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福运宝珠 > 第725章

第725章

 热门推荐:
    身子一抖,刘晴不由抖了抖身子,只当刘晴害怕,姜生忙将人扶了起来,见对方没有挣扎,这才笑了一声,紧跟着言道:“我知道表妹心悦于我,只是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做,再者说了,便是表妹不进宫,要嫁给我,有了今天的事情,便是母亲是你的亲姑姑,只怕进入府中,你也要低一头的,表妹要乖,乖乖听表哥的话,我是真心待你,自然不会害你的。”

    紧紧抱着姜生,刘晴紧跟着便道:“若是我今天非要将自己交给你呢。”

    听了这话,姜生不由皱着眉头道:“晴儿,你怎么非得这么拗呢,我说了不成便是不成。”

    这话刚落,刘晴便一用力将姜生给推了开来,紧皱着眉头言道:“怎么就不成了,好,你不愿意是吗,那我便另找一个人,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说着转身便走,姜生能让吗,忙将人拉了回来,有些无奈的言道:“晴儿,我不明白了,你怎么就在这件事情上这么执拗呢,清清白白的进宫不好吗。”

    “好什么好,谁不知道陛下是个没用的,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个皇子出生,只怕是不能生了,进了那样的地方,今生想要出来是难了,我就想着,有个孩子相伴也算是日子有个盼头,再者说了,若宫中只有我能生下孩子,那我以后便是太后,到那时,表哥便是太上皇,这样咱们一家人也能团聚了不是吗。”

    身子一抖,姜生万没有想到,刘晴竟然有这样的野心,当即便哆嗦的言道:“晴儿,你是疯了不成,这样的事情哪里是能做的,况且,就凭陛下做的事情,就能知道陛下是何等英明,你的那些手段,是混不过去的,你听表哥一声劝,咱们一起去求舅舅,让他绝了让你进宫的意思行吗,我们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到时候,我求个外调,咱们小两口过去,你当家做主,岂不是千好万好,何必过那样提心吊胆的日子。”

    冷哼一声,刘晴死死的盯着姜生言道:“表哥老说我天真,可如今看起来,天真的分明是表哥才对,你以为,若是没有爹爹和姑姑的允许,今天咱们能一起待在这个地方吗。名字都已经报上去了,难道他们就真的不怕我俩跑了,给他们留下烂摊子吗。表哥,你不傻,我爹爹且不说了,姑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算是最清楚不过了。”

    一句话讲姜生以往的信念彻底都给打破了,呆呆的望着刘晴,身子却是一个踉跄,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刘晴对姜生自然是有感情的,忙蹲在其面前担忧的言道:“表哥你没事吧。”

    刚要伸手,去不想听得姜生一声怒斥道:“别碰我。”

    刘晴顿时僵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言道:“你在凶我吗,表哥,我是在扶你,你怎么可以躲着我。”

    眼看刘晴的手又伸了过来,姜生顿时拨了开来,慌忙起身道:“你们疯了,你们真的是疯了,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不行,不行,我得回去,我得回去,我要去问问母亲,她不会这样对我的,不会的。”

    姜生到底是个大男人,刘晴是拦都没有拦住,还被推倒在了地上,不由气愤的哭了起来。

    被迫看了一场大戏,还是准备提前绿了自己大戏的段霄飞心情复杂极了,一时不慎,竟然被刘晴发现了。

    刘晴不傻,自然知道这是要命的事情,当即怒道:“谁,给我滚出来。”

    段霄飞无语的望了对方一眼,慢慢的走到了刘晴的面前,不得不说,段霄飞这张脸实在是长得好,刘晴当即便傻了眼,只觉得以往觉得表哥便是最好的男子的自己,傻到了极点,当即便几部走到了段霄飞面前,左右刚刚的事情对方也看到了,刘晴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开口便道:“刚刚的事情你也看见了,应该知道那是要命的事情,不瞒你说,我来此,可带了不少人,只要我大喊一声,他们立时过来,到时候,你认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下场。”

