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荏苒浮生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久仰久仰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久仰久仰

 热门推荐:
    闻得上首处,萧祁这般斩钉截铁、毫无回旋余地之语,

    已然费了无数口水唾沫、耐心言说了许久的傅昭,

    此刻不由面色有些不好……

    要知道他也算是从小到大,骄矜荣宠地长大的,

    自出生起,母妃便是宫中宠妃,位列贵妃之位,恩宠多年,

    且父皇也是极为宠信优待于他,平日里的恩宠赏赐,可谓从来都位列所有皇子中的当先首位。

    故而,从小到大,

    这位“出身优渥、天之骄子”的西沧二皇子,又何曾受过这般憋屈?

    若不是此番牢记着母妃的叮嘱教诲,

    想着定要促成此番与天陵的议和之事,将那三州五郡与大半东越疆土收入囊中,

    如此,待到事成之际,这般功劳好处奉上,多年宠信、却迟迟不立太子的父皇,想来无论如何,也定会将东宫太子之位奖赏于自己。

    此番,若不是东宫之位这样巨大的利益诱惑当前,

    他又何曾会在此处忍气吞声、强行忍着心中怒意?

    依着平日里自己的脾气,只怕早就冲上前将那一脸冰寒之色、分毫不让的鬼天陵皇帝的御桌给掀了,

    再伸手揪住其衣领,摁在地上狠狠暴打一顿方才勉强出气……

    更何况,

    此番自己明明是因着收到那江昭临的密信,

    方才信誓旦旦、自信满满地于父皇面前下了保证,

    只道定将此事达成,不负所托,于归国之际,定将那三州五郡的舆图,与天陵皇帝手书的议和书信一并亲手奉上。

    如此,自己方才是千里迢迢、车马劳顿地来了这天陵京城,与这天陵皇帝商谈此番议和之事……

    本以为这江昭临既是亲手写了密信送来,道愿以三州五郡为礼,与西沧一道联手攻打东越,共同瓜分东越疆土;

    既是他江昭临亲自道出了这番提议,

    那么,想来,其便定然是已经同这天陵皇帝达成一致,暗自通好气了……

    到头来,便只待自己前来天陵京城,明面上走个过场即可。

    可现如今,望这情形,却仿佛不过只是他江大侯爷的一人之语,一厢情愿地自说自话而已。

    而这天陵皇帝压根就不知道此事,

    甚至于,自己此番才堪堪提出,这天陵皇帝便已然是斩钉截铁、分毫脸面都不多给地直接拒了!

    思及至此,他不由心中怒意更甚——

    只觉着此番这江昭临当真是欺人太甚!

    自己国内之事还尚且什么都未曾妥善安排好,

    便竟敢大言不惭、不知所谓地提出这般提议,将自己耍的团团转,

    不仅在父皇面前夸下海口、骑虎难下,更是还在这天陵皇帝面前丢了个大面!

    ……

    见底下的西沧二皇子此刻可谓面色不佳,抿唇不言,

    朝堂之中,早已敏锐察觉陛下此番虽说分毫不让三州五郡之地,然则对于这西沧二皇子所提的联手攻打东越之言,却已然有所意动,

    故而这一众已然修炼成人精的朝臣们,

    此刻,便忙不迭地出来和稀泥、打圆场了……

    “陛下,老臣也觉着,这西沧二皇子所提的联手攻打东越之事,倒是极佳,不过这三州五郡嘛……”

    出来打圆场的老臣此刻不由抬手捻了捻自己白花花的胡子,微顿了稍许后,

    便眼眸一转,打了个哈哈后,又接着开口道:

    “正所谓这‘议和’、‘议和’,自古以来,就是这么一个‘议’字……”

    “自然不可能才刚刚开始,便已然是两方得益、各自满意了嘛!”

    “此番,西沧二皇子既然不辞辛劳、长途跋涉地来了我天陵京城,自然得好好感受一番我天陵的山水风光才是,不必急着回国……”

    “而现如今,既然两国之间,有着同样的想法目标,自然凡事好商量,一切皆有商量的余地。”

    “二皇子便且先放宽心,先在这使臣驿站里安心住下,至于这具体的议和条件嘛,我们再慢慢谈即可……”

    “不知二皇子,意下如何?”

    此番,这傅昭虽然心中恼怒、忿然憋闷,

    可毕竟,也是皇室里出来之人,自然不会太不知分寸,该有的理智还是有的。

    如今眼见着已然有人给了台阶下,而自己此番也的的确确是想尽力促成此番议和之事,

    故而,眼见这老臣满脸笑意地开口圆场,便也就顺着这般递来的台阶,颔首开口道: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急着这一时回去,时日还长,想来这具体条件,再慢慢谈亦可……”

    “既是如此,那自然是皆大欢喜、极好之事……”

    那出言劝和的老臣此番笑的十分和善,转身朝着上首处行了一礼后,又接着道,

    “陛下,此番这西沧二皇子一行跋山涉水、远道而来,也实是劳累辛苦了些。”

    “礼部已然于端阳宫正殿安排好了宴饮,以替西沧二皇子及使臣团里的诸位大人接风洗尘。”

    “如今,这时辰算起来,倒也已然快到午膳时分了,还请陛下与二皇子就此移步端阳宫……”

    “嗯,如此,便前去端阳宫罢……”

    即便此番议和伊始,算得上是有些不欢而散,

    但这历来使臣出访,设宴洗尘乃是惯例,故而,此番这礼部尚书开口言说此事,这萧祁也未曾反对,只淡淡颔首应道。

    ……

    而待到端阳宫设宴的消息传入栖梧宫来之时,

    我则正于内殿之中,手捏一张传音符,开口淡淡道完最后一句话——“一切安排妥帖后,尽快归京……”

    随即,唯见手中灵力一闪而过,

    便见那一张传音符已然是就此化作一缕璀璨流光,跃过四四方方的朱墙深宫,擦过精致繁复的雕梁飞檐,

    朝着西疆方向,急掠而去……

    ……

    临近晌午时分,端阳宫中,

    宴饮还未正式开始之前,

    已然来至端阳宫中的西沧二皇子傅昭,以及天陵朝堂之上的一众朝臣们,早已开始礼貌性问候寒暄。

    不过,因着这天陵西沧两国兵戈相见、交战已久的缘故,

    故而,此番这般礼貌性的问候寒暄场面,望上去,也的的确确是太过礼貌性了些——

    一众朝臣们以及这西沧二皇子,可谓都是皮笑肉不笑,一脸虚伪客套模样,毫无一丝半点的真心诚意于其中。

    故而,这般望上去,

    端阳宫中,这一干人等,这般互相虚伪假笑的,都快要嘴角僵硬的尴尬模样,实则,也还当真是挺瘆人的慌的……

    不过,这般场景,在对着那回京述职,尚且还未前往西疆戍守的江昭临江大侯爷之时,

    可谓,便稍微有些不太一样了——

    此时此刻,这西沧二皇子与江昭临江大侯爷,正互相面对面,拱手行礼……

    而因着旁人都不知晓的暗自交易往来,

    此番这二人的眼眸笑意里,可谓,却多了几分多余意味,

    以及,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某些见不得人、只能掩于阴私暗处的事情。

    只见此刻那西沧二皇子傅昭唇角微勾,朝着那江昭临拱手行礼,可谓语意不明地缓缓开口道:

    “江大侯爷,久仰,久仰……”

    “不敢,不敢,二皇子过奖了……”

    而对面那江昭临,此刻也可谓唇角微勾,笑的礼貌谦逊、恰到好处,只忙不迭地拱手回礼,自谦回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