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帝诊所 > 第295章 喜提献祭女仆

第295章 喜提献祭女仆

 热门推荐:
    镇云西的身体就像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从十楼做自由落体,砰的一下,炸个稀巴烂。

    东夷已经彻底呆滞了。

    镇云西,死了?

    开玩笑的吧?

    那可是二号聚集地的最强者,是至尊境巅峰中的巅峰。

    秦飞就这么戳了一手指,然后镇云西就爆了?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飞哥,创始境可真猛啊。”裂空蛮一脸谄媚的跑了过来,朝着秦飞疯狂的比大拇指。

    裂空蛮是真服秦飞。

    瞅瞅这霸道的一击,太凶残了。

    镇云西连后悔自己作死的情绪都来不及产生就玩完了。

    “那不是废话么。”秦飞拍拍手,创始境当然猛了,要不然能被称为混沌世界最至高无上的境界?

    听着裂空蛮和秦飞的对话,东夷嗓子里有点发干。

    这秦飞,大概是真的创始境。

    自己真是疯了,抓一个创始境,还想着弄死他儿子。

    也幸亏秦飞脾气很好,不但没有直接弄死自己,甚至还和秦意外配合着查出了杀东菱的真凶。

    “谢谢。”东夷朝着秦飞躬了躬身。

    要不是秦飞,自己很有可能杀错了人,镇云千那个小王八蛋很有可能会继续活着。

    她不怕死,就怕不能给女儿报仇雪恨。

    “不客气。”秦飞摆摆手,这东夷也是可怜人。

    “爹,你能救救东菱小姐姐吗?”秦意外突然说道。

    秦飞看向秦意外,这小子什么意思?

    东夷眼里也猛的升起光亮,难道说,秦飞有办法?

    “爹,你是创始境啊,死而复生,应该不难的啊。”秦意外说道。

    秦飞白了秦意外一眼,你小子是不是白痴?

    “要是神识没有被灭杀,要救当然不难。”秦飞耸耸肩说道,可东菱的神识还可能存在吗?要是存在的话,东夷早就复活自己女儿了。

    修行者杀人,当然是肉身神识一起抹灭。

    镇云千那小子这么狠毒,怎么可能放过东菱的神识。

    “没有神识就不行吗?创始境都不行吗?”秦意外问道。

    “当然不行。”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秦飞张了张嘴,什么叫为什么?

    秦意外你是不是脑子不太好,神识被抹灭之后,这个人的一切就都消散了,记忆意识全部都化为乌有。

    救一个不存在的人,你告诉我怎么救?

    不存在的人?等等!

    秦飞好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猛的一颤。

    小葵之前说她在过去未来镜里看不到自己了,自己就像是被彻底抹掉了一样。小葵说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说就算是彻底死亡的人,也有过去。

    一个人的过去,那不正是这个人的记忆吗?

    神识被抹灭,过去未来镜中却依旧可以观测到过往。

    如果将这些过往聚合起来,那是不是说,就能重组那个被抹灭的神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碉堡了。”秦飞喃喃自语。

    “不好意思走神了,我想了一下,或许……还有可能。”秦飞看向东夷,郑重的点了点头,“只是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毕竟我到创始境也不久,大破败也才开始,很多东西都比较模糊。”

    “啪!”东夷直接跪了下来。

    “创始者大人,请救救我女儿,我东夷,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灵魂。”

    “那个,你先起来。”秦飞看了东夷一眼,哎,跪就跪吧,你这也太有诚意了,仿佛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照亮这漆黑的夜晚。

    东夷咬了咬牙,二话没说,直接灵魂献祭。

    秦飞:“……”

    我说,能不能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好吧,献祭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个人行为。

    “创始者大人,东夷以后为您生为您死。如果可以救回菱菱,麻烦您伸手拉一把。”东夷轻声说道。

    秦飞有些无奈,话说我也就有那么个想法,能不能救还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再说了,过去未来镜只有小葵能用,我也上不了手啊。

    “能的话,我会出手的,放心吧。献祭什么的还是算了,我现在就解除了吧,没那个必要。”秦飞是真不想收什么死心塌地的女仆了,家里已经够乱了。

    到时候看到自己身边又多了一个,哎,我想想都觉得头疼。

    “创始者大人,求您了。”东夷直接趴了下来。

    秦飞缓缓吐了一口气,东夷的心思他也知道。

    毕竟非情非故的,东夷是怕自己不上心。

    可一旦有了献祭关系,那就是自己人,这样总归会多上点心。

    “那行吧,有消息,我通知你。”秦飞摆了摆手,我不带着你总行了吧。

    “创始者大人可以把我当成空气,我不会打扰您的。”东夷快速说道,她当然不想就这么傻等,她要跟在秦飞身边。就算自己一句话不说,只要秦飞看到自己,总会想到这件事情的。

    想到了,那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行动。

    我倒是想把你当空气,可是行吗?

    你……说你孩子都生了,可看着就十,还穿这么撩人……

    “爹,你就让东夷阿姨跟着嘛,到时候我跟沧衣干妈她们解释。”秦意外说道。

    秦飞斜眼瞅了秦意外一眼,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小子这是憋着坏要坑我呢。

    不过秦飞也没再说什么,随便了,无所谓了。

    爱跟着就跟着吧。

    “恭喜飞哥,喜提献祭女仆一名。”裂空蛮凑到秦飞边上,笑呵呵的说道,眼神一挑一挑的。

    献祭女仆嘛,这谁都懂。

    只要你想,让东夷干什么都可以。

    真是快乐无边哟。

    “你觉得你之前可能没被打够。”秦飞瞪了裂空蛮一眼,我跟你很熟吗你就叭叭叭的跟我这胡扯。

    ……

    离开这老宅后,秦飞也没再去参加风云落弄的那个什么聚会,直接带着秦意外回院子了,什么家长带着孩子聚一聚,果然都不靠谱。

    当然了,一起跟着回院子的还有东夷。

    刚进门,秦飞就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院子里,沧衣和左笙月面对面站着。

    果然,沧衣还是来了。

    看这样子,两人应该是已经怼过一场了。

    看到秦飞回来,沧衣和左笙月同时看了过来。

    直接略过秦飞,视线停留在东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