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寻人专家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活该你受穷

第一百三十六章 活该你受穷

 热门推荐:
    现在是什么社会了,但凡你不懒,吃饭甚至过上体面的生活都不成问题。

    我们区属于省城经济圈,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号的。按照城市分类,北上广深属于一线,咱们这里属于一线半,其中虽然未免有吹牛的嫌疑,但也能看出经济是何等的发达。

    生活在这一方风水宝地,王学才把日子过成这样也算难得一见。

    我几乎被屋里的臭气熏得窒息,忙掏了一支烟猛吸几口才将心里的烦恶压下去。

    看得出来王学才是拿我当金子看待,殷勤地请我坐下,又给我泡了一杯茶。

    茶叶看起来很劣质,汤色焦黄,估计是放了好几年的陈茶,说不定是爱心人士的馈赠。茶杯壁上结了一层厚实的茶垢,我自然是没办法喝的。

    不禁想起市模拟考的同志端起这个杯子时的情形,还真够为难他们的。

    王学才上下端详着我,也不说话。

    我抽着烟,感觉好了些。忍不住扑哧一声:“别看,我可没给你带慰问品。再说了,你看起来没病没灾,我慰问你做什么。”

    王学才指着自己的眼珠子:“顾闯,我病了,发高烧。你看,眼睛都红了。”

    “少来这套,你这是喝酒喝红了的。怎么,还想去医院看病,要不要把你的酒糟鼻子一起治了,再做个医学美容?先拉个双眼皮,再把眼袋给割了?”我调侃道。

    我所在的省会城市是全国有名的美女之乡,时值晚春,路上一走,满街都是大白腿。不过,说句老实话,很多都是人造的。我市的医美海内知名,技术相当不错。

    王学才神色大变:“美容就算了,不当吃不当喝的。再说,谁没事平白去挨那一刀,算了,算了。”

    我说:“刚才我不是帮你还了小买部的钱了吗,还能怎么样?对了,老哥,你这样下去不行,想不想找个事情做做,把日子过好一点?如果你有这个心思,我来想想办法,帮你找个工作。”

    王学才:“把日子过好一点谁都想,可我不是身体不好干不了活吗?我现在是走几步路就喘,有一把年纪,就算去上班也没有人要,就不给政府添麻烦了。”

    我:“你身体不行,走几步几喘,开玩笑吧,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来看你的时候?”

    “记得,记得,就在一个月前,刚过完年,你提了十一节香肠,还有一块风吹肉过来看我。对了,还有十斤大米。香肠应该是过年吃剩的,风吹肉有点咸,又柴,但用来下酒还不错。”他倒记得清楚。

    我说:“来的时候,你我在村口公路那里见面,被一条流浪狗追,我看你的身手就很矫健嘛!”

    王学才摇头,说,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是真的喘,干不了活。说罢,就做势大喘粗气。

    我心中气恼,说,说你胖还喘上了。你说你喘,好,我帮你找个不用下力的工作。

    “不用下力就有钱拿,那感情好吗,说说,说说。”

    我想了想,找工作的事情还真得去和宋樱商量一下。她手头好几个公司,随便找个岗位就能安置了。对了,她的刀具厂不是一直想找个门卫吗,这老头应该能够胜任。

    另外,李世民估计过得一段时间就要放回家去,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而王学才这盏灯油耗也大。

    不如让这两人杵在一起,火星撞地球,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恶人自有恶人磨。

    只是,我和宋樱最近搞得很不愉快,见了面未免有点尴尬。但为了完成扶贫任务,也顾不得那许多。

    听我介绍完情况,王学才却大摆其头:“不去不去。”

    我心中奇怪:“老哥,你怎么不去,那地方好啊,又不用干体力活。只每天把门守好,晚上守守夜,不让小偷钻进去偷东西就好。每个月还有一千多块工资可拿,这不就瞬间脱贫了吗?”

    王学才却道:“去守门当看门狗啊,很没面子的,不干。”

    我瞠目结舌,忍不住气道:“老哥,你现在都啥样了,还嫌弃守门没面子?”

    “我现在啥样了,我不好吗?”王学才说:“一个月才一千多块,够什么吃的,还不够我吃酒。”

    “一千多块你还嫌少,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一分钱收入好吧!”

