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失蔚蓝 > 第192章、偏向虎山行

第192章、偏向虎山行

 热门推荐:
    “他娘的,这混蛋嘴还挺硬。”罗四海的脚踹在一个男人的肚子上。那个男人光着上身,被和柱子绑在一起,身上伤横累累。

    谭锋站在一旁,冷冷地注视着这个男人。

    “你砸我场子的时候不是很能耐的吗?开口啊,让我知道你身后的人是谁?”罗四海不停地骂骂咧咧,手脚也没闲着,接连招呼过去。

    被绑住的男人是顾北陌,他在四海名门那中了罗四海的算计,被抓来了这里,已经挨了一个多小时的严刑拷打,除了骂人之外,愣是半句话都没多说。

    罗四海在看到顾北陌真面目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因为两人之前在学院外面许惠金的饰品店那见过,当时还起了点小摩擦。

    结合前因后果,罗四海不难猜到顾北陌跟自己作对的原因,但他不敢跟谭锋直接说顾北陌是因为跟自己的私怨而不停地到场子上捣乱,因为那样的话,明先生绝对不会轻饶他。

    所以思来想去,罗四海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用狠厉的手段逼问顾北陌,将他这一系列的举动咬定成受人指使。

    “最好能让明先生以为指使者针对的是他老人家。”罗四海心里打着这样的算盘,朝顾北陌动手的时候便丝毫不留分寸,恨不得当场就打死他,这样死无对证才好。

    顾北陌奄奄一息地低垂着头,鲜红的血混着唾液从嘴角流淌下来。要不是罗四海接到丁修的电话,恐怕他这会已经撑不住了。

    因为丁修的电话,罗四海改变了注意,原因无他,只因这个电话能间接地帮助他“佐证”顾北陌的背后还有人,也就“做实”了是有人在针对明先生。

    罗四海故意让谭锋听到电话里丁修的声音,并爽快地采纳了谭锋给出的建议,两人这会就在知行仓库设下天罗地网,只等着丁修钻进来。

    丁修来到知行仓库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清晨的露水沾在草叶上晶莹剔透,天边的霞光穿过其间被折射出五彩斑斓的颜色。

    车轮碾过草地,远远地就停了下来,丁修选择停车的位置在一片树林当中,他是经验老道的战士,也是眼光犀利的猎人,即便着急救人,也不会贸贸然就赶过去。

    停好了车子,丁修又摸了摸固定在小腿上的两把匕首,接着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林间。

    “听声音,是个年轻人啊。”谭锋坐在知行仓库二楼的办公室里,椅子靠着窗户那,目光时而瞟向窗外的远处。

    “嘿,敢跟咱们明先生作对,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罗四海的话句句都往“有人跟明先生作对”上面靠,目的就是要甩掉自己招惹是非的锅。

    “敢找老爷子(明先生)麻烦的家伙,一定不是善茬,留点心,别把事情搞大了。”谭锋想了想,叮嘱他一句。

    “放心。”罗四海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打起了另一副算盘。

    “待会刀枪无眼,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要想瞒住明先生,今天来的那个家伙就必须得死。”他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目光忽地转向绑在墙边柱子上的顾北陌,眼中阴冷无比:“你也得死。”

    谭锋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对方会不会不来了?”

    “有可能。”罗四海点了点头,谭锋的话让他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要是人不来的话,咱们怎么办?”

    “对方不来,咱们就按原计划行事,你撬不开这个家伙的嘴,我就把他带到老爷子那里去,交给老爷子的人来弄。”谭锋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隐隐有些不满,因为罗四海在审问顾北陌的过程中显得有些操之过急,把人都是往死里在整。

    “这种小事情怎么能拿去劳烦明先生呢。”罗四海尴尬地笑了笑。

    谭锋嘴角轻轻一撇,把冷哼声闷在腹中,心里有句话他是没当面讲出来,“我他娘的是怕你把人给整死了不好向上面交差。”

    两人坐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罗四海翘着二郎腿,谭锋则是不停地看手表上的时间。

    突然门外一阵骚动,罗四海和谭锋瞬间站了起来,烟蒂来不及丢进烟灰缸里,被两人直接甩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罗四海来到门口,朝外面的人问道。

    “四哥,有人在仓库的东南角放火。”

    “看来人已经来了。”罗四海和谭锋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确定了同一件事情。

    “不要慌张,加强戒备,派几个人先去灭火。”罗四海朝手下的小弟吩咐道。

    那名小弟噌蹭噌地就朝楼下跑去,罗四海转过身对谭锋说道:“兄弟,你留在这坐镇,帮我把人看住,我下去看看情况。”

    “行,你去吧。”谭锋点头应了一身,转身回到办公室里。

    罗四海则是跟在那名小弟的后头一起往楼下而去,他一边走一边从旁边的房间里招呼人手,让大家跟着自己一起去抓人。

    丁修来救顾北陌,罗四海已经对他们动了杀心,他要杀人灭口,不然让明先生知道场子上的一系列变故都源自他前些时候的惹是生非,那他就完了。

    成功地支开了谭锋之后,罗四海下楼的脚步都轻松许多,他在知行仓库里集合了许多人手,所以也自信能把找上门来的人给抓住,并且弄成“意外”而死。

    下到楼下,罗四海带着人赶去起火的东南角,看到那里已经被烧掉了半个房间。

    “怎么搞的,灭个火动作也这么慢?”

    “四哥,徐杆子不见了。”旁边一个鸡冠头的小弟说道:“这里是徐杆子守着的,他人不知道去了哪,所以刚才起火的当口,大家都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大家都没看到杆子他人?”罗四海眉毛一挑,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在办公室里想的那么简单。

    “没。”“没有。”众人纷纷摇头。

    “他娘的。”罗四海咒骂了一句,“你们都打起精神来,把招子放亮了,见到生人立刻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