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醉红妆之乱世妖女 > 第839章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第839章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热门推荐:
    一个半月,离渊整整昏迷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呐!

    先前还会经常随银从治疗的时候一同去看看离渊的,可这段时间她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抽不出空来。若不是今日高飞忽然来传,林念都快要忘记离渊了。

    这一下子听见离渊的消息,还是离渊苏醒过来的消息,林念一下子便怔住了。

    直到出了宫门,这后知后觉的喜悦才涌了上来。

    等到林成周和林念抵达离渊的寝室的时候,离渊已经醒了过来,坐在床上。而一旁的银从正在帮离渊做着检查。

    “离渊!你终于醒过来了!”林成周人未到声先到。

    “皇上。”离渊见林成周来了,连忙动了动身子,见到了跟在林成周身后的林念的时候,本就虚弱的眸子闪了闪。

    见到离渊有所动作,林成周连忙上前制止住了离渊,道:“你才刚醒过来,不必多礼。”

    离渊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林念。

    林念见离渊看着自己,连忙笑了笑,道:“离渊,你可终于醒过来了!你都不知道,你昏迷这段时间父皇都担心得不得了,你若是在醒不过来,父皇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事情出来了。”

    离渊怔怔的看着林念,看着那熟悉的笑脸。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他占卜时看见的那一幕幕,心疼不已。

    离渊窄了窄眼帘,问道:“那你呢?你担心我吗?”

    林念愣了愣,看着离渊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面似乎有一股……阴沉?

    林念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却又见到的是离渊一双深如寒潭的眸子,带着渴望地看着自己。

    林念笑了笑,连忙道:“自然是担心的,你就在我面前晕倒那一幕,都还历历在目。”

    听罢,离渊垂下了脑袋。

    见离渊没有再继续说话了,林念想着离渊应该是刚刚苏醒,累了。便扶着林成周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父皇,离渊刚刚苏醒,想来是要做一番全面检查的,父皇您先坐一会吧!”

    “嗯。”看着离渊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林成周点了点头。

    随即林念又走回了床边,询问着银从离渊现在的情况。

    离渊坐在一旁,看着林念关心地样子,沉默不语。

    待到银从检查完确定没有事之后,离渊便推脱说自己不太舒服。林成周和林念见离渊也是一副需要休息的样子,便嘱咐离渊好好休息,先行离开了。

    林念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离渊,没料到正好撞见了离渊望过来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林念总觉得离渊的眼神怪怪的,带着一股子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林念摇摇头,心想或许是自己看错了。

    离渊则是望着林念离开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视线。

    眼前的林念,虽有着一模一样的身形,一模一样的面容,一模一样的名字,可终究不是自己心爱的那个林念了……

    他该如何是好?!

    他该怎么找到真正的林念?!

    半饷之后,离渊沉了沉眼眸,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唤来了柏飞鸿。

    “最近朝堂上情况如何?”离渊问道。

    “主子,自从您昏迷之后,这朝堂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啊!”柏飞鸿感叹道,随后在离渊疑问的目光当中缓缓道来,“首先这三皇子被皇上派去边境剿匪,可到一半传信回来需要增援,于是皇上又派了大皇子去支援,如今这两人在边境是斗得个你死我活的。”

    “而狮城里面,皇上已经大大的削弱了林辰逸和林良翰手下的势力,他们手下的官员,纷纷爆出不少罪行,全都被皇上给处刑了。除此之外,就连两位皇子名下的生意,都出现了被腐蚀的现象。”

    “公主殿下呢?公主殿下那边最近有什么情况?”

    “公主殿下这边……倒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这段时间公主殿下倒是经常进宫陪着皇上,皇上的气色也好了许多。而八皇子最近每日都到公主府看诊。”柏飞鸿说道。

    “本相之前命你差的事情呢?”

    一问到这个,柏飞鸿的神情便严肃了起来,“这个……公主殿下身边的确有一名身份不明的男人,不过那男人于半个月前就已经赶赴边境了。属下已经派人盯着了,相信很快便能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

    听罢,离渊呼出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眼睛靠在了床边上,只听他道:“不必了,本相知道他的身份。”

    林念不是林念,那人的身份不出所料,便是武桐了。

    没有想到,武桐竟然愿意为了林念,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隐藏在林念身边。

    前几次他均有和武桐打过照面,当时觉得无异,但是现在知道了真相之后,这么仔细一想,倒是发现了许多不妥之处。

    他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那人便是武桐呢?!

    林念……林念!!

    离渊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又道:“你去将严轻幻唤来。”

    “是。”

    柏飞鸿很快的就找到了严轻幻,严轻幻听见离渊醒过来并且要找自己,又惊又喜,跟着柏飞鸿就来到了国师府。

    “离渊大人!”严轻幻看见坐在床上的离渊,惊喜不已,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都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来。

    “嗯,”离渊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开门见山道:“本相找你来,是想询问一下林念最近的情况的。”

    严轻幻笑了笑,她早就知道离渊叫她过来,只能是为了林念。

    不知不觉当中,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苦涩。

    “公主殿下进来挺好的,每日都进宫陪着皇上,生意的事情也渐渐上手了。”严轻幻说道。

    “嗯。”离渊点了点头,目视远方,他的目光深沉而悠远,令人看不出此时他心里在想什么。

    半饷之后,离渊开口道:“武桐从什么时候开始待在林念身边的?”

    闻言,严轻幻猛然抬起头来,震惊地看着离渊。

    原本离渊还不是十分笃定的,见到严轻幻这样的反应,知道自己是猜中了,不由得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来,“怎么?好奇本相是怎么知道的?呵……你要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他的话,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叹息。夹杂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