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失蔚蓝 > 第193章、硬骨头

第193章、硬骨头

 热门推荐:
    “乒乒乓乓!”附近的房间中,传来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

    罗四海刚训斥完小弟,还没来得及去查看别处,其他地方又传来异动。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带着人心急火燎地朝着声响处赶了过去。

    知行仓库很大,有好几层,房间也多。罗四海循着声音过去,赶到事发地时,房间内只剩下一片狼藉,还有一具尸体。

    尸体倒趴在地上,脖子折成一个夸张的角度,有人通过服饰认出了他的身份。

    “徐杆子?!”

    罗四海走上前去,将尸体翻了个面,仔细看了看他脖子上的伤,接着又把他放到地上。

    “都小心点。”罗四海朝众人叮嘱道。有句话他没说的是,动手之人可是个狠角色,出手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

    丁修的目光有些深沉,他隐藏在角落里,等着走廊上的脚步声过去。

    杀死徐杆子只是丁修营救顾北陌的计划当中一个顺手之举,他需要信息,而且是更多的信息。

    在那具尸体还能开口之前,丁修已经知晓了顾北陌被关押的大致位置,但仓库中的敌人数量颇多,而且顾北陌也伤得不轻,所以他有些投鼠忌器。

    外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丁修悄悄地从角落里钻出来,往楼梯的方向摸过去。

    他小心翼翼地朝前走着,耳朵不停地捕捉周围的动静。

    这时楼梯上突然传来说话的声音,丁修才刚刚来到楼梯口,他没有选择往楼梯底下躲,而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双脚交替抬起的瞬间,手已经将挂在小腿上的匕首抽了出来。

    楼上下来的是两个人,他们刚得了谭锋的吩咐,一前一后走下楼来,准备找罗四海询问情况。

    前方突然蹿出来的陌生人影把两人吓了一跳,就在他俩惊愕的瞬间,那个人影的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已经没入其中一人的喉间,只剩匕柄留在外面。

    被匕首刺穿喉咙的男子面露痛苦之色,他一只手捂住伤口,另一只手抬起来朝前方指去,张开嘴想要发出声音,但嘴巴里只能吐出些许血沫,接着整个人朝楼梯下方倒去。

    丁修甩出匕首之后,双腿也在加速前冲,他绕过那个被匕首刺中的男子,手臂朝前一探,一把捏住另一个人的喉部,将这个家伙准备发出的呼救声扼杀在喉间。

    那个人脸憋得通红,双手扯住丁修的手腕,但怎么也挣脱不开。

    被匕首刺中的男子快要倒下去的时候,身体突然倾斜在半空中,原来他被丁修从身后扯住衣服,没能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而摔下楼梯。

    丁修的动作很快,也很果断,瞬间就解除了楼梯上突然下来的两人可能产生的威胁,并且没弄出一点声响。

    他拖着两人返回楼下,躲进了一间没人的房子里面,接着把死掉的那个倒霉蛋扔在地上,又用匕首贴住另一人的脖子。

    “别想着出声示警,我的刀子绝对比你张嘴的速度快。”

    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被匕首贴住脖子的人打了个寒颤,他老实地点了点头。

    丁修将刀刃挪开了几分,但目光仍锁定着那人的眼睛,如果他眼神中出现一丝异样,刀刃便会毫不留情地划破他的喉管。

    “我问你些事情,你只需要点头或摇头,若是发出声音,我会马上杀了你。”

    听到丁修的话,那个人噤若寒蝉,不停地点着头。

    “这间仓库里,是不是每一层都有你们的人?”

    “你们都准备了哪些武器?有枪吗?”

    “你们的老大罗四海是不是在二楼?”

    ……

    好几个问题问下来,那人或是点头,或是摇头。丁修盯着他的脸,见他神色不似作伪,心下对这里的情况笃定许多。

    “好了,希望你没有骗我。”问完话,丁修打量了下自己藏身的这间屋子,目光落在了靠墙的一个大柜子上面。

    感觉到丁修的语气不像先前那么冰冷,那人松了口气,脑袋里刚冒出来求饶的念头时,突然小腹处一痛,接着嘴巴也被一只手捂住,身子被按在地上。

    那人挣扎了片刻就断了气,丁修松开手,将刺在他腹部的匕首抽出来,将上面的血迹在他衣服上擦拭干净,接着将地上的这两具尸体搬过去藏进了柜子里。

    “待会你们就会过来找人吧……”丁修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又瞥了一眼故意在地上留下的血迹,接着身影一闪,便出了房间。

    谭锋坐在二楼的办公室里,他已经默默地盯着被捆在柱子上的那个男人许久。

    这个叫顾北陌的男子自从在四海名门落网之后,身上那股子坚毅的劲一直就没有松懈下来,任罗四海怎么严刑拷打,他除了谩骂之外愣是没有多吐露一个字。

    “不是个简单的人啊。”谭锋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他久在明先生身边做事,眼界和头脑比罗四海要稍高一筹,面对顾北陌这种悍不畏死的人,自然而然地就会往“死士”这个词上去想。

    “可是老爷子为人低调,更不会轻易树敌,难不成真是有不长眼的家伙眼馋他老人家的生意?”

    对于顾北陌的报复,罗四海没有说实话,所以此刻谭锋满脑子都是疑问,他想了想,突然开口道:“喂,用不用帮你叫医生?”

    “不用。”回应他的声音不大,气息也有些弱,但语气却很坚决。

    “我敬你是条汉子,所以不想看着你就这样死掉。”谭锋说道。

    “猫哭耗子。”顾北陌低垂着头,冷哼了一声。

    “我说的是实话。”谭锋语气突然一转,尝试着用利诱的办法:“你我都是替人做事的,犯不着去搭上性命,你死在这里,未必有人会可怜你。”

    见顾北陌不做声,他心里觉得有戏,又继续劝道:“我猜你是担心出卖了身后之人会被报复。”

    顾北陌只是懒得理他,毕竟受过严刑拷打,浑身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谭锋的声音落在耳朵里只会觉得聒噪。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你就多虑了。”谭锋想趁热打铁,殊不知顾北陌烦他烦得要死,“我刚说了,你能抗到现在,我服你是条汉子,也不希望你死在这里。可你也要知道,你只是别人拿来对付老爷子的一件工具,别人对你的死活不会在意,而你也不是我们的目标,所以只要你能开口告诉我们指使你针对我们场子的人是谁,我给你一条生路。你现在开口,然后我给你一笔下半生可以无忧的钱财,你远走他乡,如何?”

    “行吧,我就告诉你指使我的人是谁。”顾北陌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

    “你附耳过来。”顾北陌抬起了头,瞟了一眼谭锋。

    谭锋赶紧站起身凑过去。

    “指使我的人是……你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