    看着刘晴眼中的算计,段霄飞只觉得倒尽了胃口,不由故作无知的言道:“小姐放心,我惜命的很,今天我什么也没看到,等出去了,我就全部都忘了,况且,小姐只会待在内宅,想来,我们也不会有再见之日,小姐根本不必担心,关于你的事情传扬出去,我便是想坏了小姐的名声,也得知道小姐是谁吧。”

    抽了抽嘴角,刘晴无语的问道:“我说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脑子不够用,我要的是这个吗。”说着,刘晴的手便要落在了段霄飞的脸上,只吓得段霄飞退了一步,却因腿伤险些摔倒,好在扶住了石头,这才言道:“那不知小姐是什么意思。”

    翻了个白眼,刘晴暧昧的道:“故作呆傻,我以为我的意思,刚刚你早听了去。”

    段霄飞此时真的对刘晴的父亲是谁,爆发了极大的兴趣,能将女儿养成这幅模样,也算是个人才。

    刘晴见自己站在面前,段霄飞就仿佛面前没人似的,顿时恼怒的言道:“这位公子,难不成我容貌丑陋,配不上公子不成。”

    摇了摇头,段霄飞毫不客气的言道:“虽然比不上我家娘子,但也不算丑陋,不过是普通了些。”

    “普通了些”刘晴听到这四个字,脑子当下便炸了,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咬牙切齿的追问道:“公子是说我普通了些,请问你有眼睛吗。”

    无视刘晴生气的模样,段霄飞故作无辜的问道:“不是刚刚姑娘说自己丑陋的吗,我不过是普通罢了,姑娘为何如此生气。”

    刘晴一口气险些没有上来,随之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惊讶的道:“等一等,你刚刚说,你成亲了。”

    点了点头,段霄飞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刚刚你看见这张脸不也失神了吗,那喜欢我的姑娘自然很多了,我成亲也是理所当然了。”

    冷冷的盯着段霄飞,刘晴便道:“那还真是可惜了,你说你娘子比我好看,也是真的。”

    “那是自然,就你这模样,只怕连我娘子身边的丫鬟都不如,不过你也不必自卑,我看你那表哥对你倒是一片真心,好歹有个不嫌弃你的人便嫁了吧,给皇上带绿帽子这事,你还是忘了吧,那真行不通,毕竟当今陛下英明神武,天下无敌,就你们这点小把戏,他只怕都不屑于玩。”

    说到这里,魏英齐神色一凛,不由死死的盯着魏英齐道:“你该不会是故意这么干的吧,林锦,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伤害的是宝珠啊。”

    即使心中明白这些,可林锦执着了这么多年,真的舍不得放手,只装作听不懂的将头扭到一边道:“这样岂不是更好,我能借由这个,知道段霄飞对宝珠到底如何,若是能在嫉妒中还保持冷静,不忍伤了宝珠,那我便是认输了又如何,可若是因为嫉妒他敢伤害宝珠,那我绝不会将宝珠交到他的手里,毕竟,你我都清楚,宝珠是个可人疼的,又实在乖巧的紧,我真不敢保证,未来不会有人再喜欢上她,难道不是吗。”

    无可反驳,魏英齐只觉得浑身都凉透了,张了张口,最终只化为了“你可别乱来”五个字。

    林锦闻言,只扯了扯嘴角道:“你放心好,对于宝珠,我从来就不会乱来的,她比我的命还重要,再者说了,这女孩子家人,就彷如第二次投胎,不说其他,只说陈贵妃,她本是陈家出身,家世地位,可谓一流,可这么多年怎么过来,你们想来也有所耳闻,这么多年的折磨,早已经让她的性子变了个彻底,有这么个婆婆,你们真的放心吗。”

    魏宝珠闻言,赶忙言道:“你够了,不要再挑拨离间了。”

