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正义的使命 > 第281章 原则和底线

第281章 原则和底线

 热门推荐:
    厉元朗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朱方觉叫了去。

    和在县长办公室*为十足比起来,这里倒是充满温馨。朱方觉早就泡好了清香的龙井新茶,拉着厉元朗坐在沙发里,一边泡茶一边对厉元朗说道:“元朗同志,刘传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做的很好,很正确。这样一个隐藏在我们队伍里的蛀虫,是该清除掉,以保证我们党员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朱书记过奖了,这都是我应尽的职责。”接过朱方觉递过来的茗茶,厉元朗无意中瞟到烟灰缸里的烟头,不禁心头一沉,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荣县长对你发脾气了吧?”看似不经意的问话,朱方觉说的风轻云淡,可是看厉元朗的眼神多了几分特别意味。

    “没怎么发脾气,只是对我抓捕刘传利有些……不同看法。”厉元朗想着措辞,尽量将这件事软化掉。

    纪委书记和县长产生矛盾,传出去终归不好。一个班子需要团结,需要稳定,这是最起码的准则。试想想,大家整天想着勾心斗角,哪还有心思发展,还有心思为老百姓谋福利?

    朱方觉是县委书记,是这一届县委常委们的班长,如果班子出现不和谐音符,对他只有坏处,至少市里面会认为他不能掌控常委会,是不称职的。这个帽子可就大了,不称职?那么会找一个称职的人来替换掉你,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所以说,对于厉元朗和荣自斌之间的不愉快,朱方觉心里非常矛盾。

    一方面,他希望有人能牵制住荣自斌。县长太强势了,很多时候都盖过他这个县委书记,不由得多次违心迎合荣自斌,感觉自己一把手当得很窝囊。

    另一方面,常委班子不团结,对他也是不利的。况且,不仅仅是厉元朗和荣自斌之间,现在又有了新的动向和新的问题。

    所以一上来,朱方觉先给厉元朗扣了个高帽,肯定厉元朗抓捕刘传利是正确的决定和动作。继而,他话锋一转沉吟道:“你的做法是好的,只是你没有用咱们西吴警方,这点是不是……有点欠考虑啊。”

    厉元朗早就从烟灰缸里看见的烟头判断出来,黄维高肯定在他之前来过这里。

    黄维高这人烟瘾很大,而且喜欢抽有劲的香烟,尤其对雪茄情有独钟。烟灰缸里的雪茄烟蒂足以证明,他到过朱方觉的办公室。

    他来的目的是什么?除了告状或者发泄不满,找不出其他理由。

    厉元朗使用甘平县局的人马,等于不信任西吴县公安局,就是不信任黄维高这个政法委书记,是在“啪啪”打脸的举动,难怪黄维高跑到朱方觉这里来。

    “朱书记,我不是有意联系甘平县公安局,是他们在左库乡执行任务偶然知道的。”厉元朗耐心解释说:“正好他们警方在抓捕一名网上逃犯,为了不打草惊蛇,决定两案并作一案,请朱书记理解,也请朱书记向黄书记转达我的歉意,是我考虑不周。”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朱方觉微微颌首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跟维高同志说清楚的。元朗同志,以后呢,大家都在一个班子里工作,难免会产生这样那样的不同意见,就像你跟荣县长之间,有些时候多委婉一些,不要激化矛盾,毕竟一个班子里团结非常重要。当然了,我的这些话完全是出自一个老大哥的肺腑之言,我这是为你好。你看,你才来没多久,就发生了许多摩擦,这对于你今后开展工作也是不利的。你这人哪点都好,干工作雷厉风行,抓贪腐绝不留情。只是你性格耿直,要学会变通,学会人与人之间打交道的圆滑交流方式,你懂我的意思吧。”

    “朱书记,感谢您的提醒。别的都好说,可一旦触及到我的底线,我绝不会因讲情面而忽视掉应有的原则,这一点请您理解。”

    “那是自然,我的意思不是让你放弃原则,是让你多考虑周全。”朱方觉诚恳说:“我的话完全出于公心,是对同事及朋友掏心窝子的话,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厉元朗点头,在朱方觉里让他喝茶的提醒下,立刻起身告辞离开。

    转眼到了周五,厉元朗这一次没有直接回允阳,而是绕道去了一趟甘平。

    到达甘平县城晚上五点,厉元朗先去看了老爸厉以昭。最近以来,厉以昭状态不是很好,经常闹小毛病,不是感冒发烧就是拉肚子。

    为此,养老院特意带他去医院检查一遍,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体质下降,又赶上近期天气不稳定,有冷空气经常降温,老年人尤其身体不好的,很容易患上时令病。

