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容后倾天下 > 第449章 间隙

第449章 间隙

 热门推荐:
    祭祖的章程都是老一套,反正楚亦蓉不用想什么,只要按照礼部的要求,跟在萧煜的身边,看着他拜,自己就也拜,看到他起,自己也起就可以了。

    就是这样一套东西,从早晨一直弄到晌午,才算走完。

    回到临时落脚的小宫殿时,楚亦蓉觉得自己腿快折了,脖子也快断了。

    萧煜没等南星动手,自己就先帮她把那一头的东西给摘下来。

    “委屈你了,戴着这么些东西,都是为了给我撑面子。”萧煜说这话是真心的。

    她总觉得楚亦蓉是爱自由的。

    两人也早就说过,世事稳定,他们要一起找个桃花园子,在里面养花种树,男耕女织地过一生。

    可绕了好几圈,最后他还是做了皇帝,先前设想的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而她还愿意嫁给自己,又愿意为了自己顶着这么重的东西,给自己的祖宗,给百官,乃这给天下百姓看,萧煜是很感动的。

    这位皇帝陛下大概忘了,历代所有的皇后,都做着跟楚亦蓉同样的事情,而且她们做的还比她多,但是皇帝本人从来不会带着感恩的心情。

    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施舍,毕竟不是谁都能在这种时候,跟着他来看祖宗的。

    就算是平时在后宫里表现再出色,可能站在祖宗面前的却总是那么一个两个。

    也有个别皇帝,根本无所表示。

    身边的皇后本人,与他自己都像木偶一样,受着礼部的摆布,做着各种陈年旧制,这有什么感叹的。

    这对皇帝皇后注定是跟历史上任何一对都不同。

    楚亦蓉等头上的配饰都去干净了,才轻轻活动了一下脖颈。

    萧煜扶着她把外衣也褪了下来,这才柔声说:“我给你捏几下肩,一会儿宫女们打来热水,你先把脚泡了,咱们再捶腿。”

    楚亦蓉忍不住转头看着他笑:“让南星她们来吧,你这样照顾我,她们会很慌的。”

    萧煜往外看一眼道:“她们不该慌吗?平时都被你惯坏了,这人都回到了宫里,宫热水都没准备好,她们不知道你这半日走的有多累吗?”

    说句实话,没了小红,楚亦蓉身边很多事情还真接不上。

    南星本来就粗枝大叶,你让她出去打个架,只要吩咐一声,别的不用管,绝对是积极的。

    但你说让嘘寒问暖,把人照顾的无微不至,那还真是让她为难。

    另外那些宫女,大多都是受战乱影响,无家可归的女子,后来被临时收入宫里。

    找了一个事情做,也算是给了她们一条活命。

    她们看到皇后是害怕了,再加上以前没在宫里呆过,就算是临时教导过,有时候还是会反应不过来。

    人总是走了以后,才会想起她的好。

    楚亦蓉偶尔也会想起小红,但是她从来不后悔。

    那个人再周到,不是自己的人,留在身边总是让她不安,而且正因为她比这些宫女们都精明,所以楚亦蓉觉得,她越来越使不住她了,只能让她走。

    此时萧煜一下下给她捏着肩,也问起了这事:“我前几日听人说,小红去了江南,是你让她去的吗?”

    小红临走前,竟然没有向他告最后一次密,也是奇了。

    楚亦蓉:“嗯,是我让她去的。”

    萧煜问:“可是有什么事,咱们江南有人,周牧他们办事都很得利的,何必让小红去跑一趟?”

    “是我自己的私事,她去比较合适。”

    萧煜停下手,转到她的侧边,看着她的脸问:“还有私事?连我也不能说的私事吗?”

    楚亦蓉笑道:“那是自然,不然不是能交给周牧他们办了吗?”

    这个好题一点不好,已经往有嫌隙那边崩了。

    楚亦蓉及时收住,换了一个话头问:“我听说赵郡主也在双虎山,她不回来了吗?”

    萧煜跟着她的话头走:“这事我倒是没问,不过听那边来的消息,好像周牧和赵郡主相处的不错,哦对了,前几天子雁也说起过这事。”

    楚亦蓉问:“梁鸿去江南了吗?”

    萧煜摇头:“他倒是想去,可梁太傅不让他走,现在押在家里,准备跟齐家的婚事,婚期已经订在了正月。”

    “这是好事。”

    “是好事。”

    中间两人便停顿了片刻,正好宫女过来报,说热水已经洗好了。

    南星也乍乍呼呼冲过来:“娘娘,您是要洗澡,还是要洗脚?”

    说完话,才好像看到萧煜在这里一样,忙着行了礼,又重新给楚亦蓉行了礼,把前面的话又重复一遍。

    楚亦蓉倒没在意,反正她一向这样,自己也习惯了。

    可萧煜却微微皱了一下眉。

    他没指责南星的不是,甚至过后都没提这岔,可那一皱眉楚亦蓉却看到了。

    大概人们天生如何。

    自己选的人,自己觉得最合用;自己选的东西,既是别人觉得再不好,自己也会很喜欢。

    尤其是像楚亦蓉这样的,她天生有个性又独立,别人的话她可能会听,别人的眼光她可能也会看,但是那些都影响不到她。

    她最终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思路和决定去做事,不管别人怎么想。

    做为一句普通女子,这样还可以。

    如果生活在现代,可以说是非常有个性了,没准因为这样的个性还能成就一番大业。

    可在古代,女人被做为男人的附属品,她们的个性就显的格格不入。

    萧煜宠她,但也正因为宠,所以才想让所有人都对她好,看到一点不合宜的地方,就不太满意。

    楚亦蓉不在乎,他却在乎。

    这夜他们同宿宫中,次日起来,他就找了宫里的嬷嬷,让她再多教几个懂事的宫女,好到时候给楚亦蓉送去。

    为此,自己还告诉一把,带着一些纯真的去邀了一回功:“我让嬷嬷又找了几个聪明伶俐的来,到时候让她们在你身边,又不会让你冻着饿着了。”

    楚亦蓉摇头:“我现在也不会冻着饿着,不需要那么多人的?”

    萧煜坚持:“你是皇后,身边本来就应该多几个人,现在小红又不在,你又住在外面,我总是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