落。

    “尉迟丞相,有话直说吧。”

    “对不起,我娶明月郡主,是权宜之计。我对她,并没有任何感情。”

    ……

    尉迟坤的话,让姬玉非常莫名,不禁皱眉道:“尉迟丞相和您夫人的感情如何,不需要跟我说吧。”

    “你真的生气了?”尉迟坤觉得姬玉是在跟他生气,立刻上前,想去拉她的手。

    姬玉连忙后退着避开他的触碰,道:“尉迟丞相,不管怎么说都是宸王正妃,您的举动应该知礼数,懂分寸,不可过分吧。”

    “玉儿,你放心,我知道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尉迟坤的眉心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承诺道:“但是,你必须给我一点时间。”

    “尉迟丞相,你这话我就更听不懂了。”姬玉真的是一头雾水,心里颇为疑问。

    突然,她看到尉迟坤衣襟处露出来的手帕的一角,发现似曾相识。

    这块手帕,该不会是我以前用过的?

    难道说,三年前姬玉和尉迟坤是一对?

    “我……”她正想开口,就听着身后传来龙北辰的声音:

    “玉儿。”

    “三郎?”姬玉转身,就看到龙北辰快步来到她身边,轻轻揽过她的纤腰,看着尉迟坤,道:“丞相也在啊。”

    “微臣见过王爷。”尉迟坤躬身行礼。

    “免了吧。”龙北辰看着尉迟坤,故意道:“听说丞相夫人醉倒了,丞相怎么不还在这里站着呢?”

    “额,微臣刚见宸王妃有些不适,便扶她到这里休息一下。”

    “那还真是有劳尉迟丞相了。”龙北辰浅浅一笑,低头在姬玉耳边,小声关心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没什么,可能是风寒加重了。”姬玉笑着挽住他的胳膊,道:“三郎,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嗯。”

    龙北辰拉起自己的大氅,将姬玉裹在怀里,而后对着尉迟坤道:“尉迟丞相,本王先走了,你还是多关心自己的夫人吧。”

    说完,不等尉迟坤说话,便已经带着姬玉离开了。

    上了马车,姬玉想要离开他的怀抱,结果反被他抱得更紧了。

    “三郎,这是做什么?”

    “这话,应该由本王问夫人吧。”龙北辰明显吃味了,轻轻捏了捏她削尖的下巴,道,“你和尉迟坤,在那里做什么呢?”

    “什么做什么?”姬玉嘟着嘴和他对视着,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三郎这是在兴师问罪吗?”顿了顿,拉下他的手,放在手中把我,道,“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吃醋了。”

    “吃醋怎么了?本王就是吃醋了,你给不给解释?”

    龙北辰的态度显然十分傲娇。

    姬玉掩唇一笑,说:“妾身就算给了解释,只怕三郎心里的火气,也消不了吧。”

    “消不消得了,是本王的事,可是说,你一定要说。”

    龙北辰心里真的怄死了,样子就跟讨糖吃的孩子,无赖中带着些霸道。

    姬玉笑着拉起他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说:“与其做解释,不如直接行动来让三郎消气。”

    说完,不等龙北辰反应,便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凑上前吻住了他的唇。

    龙北辰起初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变得眼眉含笑了。

    姬玉这话说到他心里去了。

    确实,行动被解释有用的多。

    良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姬玉的脸颊透着粉嫩嫩的红晕,水眸明媚透亮,如同夜空中的眉月,弯弯含笑。

    “三郎现在还生气吗?”

    “若是本王说还气着呢,玉儿是不是还会继续刚才的吻?”龙北辰轻挑着眉梢问她,凤目深邃,带着明显的期待。

    “不会了。”姬玉摇了摇头,道:“行动都没用了,妾身何必还要继续呢?”

    “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不是放弃,是做了无用功,不如换个方式来让三郎消气了。”姬玉说到这里,尾音微扬,故意朝他抛了个媚眼。

    龙北辰显然是会错意了,立刻道:“那么,玉儿会换什么方式,让为夫消气呢?”

    “换成……”姬玉故意拖长的音调,一把推开他,生气地别过头,道:“妾身决定让三郎冷静一下,暂时不打算跟三郎说话了。”

    ……

    龙北辰真的没想到会被她摆了一道,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拉回到怀中:“你舍得,为夫还不舍得呢!行了,玉儿的行动切实有效,本王不气了。不过,你和尉迟坤,到底有什么交情?”

    “关于这个,我如果说,我也不知道,三郎信吗?”

    姬玉抬眸和他对视着,眼神认真,并无任何虚假的闪烁。

    龙北辰点了点头,非常肯定地回答:“信!”

    “真的?”

    “嗯。”

    姬玉见他给了自己绝对的信任,便重新靠入他怀里,说,“我猜想,尉迟坤在青鸾国的时候,与我熟识,或者说有过交往,只是我想不起来了。”

    “难怪了。”龙北辰显然相信姬玉的话,轻轻揽着她的纤腰,道:“那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就是向我表明心迹,告诉我,他对明月郡主并无爱恋,一切只是出于利益的联姻。”

    姬玉如实把这件事告诉龙北辰,拉着他的手,道:“三郎,尉迟坤这个人,城府极深,他和皇后赵箬儿的关系,也非比寻常。你可以一定要小心防备。”

    “嗯,知道。”

    龙北辰早就知道尉迟坤的野心是整个龙啸国,只是他没想到尉迟坤和以前的姬玉还有交往。

    “玉儿,关于尉迟坤,你以后尽量不要和他独处,否则得罪的不只是明月郡主,可能还有他身后的赵箬儿。”

    “嗯,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