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能穿越美漫的大奥术师 > 两百八十三章联合

两百八十三章联合

 热门推荐:
    “战争!”

    “皮城总有一天也要经历战争!”

    “那场发生在祖安的战争并非和我们无关,而是随时随刻都可能降临在我们的头上。”

    往日皮尔特沃夫的有识之士忧心忡忡的在报纸上喊叫的多么响亮,但是却都引不起市民们的关注,鉴于长久以来皮城和祖安的糟糕的关系,人们对此总是对这场发生在近在咫尺的战争表现的无动于衷。

    尤其是一些从祖安奴隶矿工出身的人,看到祖安的倒霉或许还会有些幸灾乐祸。

    但是现在战争真的兵临城下,已经没有转圜的机会,人们才知道那是何等的真知灼见。

    狼,真的来了……

    皮尔特沃夫的市民议会委员会的委员们坐在一张名贵的紫红色实木龙血树的圆桌上,背靠着柔软的天鹅绒靠背椅,来自著名的菲尼克斯炼金店的大商人菲尼克斯眉头皱的几乎能垂到桌面上来,而名下拥有大量海船的船主哈瓦那,则敲着二郎腿,眼睛瞧着天花板,你不知道这个名下有着上百艘海船的家伙,心里想的是什么。

    “这是来自诺克萨斯人军队统帅图拉坦的亲笔信,他的军队就在悬崖下面,随时有可能发起进攻。他要求我们投降,让他的军队开进皮城,大家想想吧,该怎么回复他。”

    议会的议长维埃拉?菲罗斯摇晃着一张纸说,并将他传给菲尼克斯,老迈的菲尼克斯满脸愁容的接过信纸。

    “那还回复什么?”

    砰!

    龙血树的实木圆桌被敲的震天响。

    哈瓦那魁梧的身子站起身来,

    “使者在哪儿,让他们滚,让他回去告诉图拉坦,让他们发起战争!集合城卫队,征召更多的士兵,皮城从来就不怕战争。”

    “我的舰队就停在港湾里,随时可以支援。”

    哈瓦那圆滚滚的腰上一左一右插着两把手枪,当他发怒的时候,唇角上的胡子都被吹的翘了起来,像极了他在皮城里的那个绰号,“红胡子海盗”。没错,哈瓦那出身是海盗,这没什么可忌讳的,他也从来不否认。

    但是想让他和诺克萨斯人妥协就是不可能,很多人都知道,哈瓦那实际上来自贝利西科,那个著名的海港城市,但是现在在诺克萨斯人的手中,他的父母和亲人都在那次战争中死亡。

    而在他成为海盗后,他也一直在努力和海上诺克萨斯人战斗,直到,现在到了皮城,他也从没放弃过这段仇恨。

    所以,这个城市里不管是谁投降诺克萨斯,唯有他不可能。

    他是这座城市最坚决的主战派。

    但是有人选择战斗,就肯定也有人选择妥协。

    菲尼克斯颤巍巍的看完图拉坦的来信,尖叫着发出声音:

    “不,不要驱逐使者!”

    “我们还有转圜的机会吗?”他转首看看向维埃拉?菲罗斯,然后直到看到对方摇头,脸上写满了失望。

    “但也没必要关上谈判的大门,不是吗?那不是绅士该做的事情。”

    “战争只是利益的延续,即使是开战,也要要为未来留下一扇门。”

    哼!

    哈瓦那不屑的看着妥协派,他觉得皮城就是因为有这种老家伙,才总是被束缚住了前进的脚步。

    老家伙能看出他的嘲讽,他目光转向他:

    “年轻人,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永远不要太过渴望战争,它会毁了你的。”

    哈瓦那当然不信这句话。

    作为曾经的海盗,战争就是他们生存的手段,他之所以能站在这里,他身上的每一个金币都是战争赋予他的,他从战争中掠夺一切,仇恨、财富和力量,最终来到这里,他当然不会害怕战争。

    但是问题是这座城市里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绝大多数人都害怕战争,这是事实。

    皮城是因为和平才有了现在的繁荣,一旦陷入战争,这里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战争会夺走一切。

    没有人想这样。

    但,这就是矛盾的所在。

    …………………………

    反抗军总部,维克托站在一面巨大的投影水晶面前,看着投影水晶里面的投影,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很久没有这么畅快了:

    “老家伙,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敢打赌,当初你们把我从魔导学院肯定没想到会有这一天!”

    投影水晶的对面站着两个人,正是黑默丁格和杰斯。

    “好了!维克托,你是聪明人,没必要这样,现在的情况是你们祖安和皮城迟早是要联合起来的,让我们不要纠结那些过去,保持点风度,维克多阁下。”

    “不,杰斯,如果在别人面前很愿意保持风度,但是今天,在你们两个老熟人面前,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你们要承认,我胜利了,是的,我胜利了。

    我用我的理论获得了力量,不管你们承认不承认,我都用光荣进化中得到的力量抵挡着诺克萨斯人的进攻,保护了祖安和皮城。”

    “我才是祖安和皮城的守护者。”

    “神说,曾经那些诋毁和仇视我的人,终要拜倒在我的脚下。我现在终于看到了,所以,我很高兴。”

    “在这种程度的高兴面前,即使是偶尔的失去那么一点点的风度,又有什么要紧?”

    维克托大笑着,一双深红魔眼不停的闪烁着,看着对面的那个小小的身影,黑默丁格,状似疯狂。

    维克托和黑默丁格、杰斯等人在魔导学院曾经的那些恩恩怨怨,那些理念的纷争,今天终于有了一个了解,以一个对方向他低头的方式,有谁能理解这一刻他心中的畅快。

    这或许是他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刻。

    “好了,好了,结束了,维克托!”

    “我向你道歉,我承认当初是我不对,我承认过于武断,否认了你的理论。你是个天才,将你从皮城魔导学院赶出去或许是我这一辈子犯过的最大的错误。”

    “但是,你得允许我犯错。”

    “每个人都会犯错。”

    “更何况,我老了,每个人都会老,你得学会原谅一个老人曾经犯过的错误。”

    “现在,让我们从那些曾经的过去埋葬,重新开始吧!维克托!”

    “将你的力量和智慧重新和我们连接在一起,你知道的,我们需要你。”

    黑默丁格说。

    ……

    伴随着黑默丁格和维克托之间达成谅解,意味着祖安和皮城,这两个互相仇视的力量终于走到了一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