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将军传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看景可不如看你

第二百三十一章 看景可不如看你

 热门推荐:
    瞧着曾锐望下自己怔怔出神,路晴很清楚这明显是被自己的相貌所吸引住了,从小到大这样的目光自己见得太多太多了,实在不足为奇。不过心中仍有些小得意,心说刚刚还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会儿不照样被迷的神魂颠倒。

    于是抿嘴轻笑道:“曾先生,你是先多瞧瞧还是先谈完正事儿待会再慢慢看?”

    曾锐一瞬间羞得满脸通红,心想这路晴可真是当世奇女子。人家姑娘被人盯着看都是羞得俏脸一红,以素手遮面,脾气泼辣再骂上两句。

    人路晴非但没有半分害羞,反倒是调转身份过来怼的曾锐不好意思了。

    极为老练的曾锐被逼的有些手足无措,吞吞吐吐道:“路小姐,正事为重,咱先说正事。”

    开玩笑,这姑娘长得再漂亮也不能当饭吃,再说了美若天仙的姑娘和自己也没关系啊,光过过眼瘾就差不多了,保命要紧。

    “我们首选的是沐然阁首席弟子肖雄健,他作为术士能够更好沟通天地灵气,想来也能更占些便宜,结果十年之约不是让你给打的现在还在面壁思过吗?”路晴略带调笑地望向曾锐。

    曾锐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那纯粹是取巧算不得真本事,若是堂堂正正一战我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不管是取巧也好,运气也罢,功夫一道只有输赢,输了的倒下,赢了的才有资格站着讲话,赢了就是赢了没什么好说的。”那路晴反倒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曾锐问道:“那还有一位呢?”

    路晴白了曾锐一眼,这一眼可真是风情万种,没好气的说道:“那不是你的好兄弟张鹏吗,本来想着路家家主出面与天盟沟通请张鹏来帮忙的。你们倒好在罪州打的水深火热,张鹏被逼的提前破了境入了锻骨进不了。”

    曾锐心里想到要这么说了,这事儿跟自己还真是有分不开的关系,人家指定好了的两个选择都被自己给折腾没了。

    可即便是这样,这南地人才辈出比自己强的健体境武士修士同样不少,怎么都不可能轮到自己出马吧。

    路晴好像看出了曾锐眼中的疑惑于是语气平和的说了起来:“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并不算是最强的,为什么偏偏选择了你。其实选你是我们家族中经过多番讨论得出的结果,在南地单论实力比你强的各大家族的嫡系传人或许能数出来好几位,可是综合考虑起来,在绝地之中求生的经验恐怕还真不如你。”

    曾锐皱了皱眉头,略带些疑惑问道:“此话怎讲。”

    “大家族中出来的子弟,他们从小到大的修炼资源功法一类自然是要强过你不少,人家从一生下来就用专人负责循序渐进逐步完善这是你比不了的。可他们只能算是家族精心培育出来花骨朵,大多数都没有经过风吹雨打,这一点从肖雄健身上就看得出来。他还算是个勤学苦练吃过苦受过累的,结果不一样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栽在了你的手上。再言之,像你这般资历丰富的在南地可真是凤毛麟角了。”

    说到最后一句,路晴再次眼中带笑美目流转的盯着曾锐。

    “资历?我一个小城区跟一帮兄弟小打小闹的小角色能有什么资历?”

    “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从还没有达到健体境巅峰时便可以和兄弟一块儿活着出来,这在历史上都不多见。紧接着又在天龙山庄十年仙府拔得头筹,之后更是不断越级挑战将众多锻骨境大武师挑下马,一次若是侥幸,运气好,难道次次都是运气好?把修为战斗经验这些一总结,你就成了我们的首选,尤其是你能多次绝处逢生,逢凶化吉这可是别人所不具备的,所以我们路家对你格外有信心。”

    当第一次得知豪门大族能够掌握自己消息时心头巨震,到现在的面不改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曾锐也算是经过了一次次的震撼之后给硬生生磨炼出来了。

    路晴见曾锐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话有任何情绪的波动美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但很快遮掩了过去接着往下说道:“既然为什么非你不可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我们不妨讨论讨论这九死一生的凤池中你可以得到些什么?”

