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捡个杀手总裁老婆 > 第602章 爷爷给你看一个宝贝

第602章 爷爷给你看一个宝贝

 热门推荐:
    齐雷怎么说也是聚灵初期的强者!

    他和广坤的实力,其中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夏流能杀广坤,不代表可以在聚灵期修仙者面前嚣张!

    夏流无视暴跳如雷的齐雷。

    而是一直看着韩楠,希望能得到答案。

    韩楠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他错了。

    大错特错!

    夏流简直就是个疯子!

    是个怪物!

    一脚踢死了辟谷后期强者。

    恐怕聚灵期修仙者在他眼中也是这样的下场……

    “草泥马!”

    齐雷震怒一语。

    聚灵期强者的元力崩涌而出。

    同一时间,他手捏灵印。

    直接将齐家高深灵术施展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

    但听到夏流轻轻吐出两个字:“聒噪。”

    话语落下,夏流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齐雷面前。

    近在迟尺的眼底!

    齐雷双目大睁,他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什么东西。

    元力汹涌而出,打算强取夏流的性命!

    嘭!

    夏流轻轻抬手。

    剑气破指而出。

    混沌剑气直接将齐雷的双掌贯穿。

    最终在他脑后爆发出来。

    当血雾消散的时候,齐雷应声倒地。

    噗通……

    齐家之主,猝!!!

    这一场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在场众人完全愣住了。

    根本无法理解,夏流先是一脚踢死辟谷后期的广坤。

    再一指点杀聚灵初期的齐雷。

    他浑身上下没有露出半点吃力的表情!

    仿佛杀一名聚灵期修仙者,就像吃饭喝水一般!

    “哗哗哗!!!”

    “夏公子的实力……”

    “可怕!好可怕的实力啊!!!”

    ……

    韩家众人回神之后,无不是爆发出强烈的声响。

    他们犹然记得,自己在韩冬的节奏下,出声骂过夏流。

    现在,众人都无比懊悔!

    夏流如此青年,就已经拥有令人羡慕实力。

    他的背景,如何能够简单!

    “呃呃呃……”

    寒冬说不出话。

    他的表情变得极其狰狞。

    他完全没料到夏流的实力,竟然强悍到这样的地步。

    不仅如此,夏流的果断,更是令人发抖。

    如果刚才不是韩喜将他的下巴给打断。

    再多说两句。

    恐怕就要亡命在夏流的手掌之下!

    想到这里,韩冬全身上下都生寒了。

    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广崖和齐文天身上。

    这两人可是界内顶尖的强者!

    聚灵中期的实力!

    他不信夏流还能轻易击杀!

    韩家现在已经树敌千万了!

    再加上大衍宫!

    最终,韩家一定会亡!

    齐家和历血宗的修仙者都沉默下来。

    他们全都将目光放在齐文天和广崖身上。

    现在,只有这两位老祖出手。

    方能制止杀戮!

    方能对韩家展开摧毁!

    “啧啧!真是没想到,韩家竟然出了如此优秀的小辈!”

    “韩道友,有点意思啊,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此子应该是你培养的杀器。”

    广崖和齐文天观察了夏流一会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是因为他们已经有把握让夏流俯首。

    “呵呵,两位道友不要误会,我可没有资格培养夏公子。”

    韩钟尴尬回应道。

    “哦?不是你培养,看来此子获得了某些奇遇,不然在这个年纪,可是无法修炼到聚灵中期的地步。”

    在广崖眼中。

    夏流的功体就是聚灵中期。

    仅此而已!

    他和齐文天也是聚灵中期。

    面对聚灵初期修仙者。

    他们也有着瞬间秒杀的实力。

    故而,在这个时候,夏流给他们的感觉,仅仅是同级别的修仙者。

    并非强者!

    一对一,他们都有自信将夏流拿下。

    韩钟没有再做回应。

    夏流既然站出来了。

    那这个局就交给他处理。

    “我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跪下将额头磕破,可免一死。”

    夏流正视齐文天和广崖说道。

    “嘶!!!”

    夏流的声音不大。

    但其中蕴含无上威压。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竟然让齐家老祖,以及历血宗的老祖跪地磕头!!!

    这也就算了,还要他们将脑袋磕破!

    这是耻辱!!!

    无法无天耻辱!!!

    韩家众人只能倒吸凉气!

    他们也大概明白夏流的根基。

    聚灵中期!

    现在,不管他说什么。

    韩家众人都只能支持!

    “该死的小子!竟然敢如此侮辱两位老祖!!!”

    “韩家的路!走到尽头了!!!”

    “两位老祖!瞬杀了这个小子!!!”

    “对!瞬杀了他!!!”

    ……

    齐家和历血宗的子弟们都起哄开来。

    他们可受不了夏流这种年轻人装逼!

    就算他有一点实力。

    也别嚣张到这样的地步啊!

    他算个什么东西!

    “可以!小伙子你非常不错,数百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和我那么说话的人!”

    “英雄出年少,不错不错啊!”

    广崖和齐文天都是摇头不已。

    在他们眼中,夏流已经死了。

    哪怕大衍宫的聚灵后期修仙者,在面对他们两人的时候。

    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也就夏流,唯有他了!

    “所以,你们的选择是什么?”

    夏流不去理会那些多余的话。

    他听腻了,厌倦了。

    此刻,只想知道广崖和齐文天的答案。

    “小伙子,你过来,爷爷给你看一个宝贝。”

    齐文天上前一步,面露慈笑的说道。

    “死。”

    夏流简单一语,已然宣布齐文天的下场。

    咻!!!

    蓦然之间。

    一道破空之声从韩家大院内传响。

    声响破震方圆数里!

    下一刻,众人可以看见一道寒芒从叶家大门之内划破虚无而出!!!

    剑芒!强大无匹的剑芒!

    齐文天脸色大变。

    他赶紧拿出一面盾牌抵挡在身前。

    这块盾牌,可是下品灵器。

    虽然只是下品。

    但防御灵器和攻击灵器是两个概念。

    下品灵器的防御。

    甚至比上品攻击灵器要坚固!

    但齐文天高估下品灵器,也高估自己的根基了!

    当剑气冲击而来的时候。

    盾牌一分为二。

    剑气纵横无匹,直接没入他的脖子内。

    噗哧!!!

    没有任何血气飞散。

    但能感应得到,齐文天的生机在快速流失!

    以这样的状态,最多两息时间,他就要去见阎王……

    噗通!

    齐文天倒地,聚灵中期修仙者,齐家老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