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位面跑腿平台 > 第86章 发粪涂翔

第86章 发粪涂翔

 热门推荐:
    狼这种生物,喜欢成群结队出没讨生活,小的狼群有十来头,大规模的狼群上百头都有。

    而长影之森位于大山深处,传说当年出了一头天资卓越的头狼,硬生生地把长影之森的全部狼只都整合到了一起,将足足上千头头纳入狼群之中。

    直到血兽之灾发生。

    颜翠梅也听说过这段传说,长影之森的狼群成群结队地跑出森林区域觅食,除了不敢公然攻击湖畔镇之外,所到之处所向披靡,一时间肆虐整个湖畔镇辐射区域,弄得人心惶惶。

    结果狼群最后一头撞上了血兽洪流的前进路线之上。

    血兽的来源现在都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只知道它们虽然品种多样,但似乎都是无智慧的生物,从小的兔子猴子到大的狮虎都有,混身血红,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战力强悍,以血肉为食——然后就再也没有人听过那浩荡一时的狼群的下落了。

    “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外地游荡过来的狼也是有可能的嘛。”颜翠梅已收起木鸢,以节约灵力,与于宴祖一同降落到蒙虎呆的那棵巨树之上。

    至于白婉儿,仍旧笑吟吟地呆在树下——狼群对她这种灵体生物没有丝毫的兴趣——就算有兴趣也没法下嘴咬啊。

    底下的头狼身型巨大,人立而起怕是会接近三米的高度,全身上下毛发漆黑,多处老旧的伤痕似乎在诉说着它往年里的丰功伟绩。在头狼的阵阵嗥叫声中,其余二十多只狼不断地变换着阵形,将大树层层包围,陡然间齐齐张嘴,二十多道颜色各异的法术从狼吻中喷射出来,齐齐射在了大树的中段。

    喀嚓声中,直径近六米的粗大枝干就被削去了近五分之一。

    “我勒个去,全都是高级灵狼?”于宴祖连忙在摇晃中扶稳了,“班长你不是说普通野兽成为灵兽的比例并不多么?”

    “确实不常见……一般一群十来二十只的狼,只有头狼会成为灵狼,若有新的灵狼出现会自动离开原本所在的狼群,而去重新组建、征服一支新的狼群。”蒙虎不自由地张大了嘴巴,“乖乖!下面这么多头灵狼,要是都打了回去,那得能吃多久啊!”

    按他以往的狩兽经验,在外面游荡个十天半月能碰到一头灵兽算是不错了,再费个十天半月追踪才能消耗完对方全身的灵力,猎杀一头灵兽往往需要一个多月的功夫。

    虽然听说深山里高级灵兽更多,但一般的人都不敢进去。

    颜翠梅没接这傻大个的话语,她只知道只要下面的狼群再来两次齐射,这棵树必然会断掉。

    “这头狼是怎么指挥着所有灵狼同时攻击一个地方的?”她喃喃自语道。

    于宴祖一愣:“你是说,这里其他的灵兽,没有这种齐射的能力?”

    “你以为是经过军队集训啊?”颜翠梅白了他一眼,“就算开了灵智的灵兽,也保不准每次都能精确射击好吧,何况还是引导这么多头灵狼攻击一处,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给你一把飞剑,你能指哪打哪么?”

    于宴祖低头戳手指,别说飞剑了,你给我把枪我也玩不准啊——话说班长大人你在异界里性子怎么是这么的强势的?家族培养出来的?

    “吼,吼……”那巨大的黑色头狼发出低沉的吼声,威胁之意十足,白婉儿突然说道:“它在警告我们。”

    “警告?”于宴祖茫然地四下看了一圈,却发现狼群并没有再继续喷射什么风刃火球冰箭的意图。

    “我只能感觉到它表达的大概含义,但把握不了具体的意思。”白婉儿摊了摊手,“毕竟我以前只养过猫没养过狗。”

    那头狼一个踉跄,转头用它那幽幽闪着磷光一样的眼神盯住了正在微笑的白婉儿,似乎是听懂了她的意思,而那竖起的尾巴似乎是在愤怒地表达着“老子是狼不是狗”的意思……

    随即它抬头一声尖啸,悉窣声中,狼群竟是就此散去,跟随着头狼往着森林深处奔散开去。

    “还真的是一次警告?”蒙虎凌乱了,“警告我们什么?”

    白婉儿轻轻飘上树顶:“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她积极地怂恿着,无视蒙虎那“果然不愧是大城市出来的女子”的钦佩眼神。

    于宴祖轻咳了一声:“还是不要冒这样的险吧,二十多头灵狼——话说这是怎样的一个水平?”他转过头去问颜翠梅。

    “放在你那边,能轻松灭掉一个有准备的武装到牙齿的加强排吧,在这里的话,一个小型门派估计应对起来也够呛。”她眼睛一转,分别给出两个世界的实力对比。

    “哦。”于宴祖明白了,应该就是钱倩倩能轻易打翻它们的意思吧——听起来倒似乎不是很危险的样子。

    “是不是那头狼发现这森林里没有狼,然后纠结了一帮有实力的手下过来这里占山为王?”于宴祖积极地发挥他的想像力,“或许是这森林深处有什么前辈大能仙人留下的遗迹宝库,普通的灵兽得到了即可实力大增,从此得以迎娶六个的白富母狼,走上狼生巅峰?”

    “所以你的意思还是想跟过去看看?”颜翠梅微微皱眉,“当下之急应该是找那头灵熊,以我们这几人对付一头三百年的灵熊已经是高难度任务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愿意多生事端。

    “蒙大哥你怎么说?”白婉儿转向他们的猎户向导。

    “我自然是不愿意惹这群灵狼,十个我也不够送菜的,不过……”蒙虎欲言又止,“那狼群奔袭的方向,好像正是那头灵熊的地盘……”

    果然被蒙虎言中了,众人小心翼翼地前行着,行走了三四时辰之后,仍能时不时地发现狼群的踪迹。

    “不能再这样往前了。”蒙虎断然道,“这狼群的路径确实是往那头灵熊的位置奔去,它们可能已经发现进入了灵熊的地盘,明显放慢了行进速度。我刚查看了狼群留下的痕迹,这是不超过半小时前留下的,我们这样贸然过去很是危险!”

    狼类生物,可以轻易嗅到这范围内的味道,在他们被“警告”后再贸然接近这群灵狼,确实不是一个好主意。

    话音刚落下,他们就听到了前方不远处响起了嘶吼声与爆裂声。

    “这是灵熊与狼群起冲突了?”于宴祖问道。

    蒙虎沉着地点点头,回头看了几人一眼,拿出毛大夫赠送的那几瓶烘干的狼粪:“均匀点抹在身上,如果这狼群是在围猎灵熊,外围必然有灵狼在关键把守。我们现在正处于下风位,抹上这个后或许可以混进去看看情况——借助木鸢飞过去肯定是不行的,必然会被发现!”

    他一语断掉了颜翠梅的幻想。

    她看着那发黑的干粪便脸色发青,抬头正待说些什么时,却发现于宴祖与蒙虎已然抹遍了全身,连脸部都仔细涂抹了一遍。

    “……你们这速度让我想到了一个和狼有关的成语。”颜翠梅缓缓说道。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于宴祖没想到班长大人这时候开始发挥学霸精神,还是说打算在战前让众人放松一下心情。

    “狼吞虎咽。”颜翠梅面无表情,“这是狼的粪便好吧?粪便!就算晒干了味道不算很冲,就算你们男生不介意,也不用这么着急弄到全身都是吧?”