    曾锐闻言点了点头算是应下,其实他对于这凤池之中自己还能有哪些收获并不是很在意,在他看来自己若是真能活着出来那最重要的自然便是搭上了路家的关系,以后跑江湖也能够个照应,说不准什么时候拉虎皮做大旗还能够有奇效。

    可既然人家都开了这么个口了,自己再不接受倒也显得有点假没有这个必要,干脆看看这路晴到底能开出些什么好处来引自己入凤池。

    “那凤池之中确实称得上是危机四伏你可能一不留神就会丢了性命,但只要你能够在里头坚持住造化同样也小不了。你去过十年仙府应该有所了解,小世界中灵气充沛,修炼起来一日可抵数日,也正因为灵气充沛那天材地宝的涨势更加喜人,凤池中的各类灵草神药相较于十年仙府来说更是只多不少。并且,相传凤池之中深处还留有血凤之睛这般神奇的宝贝所在。血凤之睛服用之后便可目力惊人,即便是再快的速度变换也逃不过你的眼睛,这在对敌之中会有多大的帮助想来也应该不用我说吧?若你真有这福缘将血凤之睛拿到手了,又觉得暂时用不上的话,完全可以拿到我们路家来,只要你想得到的东西我们都能够给你弄得到手,保证不会让你吃亏。”

    听到路晴这么说,曾锐悄悄的用余光扫了扫她,满脑子里乱想道:若是你能一直保持现在这个样子,我如果有缘真的弄到了血凤之睛我倒是愿意拿来换你这俏佳人。

    也还好路晴不会读心术,如果知道曾锐这时又已经云游天外做起了美事更是要将自己收房,恐怕非得飞身暴起把他掐死在原地才是。瞧着曾锐有些怔怔出神也不知是在心中思量还是对路家开出的条件不满意,路晴不得不加重筹码引曾锐上钩,现在都已经算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只要曾锐不提出特别过分的要求,路家基本上都会想法设法答应他的条件了。

    见曾锐对一些自身上的东西都不为所动,路晴只得转变思路,开始从势力出发打算以点破面将曾锐一举拿下于是道:“这一次若是交易顺利完成,你曾锐以及身后的势力血色也就成了我们路家的朋友,虽说达成攻守同盟之类的话可能有些为时尚早,但只要有需要时路家必定会伸出援助之手。”

    “不对!”曾锐主动开口打断了路晴的话。

    “哪不对?”

    “这不是交易,我是久仰路家大名有意结交,见路家需要我帮忙,我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帮忙的。这并不是一场交易,如果这是一场交易的话我并不觉得值得赌上我的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还很年轻还有很多机会,并不一定要次次赌命,你说是吗路小姐?”曾锐边摇头边说,甚至还站了起来向路晴靠近了两步,现在两人之间不过两个身位,曾锐耸了耸鼻子甚至闻到了不远处路晴身上传来的少女芳香,这味道可真是醉人呐!

    被曾锐逼近两步的路晴露出了十分罕见的慌乱,她跟着匆匆忙忙向后也退了两步,脸上的神情是身后那名与她朝夕相处十多年的婷儿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连她都在思索着自家小姐这突然间是怎么了。

    “那,那你觉得应该怎么算?”还真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刚刚还整的曾锐老脸一红的路晴,这会儿被曾锐前进两步整得有些手足无措,连说话都变得有些吞吞吐吐了,两人之间的交锋到了这时才能够算得上是平手。

    “在凤池之中,我得到的好处算我的这天材地宝有缘者居之,这没错。但我不需要你们路家给我任何好处,做出任何保证来,我来是来帮忙的,并没有想到要获得任何的好处。我迫切的想和周边的各大势力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来,但这并不是卑躬屈膝,即算现在做不到平等,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和所有上层人物坐在同一张桌上说话。我不想活的那么功利,我这么说的话你能够理解吗?”曾锐知道刚刚稍沾了些便宜必须得见好就收,马上接过话头接着说了起来,表面还必须摆出之前那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出来,若是这路晴反应快少不得要遭上一顿毒打,自己可比不得路传生皮糙肉厚万一被打死了可就亏大了。

    路晴两颊上淡淡殷红尚未完全退却,但以正事为重仍然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能够理解,曾锐默不作声地将这美不胜收的景象尽收眼底,心道这趟峡州还真没白来,还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