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 第689章 蝼蚁不如

第689章 蝼蚁不如

 热门推荐:
    清脆的巴掌声,在偌大的酒店餐厅内响彻。

    四周的人,看着宇文楼凄惨的模样,肿得和猪头一般的脸,都不由背后生寒,头皮发麻。

    狠!

    太狠了!

    堂堂的宇文家大少,说打就打!

    宇文家在东洲虽然不算最顶尖,但放到湘江省,那是可以与尘朝涯尘阎王平起平坐的存在,甚至更加恐怖!

    如此大族,何人不敬畏,何人不巴结?

    可,眼前的少年,一言不合就直接把宇文楼暴揍个半死。

    他身上杀意充盈,在场的人都不怀疑,如若这样下去,宇文楼真可能会被杀死!

    对于四周人的想法,林天自然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意。

    别说宇文楼来自什么宇文家了,就算是禁咒之岭的顶级魔门来了,他也照杀不误!

    “该死!该死!你可知道宇文少爷除了是宇文家的大少外,还是什么身份么?”

    边上不远,被林天踹飞的毕锐安口中狂咳鲜血,好一阵才缓过来,这时猛抬头对林天呵斥怒骂。

    林天停下手,回头看去。

    见此,毕锐安暗松了口气,他觉得是林天害怕了,旋即狠狠的盯着林天道:“小子,看得出你武道天赋极高,如此身手,寻常难见!但,你可知道我们的身份?我们所在的势力是何等恐怖,你根本无法想象!”

    “我们两人的这点实力,在我们那儿可以说是垫底的存在,真正的强者比我们强大百倍千倍,杀你便如杀蝼蚁!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存在!你现在跪下认错,还有活命的机会!”

    杀我如杀蝼蚁?

    林天眉头轻蹙,一时间沉默下来。

    餐厅里的其他人,看到这都不由脸上微缓,他们都以为林天这是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准备服软了。

    但,站在不远的贾闫军,脸上却不由一变,眼中的惊恐更加浓烈!

    他可是亲眼见识了林天的恐怖手段,他觉得毕锐安的威胁极为可笑,很可能将命搭进去!

    果然。

    林天沉默半晌,探手从餐厅摆放餐具的临时小柜台上抓起一根筷子,真气缭绕充斥,随即嗖的一声,筷子从他手上破空疾掠而出。

    噗嗤~

    木筷子不偏不倚的穿透了毕锐安的咽喉,瞬间封喉,没了声息。

    “啊……杀人了!”

    餐厅里聚集的都是一群冷水江市有头有脸的上流人士,特别还有许多贵妇人,哪里见过此等血腥恐怖场景,都不由尖叫起来,一片慌乱,纷纷朝餐厅里边角落逃去,远远的朝林天惊恐望来。

    站在餐厅门口处的向代姗与蓝月柯,则都吓呆了!

    林天杀了人!

    这是她们从没有想到过的!

    哪怕是舒意,也都再次蒙在那,愣愣的看着。

    而刚才对林天训斥过的,与贾闫军一起前来的几名青年,浑身都是一抖,站在那一动不敢动,面色惨白,害怕林天一怒之下也来这么一根筷子,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你……你……”

    重伤在地的杨直惜,亲眼看着毕锐安被杀,也都愕然半晌,才一脸惊惶的看向林天,说话都无法利索。

    林天没理会,重新转身,一手抓住宇文楼的衣领

    istyle=‘lr:4876‘——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lr:4876‘——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将其拎了起来。

    “你……你要杀我?”

    宇文楼能感受到林天身上恐怖的杀意,脸上已经爬满了惊恐,身子在不断颤抖。

    林天没有立即出手,眉头却是皱起。

    因为他发现如今的宇文楼和普通人一样,手无缚鸡之力,但他体内却有着一道对于林天来说很简陋的封印,将一身修为封印了起来。

    林天能隐约感应得出,原本宇文楼的修为,至少在炼气五层以上,甚至更高,天赋算是不错了!

    默然半晌,林天开口道:“杀你与不杀你,对我而言没有多少区别!但,你竟然胆敢强迫要与我的女人订婚,你说我该不该杀你?”

    “什么?小意是你的女人?你疯了么?她舒家与我宇文家早就指腹为婚,让我们两人结合的!你特么说是你女人?”

    在这之前,宇文楼突然被暴打,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如今终于是恍然过来,顿时怒道:“还有你竟为了个女人,要与我宇文楼为敌,与我宇文家为敌?”

    哗~

    餐厅里,在场的人听着林天与宇文楼的话,都不由得哗然起来。

    林天突然出手暴打,又雷霆手段杀人,太恐怖了,可想不到最后的原因是这么狗血,竟是来抢女人的!

    “我说她是我的女人,她就是!不论她以后是否跟随我,她都只属于我,谁敢染指一丝一毫……”

    林天眯着眼冷冷看着宇文楼,霸道十足的冷声道:“别是染指,哪怕言语上丝毫的侮辱,杀无赦!你宇文家在我眼里,弹指即可灭杀!而更别说你宇文楼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蝼蚁不如,弹指即可碾死!”

    “你……”

    宇文楼看着杀意充盈,浑身透着恐怖气息的林天,面色一滞,但心中的怒火却无法抑制,他感觉自己头上已经绿了一片,与自己有着指腹为婚的女人,哪怕在这之前就从没见过面,也从没牵过手从没说过一句话,但他已经将舒意当做自己的女人,顿时忍不住怒吼起来:“这个臭表字,两家族已经安排得好好的,现在居然在外有男人……”

    啪~

    没等宇文楼话说完,林天一巴掌再次扇了过去,同时他拿起边上一根筷子,准备动手。

    “林天……不要!”

    舒意此时终于是彻底缓过神来,慌忙跑上前,抓住了林天的手。

    “你这么厉害,看得出你来历不一般,或者对自己身手很自信。但……不管什么原因,我不想你受到任何伤害!宇文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抱着林天的手,舒意一脸哀求又担忧的道:“他只是受伤,宇文家还不至于大动干戈对付你,但如果他死了,那时候就很难挽回了!既然你坚决不同意,这订婚我拒绝,婚姻我也会说服家族……”

    看着舒意如此,林天心头的杀意微微一缓,暗中叹了口气,一脚踹在了宇文楼的两腿间,看着那儿血肉模糊,看着宇文楼惨叫哀嚎的昏死过去后,他才回头看向舒意,“我答应你!那你跟我走?”

    “不!我得赶快回家族去,至少和我爷爷以及父母说清楚,他们有办法与宇文家周旋!”

    舒意使劲摇了摇头,急声道:“宇文楼只是重伤,宇文家最多是震怒。但,如果死了,那我们家族很可能与宇文家开战,你也有危险。等处理完事情,我再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