    “谁说没有收入啊,你们政府不是每个月在扶贫吗,时不时送点柴米油盐过来。另外,不是还有爱心人士来看我,我只要装着生病的样子,叫几声痛,就能接到几百块。一个月下来,不也能弄一千多,还不费精神……顾闯,你不会在偷偷录象吧……没有啊,那好,咱们继续交交心。你也别鄙视我,我这也是为人民服务。”

    我心中大奇:“你怎么也是为人民服务了,荒谬。”

    王学才:“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困难户,你们扶贫去扶谁呀,不是要失业了吗?另外,那些爱心志愿者依我来看,都是吃饱了没事干,想满足自己的当大爷施舍我们穷人的心理。他们来看我,给上几百块前,心里舒服了,感觉自己高尚了,得了心理满足。这人心情一好,就不生病,能吃能睡了,我这也是帮他们。你说,这算不算是为人民服务?对了,信佛的善男信女不是喜欢放生积德吗,对了,前一段时间新闻上不是有人放生了许多鸟儿。可世界上那里又那么多活物给他们放生。于是,就有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他们专门在山上拦网捕鸟,卖给放生的。等放生之后,又去抓回来。说到底,我就是那只被反复抓捕又放生的鸟儿。这生活就是一张网,所有人都被反复捕捉,我是鸟儿,顾闯你也是。”

    最后,他竟然说出有如此哲学意味的话来,叫我哑口无言。

    但我还是不肯放弃,沉默片刻,就道:“要不这样,我介绍你去的那个地方还有个食堂。你晚上守门,白天就在食堂帮工,拿双份工资,这样算下来,一个月还有四千多块可拿,比我的工资都高。老哥,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啊!”

    王学才听说有四千多块钱可拿,神色一动,问,那啥在什么地方?

    我说了宋樱的铁器厂的位置后,也感觉头疼,等下又要和她接触,还得下话,很尴尬的啊!

    王学才突然摇头,很干脆地说:“不去。”

    “怎么不去,多好的工作啊,收入也高,你不是喜欢喝酒吗,四千多块,随便喝。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

    王学才:“你这话不对,是的,我现在没有收入,酒钱着急。可是,真拿每个月四千块,只怕着酒钱也不够,依旧不能解决问题。”

    我满头雾水:“不明白……你现在喝的白酒好象才十几块一瓶吧!你去上班,别说喝酒,用酒来泡澡都够了。”

    王学才摇头:“你这就不懂了,我真一个月有四千多块的工资,还能去喝十几块钱的酒吗,怎么也得喝一百多两百三百一瓶的,这样才能和我的收入和生活质量匹配。现在的社会分层已经结束,各人都有各人的圈子。我一个月这么高的工资,在我省算不算是小资?”

    我无语:“……“

    王学才:“小资得有小资的生活方式,酒要喝好,咖啡、ktv要走起吧?还得租一套好房子,有个小女朋友。哎,那生活的压力可大了,好痛苦。我还是在村里当贫困户好了,至少心中安宁。”

    我沉默良久,才道:“老哥,我服你了,你是个诗人,哲学家。还小女朋友呢,我现在都还是单身狗,合着全天下都是你妈,我欠你的?”

    这话让我想起一个网络段子,大概意思是说某人去菜市场买白菜。刚要掏钱包的时候,突然想,我买了这颗白菜要有间大厨房匹配吧,有大厨房的房子都贵。

    买了,还得有个女朋友。

    女朋友逢年过节要礼物,节假日要出国旅行。

    结婚的时候还得买车,将来有孩子,还得上私立学校。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摸了摸自己干瘪的钱包,放弃了买大白菜的念头。

    话说这里,大家已经翻脸了。

    王学才嘿嘿冷笑,用已经喝红的双眼斜视着我。

    我问:“王学才,你看什么?”

    王学才:“我看我的,关你什么事?顾闯,你遇到麻烦求到我头上,求人应该有个求人的态度,你说了半天废话,一点诚意都不肯拿出来,咱们再说下去还有意思吗?今天,我索性把话挑明吧。”

    “王学才,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王学才:“我也不傻,看得出来前几天过来看我的人是上级领导,说不定就是来检查验收你的扶贫工作的,你这次没有过关。估计过一段日子,人家还得重新来检查一下。如果还不过关,你的麻烦就大了。”

    这老头倒精明,我说不出话来。

    王学才悠悠道:“工作我是不可能出去工作的,我现在过得多滋润啊,在家里躺着,小酒喝着就有人送钱送物上门,我就不折腾了。其实,这种检查就是走个场面。你只要预先教会我怎么说话就成,我能对付过去。不过,你得给我两万块酒钱,还得好好说话。没准,我心情一好,就顺手帮你一帮呢!”

    “去你马的!”我终于爆发了,拍案而起,告辞而去。

    有的人活该受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