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764章 收网

第764章 收网

 热门推荐:
    不是人类,而是精灵!

    在回去的路上,梧桐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他一直在想,想的不是这次的事件里,老爹和领头人他们的行为和动机。

    同为人的种种再龌龊思想和行为,梧桐另一个世界的记忆里见过太多,早已经是习以为常。

    使他现在沉默的,是在这件事件中,精灵们所扮演的角色。

    无论是一直若隐若现的幕后黑手般的时拉比,疯狂又恐怖的幽灵们,还是参与了的海中精灵与它们的海王子,老耿鬼的故事落到一般人耳里也许只是听个乐,但如果继而深思,可以发现很多细思恐极的细节。

    从细节处猜测推论,兴许在海底,就像另一个世界里的海底下,有着阿特拉斯的岛屿,即亚特兰蒂斯文明的存在,大洋深处的海中精灵们以玛纳霏这种天生拥有成为皇者能力的精灵为首,是否存在着一个人类无从得知的精灵文明社会?

    稳定的传承,无论是口头、文字或者别的方式,即使是古老的壁画形式,也可以称之为原始文明,文明一词含义,粗简些可以大概理解为脱离了野蛮和混乱,进入了群居与有序控制的生活状态。

    尼多族群这种通常拥有几十口的精灵族群,绝然称不上,而比如像一座山头的霸主级精灵控制了一座山的精灵,这也称不上。

    但是,如果海底下真的有一座海之神殿的话,那么海中自然就是拥有着至少一个的文明存在。

    如果是真的,会发生什么?

    当人类随着科技发展的海洋污染加剧,这个世界里的海洋居民们可不是那些体型庞大也只能天天被捕鲸船追着猎杀的鲸鱼,而是拥有着集体行动时可以反过来进攻,甚至于在人类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就将沿海城市给摧毁破坏能力的神奇精灵们。

    关于两个文明矛盾冲突加剧时,最终会不会打起来,梧桐只是瞎想了一下,转到了另一个念头。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一定要在各大洋的海底都逛一圈,看看能不能幸运的见一面真正的海之神殿,见识一下文明化的精灵聚居地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满足他现在旺盛的好奇心。

    很快,在中午的时候,他回到了平安岛。

    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精灵们精灵中心仔细的全面检查治疗了一遍,这是每一次的大行动后必然会做的第一件事情。

    其次,是开始准备回去合众的事情,包括先回旅馆整理这次的收获,然后在超凡者联盟的内部网上挂勾出售这次弄到的精灵和道具,但在这之前,要把整理好的收获一部分,挑出来做为“特色礼物”,送给部分关系较好且需要主动维持的朋友。

    比如合众以前的战队成员,爱莲和阿浩与杰罗夫等,这些人的圈子层次比较有质量,为人品德也不错,是值得结交的。

    而在离开这里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该收网了……”

    等到天黑下来,梧桐出发了,前往岛的另一边。

    ……

    今天晚上,织秀又做梦了。

    这几天都一样。

    只是今天的梦,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异样的真实。

    同时,很罕有的,有个声音在轻轻的呢喃,像是她心底里的一些想法,终于浮上了水面。

    【如果现在不是梦境,是现实,你会怎么样做?】

    【这种力量,即使是在现实里,你也拥有着可以像天下突然劈下雷电般的能力,你会怎么样做?】

    【当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想想,那些毁了你的人,一个电话断绝你冠军梦想的瘫痪酒鬼父亲,一份工作让你……不再纯真的那个人,你难道还能继续忍受吗?】

    明明睡着的她,出现在了工作的精灵饲育屋里,她的老板被五八大绑的缚在椅子上,嘴里喊着她的名字,说着一些让她厌恶无比的下流话。

    他以为她会就这样屈服,以为征服一个少女的身体,不断的打骂和侮辱,就能让丢掉了自尊的她变成玩物奴隶。

    然而,现在,这几天的梦境,一些偏激的心声,在诱导着她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这真的是现实吗?

    可是连续几天梦境下来,已经麻痹了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已经出现了锋利的武器,她皱了皱眉头,然后它消失了。

    【我才不想脏了我的手,就算是在梦里……这样也许行,让你也尝尝痛苦的滋味!】

    锋利的武器仿佛随她心意消失了,然后出现的是一只风速狗,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只风速狗挺眼熟。

    一口火花,控制着力度,把这个浑身肥肉的人给现场烤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个因为浑身油脂极多而被烤出肉香的火把的凄惨嚎叫,织秀已经不再像开头几天那样同情,见过了多种死状后,现在她看着对方受到这种痛苦,心里反而产生了几分不可控制的快意,身体也因此在颤栗着。

    先是这里,然后是精神一个恍惚,又回到了家中。

    这一次,她不需要动手,再度看到了各种的意外,天上落下雷电,不知道哪来的爆炸,炉子烧穿了锅然后点燃了厨房连着整间屋子,死于心脏病发,最终一幕是酒喝多了中毒口吐白沫抽搐着,最后一动不动。

    ……

    直到第二天清晨,她睡得很好,但想到还要工作,不由不在六点整的时候,就赶紧爬起来。

    然而,当她走到离家不是很远的工作的那条街道时,就听到了吵杂的声音。

    还有很多人,有君莎,也有乔伊,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人。

    【太奇怪了,也许我该先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

    脑海里,有个声音在这样轻轻提醒。

    织秀觉得有道理,于是没有贸然走过去,而是在拉着一个从几十米外的那边热闹人群中离开的人,问这位蹬着三轮车大早起来卖菜的大叔。

    “是织秀丫头啊!这下可好了,你店里的那个八老板啊,昨天半夜不知道怎么的被活活烧死啦!诡异的是烧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听说是凌晨快五点的时候,家里人发现后,才赶紧报的警,这下可真……哎呀!我得先走了,这几天菜都不太好卖,我得早点去开档了。”

    卖菜大叔走得匆忙,并没有发觉听完他话的女孩,浑身如坠冰窖的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