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627章 咱老子不装活

第627章 咱老子不装活

 热门推荐:
    在中原腹地,河南府和怀庆府交界的邙山南麓,有一处依山而建的坞壁堡寨。这样的坞壁堡寨在如今的北方山区,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这些堡寨的主人,往往是当地的强宗大族,本来称霸乡里,是一方土豪。在乱世来临后,他们为了保全家门宗族,多半会抱团上山,在附近的险要之地修个寨子,作为一门一族的避难之地。

    如果他们所在的州府,被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他们利益的政权统治,他们往往也会选择合作,离开山中的城堡。譬如现在山东青州、登州、莱州三府地面上的豪强,都会选择和洪兴皇帝的政权合作虽然朱皇帝要在山东搞摊丁入亩和一体纳粮,但是他的政权并没有触动这些豪强的底线,也就是土地,而且朱慈烺的军队也显示出能够保护他们利益的能力。

    但是在河南府这里,因为多尔衮推行的计口授田政策,许多豪强地主不得不选择继续对抗,盘踞在各处山险,高举着抗清的招牌。

    邙山南麓的这处坞壁的主人姓武,号称和武则天有那么点亲戚关系,有个早就“过期”的明朝举人功名,人称张孝廉。原本是邙山脚下偃师县的大地主,在李自成攻破洛阳杀死老福王的时候,武孝廉就意识到天下大乱难免了。于是就散了些浮财,和族人上了邙山,建了一座武家堡,囤积了十万石米面,想在山中躲过乱世,保全一族。

    可是没想到击败李自成这个流寇入主中州的东虏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干起了李自成都没干成的勾当——搞计口均田了。这一均田可把邙山武家给坑苦了。

    家里世代积攒下来的数万亩土地都给均了,本来世世代代给他家交租的农民都翻身成了田主,再不理睬武家了。武孝廉不甘心,就带着族兵下山抢粮,结果被驻守洛阳的清军当土寇打了,丢盔卸甲逃回了邙山,然后一咬牙一跺脚就派人去向吕梁山三太子称臣,得了个偃师县令的官职,开始在邙山上干起抗清保明的大事业了。

    可是到了崇祯二十年,大出他预料的事情又来了,看着在东南越混越好的南明没有打来河南,吕梁山上的张牙舞爪的贷王三太子也没打过来,倒是早就消失在大家视线当中的张献忠不知从哪儿冒了出了,势如破竹,占领了洛阳。

    这可就是东西两京在手了当年李世民打败窦建德、王世充以后,不也是这样的局面吗?

    武孝廉是很相信得中原得天下什么的,于是就去洛阳投了张献忠,当了大西皇帝的偃师县令。

    不过他在偃师县衙大堂上没坐几日,张献忠的养子张可望就在巩县兵败,接着偃师也告不守,武孝廉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县城,再上邙山。

    就在他准备辞了大西朝的官,再回去吃朱三太子的回头草的时候,东虏又在山东和南明的北伐军打起来了。

    这下原本打算弃了洛阳逃回关中的张献忠又来了劲头,准备在偃师和清军来一场生死大战——根据武孝廉得到的消息,张献忠这个疯子还一连杀掉了几十个妃嫔,以示破釜沉舟,有死无生

    杀完妃子后,张献忠又发了疯一样调集军队,不仅抽调了超过八万人的大西精兵,还给武孝廉这样的挂靠县令下达了征兵、征粮的命令。而且还征用了武家堡垒作为大西皇帝的驻跸之所——张献忠打算在邙山武家堡指挥和清军的决战。

    根据张献忠的计划,他要亲率精兵在邙山上潜伏,再由张可望、张定国等人兵围偃师,吸引清军援兵,最后围点打援,一举歼灭清军的援兵。

    可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又出乎了张献忠的预料,张可望、张定国等人围困偃师的多日,可是清军就是置之不理。张献忠命令他们强攻,可是小小的偃师城又好像坚不可摧,怎么都打不下来。

    就在张献忠感到心烦气闷的当口,清军的援兵又来了。这下老万岁的自我感觉又好了起来,马上带兵出击,想要给清军一个下马威。

    谁知道负责洛阳方面战事的尼堪已经和之前突入睢宁的那个满达海会师了——满达海在李岩南下后就向西一路撤退,退出了南明的地盘,会到了河南,又被多尔衮派到了尼堪麾下。这样一来尼堪手头就有两万九旗大军了,所以增援偃师的清军人数超过了15000人,还有12门磅炮。

    结果不说也知道,自然是一场惨败!连张献忠本人,也在交战中被清军的磅炮轰出的铁弹擦伤,一条胳膊粉碎性骨折,人也从马背上跌下来,被手底下人抢到武家堡的时候已经不大行了。

    熟悉地形的武孝廉只好冒险下山去找张可望、张定国、张文秀和张能奇等四大义子上山

    这会儿正是夜色深沉的时候,心事重重的武孝廉正带着四个心事更重的大西皇子,走在邙山的山道上。

    一行人只是默默前行,直上武家堡,走了一路,都没有一个人吭声儿的。

    张献忠老万岁已经不行了,随军的郎中用千年野山参熬了参汤勉强吊住性命,总算熬到了张可望、张定国、张文秀和张能奇他们抵达的时候。

    就在一间烛光幽暗,陈设朴素的屋子里面,脸色灰败,双眸已经失了神采的张献忠,吃力的交代起了后事。

    “入他妈的毛,咱老子看来是过不了这一关了!不过也没什么,咱老子连皇爷都当了,而且还他妈的当了两回,太值了!可是没有想到狗鞑子那么厉害,看来咱们离开四川北上是昏了头了。现在咱老子不成了,留下的这点家业,你们四个小兔崽子看着办吧。”

    张献忠缓缓的说着自己的遗言,语气中满是悲凉。几个义子都眼含热泪,表情复杂的望着这位皇帝老子。等着张献忠缓缓说完了一段,张定国已经哭了起来,“老万岁,您快别说了,好好歇着,一定会好起来的。您好了,咱们再保着您打天下!”

    “唉,”张献忠摆摆手,“事到如今,还歇什么?就快下去见李自成了咱老子先跟你们四个说好了,你们四个可不能让咱老子装活。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了,装什么活?显得贪生怕死,不是好汉”

    张可望抹着眼泪:“阿达老万岁,额们可不能没有阿达啊!”

    张献忠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脸色也一阵发青,看着马上要死的样子。

    “入他娘的毛,”张献忠又骂了句脏话,深吸了口气,“咱老子再交代两句,一是大西的队伍不能分了你们四个小兔崽子要想活,就不能分家单干!

    二是不能投鞑子,咱老子是给鞑子打死的!鞑子是你们四个的杀父仇人,要不共戴天!”

    “孩儿们一定要报这个仇!”

    四大养子异口同声。

    张献忠这个时候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说话的声音也细不可闻了,“明朝不好明朝也不好,都他娘的是奸臣昏君,不是东西!咱老子和姓朱的不共戴天,还是和,和李过一起过吧怎么都是义军,都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