    见魏宝珠出来维护,林锦只道:“是挑拨离间吗,你问问你娘,就说你们村子里,若是这做婆婆的早年受了她婆婆的磋磨,大多数选择的可不是疼爱儿媳妇,相反,他们选择的乃是从儿媳妇身上,将自己所受的苦难给讨回来,我之所以点开陈贵妃这一点,就是想要告诉你,这么多年的苦难,早已让陈贵妃的思想都扭曲了,做这样的人的儿媳妇,你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

    话刚说到这里,小二就听“咔嚓”一声,不由顺声望去,就见林锦不知道什么时候,捏碎了几根筷子,这下子,小儿倒吸了口凉气,赶忙言道:“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以后都不说了,几位稍等,我去将饭菜端来。”

    眼见小儿被林锦给吓跑了,魏不凡只缓缓言道:“原来在外人眼中看你和宝珠的关系,竟然是这样的,倒也不错,这样好了,若是你愿意,我们可以让宝珠与你认个干亲,左右,宝珠有两个爹疼,我也放心些。”

    这样的话,相当于就断了他与宝珠的最后一丝希望,魏不凡哪里肯愿意,当即皱着眉头道:“你真会开玩笑,你明知道我对宝珠的情感,还这么安排,你就不怕最后,若是宝珠选择了我,这名声更难听吗。”

    王秀英一听这话,当即着了急,只气呼呼的言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宝珠是绝不会选择你的,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还真以为自己天下无双了,便是你再好,与宝珠来说,也不过是过客,她的一颗心都扑在了段霄飞的身上,你再好,又有什么用,若是宝珠真的是那样看谁好就跟谁的人,那你岂不是更要担心了,便是你这次将人给抢走了,那随时随地,宝珠也会被别人抢走不是吗。”

    一听这话,魏不凡只将媳妇揪在身边道:“你这老婆子说什么胡话呢,宝珠自来就是个好孩子,你这样的比方,岂不是让宝珠难堪,坏她名声吗,你这还是做祖母的呢,往日里最爱护她的人,怎么如今,反而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秀英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当即一拍额头道:“瞧我这脑子,真是不够用了,好端端的说起胡话来了,都是被你气的,算了,不跟你说了,一会,我该气糊涂了。”

    听闻此言,林锦苦笑一声,只对段霄飞更加愤恨了,心中一动,终是对段霄飞起了杀心,面上却一点不露,依然一番温润之态。

    倒是让魏不凡与王秀英二人心中戚戚,只觉得若是这人娶了宝珠,宝珠的日子应该也幸福的紧。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之后,两人赶忙摇了摇头,将脑子里这不靠谱的情绪都给甩出去。

    再说这一顿饭,四人各有心思,都有些心不在焉了起来,不想却见一人喊道:“能与林谷主相见,真是天大的幸事,不知道林谷主如今可方便,能否借一步说话。”

    扫了对面不停张嘴的人一眼,林锦只淡淡的言道:“我从不和陌生人浪费时间,而且,我今天来此,是陪着人游玩的,实在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坏了兴致,所以,你若是有事情就去办自己的事情,若是没事,也请你不要在我眼前晃荡,我可是头疼的很。”

    陈瑞见林锦这么说,立时忙道:“林谷主,何故出此伤人之言,小弟这边有事相求,自认为以礼相待,只是林谷主,似乎并不领情啊。”

    “笑话,这天底下,有几个人能让我领情的,再者说了,看你这模样,应该是有求于我吧,我不想拒绝的太难看,所以才这么说话,想让你识相点,自己离开,可既然你不识相,那边也怪不得我了,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了,你慢用,我们便先离开了。”

    这边林锦话音刚落,王秀英便紧跟着言道:“可我们还什么都没吃呢,林谷主若是着急,先走便是,左右有我们陪着,宝珠也不会有事的,是吧宝珠。”

    fp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