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 第886章 还请林前辈出手

第886章 还请林前辈出手

 热门推荐:
    圣蛊教秘毒?

    木南风解决不了?

    坐在一旁上的张牧知眉头皱起,脸上满是疑惑与不解。

    圣蛊教之事,他本身不知道。

    在来这边之后,只是听到其他人议论圣蛊教覆灭和少年至尊崛起。

    但,这些都是捕风捉影,并不可信。

    圣蛊教覆灭,也许是惹上强大的老怪物,让得对方震怒出手。

    可少年至尊什么的,张牧知只当是以讹传讹,一笑而过。

    对于圣蛊教,张牧知在离开宗门时,就有所耳闻,是西南苗疆很是神秘强大的势力,其毒功很是让人忌惮。

    只是要说木南风都解决不了的秘毒,他是有些不相信。

    再是强大的秘毒,以木南风那等神鬼莫测的神医手段,也能顺利解决!

    因此,林天这番话,让得张牧知脸上略有些不悦,特别还与一样的目的,得到天命花,他转而看向拂药道:“他是何人?”

    边上的拂药散人脸早就黑下来了,怒得两只干枯的手掌都在颤抖。

    他此时恨不得上前就一巴掌,将林天给拍死。

    只是碍于身份,他好不容易将怒火压下去。

    而张牧知的突然问起林天的身份,拂药散人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他也压根不知道林天的来历。

    胡梦琪等人则一阵目瞪口呆起来。

    在之前,林天就几番大言不惭的说出对拂药与木南风两人的不敬之言。

    原本。

    他们以为林天也已经足够狂妄。

    以为在见到拂药与木南风后,会乖乖收敛,进而是低头认错。

    但,胡梦琪几人如何都想不到,林天在被带到大殿来之后,此时却比之前还要狂妄自大,当着拂药的面,居然还胆敢说出这等狂言来。

    特别是胡梦琪看到张牧知脸上都有些不悦起来,顿时对林天娇喝道:“你闭嘴!张公子和我师父在这,你还胆敢如此狂言,简直太放肆了!”

    “小子,我师父和张公子在谈事,你这是要故意捣乱么!”

    李兴亮这时也跟着出声怒喝,指着林天训斥,“滚一边,等着木大师出来,再好生跪下道歉!否则,别怪我将你打趴!到时候,别说是断手断脚,就怕不小心要了你的小命!”

    随着李兴亮开口,另外两名青年也跟着呵斥连连。

    只是。

    任由几人呵斥,林天却依然从容站在那,都没回头看他们一眼,直接将其无视了。

    见着自己几人说了那么一大堆,林天看都没看一眼,胡梦琪脸上顿时羞怒不已,顿时再次娇喝道:“你……你没听到我们说的么?”

    “聒噪!”

    林天皱了皱眉,回头对胡梦琪等人呵斥了一句。

    几人的一顿话,林天也是有些烦躁起来。

    “你……你……”

    胡梦琪瞬间气的俏脸通红,娇躯颤抖,银牙都快咬碎了。

    “小辈,你彻底激怒了老夫!”

    此时拂药散人也是暴怒了,霍然站起身,杀机腾腾的瞪着林天喝道:“如果你不给老夫一个说法,必将你毙于掌下!”

    “我这一次过来专门为找你而来,就是为了你们说的天命花!”

    林天对于拂药散人的暴怒,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神色淡然的道:“你可以开出条件,我用相应的宝物与你换取灵药的种子。当然了,我也建议你不要与我换东西,除非你不想救仲向笛!”

    闻言,拂药散人脸上一凝,喝问道:“关于天命花,是何人与你说的?”

    “燕家之人!”

    林天轻轻颔首,说道:“开出你的条件,我没时间墨迹!”

    “燕家?”

    拂药散人眉头一皱,随即冷笑道:“他告诉你老夫这儿有,你胆敢亲自来了?大胆狂妄之徒,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可与我交换的!”

    “仲向笛的命,我想你会愿意交换的!”

    林天很是笃定的道。

    “嘿嘿,这么说你是笃定仲真人身上的病恙,木大师无能为力?”

    拂药散人怒极反笑,阴测测的道:“很好,老夫就等木大师出来,看你如何处置!”

    “何必等木大师!”

    一旁上,张牧知摆了摆手,目光冷冷的看向林天,笑着道:“你并非修仙者吧?如果是的话,身上的气息不可能逃得出本少神识的探查。不过,既然你能来到飞云居,想来你对于修仙肯定有一些了解!在此,本少先与你说一下,天命花本少势在必得!还有就是,如果是其他人,知道本少是来自星辰山,别说是与本少抢东西了,还要毕恭毕敬的,巴结都来不及!”

    “没兴趣和你抢!”

    林天淡淡扫了一眼张牧知,微微摇头道。

    “好,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张牧知对于林天的态度也不在意,转而说道:“这样,本少给你一颗下品灵石,然后滚蛋!”

    “我想你搞错了!”

    林天眉头一皱,冷声道:“我说没兴趣和你抢,是因为你没资格与我争夺!这天命花,今天我必须弄到手!我想……拂药散人他也更愿意将天命花让给我!”

    听得这话,一旁的拂药散人嘴角不由抽了抽。

    胡梦琪等人则是瞪大了双眼,对于林天狂妄的姿态,他们更是进一步见识到了。

    眼前这位,可是传说中的二级修真域大宗门天才,天赋与实力皆是能盖压同代的无上天骄。

    林天居然胆敢如此不敬,简直是找死啊!

    果然。

    张牧知面色瞬间阴沉如水,半晌冷笑道:“小子,我看你根本不知道星辰山代表的是什么!你胆敢与本少抢东西,找死么!”

    “你胆敢与我抢东西,我看想死的是你!”

    林天脸上一寒,对张牧知喝道。

    “找死!”

    张牧知两眼一瞪,大怒起来,身上真气发出轰鸣。

    “住手!”

    突然一声爆喝从外边传来,只见木南风从外边急匆匆赶紧来,满是怒意的眸子扫过众人,最后对张牧知道:“你们做什么?”

    “木大师,此人胆敢与我抢天命花!还对拂药前辈还有您不敬!”

    张牧知见着木南风到来,收敛身上的气息,深吸了口气,冷声道:“本少没有立即一掌将他毙了,已经算是运气好!”

    “木大师,此人之前太过狂妄了,必须要给您道歉!”

    拂药散人点点头,沉声道。

    后边的胡梦琪等几人也是跟着点头附和,纷纷指责林天的诸多不是。

    而石小瘦则是大急,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们都闭嘴!”

    但,木南风却猛地呵斥了几人,随后对林天躬身拜下,“林前辈,还请您息怒!他们不认得您,不免有些冲撞!不过,如今里边的仲向笛和尘浩天两人蛊毒已经深入骨髓,命在旦夕,还请林前辈您出手,救人一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