    厉元朗就跟韩卫打了电话,让他买一些滋补性山产品送来,多给老爸补一补,提高免疫力,会减少发病的概率。

    韩卫现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和信蕊已经订婚,并且信蕊考取公务员的录取通知书下来,被分配到甘平县农业局。信蕊本身就是学农业科技的,正好是学以致用。

    韩卫目前正在县城装修新房,听闻厉元朗回来,高兴地立刻开车和他见面。二人久别未见,韩卫上来一把紧紧抱住厉元朗,憨厚的脸上挂满真挚幸福的笑。

    “主任,您瘦了。”这是韩卫见到厉元朗说的第一句话。话不在多,感人至深。

    厉元朗轻轻捶着他的心口窝,半开玩笑道:“我瘦了,你这家伙可是胖了不少,说一说,信蕊每天喂你吃了什么东西,不会是激素吧。”

    “哪有,信蕊三餐净给我吃素了,一点荤腥不给。也是怪了,我这么吃素却一个劲长肉,真是没办法。”和韩卫分别这么久,厉元朗突然发现,他整个人开朗很多,和原来沉默寡言简直判若两人。

    估计是跟他喜事不断有关系。张国瑞前一阵子刚给韩卫解决了公务员编制,他现在不光兼任乡党委办副主任,还是张国瑞的专职司机。结婚日期已经定下来,就在国庆节当天。所以说,韩卫最近好事连连,心情好,胃口大开,就是喝凉水都不耽误长肥肉膘。

    韩卫本来打算晚上请厉元朗吃饭,因为事先和金胜以及季天侯早就约好,厉元朗婉言谢绝,并且保证,他新婚当天自己无论多忙,都要亲自到场祝贺。

    谈论完这些,韩卫收起笑容,很正式的说道:“主任,您在西吴县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为难事情?”

    “挺好的,还算不错。”厉元朗立刻猜出来韩卫想说什么,便劝说道:“你接下来应该想着怎么把信蕊迎娶进门,至于到我身边工作,还是等到你结婚之后再做打算吧。你们小两口新婚,我可不想让你们两地分居,饱尝相思之苦。”

    “主任,看您说的,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能儿女情长。再说了,西吴县距离甘平不算太远,几个小时而已,我大礼拜一脚油门就能赶回来。我现在和信蕊经常见不到面,我在水明乡,她在县城,和两地分居没什么区别。”

    “好,你的事情我会考虑的,还是等你结婚之后再做讨论。”

    和韩卫聊了聊,接过他拿来的人参、松茸还有灵芝,厉元朗硬要塞给韩卫钱,韩卫顿时不高兴了,“主任,您还我见外,这些东西都是我爸种的,不值几个钱。况且我能有今天,还不全靠您的提携和帮助,我就是想报答您都不给我机会。您就圆了我的心愿吧,代您送给您家老爷子送一些滋补品,要不然我这辈子都会睡不成安稳觉的。”

    韩卫这些话说的实在,厉元朗知道他这是发自肺腑的心里话,也就不再客气,怕伤了韩卫的一片赤诚的心意。

    告别老爸和韩卫,厉元朗驱车来到他和季天侯以及金胜常来的那个农家院。

    季天侯早到一步,见到厉元朗照例一个熊抱,彼此寒暄说着玩笑话。二人坐定,季天侯给厉元朗倒上一杯茶,递来一支烟点上后,问厉元朗近来的情况。

    厉元朗大致说了一番,包括他差点和项天光动手以及和荣自斌之间产生的矛盾。在季天侯面前,厉元朗没有隐瞒。

    “和你比起来,我还算过得滋润。”季天侯感慨道:“元朗,你干的就是得罪人的工作,纪委查案,查的都是党员干部,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咱们国家,情占很大的比例,有时候讲法不容情,可这也分怎么解释。比如你去查荣自斌的前任秘书,本身就会引起荣自斌的不满和不理解。况且,你和荣自斌政见不同,分歧很大,间接造就了你们之间难以调和的关系。元朗,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了解你的性格,在原则方面你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超出了人情。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人是感情动物,有些事情上,我觉得你最好采取折中做法。”

    折中做法?厉元朗一时不理解季天侯这句话的真正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